美国并未走向衰落,仅被COVID-19搞得困惑而已!by 清华教授赵可金

日期:2020-05-18
来源:中国网

当前环境下,如何看待美国对华战略?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推出“重新认识美国”系列直播讲座,为您重新解构美国、探寻中美关系的秘密。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赵可金

5月8日,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国际关系学系教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系主任、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赵可金分享了他对美国精神的解读。

以下是正文: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美国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美国政治研究比较复杂,按照主流研究,美国政治是迄今为止人的理性所建构起来的最复杂的政治体系,是借鉴了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在实践当中被证明是成功的政治精神的汇集。

但近年来,美国的精神在实践中遇到了很多问题,或者说美国精神陷入了自己的困惑,表现为美国社会出现的“极化”趋势,社会共识越来越困难。在百年大变局之中,究竟怎样理解美国精神、怎样理解美国?

根据我的研究,“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包括了三个方面。

一是人类正在经历世界舞台的中心从欧洲大西洋向太平洋的转移,也就是国际力量对比的东升西降。

二是人类正在经历全球发展动能的“新旧转换”,也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

三是全球治理体系和秩序的革命性变革驱动了国际秩序的“礼崩乐坏”,它有可能带来所谓“二次文艺复兴”。

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今天这个世界变小了,但问题变大了。在很多的领域,我们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们去回答,这个回答不仅需要中国回答,更需要全世界回答。然而美国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表现出了它的保守性。

美国的经济规模还在扩张

特别进入21世纪以后,美国作为一个“少年老成”的世界大国,在面临世界的和平赤字、治理赤字、信用赤字、发展赤字时,表现出了保守性和不知所措。所以,很多人说现在美国在衰落,但是我个人认为美国并没有衰落,如果仔细看近一两百年,直到现在美国的经济规模还在扩张,美国还是在向前走。但是,在它的躯体继续成长的过程中,它的精神在走向封闭。所以,我认为不是美国的衰落,而是美国的困惑。

美国近两百年历史之所以走到今天,与它的制度强大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我们不必讳言美国的制度非常强大,但现在美国的这种制度已经被美国的利益集团、被游说团体所俘获,美国好像是一些人世袭的统治这个国家了。有几位美国学者通过回归和调查统计的研究显示,美国今天1700多项决策是由美国的1000多个亿万富翁所决定的。20世纪中期,托马斯•戴伊讲美国是由5000多个大亨所掌控的,今天更集中了,只有1000多个亿万富翁。所以,不管谁上台都是他们在掌控这个国家。美国的行政、立法和法院也都开始出现了极化,出现了这种“否决式”政体,效率非常低下的制度。所以,美国人说,自己的制度衰败了,这种衰败反映了它的困惑。

未来美国民主的方向是什么?有三种情形。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有美国学者担心特朗普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希特勒?

第一种,制度闭锁,制度成“高压锅”,最终导致法西斯主义回归。压力之下,美国制度闭锁了、国门关闭了,退群、废约、筑墙、排外,最后所有的矛盾压在美国国内,在高压之下最终这个制度成为了一个“高压锅”,最终会带来法西斯主义道路。我想这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有美国学者担心特朗普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希特勒?的确值得进一步观察。

第二种,制度调适,制度成“出气筒”,最终导致新进步主义兴起。制度通过调适、改革促成一场新的进步主义运动,现在的民主党人拜登带有这样一个方向。

第三种,制度突变,制度成“变压器”,最终导致新社会主义变革。这种可能性现在没有了,桑德斯现在已经退选了,所以这三种力量是今天美国民主困惑内部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而且核心的问题。

现在来看特朗普所代表的方向和拜登所代表的方向,要求美国人做出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们将美国最先遇到的民主的困惑,无论是集权与民主的困惑,还是选择什么样民主的困惑,还是民主与“金主”之间的困惑,这是美国人今天制约他们重新寻找方向的一个核心问题。

全球化带来的一些问题,并不只是美国的问题,任何一个国家只要选择了进入全球化,久而久之它也会面临和美国同样的问题,就像马克思在写《资本论》时讲到,他说,“我今天看到的是英国和法国的问题,那些德国的老百姓们,读者们,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这就是阁下将来的问题。”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美国的困惑,实际上我们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着眼于三十年、五十年之后,当我们的子孙们遇到同样的困惑时,能不能想出打破困惑、寻找方向的这样一个循环,能够带领人类走出新的一步,迈上新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