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过夜!男大学生醒来 “后门”刺痛冒血 报告出炉他超后悔

日期:2020-12-20
来源:综合新闻
(北京18日综合电)面对采访,19岁的张伟(化名)眼神闪躲,似乎不愿再提起那段经历。
 
张伟是中国某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去年寒假放假前,他约了“朋友”一起到酒吧喝酒唱歌,喝到大醉。第二天醒来,他发现包间里就剩自己一人,屁股刺辣辣地痛,一摸还出血了。

疼痛难忍,他厚着脸皮到医院救助,医生让他服用阻断药。一听阻断药要好几千块钱,拿不出药费的张伟,抱着侥幸心理拒绝了。

1个月后,张伟莫名低热,去医院做了检查。第三天,一通电话让他慌了:他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是阴性,但验血表明,他已经感染了爱滋病。

“那些朋友都是在软件上认识的,经常一起去酒吧喝酒。现在想想,我甚至连他们的真名叫什么都不知道……”张伟小声说道。

年纪轻轻就感染爱滋,为往后的生活增添了许多麻烦。事实上,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与张伟一样“粗心”的人也感染了爱滋,他们只能为自己的“侥幸”心理买单。
 
 
中国年轻爱滋病患上升
 
中国爱滋感染人数在逐年上升,尤其年轻的爱滋病患者,上升的速度更快。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爱滋病防治组的统计数据表明,目前在该国,15岁到24岁之间的爱滋病感染者,每年的新增病例在3000人左右。

类似的情况,也不断出现在各地媒体的报道中。根据三湘都市报2017年4月的调查报道,彼时长沙市新增爱滋病学生感染者是106人,而单单岳麓地区的爱滋病感染者就达到了603人。

而根据新快报在2015年的报道显示,广东省自2002年检测出首例感染爱滋病的学生以来,13年后,学生感染者增加到了630人。其中,男性同性恋性行为的最小感染者是12岁。

2018年,同济大学校内的匿名爱滋病检测包,一放出来,就在6小时内就卖完了,与之相同的情况,也发生在清华大学等11所高校内。这表明,在青年学生群体中,不但性行为很普遍,可能很多高危的性行为也比较普遍,否则人们也不必担心自己会感染爱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