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70亿的犹太老头在佛州被绿后,花44美金买春,牵扯出贩卖中国女性产业链

日期:2020-07-18
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 kewell
2019年初,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郡郊外的“亚洲兰花日间水疗中心”,当时77岁的罗伯特-克拉夫特出现在了警察安装好的秘密监控摄像头里。
 
他是美国体坛最著名的人物之一,是NFL豪门新英格兰爱国者的大老板,个人身价接近70亿美元。
 
他所光顾的这家水疗中心早已经被佛州警方盯上,没过多久,警察就收网突击,以贩卖人口和卖淫罪为由逮捕了数百人,克拉夫特也遭到了两项轻罪指控。
 
 
被逮捕的除了克拉夫特,还有多名华裔女性,年纪在27岁到51岁之间(“亚洲兰花”的老板之一也是华人)。很多女性都以为能在美国得到合法的工作机会,但却被骗到了这里遭遇性勒索。
 
反正他有的是钱,耗得起漫长的官司,克拉夫特找来金牌律师团抗辩,拒绝认罪协议,并指控警方隐藏摄像头里的证据乃非法和违宪,检方不应该在法庭上使用,更不能公之于众。
 
据透露,摄像头拍到了克拉夫特与华人按摩女的性行为,还有他所乘坐的白色宾利车。他在离开水疗中心的时候,还因为交通违章被警察拦下。
 
警察当然不会像检查有色人种那样检查一位开宾利的白人男性,克拉夫特不但没有被刁难,两人甚至还聊了起来,克拉夫特向他展示了自己的超级碗冠军戒,并说自己是爱国者队的老板,还问他是不是迈阿密海豚队的粉丝。
 
 
而在第二天,克拉夫特又回到了水疗中心,这次坐了一辆蓝色宾利。他是早上11点来的——因为能享受早间折扣,原价半小时59美元,一小时79美元。卡拉夫特在这里逗留14分钟就离开了,因此他支付了44美元。而在当天下午,他还飞到堪萨斯城观看爱国者队的季后赛。
 
当时,一位棕榈滩郡的地方法官同意了判决,裁定禁止播放视频,但今年6月底,佛州副检察长要求他们撤销这一判决,案件又转入了对克拉夫特不利的方向。
 
佛州当局显然很清楚一些地方上皮肉生意的猖獗,毕竟这里是美国的旅游胜地,又靠近边境线。涉及克拉夫特这桩人口贩运案的进出中国的资产多达2000万美元。受害女性或被欺诈或遭到人身威胁,她们经常被转移到不同的水疗中心以遮掩踪迹,很难逃离,因为钱和护照都被没收。
 
 
当局称这种恶劣犯罪堪称“当代奴隶贸易”,而与曾经的黑奴贸易一模一样的,这类贸易的享用者,近90%都是白人(来自警方去年2月抓捕行动中统计的数据)。
 
但即使被判有罪,克拉夫特也根本不害怕承担后果。在佛州(以及美国大多数地方),花钱购买性行为只算轻罪,少数初犯者往往只会被判缴纳罚款、执行不超过100小时的社区服务。
 
而性工作者面临的处罚则要严酷得多,大多数时候,一个好结局是男性的“专属福利”,哪怕这个产业在本质上永远是由购买方驱动的。
 
* * * *
克拉夫特买春丑闻被曝光,不会给他带来多少实质性损失,但对他名声的玷污,恐怕是会让他感到懊恼的。毕竟,他出身于现代正统犹太家庭,一辈子标榜的都是“传统美式价值观”。
 
克拉夫特与原配妻子玛拉-海亚特
 
1941年出生的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打消了从政的念头,希望保护家庭的隐私(而且他一位在州政府任职的好友自杀,也给他带来很大阴影)。他从商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妻子玛拉-海亚特家族的支持。
 
他在70年代曾经竞标凯尔特人(NBA球队)和红袜队(MLB棒球队),但没成功。同时他还在关注爱国者,当原爱国者老板比利-苏利文家族遭遇不良投资的打击后,他乘虚而入,在1988年竞标成功,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从苏利文家族的破产法庭上先买下爱国者队的主场球馆,其中还包括了给爱国者队的租约(到2001年为止)。随后,他又竞标爱国者队,但没能成功。
 
但手握球馆和租约,克拉夫特始终牢牢盯着爱国者这条大鱼。等到90年代初球队老板维克多-凯姆也出现资金紧张,他又等来了机会。
 
克拉夫特
 
凯姆在1992年将球队出售给詹姆斯-奥斯韦恩,后者则向克拉夫特开出7500万美元的价格,希望买断球队的主场租约,克拉夫特再次拒绝了。
 
奥斯韦恩想把球队迁离新英格兰地区,如果实现不了,他也不想留在此处经营,于是爱国者队又被摆上货架。而且由于运营协议的规定,所有潜在买主都得通过克拉夫特完成交易,克拉夫特自己就直接出价1.72亿美元想买下球队,而奥斯韦恩接受了。这个价格创下了当时NFL的球队出售纪录。
 

