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亚洲鲤鱼,快把澳洲和美国搞崩了…

日期:2021-03-29
来源:恶势力修正液

澳大利亚一直以来都被中外网友戏谑为“野生动物的天堂”,他们的理由是:无论哪种外来生物,无论人家来的时候有多孤单寂寥,只需要等待几十年,见证它们发展到比澳洲人口更多完全很正常…

比如土澳的野兔危机至今都还没找到一个很好的治理办法,如今,澳洲政府的头又快被鲤鱼危机撑爆了。

这两天,澳洲科学家们测算出南部地区一些河道里亚洲鲤鱼的数量已经冲到97%,多达3.6亿条,成为这本地河流绝对的一方霸主了!

过去数年来,科学家们已经花费巨大精力金钱检测水域中亚洲鲤鱼数量,并给出“此入侵物种已经占据河道90%鱼类总数”的骇人结论,

不过看起来,这经年投毒肉搏到天马行空的各项努力,都没有打倒日益嚣张的鲤鱼们…

亚洲鲤鱼是我国常见鲢鱼、鲫鱼、草鱼、鲤鱼等鲤鱼科类鱼类的统称,因为在亚洲其他国家也有本土品种,就被欧美统称为亚洲鲤鱼。

20世纪初,澳大利亚将鲤鱼们引进本国作为食用鱼和观赏鱼,

相安无事几十年,这些鲤鱼们在澳洲适应良好,每天吃吃睡睡,本来没有什么“远大志向”,

但谁知道,70年底的一场大洪水冲垮了当时圈养着大量鲤鱼的养殖场,鲤鱼随着巨量的水流到达四面八方的天然水域。

而这个平日里吃吃水草净化水质的功臣鱼像是终于找到了鱼生天堂,开始变成河底“掏粪机”。

鲤鱼们进食喜爱钻到河床底部,搅动沉积物让河流变得无比浑浊,借此浑水摸小鱼,且胃口无比好,一点不挑食,水里的水草、昆虫、野果和小虾一概来之不拒,

而到达了环境优美的野外大自然之后,亚洲鲤鱼是更加鱼得水了,

这里生态良好,本地鱼淳朴友好,每天阳光食物海景都很充足,

狂吃狂吃的节奏下,这些鱼,已经长得快赶上猪,

(澳洲渔民捕获15.5千克重的鲤鱼)

毕竟,人家每天都要吃自己体重一半重量的食物,

每天没有烦恼,食物充足,没有竞争对手,

日积月累之下,成“海猪”,好像也不是什么怪事…

据估计,仅仅需要10年时间,一只鲤鱼卵在这样的环境中就可以长成近百斤长1.5米的巨怪,

这真的是我们认识的鲤鱼不是水怪…

虽然一时成了钓鱼爱好者们的奖章,但这些看似光荣的曝光背后,是鲤鱼们简直要命的杀鱼操作…

自己能吃也就算了,关键是还要一年超生上万新家庭成员来一起吃!

一条雌鲤鱼一年可产卵100万,野外鲤鱼的寿命也可达20年,

在这些进食机器的疯狂繁殖和进食之后,本地鱼就惨了,

食物被抢走也就算了,毕竟河流容量有限,这每年都在指数级别增长的鲤鱼,快把本地鱼窒息了!

据科学家估计,亚洲鲤鱼在澳洲一些流域里的密度可以达到每立方米一条,

加上每条鲤鱼吃得是自由发育,本地鱼还有多少自由活动空间可想而知…

这些成群结队密集出现在每条河面的亚洲鲤鱼,也最终导致河道堵塞,严重影响当地河流和本地鱼生态,形成越来越糟糕的恶性循环。

见到此情景,在新南威尔士州,法律规定民众坚决禁止放生鲤鱼类入侵物种鱼,否则将面临高达1万澳元的高额罚款,

澳洲人甚至将水中的鲤鱼害比作“河道兔害”,以表自己和鲤鱼的深仇大恨…

所以,到底怎么赶尽杀绝这些杀千刀的恶霸鲤鱼呢?

