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还能跳动多久?

日期:2020-08-14
来源:头条号 @财新网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在特朗普总统的行政权力强制下,红遍全球的视频社交应用TikTok有可能会从美国用户的手机中消失。

几千万美国年轻人与TikTok日常相伴,他们当然并不开心。亚利桑那大学一年级在读生Devin Caherly在TikTok上有260万粉丝,他在8月1日发布了一个落泪视频,配文“所以你的意思是TikTok明天就要被删了?”

8月2日,20位TikTok平台上的网红制作人联名致信特朗普,要求重新考虑封禁TikTok的计划。美国用户们也发起“#拯救TikTok”(“#savetiktok”)话题标签,其中短视频已有超过8亿的播放量。

不过,网红们一面向特朗普请愿,另一面也在为转移自己的粉丝做好充分准备。Caherly在主页简介中写道:“在TikTok被禁掉之前,快去关注我的Instagram和YouTube。”

网红们还可以考虑后路,但TikTok的经营者面临的是巨大危机。由张一鸣创立的字节跳动,是中国最成功的国际化互联网公司和全球私募市场估值最高的企业,TikTok是其核心海外应用,布局全球154个国家和地区,月活跃用户超过8亿。如果没有TikTok,字节跳动的国际化无从谈起,估值也将大幅缩水。

在美国,TikTok已被下载6.5亿次,占累计下载量约8%。在营收方面,Sensor Tower最新的数据显示,TikTok月入1.03亿美元,同比增长8.6倍,成为今年7月全球最赚钱的非游戏App。TikTok生态内容供给的稳定性和用户黏性,相较Facebook等更好。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在美国,TikTok已被下载6.5亿次

但近几月,TikTok接连迎来各国政府的风暴。6月底,印度宣布封禁59款中国公司开发的App,TikTok首当其冲。张一鸣花费两年打下的最大海外市场在一夜之间没了声息。

如今TikTok又即将失去第二大市场美国,但张一鸣仍未放弃,将重点转向欧洲。近期TikTok的总部敲定了伦敦,但一位接近字节跳动高层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7月TikTok停止中国香港业务后,欧洲市场对TikTok的态度变得微妙,伦敦总部计划一度受阻。

张一鸣在近期的一封内部信中,一再提及格局和自我的关系。他表示,复杂的事情在一定时期并不适合在公共环境中说。“就像过去也有很多时候,对公司的批评我们并不能展开解释。”为此,他鼓励员工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这也是格局大,ego(自我)小。”

无论如何整理自己的心绪,处理好TikTok美国业务,显然是张一鸣眼下的第一要务。

封杀已成定局

尽管目前并无证据,但美方主张封杀TikTok给出的理由是,它有能力通过App收集美国用户的地理位置等数据。TikTok将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以及新加坡等地,并不能缓解对方的担忧。

用户隐私是绕不过去的问题,今年4月30日,四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青少年通过父母将TikTok和字节跳动告上法庭,认为TikTok的滤镜和游戏获得了包含用户面部几何特征的数据但并没有告知和披露,违反了当地堪称全美最严格的生物信息识别隐私法。在2015年,Facebook曾因同样的理由遭到当地用户起诉,持续5年的官司到现在都没结束。

美国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韦伯斯特(Graham Webster)近期撰文称,围绕TikTok的风险担忧确实存在,但每个问题实际上都大于TikTok所特有的风险,仅关注TikTok并不能解决更广泛的问题,封禁TikTok或强迫出售,仅能解决问题的很小一部分。

另一方面,美国对华鹰派人士宣称,TikTok有可能成为宣传工具,甚至影响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一些TikTok用户发起恶作剧,报名特朗普竞选集会然后“放鸽子”,还被不少人认为是引发特朗普封杀决定的一个可能来源。

在更大的维度上,TikTok的境遇是特朗普政府新一轮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的开端。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了一项名为“净网”(Clean Network)的行动,按其描述,所有的中国应用都会面临封禁威胁。

如果特朗普不再当选,就会有转机吗?“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对于中国和中国企业的态度不会有本质差别。”一位长期参与中企海外并购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称,中长期中美在科技领域的相互封杀几成定局。

对TikTok来说,危机的倒计时其实从2019年10月开始。在这个月,特朗普授权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针对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另一家出海中国企业Musical.ly的交易进行追溯调查。

在TikTok因为隐私问题遭遇质疑后,CFIUS盯上这次交易并不意外。一位资深跨境并购交易律师告诉财新记者,在美国对TikTok的限制中,握有广泛管辖权的CFIUS扮演了十分重要的“抓手”角色,即使交易双方都是中国公司,但经手的信息属美国用户。

和美国其他监管部门不同,CFIUS不需要经过司法程序,完全可以通过国家安全调查形成任何结论,否决任何交易。

张一鸣试图抢在美国政府动手前找到出路。今年5月,TikTok宣布前迪士尼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将担任全球CEO。TikTok也在全球各地建立了四处数据透明中心,对外开放其数据审核流程。

同时,字节跳动考虑把TikTok整个服务器,包括中台重新搭建,相当于为美国业务另做一个独立系统。还有人建议变更股权,让TikTok的现有海外投资人出资获得公司多数股权。

然而不久后,美国官员开始放出考虑禁用TikTok和微信等来自中国App的消息,时间已经无多。

是否卖给微软?

7月中旬,字节跳动的海外投资人告诉财新记者,美国投资人已经在帮忙想办法,而财新记者了解到,此时张一鸣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已经在就出售事项做出讨论。

形势在7月末急转直下。7月31日晚,特朗普对记者称将在一天后签署对TikTok的“封杀令”,并且不赞成美国企业收购TikTok。

此时,特朗普实际已收到CFIUS的调查报告。接近交易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这份报告认为无论TikTok作何行动,均已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建议特朗普由美资控制TikTok。“特朗普最希望的是封禁TikTok,其次,即便出售也更倾向于让Facebook接手TikTok整体业务。”

出售给Facebook是字节跳动不能接受的。一位接近张一鸣的市场人士称,TikTok卖给微软是结盟,但出售给Facebook就是直接把业务交给竞争对手了:“张一鸣不会放弃全球化,TikTok即便不得不出售部分国家的业务,仍会保留包括欧洲等在内的市场继续运营。”

对于张一鸣而言,假如微软最终成功接手资产,后者在全球范围内良好的信息管理声誉,对于TikTok解决个人信息敏感议题至关重要。

有微软员工则认为,收购TikTok,可能会对微软的三块业务有帮助:一是可以与搜索引擎Bing整合发展互联网广告业务,二是游戏业务,三是云服务业务。

不过微软内部也有一种颇有代表性的担心,该公司历史上在社交通信领域的自有产品和收购,都不太成功。

微软在8月3日宣布,将在几周内完成这次交易谈判,最终交易日期定在9月15日之前。仅过了三天,特朗普发布总统行政令,从9月20日起,禁止在美国司法管辖权内与字节跳动的所有交易。交易如要成功,必须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成。

总统令下发当日,字节跳动称,有可能就总统令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在所有坏选择中找寻一条通向最不坏结果的通道,张一鸣还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