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比特朗普总统更懂电动汽车?

日期:2020-12-13
来源:皆电(微信订阅号:GeekNEV)

2020年,全世界都乱成了一锅粥,身处这场旋涡中心的美国最是惨不忍睹,前有新冠疫情肆虐、后有少数族裔游行,与全世界的贸易暗战更是从来没停过,再加上悬而未决的美国大选,这和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可是相去甚远。

就在前不久的大选期间,美国又宣布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而这一争议举措的背后,可以看作是特朗普与拜登两派阵营博弈的缩影,映射出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所面临的未来能源困境。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时间回溯到2015年12月,联合国召开气候峰会,正式通过一项新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该协定开放给各国加入,目的是期望能共同遏阻全球变暖趋势。协议中的一个明确目标是,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革命前水平以上低于2℃之内,并使资金流动符合温室气体低排放和气候适应型发展的路径。

2016年4月,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全球171个国家签署了这项协议,并表示接受该协定的约束。但是,《巴黎协定》并没有强制执行性,协议国仅自愿认同其价值,这也意味着各国可以自由判断加入还是退出。

不出意外,一向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政府,于2019年11月4日递交了《巴黎协定》的退出申请,根据相关规定,退出将于申请后1年生效。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在美国大选计票的关键时刻,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

为什么特朗普政府要退出《巴黎协定》?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个人设放在特朗普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面对能源问题,特朗普政府的核心思路是『促使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具体目标是『使美国成为能源净出口国,从而创造出上百万的就业机会』,通过『充分利用美国国内的资源,促进能源开发以及弱化环境监管』来实现,例如全面放松石油与天然气开采、运送的相关环境法规,并减少在新能源领域的投入。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具体措施包括但不限于:

(1) 为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开发提供更多便利

特朗普刚上任就发布政令,恢复此前受奥巴马政府封锁的两条备受争议的石油管道Keystone XL和Dakota Access,并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呼吁联邦机构放松对化石燃料行业的监管。此外,特朗普还恢复了北极的海上钻井作业(并扩大作业区),这也是奥巴马任期间最后的环保举措。

(2)降低燃油的能耗标准

前任奥巴马政府曾立下严格的节能标准,要求车企在2025年前逐步达到54.5英里/加仑(约合4.32L/100km)的能效标准。然而,特朗普在2018年宣布取消这项要求,表示在2026年之前,车企只需要达到35.7英里/加仑(约合6.59L/100km)的标准即可。同时,还将2021-2026年燃油效率改善目标从5%降至1.5%,这仅意味着美国的石油消耗量每天大概会增加50万桶。

(3)提议取消电动车补贴

今年3月,在向国会报告的2020年财政预算中,特朗普提议取消购买电动车的7500美元抵税补贴,并称这项提议在未来10年内,预计为美国政府节省25亿美元的支出,直接给美国电动车发展泼了一盆凉水。

(4)缩减清洁能源的发展开支

2019年的预算提案中,特朗普明确地表达了其弱化并退出清洁能源领域的计划,他反复提议削减能源部下属能源效率与可再生能源部门的资金。

(5)试图恢复燃煤发电的地位

特朗普任期还取消了奥巴马政府对联邦土地上新煤田挖掘的禁令,撤回了减少山顶采矿作业对环境和气候影响的保护性条例。放宽煤灰排放的限制,允许煤炭企业开放无衬砌的煤灰池,以减少其发电成本。

(6)弱化气候影响一说,环保依靠碳捕捉技术

在特朗普的各种演讲和推特的声明中,都反复向公众传输关于气候和能源的错误信息,以淡化科研机构发出的气候方面的警告。缩减清洁能源开发的同时,特朗普政府宣布拨款近7200万美元以支持碳捕集技术。

总之,前任奥巴马政府预先设计的环保与新能源战略,几乎一一被特朗普政府推翻,目的很明显,就是发展经济。

拜登上任之后会有哪些变化?

