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网站Pornhub,正靠未成年人赢利(组图)

日期:2020-12-07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Pornhub很善于塑造它积极正面的形象。它在时代广场拥有大幅温馨广告牌,波士顿街道的铲雪车上也打着它的广告,它还为种族和平组织募捐,提供免费的火辣视频帮助人们度过新冠低潮期。

Pornhub,这个标榜自己形象健康、正面的加拿大网站每月吸引35亿次的访问,比Netflix、雅虎和亚马逊都要多。Pornhub每天从近30亿个广告曝光率中赚钱。一项排名将Pornhub列为全球访问量第10大的网站。

然而,这个网站真的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吗?

一、问题不在色情,而在违反当事人意志

答案是否定的。这个网站充斥着暴力、黑暗的内容:未成年视频,女性偷拍,以及一些极不尊重女性,将女性视为玩物的内容。如果搜索关键字“18岁以下女孩”,会出现超过10万个搜索结果,虽然其中大部分都是标题党,但确实有一些未成年视频。

一名15岁的女孩在佛罗里达州失踪后,她的母亲在Pornhub上找到了她,这里有关于她女儿的58个视频。一名14岁的加州女孩被强暴的视频被上传到这个网站,最后不是由该视频平台发现而是因一名看到视频的同学举报才被曝光。每次曝光,犯罪者都被绳之以法,但是Pornhub却毫发无伤还从中获得了大量的利润。

Pornhub和YouTube有相同之处,他们都允许公众自主发布视频。每年Pornhub有大约680万个新视频被发布。其中绝大部分是成年人自愿上传,但是也有很多关于未成年人的视频,因为没有办法确定视频中的青少年究竟是14岁还是18岁,所以估计Pornhub自己都不清楚平台上有多少内容是非法的。

跟YouTube不同的是,Pornhub允许这些视频直接下载,所以即使一些非法视频被强制下架,对当事人的伤害依旧无法估计,视频依然存在,被其他分享者一次又一次地上传或转发。

“Pornhub跟人贩子一样可恶!”一位名叫卡丽的女孩子说。她是从中国被收养到美国的,然后被收养家庭拐卖,从9岁开始被迫拍摄色情视频,一些关于她的视频在Pornhub,而且屡禁不止。

“虽然我获救已经整整五年了,”卡丽说,“但只要那些视频还在,我的噩梦就永无止境。”

现年23岁的她正在读大学,并希望成为一名律师,这些视频始终是她内心的阴影。

“我永远也无法摆脱这个噩梦。”她说,“哪怕我40岁了,有了自己的孩子,人们还是会看着我的视频想入非非。”

问题的焦点不在于色情,而在违反当事人意志。非自愿的性行为,无论是对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都是违法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比尔?科斯比(美国喜剧演员,演员,作家,电视制作人,教育家,音乐家和社会活动家,被指控性侵入狱)、哈维·温斯坦(美国好莱坞著名制片人,因性犯罪今年初被判23年监禁)或者杰弗里·爱泼斯坦(美国金融投资家,被多次指控性犯罪,于2019年死于狱中),这些人的问题不是性,而是违背当事人意志。

现在Pornhub平台上的视频,有同样的问题。这个网站的很多视频,是对无意识的女性进行侵犯的记录。施暴者会撑开受害者的眼睛,触碰她们的眼球,来证明受害人确实是失去意识的。

今年秋天,Pornhub还从一段一群中国男人拷打一名裸体女子的视频中获利。它以“尖叫的青少年”、“堕落的青少年”和“极度窒息”为标题的视频专辑赚钱。用户看到一个令人窒息的视频时,它可能会建议你搜索“她不能呼吸”。

性爱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但是Pornhub上的性却丑陋不堪。

Pornhub拒绝公开其高管的身份,只提供一份声明:“Pornhub坚决抵制未成年人视频,并制定了一系列健全、先进的安全政策,用于识别和下架我们平台上的非法视频,任何关于我们公司放任未成年视频的说法都是 不负责任的诋毁。”

二、一件傻事,将她的人生拉入深渊

14岁的瑟琳娜,原本是加州贝克斯菲尔德市的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她八年级的时候,她爱上了一个大一岁的男孩子,这个男孩让她拍一段裸体视频。她照做了,于是这个视频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那个男孩问她要了一个又一个视频,她有点害怕,又有点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在谈恋爱。“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她回忆道。

