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LAX机场纪实 被迫“人吃人”的小社会

日期:2020-07-10
来源:木子行旅
懒惰的我好久没有更新了,也很少会去对一些新闻报道发表自己的看法,但今天,只想在这里,对我在洛杉矶(专题)国际机场所看到的,经历的说说我的感受。有不到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一切缘起于两篇公众号文章
“16小时自驾前往洛杉矶,15小时候补成功南航直飞航班”
“披荆斩棘回国路「攻略篇」12小时LAX机场候补,拿到最后一张回国票。”
 
 
序曲
 
两篇文章都写的是6月28日在洛杉矶机场候补机票的经历。我已经被滞留在这里三个多月,我不是一个勤快的刷票者,也不愿意掏近十万的费用给票务,所以滞留在这里理所应当,只是盼着什么时候自己手中的两张机票能够有效。而这两篇文章无疑是给了我一点曙光,我就在洛杉矶本地,距离机场不远,天时地利人和,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去机场碰碰运气。
 
所以,我毅然做了决定,7月4日晚打包好所有的行李,7月5日下午两点多到达机场。我悠然悠然吃完午饭,还想着这个点挺早的,当到达的时候,我才傻了眼,第一位的带头大哥头一天中午就到了,晚上就住在值机柜台旁边,这种勇气不得不叫人佩服。这种竞争毕竟是惨烈的,狼多肉少,所以有个为妈妈候补机票的小伙子和另外一位为老公候补的女孩,充当起志愿者,拿出两个小本,登记大家到达的顺序,人员数量,核对护照,以确保候补队伍的有序性。为什么是两个小本呢?因为当天同一时间有两个航班,南方航空和厦门航空都会有航班走,都有机会。
 
志愿者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每一位新加入者都予以配合,在这个时候按照先后顺序来是这个民间组织的最佳方式,大家还在不断琢磨怎么优化,防止黄牛党的加入。很多有票的人也来的很早,我们好奇地问他们怎么买到的票,将近十多个人,无一例外是从票贩子手中买的,都是将近十万的价格,所以有没有人真的是从官网上买的就不得而知了。我对票贩子的专业度有了深深的敬意,毕竟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人家也是有专业的,也需要生活。
 
登记
 
小本子上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前面有大大小小四十几个人,但我还是抱了侥幸心理留了下来,想为下周积累点经验。我们这些人很团结,大家互相照看行李,吹牛聊天,俨然一个“大家庭”,就只能等着南航和厦航的工作人员来,拿走我们的小本本,登记一下,就只剩下最后的漫长等待了。
 
六点左右,厦航的人终于出现了,大家立即站成一排,好像等着领导检验一样。不和谐的音符出现了,四个留学生(专题),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冲到了最前面,而他们是没有在名单之列的。是的,如果这样的故事中没有反面人物,这个故事就太平淡了,而他们刚好弥补了这个不足。大家纷纷指责他们应该遵守规则,我不知道什么家庭的养育让他们如此趾高气扬。
 
当志愿者女生将小本本交到厦航的地勤手里时,地勤问女孩“你回国吗?”女孩说不回,老公回。地勤说“那你为什么组织这个事?这些人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的名单和排序我不承认。”地勤是好心的,体现在他担心这个女生是票贩子,组织这些人过来,谋取利益。但地勤好心办坏事,坏就坏在不调查,不取证,不询问,就按照自己心里的理解去武断下结论。而我知道,现在不是和地勤说大家辛苦的时候,有的阿姨情绪非常激动,现在是让地勤相信我们的时候。我问工作人员“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志愿者组织帮助减轻你们的工作量会不会更好呢?”“这么多国人在一起,我们代表的是大国形象,如果大家争吵起来,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吗?”“不按照这个顺序,你们能有合理的顺序排列吗?”
 
中间的过程是漫长的,的确引来了警察来协调插队的同学们,但面对这个有可能回国的潜在难逢的机会,他们又怎么轻易放弃。整整协调了一个多小时,地勤终于愿意按照我们现在的排队来登记,但不要小本本,那个小本本现在好像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我们自组织的成果,谁拿它谁就是票贩子。登记的过程是简单的,南航也同时开始登记。大家在两边都排了队,都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所以就互相传信,互相帮助,第一步先登记上再说。登记上了就在名册上,就不再担心插队等行为,就可以自由走动了。经过了查看“国际健康码”、测量体温、登记护照号手机号等流程后。八点多,终于放松下来。我在南航排名60(基本没戏),厦航24(希望渺茫)。
 
有票人的值机之路
 
肯定有人会问,候补的票哪里来?应该是三个渠道,一是有买了票却退了没来的(但这种情况一般航空公司早知道,有可能又卖出去了);二是现场发生问题,国际健康码有问题或者体温不正常,不能登机的;三是预留了几个突发状况的位子。而这一切,都需要在所有正常有票的值机完成后才知道结果。所以是漫长的等待。因为上周候补走的人不少,所以大家还是磨拳霍霍,挺有信心的。
 