有趣的是,在特朗普政府正式退出《巴黎协定》的同时,身为民主党候选人的拜登随即在推特上表示『今天,特朗普政府已经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而在77天后,政府换届后将重新加入』。拜登早在参选之初就承诺,如果当选,上任第一天就会签署行政令,宣布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并设定2050年的『净零排放』目标。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与特朗普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不同,拜登的政策是延续了民主党一贯的纲领,以『Our Best Days Still Lie Ahead』作为竞选口号和目标,大力支持和发展清洁能源,实现可持续发展,对外强势低碳外交的能源施政纲领。

虽然两届政府还处于争议的过渡期,但是拜登已经开始着手上任后的新能源战略了。7月14日,拜登公布一项2万亿美元的气候计划,该计划将与美国的经济复苏联系在一起,主要是为了降低国内各州和各种族之间的收入差距(特朗普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

在针对电动汽车行业的规划中,拜登提到,到2030年建设超过50万个充电桩,恢复电动车税收抵免,推动更严格的汽车排放法规,促进消费者转向低排放车辆或新能源车。到2026年,电动车所占市场份额至少达到25%,电动车年销量达到400万辆。

显然,基于两党各自的政治主张,拜登要比特朗普更加重视新能源方面的发展,其更深层次的气候政策可能会改变美国当前的能源形势。

具体措施包括但不限于:

(1)加快公共领域车辆电动化

这是拜登组建的特别工作组提出的一种方案,未来五年内,将美国的50万辆校车替代为美国制造的零排放汽车,减少道路污染,保护孩子健康。此外,还会将数量庞大的政府车辆替换为电动汽车。

(2)建设更多充电基础设施

拜登计划与州和地方政府合作,在沿海地区建立至少50万个公共充电桩。

(3)为电动汽车生产制造提供资金

拜登特别工作组在文件中阐明,将指定一项宏伟计划或提供强大资金,新建或改造现有的汽车厂房设施,来制造包括重卡、校车、公交车、飞机等在内的电动交通工具。

(4)培育小型新创电动汽车公司

拜登将继续增加对“新势力车企”的创新投资,并向寻求成长的美国小型新创企业提供更多的援助,这对于计划在美国制造汽车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来说非常利好,受益的公司包括Lucid、Rivian和Lordstown等。

民主党向来就很重视环保命题,在拜登的团队中,拜登本人与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都曾在节能减排和气候变化方面有过出色政绩。

1986年,拜登就提出了国会有史以来的第一份气候法案;1998年,成为是《热带森林保护法》的主要倡导者;任职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期间,他监督了《复苏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对清洁能源的最大单笔投资。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哈里斯在加利福尼亚州任职地方检察官时,率先创建了环境司法部门,并将环境犯罪纳入作为诉讼的一种;升任加州检察长后,她反对雪佛龙公司提议的扩建炼油厂的计划,帮助少数族裔反对城市污染;在美国国会参议员期间,多次支持绿色立法,参与制定《气候公平法》;此外,她还提倡联邦政府针对化石燃料公司所产生的气候污染采取法律行动,让化石燃料行业为气候变化负责。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如果拜登的团队获胜,加上民主党对参议院的控制,将有机会改变美国电动车多年来的既定发展轨迹,同时扭转部分特朗普政府造成的损失。”彭博社属下的分析师团队在一场公开演讲中表示。

美国新能源车行业现状

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研究,2019年电动汽车的全球销量达到210万辆,占全球汽车销量的2.6%,其中美国地区销量为88万辆。据IHS Markit的预测,到2025年,采用新能源动力总成的汽车销量可能占到美国汽车总销量的9.1%。

然而美国能否实现这个目标,还得看特朗普与拜登政府的博弈。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我们就拿美国的“新能源车补贴”这一项来说。

美国国会在2010年通过针对电动车车主的税收抵免政策,该政策规定,任何生产电动车的车企初期均可以得到每辆7500美元的补贴,但车企在美电动车累计销量突破20万之后将触发补贴退坡机制,补贴退坡的6个月内将退坡至3750美元,之后的6个月继续退坡到1875美元,直至补贴归零。

税收抵免政策的初衷是降低电动车的成本,缩小电动车与同级燃油车的价格差。

特斯拉和通用是首批达到20万辆累计交付门槛的车企,其中特斯拉在2018年第三季度率先达到20万辆,通用汽车则在2018年第四季度实现。这意味着特斯拉和通用汽车都已触发补贴退坡。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补贴取消后,将让二者失去与燃油车企、新能源后起之秀的竞争优势。因此,特斯拉和通用一直在向国会施压,要求提高电动车享受税收抵免的数量上限。