那个男孩把视频拿给别的男孩子看,而别的男生把视频发到了Pornhub上。

瑟琳娜的世界崩塌了,14岁本来就是脆弱而敏感的年纪,现在还要承受同学的冷嘲热讽。“有人给我发短信,要我拍更多视频给他们,要不然他们就把我在Pornhub上的视频传给我妈妈。”

那个男孩被开除了,但是瑟琳娜的悲剧没有因此而结束,她无法忍受他人异样的目光而开始逃课,她的母亲要求Pornhub删除那些视频,瑟琳娜也转学了。但是很快那些视频又上了Pornhub,新的学校也开始流言四起。

瑟琳娜和妈妈的关系越来越差,她开始自残。直到有一天,她打开药柜,把里面的抗抑郁药都吞了下去。

三天后,她在医院里醒来,沮丧地发现自己还活着。于是,她在浴室里上吊自杀,被小妹妹发现,医护人员救活了她。

瑟琳娜在深渊里越陷越深,一个朋友向她介绍了冰毒和鸦片类药物,她对两种药物都上瘾了,她不再上学,也无家可回。

16岁时,她在Craigslist(注,一个分类网站)上做广告,出售自己的性感照片和视频,以此为生。这么做的时候她有一种报复自己的快感。

“反正我已经一文不值了,不如拿去换点钱。” 她告诉记者。

这些出售的视频后来也被放到了Pornhub上,瑟琳娜每次都会要求Pornhub删除,Pornhub确实会删掉那些视频,但是很快它们又会再次被上传。她14岁时的一段视频浏览量有40万之多,以至于她不敢去快餐店工作,怕有人认出她来。

如今,19岁的瑟琳娜虽然戒毒成功,却不敢出去工作。她受伤很深,和三只狗住在车里,在她心目中,这三只狗显然比人类有良心。她梦想成为一名兽医,但是不知道怎么实现自己的梦想。

“一个跟三条狗住在车里的人,要上学谈何容易。”她说。

“我太天真了。”她说,“我那个时候真是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人把我的视频传上网。”

一个十几岁小孩青春懵懂时期做的一件傻事,却将她的人生从此拉入深渊。

三、对Pornhub的反对声越来越高

绝不仅仅是Pornhub这一家公司有这个问题,事实上,它的竞争者XVideos为了吸引流量就更加肆无忌惮了。Twitter、Reddit和Facebook这样的主流网站,也时不时地打点擦边球,谷歌对那些猥亵儿童的营生也暗戳戳地持支持着。

在谷歌搜索“年轻人色情”(原文为young porn)时,会返回9.2亿个视频,其中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是一个标题为“非常年轻的青少年”性行为视频,还有另一个在Pornhub上的视频呼声也很高,那标题不堪入目到无法说出口。

记者向美国失踪和受虐儿童中心调取每年关于儿童性剥削图像视频的数据,他们告诉记者,2015年,650万份,2017年,2060万份,2019年,6920万份。

Facebook在今年3个月内删除了1240万张儿童不雅图片。Twitter在去年6个月内关闭了26. 4万个类似的账号。而总部位于英国的儿童暴露图像网络监察会在近三年里只报告了118例Pornhub上有关儿童的不雅视频。

Pornhub指出,相比之下他们网站比主流媒体平台还要规范得多。“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一定竭尽所能维护网络的健康和安全,”Pornhub说。

为什么Pornhub被检测出来的不雅儿童视频的数字如此之少,监察会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也许是因为上Pornhub网站的人法律意识模糊,压根没打算举报。只要你明白游戏规则,输入搜索关键词,就可以在30分钟内找到数百个明显的儿童不雅视频。

对Pornhub的反对声越来越高,一份要求关闭该网站的请愿书已经收到210万个签名。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参议院本·萨瑟呼吁司法部彻查Pornhub。

PayPal也拒绝向Pornhub提供服务,一个叫做Traffickinghub的组织收集了相关证据并呼吁关闭该网站。

加拿大的20名议员,也呼吁政府打击Pornhub。

“他们利用我的痛苦挣钱,”一位名叫泰勒的18岁女孩告诉我。警方证实,在她14岁的时候,她的男朋友偷偷拍了一段她的不雅视频,最终这段视频上了Pornhub。

“第二天我去学校,我走在走廊上,他们不是看着手机就是看着我。”泰勒哭着说:“他们每个人都在嘲笑我。”

