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特朗普外,还有很多人从纽约搬到佛罗里达?

日期:2021-03-20
来源:魏欣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据报道,早在2019年,时任特朗普总统就将自己的主要居住地从纽约曼哈顿迁往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

纽约的冬天即将过去,往年熙熙攘攘的时代广场现在空空荡荡。百老汇各大剧场、林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里一片漆黑。高档米其林餐厅户外的几个餐桌上,少有的几个食客谨慎地保持社交距离,在凛冽寒风中瑟瑟发抖。纽约客们谈论的话题不但有变种病毒的疫情发展、是否该接种疫苗,还有这个冬天为什么会这样冷。但是只要坐飞机经过短暂的飞行来到南部的佛罗里达州,这里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番热闹景象。

在佛州的棕榈滩市中心,高档零售店、餐馆正在密集开张。清醒汽车公司(Lucid Motors)在迷迭香广场(Rosemary Square)刚刚设立了第二家销售中心。开发商树立起塔吊,在忙碌的修建商业地产和住宅。房东们正迎接着不断涌入的新房客。酒吧里人声鼎沸,人们已经完全不在意社交距离。一些商家在门口挂起自家在纽约曼哈顿总店的照片。人们互相打听着为什么来到这里,原来大家都是刚从纽约搬来的。

根据《棕榈滩每日新闻》的报道,2020年棕榈滩的独立屋销售额同比上涨了96%。随着疫情的蔓延,第四季度的交易量上涨了342%。人口的涌入也导致棕榈滩房屋租金的上涨。美国商业地产服务公司世邦魏理仕的数据显示,西棕榈滩市的房租在过去12个月中上涨了2.6%,高于历史年平均涨幅1.7%。虽然这个涨幅看起来并不显著,但在疫情期间却非常难得。房地产中介普遍反映,洛杉矶、旧金山和芝加哥这类中心城市的租赁市场去年进入冰冻期。评估公司Miller Samuel Inc经过调查发现,2021年1月纽约市房租价格中位数同比大幅下降了19%。为了能够吸引到租客,房东平均要提供2.3个月的免租期。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大量纽约人愿意举家搬迁到佛罗里达州呢?

在2018年特朗普税改生效后不久,东西两岸经济较发达地区就开始出现人口流出的现象。众所周知,那次税改中最重要的条款是把企业所得税从35%大幅下调至21%。但是对于普通居民来说,更重要的变化是房产税和州税缴纳额不再能够从联邦税的可征税收入中全额扣除。税改后,房产税和州税缴纳额只有低于1万美元的部分才可以扣除。那么收入较高和住房较贵的居民有一部分收入被重复征税两次。纽约和加州很多地区的房价和地税较高,纽约市甚至还有附加的市税。中产阶级家庭很容易突破这个限额。这也就意味着,在同等收入情况下,搬家去佛罗里达州和得州这样的免税州将可以更多减轻自己承担的税负。美国人口调查局发现,2017年7月到2018年7月,纽约州人口净流出48510人,大部分去了佛州。

去年初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纽约向佛罗里达州的人口流动趋势。在税改后的两年里,虽然有条件的居民开始选择搬出纽约,但是大部分中产家庭还是愿意留下,因为纽约是全球金融中心,这里有更多高薪就业机会。但是,疫情暴发和随之到来的隔离措施大幅推进了居家远程办公的普及程度。很多高薪白领开始认识到,与其继续留在人口密集的纽约忍受高房价和感染风险,还不如搬到地广人稀的佛罗里达州。那里的房价远低于纽约,可以享受更多的空间和温暖的天气,还与纽约共享时区,方便与同事随时保持同步。往日的上班族完全免除了地铁通勤之苦,只需要每天早上在宽敞的客厅里打开电脑办公即可。

更加亲民的生活成本也是佛罗里达州吸引纽约中产家庭的一个重要因素。根据网站Best Places的统计,纽约的各项生活成本比佛州的迈阿密综合高出52%,其中房价是一个主要因素。纽约的房价高出迈阿密106%,用纽约一套两居室公寓的价钱,在佛州很多小镇甚至可以买到一座带游泳池的独立屋。纽约的水电费高出佛州58%,通勤费用高出25%,医疗费用高出15%,甚至连食品价格都高出8%。难怪很多居民反映,搬去佛州以后,生活质量明显提升。

近两年纽约州和市政府一系列高税收政策还导致了不少明星企业的出走。去年12月底,彭博社报道了高盛可能将其资产管理公司搬去迈阿密北部;市值41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宣布搬去佛州棕榈滩;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也正在计划搬迁一些部门到佛州。由于民主党政府正计划对纽约金融企业征收证券交易税来弥补疫情造成的大幅财税损失,纽约证券交易所也威胁搬离纽约。纽交所主席史黛西·坎宁安在2月初呼吁州立法当局要慎重考虑这类税收政策,否则更多金融企业只能选择另谋出路。毫无疑问,免州税、资本利得税和遗产税的佛罗里达州将会是这些企业的首选。

佛罗里达州宜人的热带气候、休闲的生活方式、丰富的户外运动也是很多纽约居民长期向往的。美国社会流传着一句谚语,当你赚到了足够的钱,就可以搬到佛州过悠闲的退休生活。那里一年四季都可以躺在海滩上晒太阳,水上运动特别流行。佛州有更多网球、高尔夫球等运动场所,甚至连适宜跑步和散步的地方都更多。现在企业流行的远程工作方式让上班族不用等到退休就可以享受这种高质量生活方式,难怪很多白领等不到疫情结束就开始居家搬迁。

虽然暂时还没有可靠的统计数据来呈现去年的人口迁徙达到了什么规模,但是对于纽约州来说,它是灾难性的。可以想象,高收入的金融企业和中产阶级的逃亡将进一步打击已经饱受疫情冲击的纽约州财政状况。州立法机构已经开始考虑对远程为纽约雇主工作的白领群体特别立法,加强征税力度。但是如果企业和员工同步搬迁,这种立法就失去了意义。更重要的是,纽约执政当局应该反思当前这种低就业、高福利的公共政策是否可持续,是否有利于本州居民和企业的长期发展。

作者:魏欣(为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