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 佛州华人医生染新冠惨死 遗体上的劳力士手表和钻戒都被扒走 妻儿震怒!

日期:2020-06-19
来源:加西周末
他的一生,是很多移民奋斗的一生;然而,最终死在美国的他,却留下了一个无比悲凉的结局
 
新冠疫情持续肆虐,全球已超855万人确诊,45万人死亡。在这庞大的数字背后,无数个鲜活美好的生命猝然逝去,无数个幸福完整的家庭永久破碎。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了一位死于新冠肺炎的华人医生的故事,引发关注。这位华人医生是7个孩子的爸爸。他的一生,也是很多移民奋斗的一生。然而,最终死在美国的他,却留下了一个无比悲凉、令人愤怒的结局——
 
牺牲在岗位上的华人医生,生前一直戴在手上从未摘下的劳力士手表和结婚钻戒,全部不翼而飞。
 
 
 
原本就已经痛不欲生的妻儿,再次被震惊、困惑、和愤怒击垮。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位3月25日死于新冠引发并发症的华人医生,名叫徐钧(Alexander Kwan Hsu,从医36年,享年67岁,是佛罗里达州南部第一名死于新冠病毒的医学专家。
 
徐钧出生在香港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但他不甘于平凡的命运,自己只身一人来到了美国,并成功入读医学院。和大部分留学生不同,徐钧没有父母的支持,没有家里定时打来的学费生活费,一切在美国的花销,都要他自己赚。
 
为了出人头地,徐钧一边在美国读医学院,一边疯狂打工。他在汽修店修过车,在一个教育科学类影片里跑过龙套。他还曾经试图自己开一家外卖中餐馆,但由于资金不足,最后没有开成。
 
苦心人,天不负。1995年,半工半读的徐钧终于以优异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进入西北医学中心(Northwest Medical Centre),成为了一名内科医生。
 
不仅如此,颇具生意头脑的徐钧,还自己在佛罗里达州开设了一家私人诊所。同时,他也在美国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娶妻生子,站稳脚跟。
 
在徐钧的经营下,私人诊所办得越来越红火,慕名而来的患者也越来越多。
 
徐钧的家人称,新冠疫情期间,徐钧在自己的私人诊所里采取了一切可能的预防措施。
 
徐钧的女儿表示,据她所知,疫情期间,父亲并没有诊疗过任何确诊了新冠肺炎的病人。直到现在,父亲死后近百日,她和全家人依然不知道,父亲究竟是怎么感染上这种致命病毒的。
 
徐钧的女儿唯一记得的是,父亲在疫情期间情绪不高,因为他遇到了针对亚裔的歧视。作为一名华裔医生,父亲经历了“痛苦的、第一手的歧视”,“人们突然开始拒绝靠近他。”女儿说。
 
徐钧和家人们
 
3月底,徐钧首次发现自己出现了类似流感症状。身为医生的他,也不得不去他曾经供职的老东家——西北医学中心求医。
 
原本,徐钧和家人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流感,很快就会康复。然而,住进医院后,徐钧的病情迅速恶化了。
 
医生给徐钧做了新冠病毒检测,但结果需要几天时间。
 
等待新冠检测结果的日子里,躺在病床上的徐钧给家人发了短信:
 
“我要活下去,亲眼看到我的孙子孙女。我一定会战胜这场病。”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成了徐钧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
 
刚刚发完这条充满希望的短信,这位67岁、养育了7个孩子的华人爸爸就被送进了ICU,接着没过多久就便被医院宣告死亡。
 
人没了之后,检测结果终于来了,阳性。徐钧的死因被归为新冠引发的并发症。
 
父亲死前发出的最后一条短信,让女儿不能释怀。
 
“他以为自己一定会出院的。”女儿哽咽着说。
 
徐钧去世的消息传开后,引发当地社区震动。
 
徐钧曾供职过的西北医学中心发言人称:“徐医生是医学界倍受尊敬的人物,他从1995年到2017年一直是西北医学中心的医务人员。这些年来,他拯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他会被我们永远铭记于心。我们向徐医生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同情。”
 
一位徐钧曾治疗过的病人说,徐医生是一位会真正花时间倾听病人讲话的医生。“他从来都是不急不躁,他会让你明显地感受到,他在乎你的想法,想要尽可能地帮助你。”
 
另一位徐钧的病人在Facebook上发布悼念:“谢谢您对我的服务。您是那样善良的一个人,愿意聆听我的需要,在我需要治疗的时候伸出援手。”
 
一个在徐医生的指导下进行临床实习的医学系毕业生,在社交媒体上哀悼称:“一位最善良的博爱主义者过早地去世了。”
 
然而,这位倍受赞誉与爱戴的华人医生,死后却似乎没能得到基本的尊重。
 
据徐医生的家人称,当他们终于收到徐医生遗体和个人物品盒子的时候,他们震惊地发现,他身上的一些个人物品不翼而飞了。
 
与徐医生结婚28年的徐太太(Terry Svirk Hsu)愤怒地说:“他生前从未摘下婚戒,从来没有,连洗澡时都不摘!”
 
徐医生的儿子,在徐医生度过生命最后一刻的西北医学中心ICU病房,与至少5名护士交谈,所有人都确认,他们在照顾徐医生时,徐医生手上是一直带着手表和戒指的。
 
徐太太称,她肯定,一定有人知道这些遗失物品的下落。她不敢相信,丈夫去世后,有人还要将他身上的贵重物品扒下来占为己有。
 
“我们感觉到被侵犯了。”徐医生的儿子说,“他在那家医院工作奉献了几十年,最后竟被人这样对待,这实在太荒谬了。我甚至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徐医生的家人说,徐医生一辈子都笑脸迎人,从未发过脾气。这样一位乐观善良、救死扶伤的医者,实在不应该落得这样的结局。
 
如今,徐医生去世已近百日,似乎并没有太多人从这名医生的死亡中得到警示。今天(6月18日),徐钧生活工作了36年的佛罗里达州,迎来了自疫情爆发以来的最高单日确诊。过去的24小时之内,佛罗里达州有3207人感染了新冠肺炎,打破了该州有史以来的记录。两个月前,佛州州长宣布“佛州抗疫成功,曲线已被压平”;今天,这位州长说,案例激增完全在他预料之内,因为检测能力提高了。
 
若徐医生泉下有知,想必亦会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