泰勒说,因为这件事给她造成的伤害,她曾两次试图自杀。像本文中提到的所有勇敢讲述自己遭遇的女孩们一样,她希望她的故事可以帮助其他女孩避免像她一样的痛苦和伤害。

四、仅次于Facebook和谷歌的第三大科技公司

Pornhub归Mindgeek集团公司所有,它是一家私人色情集团,拥有100多个网站、制作公司和品牌,其中有多个知名色情网站。除了Mindgeek以外,著名的还有XHamster和XVideos等。

Pornhub和Mindgeek的影响力惊人,根据一家数字营销公司的结论,Pornhub是21世纪对社会影响第三大的科技公司,仅次于Facebook和谷歌,甚至领先于微软、苹果和亚马逊。

出于税收的考虑,Mindgeek是一家名义上在卢森堡,实际上在蒙特利尔运营的私人公司。它没有透露关于所有人的任何信息,但是该公司实际是由斐瑞斯·安东和大卫·塔西罗两个加拿大人领头的,这两人都拒绝接受采访。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自诩为女权主义者,并一直为他的政府在全球范围内为女权主义奔走呼吁而感到自豪。那就有一个问题摆在了杜鲁多和全体加拿大人面前:为什么加拿大会有一家向全世界传播强奸视频的公司?

Mindgeek的版主专门负责筛查视频,但是Pornhub的商业模式就是从年轻人视频上获利,那么要如何鉴定视频里的人是年轻人还是未成年人?

“其实过审的标准还是很松的。” Mindgeek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道, “虽然我相信管理层们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但是他们首先关注的肯定是利益最大化。”

Pornhub官方并不愿意透露他们雇佣了多少负责筛查的版主,记者采访的一位版主透露说全球大约有80位版主为Mindgeek工作(相比之下,Facebook告诉我它有1.5万名负责筛查内容的版主)。

Pornhub每年有136万小时的新视频上传,这意味着每个版主每周要审核数百小时的内容。版主会快进浏览视频,往往很难判断主演们是14岁还是18岁,视频中的激烈行为是表演还是真实情况。

接受采访的版主说,视频中的大多数未成年人都是青少年,只有少数厕所偷拍之类的视频会有年龄很小的儿童。

“这项工作简直是对我灵魂的摧残,”这位版主这么评价他的工作。

针对Pornhub的民事或刑事诉讼越来越多。9名女性起诉自己被偷拍的视频被放上了Pornhub,这些视频是在南卡罗来纳州莱姆斯通学院的一个更衣室里拍摄的,视频中的女性在洗澡和换衣服。

Pornhub的高管们之前似乎认为他们享有美国《通信规范法案》第230条规定的豁免权,该法案保护公众自由上传内容的互联网平台。但在2018年,国会限制了第230条,Mindgeek失去了保护伞,迫使他们变得积极了一些。

在过去几年里,审核视频的版主人数多了一倍,今年Pornhub开始主动向失踪和受虐儿童中心报告有价值的信息。之前被要求视频下架的时候公司总是拖拖拉拉,现在的表现就很干脆。

他们还编制了一份清单,一些过于敏感和消极的字眼如“儿童”,“被迫”等被禁止搜索。所以现在,已经不能用“未成年”或者“被迫”之类的字眼搜索视频了,但是公司其实并没有尽全力去消除这类视频,换上一些缓和的字眼,或者使用字母缩写,比如“13岁”等,依然可以搜索到违法的视频。

虽然Pornhub对可能引起法律纠纷的美国人的视频越来越谨慎,但是对于其他国家的受害者依然态度冷淡。一些印尼的或者中国的非法不雅视频随处可见。

“他们利用我的身体挣钱,地狱不过如此了。”一个叫自称为雪兰的哥伦比亚少女告诉我。

她16岁的时候,两个美国男人付钱给她,让她参与一次性行为,他们拍下了这段视频,然后发布到Pornhub上,记者采访的这些受害者们很多已经自杀身亡,雪兰很幸运,她还活着。

就在这片报道发布的前几天,又有几段新鲜的青少年视频上线,其中有一个15岁少女的视频,这个少女现在有自杀倾向,不能理解这些版主为什么为让这样的视频过审。

五、噩梦永远不会结束

“这些视频阴魂不散,怎么删也删不完,” 自己的不雅视频曾经在Pornhub出现过的英国女子妮可说,“所以我至今不敢要孩子,我无法承受我的孩子们看到这些。”

妮可15岁时的不雅视频被发布在Pornhub上,现年19岁的她,两年来一直在努力删除这些视频。这是那些幸存者们反复强调的主题:暴力已经结束了,但是Pornhub让暴力带来的痛苦无止无休。

“我15岁时遭人胁迫拍下的视频,为什么会被不断地上传?” 妮可去年在给Pornhub的信息中写道,“你真的需要一个更好的系统......在发现自己被重新上传到你们网站后,我生不如死。”

妮可的律师表示,Pornhub上至少还有三段妮可15、6岁的不雅视频,他正在努力将他们彻底删除。

“这一切永远不会结束的,”妮可说:“他们从我的痛苦里挣了多少钱?”