而美国国会目前也在跟进新能源税收抵免政策的改革,并将其纳入《2019年绿色法案》。新提出的改革方案将车企触发补贴退坡的门槛由20万辆提高为60万辆,将每辆车的补贴额度从当前的7500美元减少到7000美元。

然而,即便国会想要推进新能源的发展,但特朗普对该法案明确提出了反对,他干预并威胁称“如果该法案落到我的办公桌上,我就亲手‘结束’它”。

“电动车必须进一步降低成本才能具备竞争力。现在的情况是,一旦失去补贴,电动车很难成为主流”,美媒Cars.com主编Wiesenfelder说道,“如果拜登当选,预计市场将出现明显变化。如果特朗普连任,电动汽车可能再度摇摇欲坠,甚至倒退,因为它根本不在共和党政府的议程之中。”

其实不用等到下一任美国总统上任,我们已经预见双方对美国新能源局势的影响。

大选期间,美市清洁能源板块跌宕起伏,大选中段特朗普占优的时候,以光伏概念首当其冲的清洁能源板块一度‘插水’,但之后拜登逐步逆转,又都涨回。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具体表现在,当拜登选票领先时,晶科能源(JKS.NYSE)、阿特斯太阳能(CSIQ.NADSQ)、第一太阳能(FSLT.NASDAQ)等板块龙头股,单日涨幅分别达到28.44%、11.96%以及8.92%。当拜登选情处下风时,以上标的股价均不同程度下挫,最大跌幅超过10%。

我们也不难发现,当拜登宣告胜选时,以特斯拉、通用、Nikola、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等为代表的新能源车概念美股,股价屡创新高,市值亦跻身全球车企顶层位置。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与空气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减排议题自20世纪90年代就起引起世界范围的关注。其中,以汽车为主的交通领域成为最大的减排战场,世界各国纷纷出台严格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节能环保逐渐成为了汽车行业发展的硬性要求和关键因素,除了降低车辆排量,电动汽车也迎来生长机会。

美国大多数选民,包括倾向于共和党的女性、少数族裔和年轻选民,都将气候变化视为下一届政府和国会的当务之急。今年10月末的一项经济学家/YouGov民意测调查发现,气候问题是所有选民最关心的第三大问题,也是18-29岁的民主党人和年轻选民的最关心的第二大问题。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新能源车的发展对于气候具体有什么影响呢?今年3月,科研界权威杂志《Nature》的子刊《Nature Sustainability》发表了一篇针对《电动车与热泵技术对全球碳排放影响》(Net emission reductions from electric cars and heat pumps in 59 world regions over time)的论文。

该论文的研究人员基于全球59个国家与地区的数据,通过实验与计算推导证明:未来30年内,即使是电动车的电力来源仍然需要大量化石燃料(煤),但它总体上还是会降低全球的碳排放量。

论文预测,按照目前的技术轨迹,到2030年,全球平均发电排放量(每千瓦时的直接和间接排放量)将下降10%,到2050年将下降16%(相对于2015年);按照《巴黎协定》的发展轨迹,到2030年,电力行业的碳强度将下降44%,到2050年将下降74%(相对于2015年)。

假设到2050年,如果道路上全是电动车,能够将使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5亿吨/年,相当于目前俄罗斯一整年的碳排放总量。

相较于美国,中国肩负起了更大的责任

今年9月举办的能源中国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贺克斌指出,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规模已经超过400万辆,占全球50%以上,居世界第一。预计到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超过2500万辆,销量占比在15%到25%之间;2030年,保有量超8000万辆,销量占比在30%到40%;2035年保有量超1.6亿辆,销量占比50%到60%。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市场越大,责任也越大,在这一点上,中国应对自如。

今年10月,国家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国已提前完成向国际社会承诺的2020年碳减排目的,包括实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战略,采取调整产业结构、优化能源结构、节能提高能效,推进碳市场建设,增加森林碳汇等一系列措施。

同时,中国的全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持续下降,截至去年底,碳排放强度比2015年下降18.2%,提前完成了“十三五”约束性目标。碳强度比2005年降低48.1%,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3%,顺利完成了向国际社会承诺的2020年目标。

相较于美国两党派明争暗斗导致的新能源战略迷局,作为当今世界的另一个超级大国,中国显然比美国更有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