非常时期的值机必然是漫长的,大家都四散开来,等着十点多的到来。我也默默地躲到一个角落,保护自己。突然,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呼喊穿透了整个现场,我连忙去南航看发生了什么。一个成年的男子和他的母亲跪在行李秤重台上,给南航地勤不断的磕头,泣不成声,嘴里呼喊着“我要回中国,我要回中国“。旁边的人呢?大家纷纷举起手机在拍视频,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我也一样,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因为害怕他激动的情绪。他的老父亲从不远处也冲了出来,但南航地勤能做的,就是漠然的看着,也许这样的场景今年他们已经看过太多次了。跪天跪地跪父母,而此刻,花了几十万买了三张票的他们,却因为“国际健康码”漏填的问题,跪在不认识的地勤面前,泣不成声。最终,他们还是离开了,带着愤怒,带着遗憾,带着泪水。我突然觉得自己来这里捡漏好不道德,因为自己的幸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而这,就相当于候补的队伍里又有了三个指标,也许还会有人暗暗窃喜。
 
有四个很幸运的留学生是南航打电话过来候补的,所有他们就有优先权。我问他们什么时候填的表的时候。他们说,他们是特殊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再深究下去,才知道,上周单纯的他们在机场被冒充南航工作人员(穿着南航制服)的人骗了,他们给那个人打了款,那个人却逃之夭夭。在当地报警,因为骗子的账户在国内,所有必须回国才可以立案。也许南航是因为愧疚,给了他们优先候补的名额,以帮助他们尽快回国报警。但交谈时,我依然看到了某位女生眼中的泪光。
 
谜底揭开的时候
 
终于,晚上十点多了,离飞机起飞也就一个多小时了,谁会成为那个幸运儿,在此一举,但叫号、付款、值机的时间又是漫长的,所有大家都很着急。很多人都排了两个队,一个是希望能中,另一个是希望南航中,因为南航的机票比厦航便宜一万多。这段时间是最难熬的,成败在此一举,大家都开始围在柜台前,集中注意力听名字,一点也没有了对感染风险的担忧。
 
南航是先开始的,收到电话通知的优先,当一个一个的幸运儿开始付款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凝重极了。而厦航还在统计有可能的位子数量。终于到收护照了,排名第一的大哥第一个把护照交了上去,仿佛这一切都将尘埃落定。突然,他听到了老婆在南航的呼叫,南航轮到他们了,确认再三,在付款前一刻,他取消了厦航的排队资格,因为南航两个人可以省好几万。我看了一眼时间,南航要早飞四十分钟,所以他们只有很短的时间办理付款值机手续,我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其他人很开心,这意味着厦航的队伍又多了两个指标。录信息、付款、值机。。。我知道自己没戏,但依然想知道今天的结果。突然,那个大哥和老婆抱着几个月大的婴儿飞奔了过来,说那边没票了,她老婆大声哭着“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40个小时了,我们是第一名,让我们走吧。。。”地勤的态度是坚决的,因为他们是自愿放弃的,而大家,此刻,这个集体也没再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了,因为这两个名额太珍贵了。
 
我选择默默地离开了,最终带头大哥有没有走成,我不知道。但我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也许下周我不再会去了,我实在看不了这样的场面。如果能回,我也良心不安。
 
朋友因为知道我走不了了,去机场接我,看到了后面的一些场景。在讨论的时候,有一个议题“为什么遇到状况的人是哭泣下跪来解决问题?”它说,美国人也许会抗议,发动能发动的媒体、民间的力量。我说,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体制不同,都有其生存法则。
 
到家已经是将近十二点了,这大半天在机场的生活却让我永生难忘,也给我深深地上了一课。从全球疫情爆发开始,我没有发过声,但此刻,看到旧社会“人吃人”的现象重现,我不禁毛骨悚然。以前看过一些人评论说滞留在海外的华人(专题)是“病毒”,我想说,的确在最开始的时候有个别不良的个人归国,不遵守国家的法规,带来了负面的作用。但那只是很少一部分,我看到的大多留学生、家庭、个人,都是尽力在保护好自己,遵守国家的所有的规定,尽量不给祖国添麻烦。
 
我想给祖国说,我们都想让祖国健康繁荣,“五个一”政策执行到今,大家会发牢骚,会抱怨,但更多的在自己寻找可能性。但同时又有几个呼吁:能不能在有限的机票范围内让航空公司做到公开透明地卖票?能不能在堵的策略的时候,国家能够帮助航空公司想出疏通的策略,从而能够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机会回去,我能确保的是,遵守国家的一切安排。对于航空公司、票代来讲,这是生存问题;而对于滞留海外的同胞来讲,这是国家的归属感,这个红色护照上国徽的分量。
 
插曲
 
现在每天依然有很多趟国内-北美的客改货在飞,讽刺的是,这样的飞机上依然是豪华的空姐空少阵容,却不带走一个乘客(听说)。在机场,看到好多位有票的同胞带着可爱的狗狗,朋友说,这些狗狗都有一张回国的票。我只能汗颜。
我是在客观的阐述现象,主观的发表我的想法,希望看到此文章的人,也能客观的看待问题。如果不小心冒犯了谁,我先予以道歉。全程我没有拍视频,没有拍照片,有的就是这些干巴巴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