Pornhub也推出了一款软件,据说可以标记非法不雅视频,防止它们再次被上传。但是《VICE》杂志已经向我们证明了,要破解这个软件有多容易。

Pornhub还有一个丑闻,涉及到一家叫 “姑娘们” 的制作公司,该公司招募年轻女孩做服装模特,然后威逼利诱她们出演不雅视频,声称这些视频只会在其他国家以DVD形式出售,绝不会上网。一些女孩子在确定没有人会知道的情况下同意拍摄视频。之后这些录像在Pornhub上大做宣传,她们如坠深渊。

“姑娘们”制作公司已经被关闭。但是这些视频却依然在Pornhub上,记者最后一次检查时,有6名受害者的视频还在上面,这些视频依然在为Pornhub挣钱。

其中一个受害人已经死了,她在20岁的时候被愤怒的男友杀害。那个男生即将判刑,记者保留了这个女孩的名字,她应该被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大学生运动员被人们记住,而不是在这段令她蒙羞的视频里。

六、不要伤害未成年人

Pornhub logo

说了这么多,出路究竟在哪里?

受害者们肯定恨不得关了Pornhub,再把其高管送进监狱,有些受害者确实一直都在向这个目标努力着。但是有些受害者的想法则更加的成熟冷静。

今年20岁的莉迪娅曾经被拐卖,网站上有一些关于她的不雅视频,她接受采访的时候因为紧张一直喊着胃痛,但是她还是勇敢地表达了自己对色情片的态度。

“我不是排斥成人网站,”莉迪亚说,“我不是要大家高举什么‘不要色情片’的口号,我要的是,‘不要伤害未成年人’。”

苏珊·帕德隆曾经以为成人片肯定都是自愿的,直到她15岁时,她的男朋友拍下了她的性行为并且放上网,自那以后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强调必须是本人清晰表示同意以后的视频才可以被传上网。

同样有过被拐卖经历的杰西卡·舒姆韦,有客人将她的视频放到Pornhub上,她也同意这一点:“首先要搞清楚主演们的年龄,然后要确定视频里的每个人都同意将视频上传。”

记者问18岁的里欧关于规范成人片市场的建议,他14岁的时候就在Pornhub上发布过自己的视频。

“这真的不好办,”他说。“我个人建议专业制作公司来运营管理这些视频。因为他们需要年龄和同意书等一系列证明。但是现在这些专业的制作公司,已经没有能力跟Pornhub和XVideos这样的免费平台竞争了。”

“Pornhub已经颠覆了以往成人影片收费的商业模式,”成人电影演员和作家斯图雅也认为,所有平台,无论是YouTube还是Pornhub,都应该要求提交个人视频分享同意书。

如果Pornhub能够更加严格地审核视频,那些非法的视频可能会被转移到暗网或者法律机制不完善的国家,但是至少它们不再会出现在主流网站之中。

健全监察制度以及严格执法肯定有所帮助,我们已经看到,限制第230条的豁免权,已经成功促使企业更好地自我监督和约束。

同时,搜索引擎、支付和信用卡公司不应该支持有非法视频的公司。既然PayPal可以选择不跟Pornhub合作,那么美国运通、万事达还有VISA也可以。

虽然一时之间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除了限制230条豁免权,以下几点应该会有所帮助:

1、 只允许经过验证的用户发布视频。

2、 禁止下载。

3、增加审核。

与Pornhub有业务往来的成人电影明星希瑞,认为这三个建议 “无比睿智”。这些措施不会扼杀成人市场,也不存在给消费者带来什么困扰。没有下载功能,YouTube不也活得很好?

从天主教会到童子军(注,都曾发生过严重的性侵事件),我们这个世界常常对儿童性虐待视而不见。杰弗里·爱泼斯坦或罗伯特·西尔维斯特·凯利这样的人被起诉时已经太晚了,(后者是是美国歌手、作曲家、制作人和慈善家,因为儿童性犯罪被起诉),但是我们还是应该站出来反对那些大规模从孩子身上挣钱的公司。

有了Pornhub,社会上就会有1000个杰弗里·爱泼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