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贴:拒绝下跪的特朗普赢得沉默的大多数

日期:2020-06-12
来源:天眼视界
(特朗普(专题)高举圣经誓言维持法律与秩序)
 
黑人弗洛伊德致死案,在美国各地引发的骚乱基本已经平息,但事件却围绕着到处下跪和挺直腰杆站立,在美国政坛掀起巨大风波。
 
事件发生后,特朗普立即表示会要求联邦政府司法部门跟进,对涉嫌违法犯罪的警察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后来特朗普还专门向死者家人致电慰问,试图安抚暴怒的黑人团体。
 
在席卷全美国的抗议游行事件中,在很多地方抗议游行迅速转变成黑人群体的暴乱,他们肆意打砸抢烧。特朗普对此态度强硬,声称美国人有和平示威的自由,但出现抢劫,军警就可以开枪。
 
特朗普发表了全国电视讲话,同时不断给各个州长打电话,要求各个州长一定强硬起来,立即部署国民警卫队协助警察上街执法,坚决镇压暴力打砸抢烧者,维护法律和秩序,保护居民生命和财产安全。
 
特朗普称暴力打砸抢烧者为“暴徒”,甚至威胁如果各地不能迅速平息骚乱,任由打砸抢烧这样的暴力活动蔓延,他将启动《叛乱法案》,派军队迅速平乱。
 
特朗普的强硬言论,被民主党人和美国主流媒体曲解为镇压和平示威者,是种族主义者,指责他正在分裂国家,一些共和党内坚守政治正确的大佬们,也跳出来指责特朗普过于强硬。一时间,似乎特朗普成为孤家寡人。
 
似乎是反击特朗普对暴徒们过于强硬,强化民主党人一贯维护黑人和有色人种利益的代言人身份,在民主党人控制的各州,以及政治立场倾向于民主党人的美国主流媒体上,把最初示威者与执法人员发明的单膝下跪祈祷,发展成为向死者弗洛伊德及所有黑人致敬的仪式。
 
美国当地时间周一(6月9日),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一群民主党议员屈膝下跪致敬死去的黑人男子弗洛伊德,还戴着非洲肯特布围巾,并公布了一项新的警察问责法案,将弗洛伊德仪式推向了高潮。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以及一群国会民主党人象征性地在美国国会解放大厅单膝跪地长达8分钟,成为美国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
 
随后公布的众议院黑人核心小组起草的《2020年治安正义法案》,计划引入一系列措施来制止警察暴行,追究不当行为警察的责任。尽管法案的全文尚未公布,但民主党人表示,该法案将终止警察不受民事诉讼的豁免权,建立一个联邦警察不当行为数据库。
 
此外,该法案还将要求对平民使用武力的美国警官填写每一起此类事件的详细报告,并降低起诉违法警官的门槛。
 
当佩洛西和她的同事在周一公布该法案时,共和党人要求阅读该法案全文,但被拒绝,他们痛斥这帮民主党人穿着非洲肯特布,刻意向外界展示他们是黑人权益代言人的身份,哗众取宠,标新立异。
 
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转发了佩洛西和她的同事在国会解放大厅单膝下跪的新闻,只用了一个单词:“疯了!”
亲共和党的美国保守派媒体,则嘲讽80岁的佩洛西单膝下跪8分钟,过程颤颤巍巍,差点摔倒,为了骗黑人选票,真是拼了老命。
 
现在美国到处都有民主党人集会中向黑人下跪致敬的情景,他们以此反衬特朗普扬言镇压示威者的反民主、反自由和种族歧视。大多数普通美国人怎样看呢?
 
在批评特朗普强硬对付暴力示威者激烈的时候,美国知名民调机构MorningConsult在5月31日至6月1日间做了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支持调动美军来支持美国各城市的警察执法的受访者占了58%,反对者仅为30%;即使一贯看特朗普不爽的民主党的支持者中,也有48%的人支持出兵。
 
至于特朗普下令出动美国国民警卫队上街协助执法,支持者高达71%(强烈支持42%,部分支持29%),反对的仅为18%(11%强烈反对+7%部分反对)。
 
可见,美国人并不傻,尽管美国主流媒体和民主党人的嗓门很大,极力营造特朗普镇压和平示威者的谎言,但沉默的大多数美国人,坚定支持特朗普坚决维持法律和秩序,制止打砸抢烧的做法。
 
美国黑人问题说到底是阶层分化问题,并不存在制度性的种族歧视。有人总拿被美国警察打死的黑人按人口比例是白人的2-2.5倍,来证明美国警察执法中存在程度歧视,却不说按人口比例黑人的暴力犯罪是白人的15倍!实际上,黑人群体经济地位较低,需要更多地从自身找原因,而绝不是一发生社会不公现象,就满世界打砸抢烧,让黑人享有任意打砸抢烧的特权。
 
对于民主党人倡导的下跪仪式,特朗普毫不含糊地说“不”。他在推特上说:“你们可以抗议的东西很多,然而在伟大的美国国旗面前,我们应该笔直的站立!最好是敬礼或把手放在胸前,心怀敬意!不许暴力抗议!不跪!”
 
特朗普这个鲜明立场,其实是他强烈反对虚伪、极端的“政治正确”的一贯作风,说出了被政治正确长期压抑了多数美国民众的心声。也只有特朗普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行事风格,才敢这样公然叫板笼罩在美国人头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所谓政治正确。
 
美国华人(专题)在特朗普这个推特下面的留言,或许反应了大多数沉默的美国人的心声。
 
“特朗普这个推特简直三观太正了!去你的下跪。我都没给我爸妈下跪,凭什么要给一个抢劫犯下跪,而且还是持枪威胁孕妇的抢劫犯。”
 
“对啊,为什么下跪?杀人放火打砸抢的理直气壮。让良民下跪?!”
 
“虽然不喜欢特朗普的一些个人行为,但必须要给他大大的赞!今年一定选他,而且尽我所能呼唤更多的人选他。投票给特朗普!绝不能让美国沦为没有自由的国度!让美国再次伟大。”
 
“下跪这事,太恶心人了。虽然特朗普有时候做事不靠谱,但是大事大非面前,头脑清楚,还是得继续支持。”
“大赞特朗普!终于有人敢挺直脊梁说话了!我们有不下跪的自由!”
 
“一定要选特朗普,美国要是南非化了就太可怕了,以后大家都要跪着说话,生命财产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喜不喜欢特朗普已经成为次要矛盾,关键美国不能再左下去了。请大家投票,发出沉默者的声音。”
 
“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但让我给一个用假钞的老黑下跪?没门!”
 
国内媒体最近老宣传特朗普连任铁定没戏了。在我看来,民主党人并没有吸取上次败选的教训,不了解大多数美国人对他们那套极左的“政治正确”已经忍无可忍,反而变本加厉越来越左,越来越暴力。这只会被更多正直、善良的选民所抛弃。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将在半年后的总统大选和国会改选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同时赢得总统选举和国会两院多数席位。
 
我们的媒体老说特朗普是疯子、精神病、弱智者,可是这样一个不堪的人,怎么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养育了多位优秀子女的父亲,一个畅销书排行榜上多年占据前几位的畅销书作家,一个收视率在美国排名前三位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呢?
 
看来,到底是特朗普和支持他的大多数美国人疯了,还是我们自己住在疯人院或井底里看世界,还真得好好地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