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出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的华人女性是戴笠后人?

日期:2020-12-26
来源:北美报告

近期,拜登内阁成员名单成为全球焦点。12月10日,拜登提名一名华人女性Katherine Tai,担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如果不出意外,拜登政府上台后,Katherine Tai将率领美国高官与中国展开新一轮贸易谈判。

以华人贸易代表折冲樽俎,迫使中国妥协而为美国争取利益,不得不说,这是拜登的一个奇招和险招。至于会不会成为极具杀伤力的“大招”,还有待将来观察。

不过,消息出来后,很多华人关心的,倒不是戴琪将来怎么对付中国,而是她是不是军统头子戴笠,既传说中赫赫有名的“戴老板”之后人。毕竟,戴笠有两个孙子去了台湾,其中一个还留学美国,而戴琪父母恰好是从台湾移民美国的。

戴琪,图源:美联社

事实上,戴琪被提名的消息一出来,就有媒体大声疾呼,戴琪就是戴笠的后人,比现在为特朗普政府服务的华人学者余茂春还厉害!

戴琪会不会比余茂春厉害,现在不得而知。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戴琪与戴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上溯好几辈也没关系。

经查阅资料,戴笠有一个儿子叫戴善武。戴善武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夭折。1951年,戴善武被老家浙江江山县政府镇压。三年后,国民党特工冒险安排其妻子带两个儿子——戴以宽和戴以昶,经过香港前往台湾,留下另一儿一女在大陆。

戴笠一家,图源:网络

前往台湾的戴以宽和戴以昶,很少有公开活动信息。不过,根据检索到的有限资料,可知他们当年受到了国民党政府支持,命运远远好于留在大陆的同胞姐弟。

戴笠孙子戴以宽曾留学美国,获得企业管理学士学位,后在台湾驻美外交机构工作过。近日,台湾媒体委托忠义同志会代为求证,确认戴以宽目前人在台湾,不在美国。然而,戴琪父亲(一度被误传是戴笠孙子)现已去世,母亲仍在美国工作。

另一个孙子戴以昶则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在台湾中华贸易开发公司任职,与美国关系关系更少。

戴笠,图源:网络

戴笠后人向忠义同志会表示,他们是从媒体得知戴琪及其父亲的,两个家族并无关联。

再回国头来看戴琪家族。她的父亲叫戴元享,1942年生于昆明。据台湾媒体人曾建华说,戴元享的父亲是戴培之。据此再查戴培之,知其为江苏原阜宁县人,名崇本,字培之,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

抗战军兴,投入国民政府,担任杭州笕桥航空学校任编辑。1941年,转任云南省政府民政厅秘书,并兼国立云南大学及国立西南联大课程。戴琪的爸爸戴元享,就是1941年在云南昆明出生的。

少年戴琪与母亲、弟妹,图源:联合新闻网

由此可见,戴笠和戴培之两家,从家族到行迹都没有关系。戴笠是浙江江山县人,入的是黄埔军校,走的是武将之路;戴培之是江苏阜宁县人,读的是综合大学,走的是文官之路。

1949年去台后,戴培之更是脱离政治,专心教育,先后担任台湾省立师范学院附中、台北第一女子中学教员,1955年专任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教师,1975年退休。

戴培之的儿子戴元享,似乎受家风影响,从小学习成绩优良,一路读到台湾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又到美国耶鲁大学深造。之后,他出任美国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研究员。

是不是觉得这个医疗中心名字有点眼熟?没错,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后,就是前往那里接受了治疗。

美国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

图源:网络

要说戴琪与戴笠一点关系没有,似乎也不对。不过,这种关系不是血缘上的,而是阴差阳错的祖辈人事关系。

戴琪的母亲叫李钟渝,是戴元享的高中同学。两人一同上进,一同到美国留学深造。李钟渝生下戴琪后,还到乔治华盛顿大学攻读了博士学位,目前担任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担任部门主管。

据台湾媒体人曾建华透露,李钟渝的父亲是台湾老立法委员李宏基。顺着这个线索再查李宏基,发现他竟然曾是国民党另一大情报机构“中统”头目徐恩曾的部下,曾担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主任、处长。

戴笠负责的“军统”和徐恩曾负责的“中统”,一个主要在军队活动,一个主要在党部活动,是蒋介石搜集情报、打击异己、确保权力的两大特务系统。1937年抗战军兴,蒋介石还一度将两者合并,成立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陈立夫任局长,手下三个处,一处处长徐恩曾,二处处长戴笠,三处处长陈焯。

戴笠跟随蒋介石,图源:网络

这样说来,李钟渝的父亲、既戴琪的外祖父李宏基,虽然与戴笠不是一个情报系统,但是都在蒋介石情报系统里当差,也算“一个战壕里的同事”,说不定还相互熟悉。

当然,戴笠生于1897年,李宏基生于1912年,无论年龄、资历还是职位,后者在前者面前,都属于小字辈。

现在,终于可以确切地说一说戴琪与戴笠后人的关系。从血缘上来说,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家族,一个在长江以南,一个在长江以北,风马牛不相及。不过,从国民党情报系统来看,戴琪外祖父出身“中统”,又与作为“军统”头目的戴笠,有过一定的工作和人事关系交集。

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可以说戴以宽等人是“军统”的后人,而戴琪母亲则是“中统”的后代。

当大半个世纪后,再来扯前人复杂的人事关系,其实已经没有意义。出生和成长于美国的戴琪,已经是一个“纯正”的美国人,心里想的只能是美国国家利益。

她想必既不会被目前的台海关系所影左右,更不会被当年的国共之争所影响。她最大的目标,就是在谈判桌上为美国争取最大利益。

戴琪,图源:网络

站在种族和文化角度,华人看到一个同胞代表美国压制中国,也许觉得难以接受。但是在一个以国家为本位的世界里,这是世界的通行规则。

如同转会的足球队员一样,你的“球籍”属于哪一个俱乐部,就必须为哪一个俱乐部服务,不能对老东家有丝毫的私心。

在德国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特朗普,不是照样对德国开炮不误嘛!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北美报告,点击查看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