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蜂拥逃往佛罗里达州 纽约企业也紧随其后

日期:2021-02-16
来源:时事述评
福克斯商业新闻网站周六(2月13日)刊文说,由于纽约严格的疫情管制政策,以及寒冷的气候,许多纽约人和商业都蜂拥逃往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县(Palm Beach),因为那里没有过分限制商业的措施,而且生活费用比纽约市还便宜三分之一。
 
文章说,两周前,纽约市气温暴跌至华氏20以下,并且室内用餐仍被禁止,致使纽约人的社交生活苦不堪言。而在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县,各餐馆、酒吧内却高朋满座,顾客们在高声谈笑,似乎根本没有瘟疫大流行这回事。
 
酒馆La Goulue最近在棕榈滩开了一个新店,与其在曼哈顿的老酒馆一模一样。店内的吧台和桌子现在每天都爆满。
 
酒馆老板丹诺耶(Jean Denoyer)说:“我逃离了纽约!每个客人来时都要量体温,我们把门窗都打开,以保持新鲜空气流通。”
 
餐馆Le Bilboquet的老板德尔格兰奇(Philippe Delgrange)近日也在棕榈滩开张了他的新餐馆。他在纽约市的餐馆在被迫关闭两个月后,现在刚被允许以25%的室内客容量开放。他说:“我在这里见到了很多老朋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所有在纽约的工作人员都要求来这里工作。”
 
尽管在棕榈滩县的所有商业机构都要求戴口罩,但在饮食时可以取下口罩,并且没有具体的社交距离规定。因此,餐馆里坐满了人、也没有戴口罩的现象并不稀奇。
 
从北方来的人感觉好像他们在一个平行的宇宙中,老朋友们又可以在喜爱的、阳光充足的地方再次聚会。
 
现年63岁的房地产开发商瓦格纳(Joe Wagner)于1月下旬来到南佛罗里达,原计划停留两周,但决定呆到3月份。他常到佛州La Goulue餐馆享受室内晚餐。“有时候我感到有些不安全,”瓦格纳说,在纽约,他被困在家里,不过,到这里后明显发现人们更加心情放松。
 
瓦格纳说,他还未准备好近期就回到北方去。他说:“我的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张自己在纽约La Goulue餐馆(户外就餐)的照片,戴着帽子和两条围巾,并说他的手指冻得发蓝。我给他发了我泳池的照片。”
 
截至2月12日,纽约餐馆终于获准以25%的客容量接待室内就餐,但棕榈滩早就没有限制了。
 
纽约的Café Boulud咖啡馆将关闭至2021年底,但在其位于棕榈滩的分店里,顾客们可以在郁郁葱葱的园景庭院中闲逛。纽约的Bice、Sant Ambroeus和Almond等餐馆在棕榈滩都有分店。甚至一些在纽约倒闭的餐馆也在棕榈滩复活了。
 
在棕榈滩的任何一家热门餐厅中都很难找到一个空位。“我真不敢相信,今年这里的人如此之多,就像是越狱一样跑来!”现年59岁的莱曼(John Lehmann)说,他住在岛上并经营一家体育营销公司。
 
“我再次重生(电视剧)了。我可以搬到这里住一辈子,”47岁的长岛家庭主妇霍尔泽(Erica Holzer)说。她和丈夫在海滨的Opal Grand宾馆要住八个星期。她说:“他们采取了预防措施,但并不荒谬。我们去了酒吧,享受了美好时光。在这里真是自由自在。”
 
这种自由的感觉不仅限于餐馆。纽约的健身爱好者们只能戴着口罩通过视频接受教练的指导,但是SoulCycle现在在棕榈滩的皇家Poinciana广场的绿色草地上举办露天课程。它的旁边就是纽约Paul Labrecque沙龙的一个分店,那里的顾客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等着他们的色彩和指甲油变干。
 
纽约的林肯中心、百老汇和卡内基音乐厅都一片漆黑,而西棕榈(West Palm)的克拉维斯中心(Kravis Center)已经宣布了将在本月晚些时候举办现场爵士表演。
 
“来到这里真是一种解脱。感觉就像终于可以呼吸了,”来自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市(Greenwich)、60岁的活动组织顾问(Boo Huth)胡斯说。
 
虽然从纽约地区蜂拥至棕榈滩的大多数人无疑都是有钱人,但廉价的机票和酒店住宿也吸引了更多的游客前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实际上比居住在纽约要便宜三分之一,而且年轻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年70岁、曾经住在曼哈顿的普雷斯曼(Gene Pressman)说,他现在已经搬到棕榈滩住了。
 
普雷斯曼48岁的妻子克里斯汀(Christine)补充说:“棕榈滩曾经到处都是曼哈顿上城的人,但现在曼哈顿市中心的人也来这里了。”
 
相较于纽约的居家封锁,棕榈滩的某些地方没有社交距离的要求,这给一些新来者造成了文化冲击。
 
“有人说这里就像狂野的西部,”棕榈滩新开餐厅Elisabetta's的老板赫伯斯特(Todd Herbst)说,“他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如此开放感到惊讶。好像瘟疫根本就不存在,但我们要求所有员工都戴口罩,并且不允许10人以上的派对。”
 
“我上周到达这里,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居住在纽约苏活(Soho)的居民罗森伯格(Charles Rosenberg)说,他从事商业房地产业务。这位30岁的年轻人计划在棕榈滩停留数周。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