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疫苗接种者惊爆: 高烧不退 血氧骤降 新冠症状全面袭击!

日期:2020-10-07
来源:加拿大加新网

“如果让1000万人接种该疫苗,不知会造成何种混乱与灾难。”

全球疫情持续升级,截至发稿前,全世界已有3590万人感染,105万人死亡。就连站在权势巅峰的美国总统川普,最终也没能逃出新冠病毒的魔爪,感染入院,两次输氧,连服猛药,才颤颤巍巍地回到白宫,但病情依旧前途未卜。

所有人都翘首盼望着一剂神奇的疫苗,期待着一针下去,永除后患。然而,尽管全球科学家正日以继夜地进行研发和试验,有效的新冠疫苗何时能广泛应用,至今仍是未知数。

一个坏消息是,近日,多名接种了新冠疫苗的志愿者出面,揭露疫苗的严重副作用。而被指有严重副作用的两款疫苗,正是加拿大已大批量订购的Moderna和辉瑞(Pfizer)疫苗。

来自美国犹他州的44岁计算生物学家卢克(Luke Hutchison)称,一向身体健康的他,在注射了试验疫苗后,出现了“全面的新冠症状”,发烧38.3℃,血氧降低,心率飙升,发抖,发冷,呼吸急促,剧烈头痛,彻夜无眠。尽管有一定心理准备,但卢克还是被自己症状的严重性和持续时间所震惊。

作为一名MIT博士毕业的生物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卢克对靠疫苗战胜新冠这一思路深信不疑。因此,在Moderna的三期临床试验招募志愿者时,他毫不犹豫地报名了。

8月18日,卢克注射了第一针,随后的几天,他一直在发烧,感觉身体不舒服。

9月15日,他去诊所接种了第二针。8小时后,各种类似感染新冠的症状如海啸般袭来——

他躺在床上,发烧超过38℃,头痛欲裂,浑身发冷,不停地颤抖;接种了疫苗的那只胳膊,痛得动都动不了,“仿佛上面压了一只鹅蛋。”

更可怕的是,他的心脏持续狂跳,心率攀升至90;呼吸上气不接下气,血氧水平不断下降,一度从98%骤降至82%!

正常的血氧水平为95%-100%,低于90%被认为是低血氧症;低于80%则将损害器官功能,包括大脑和心脏;持续的低血氧水平可能会导致呼吸或心脏骤停。

卢克称,当晚他一直在想,要不要打911急救电话,或者自己开车去急诊室。

那晚,卢克至少高烧5小时,由于身体上的剧烈痛苦,他几乎一整夜都没有睡觉,“那是地狱般的一夜。”

“我经历了全面强烈的新冠症状。”9月16日,卢克发推特说道。

卢克坦言,注射第二剂疫苗后,他的状况接近“悲惨”,痛苦程度超过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感受的50倍。

被各种症状袭击12小时后,卢克表示,他感觉自己似乎开始恢复正常。

尽管在接种疫苗前,卢克曾签署一份冗长的同意书,并清楚自己可能出现一些症状,但他没想到,会是这么凶猛的症状。

卢克的一位朋友,接种了辉瑞疫苗,遭遇的副作用比卢克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怕招致辉瑞公司的不满,这位朋友选择匿名,但媒体已经审查过他的接种证明。

该朋友称,在注射辉瑞疫苗后,他遭遇了剧烈的类流感症状,接种手臂剧痛,整夜无法入睡。凌晨1点开始,他开始浑身不受控制地发抖,抖得如此剧烈,以至于他的牙齿都被咬碎了。

“我只是躺在床上,都感到非常痛苦。”最后,这名朋友去看了医生。

他担忧地表示,虽然自己熬过了这恐怖的一夜,但如果是他的祖母,也在注射疫苗后出现这样的副作用,他不知道祖母是否能挺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2名接种Moderna疫苗和1名接种辉瑞疫苗的志愿者,也对媒体透露自己遭遇了类似的副作用,且症状严重程度“超出预期”。一名50多岁的女性接种者警告,在接种第二剂Moderna疫苗后,“您需要请一天假”,因为将面临严重头痛和精疲力尽、无法集中注意力等症状。

卢克称,他查阅了Moderna和辉瑞的一期二期试验数据,辉瑞报告称,75%的接种者在注射第二剂后出现了不良反应。而Moderna则记录称,中高剂量的接种者,100%出现了不良反应。

卢克表示,这些数据是令人震惊的。他甚至不知道,像Moderna这样副作用严重的疫苗,是如何顺利进入第三期试验的。他很担心,在公众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让1000万美国人注射这种疫苗,800万人出现不良反应,会在全国造成怎样的混乱和灾难,而那些反疫苗者又会如何趁机鼓吹。

卢克认为,在多种正在竞赛的疫苗中,有些疫苗显然比其他疫苗具有更大的副作用,注射后会更令人痛苦,而疫苗研发公司不应该对此闭口不谈,必须先将这些潜在副作用清晰地告知公众,令公众做好准备,避免引发不可控的严重后果。

尽管向媒体爆料的5名疫苗接种志愿者都经历了痛苦的症状,但他们均表示,如果经历这种痛苦能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侵害,那就是值得的,他们仍会接种新冠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