克拉夫特与汤姆-布拉迪
 
在克拉夫特的经营下,爱国者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在24年里19次打入季后赛,拿到6个超级碗冠军。如今,爱国者队的市值已经超过40亿美元。
 
他进入了权贵圈子,就像曾经的特朗普一样广交全球,跟克里姆林宫都建立了友谊。
 
2005年,他与一批美国富商在俄罗斯见到了维拉德米尔-普京,还闹出了一桩悬案:他说普京拿走了自己带去的爱国者冠军戒指不肯还,但普京发言人表示戒指是克拉夫特送给普京的礼物。
 
注意普京手里的戒指
 
当时他们见面时,普京戴上了戒指并开玩笑说可以拿它“杀人”,因为他被特工包围,克拉夫特没敢把戒指要回来。后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也劝他别再纠结说普京“偷东西”了,到现在,那枚戒指仍被克里姆林宫作为外交礼物展示。
 

克拉夫特与特朗普
 
他是特朗普与梅拉尼娅举办婚礼时的观礼嘉宾,等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他还捐赠了100万美元作为新总统的“就职基金”(搞笑的是特朗普就任后,克拉夫特还请求他找普京要回自己那枚戒指)。
 
获得特朗普批准提供直接与他联系的电话线路的人可不多,克拉夫特就是其中之一。特朗普一直喜欢橄榄球(80年代也想做爱国者队的老板),当然也支持克拉夫特的生意,据传他一度想让汤姆-布罗迪做自己的女婿。
 
* * * *
克拉夫特跟原配在一起48年,一直到对方因癌症逝世。
 
这一度给他巨大的打击,他曾说妻子去世后的一年时间里,特朗普每周都给他打电话,安慰开解他。
 

克拉夫特与原配妻子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70岁成为鳏夫的克拉夫特很快就开始了荒唐的新人生:玛拉2011年去世,他在2012年就开始与比自己年轻了39岁的模特瑞基-诺尔-兰德约会。
 
他帮兰德争取到了一部电影的试镜机会,雷人的是,他竟然亲自上阵跟穿着比基尼的兰德一起讲台词,还出手打了同在场的一名演员,引发了很大争议。
 

克拉夫特与瑞基-诺尔-兰德
 
但他们的感情很快演变成分分合合的闹剧,2017年,兰德怀孕生子,克拉夫特不是亲爹(被绿了),两人很快也宣布了分手的消息。分手没多久,克拉夫特就开始光顾佛罗里达的水疗中心,购买廉价的性服务,还被人赃并获。
 

李洋与特朗普父子合影
 
后来媒体扒出,“亚洲兰花”之前的华人女老板(音)还曾给特朗普的竞选捐款,她还经营着一家顾问公司,专门为中国商人牵线,帮他们前往特朗普在佛州的玛尔拉戈庄园谈生意。
 
也因为这些关系,克拉夫特在自由派那里名声很差。(哪怕他曾经是NFL里给奥巴马捐款最多的人之一。)
 
 
今年4月,他与某中国著名企业达成协议,派球队包机前往中国,购买了上百万个N95口罩,发放给纽约和麻省的医务工作者,但照样被左派指指点点,称他这么做是为特朗普挽救大局,以助他连任。
 
6月,他又宣布将为反抗制度性种族歧视捐出100万美元,但马刺主帅波波维奇最近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仍批判了NFL总裁罗杰-古德尔及其白人老板们的伪善。
 
 
“NFL的管理者是个聪明人,但他不理解国旗和让这个国家伟大的东西之间的区别:那是所有为了让卡佩尼克有权为正义下跪的人。国旗的意义无关紧要,它只是人们出于政治原因沾沾自喜的一个象征,就像切尼(2001-2009年间担任美国副总统)在伊拉克战争时那样。”
 
波帅认为古德尔被特朗普的怒火“吓倒”了,正如那么多共和党议员同样是出于恐惧支持特朗普一样。
 
至于克拉夫特如今表态支持黑人平权运动,波帅可没忘记他在科林-卡佩尼克下跪后的态度。卡佩尼克当时向联盟申诉,指控NFL及其32位老板串通起来剥夺了他的工作机会,导致他无球可打,克拉夫特因此遭到调查取证。
 
卡佩尼克还一度认为,在2017年曾与特朗普一起乘坐空军一号的克拉夫特可能对他的“无业状态”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毕竟特朗普是那么厌恨自己。
 
但并没有实际证据支撑卡佩尼克的怀疑,倒是现在公开的2017年10月的一次NFL会议录音里,克拉夫特对特朗普表达了强烈批评的态度,称:“我们现在的问题是,这位总统会利用这件事来实现自己的私人目的,而我不觉得那符合我国的利益。这是一种可怕的分裂力量。”
 
但要取得自由派的“原谅”可不容易。波波维奇就这样讽刺他:“那只是伪善罢了,是表里不一的。人们不是瞎子,他真的向员工和球员谈论过社会不公和民主,以及如何进行抗议吗?”
 
或许,要想证明自己的政治正确,克拉夫特只能签下卡佩尼克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但这个问题就买春丑闻一样,他真的在乎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