多年以来,澳洲政府为这事掏空了腰包,操碎了心…

呼吁渔民们多捕鱼解决鲤鱼当然是第一首选了,“人多力量大”,

不过,澳洲渔民普遍反映,他们为抓捕其它本地鱼所准备的渔网貌似对这些鱼不起作用,

“亚洲鲤鱼非常聪明,居然知道如何躲避渔网,并且轻易不会上钩。”

但这难度阻止不了垂钓爱好者,

政府也是靠上了澳洲的钓鱼民,在北部地区,当地政府脑洞大开想出了一个“赏金渔人”的点子——

当钓鱼变成一项任务呢,何不将其转变为一次趣味和金钱双收的挑战呢?!

于是,他们随机在75条入侵鲤鱼体内注入芯片,告诉垂钓者们如果钓上来一条,就奖励1万澳元,

而垂钓者们当然是十分乐意,全身心投入加入这场有趣的钓鱼比赛。

同时,大家也是顺便在钓鱼时发现,外来入侵物种金鱼、大肚鱼,在澳洲的这些生态水域里,也是统统发生“变异”,

可见鲤鱼之灾不是偶然…

后来悉尼也照搬这一绝佳办法,在一条鲤鱼身上注入了芯片,但这次,他们将奖金提高了100倍——

“谁能钓上来这条独一无二的鲤鱼,谁就能拿走100万澳元!”

这买彩票中奖一样的诱惑,当然吸引了大波钓鱼爱好者前往,甚至吸引到了一波观光旅游业。

不过呢,虽然这阵势这么大了,这么多热心又拥有一夜暴富梦想的民众参与了,但这有限的人力,对比起占满整个河道90%的鲤鱼来说,根本就少得可怜啊…

这项重在参与的治理办法失败后,澳洲政府开始想出了一个比较损鱼的办法——

强攻不行,我们投毒!

澳洲政府试图利用国际上一个被称为鲤鱼疱疹病毒(KHV)的病毒感染鲤鱼的肾脏皮肤与鱼鳃,让鲤鱼无法呼吸而亡,

且这个病毒可以在鲤鱼之间发生关系时快速转移,相当于效果加倍。

这病毒好就好在只感染鲤鱼,且感染后死掉的鲤鱼肉对人体也无害,

澳洲政府已经将这个损计划准备许久,等待实施了,但出于未知原因,他们还迟迟没有下手,

而很多科学家也是觉得这办法估计也只会像野兔病毒一样,最终诞生出一批抗病毒的变种鲤鱼…

同时,澳洲政府在多个水域设置“路障”,试图拦截体型巨大的鲤鱼,

但他们忘记了,鲤鱼过不去,但鱼卵和小鲤鱼可以啊…

澳洲政府如今已经在鲤鱼问题上,越来越愁。

但美国这边,情况可能更惨烈点。

没有想到,为了治理水质而被美国积极引进的亚洲鲤鱼“功臣”,如今正让美国国库大量烧钱,五大湖岌岌可危…

1963年,美国南部的很多鱼塘出现了藻类水草旺盛寄生虫泛滥的困境,养殖户们最终将希望寄托在进口鱼才身上,从我国引进了四种鲤鱼。

而如今,像澳大利亚一样,美国鲤鱼们也超出控制…

泛滥于密西西比河、伊利诺斯河也就算了,美国4千万人的水源地,具有巨大渔业经济价值的五大湖,如今是被这些当年的叛逃鱼盯上了…

“保卫”五大湖免遭亚洲鲤鱼“荼毒”,已经成为美国过去多年来的重要经济议题。

为了驱赶鲤鱼,美国政府也是什么幺蛾子都使出来了,

投毒!

但这个损招的结局不怎么样,鲤鱼没死几条,本地鱼倒是惨遭毒手,

当地官方吸取教训,下一次投毒前就先把水域内有经济价值的鱼类点击晕倒,送至其它安全地带,再投毒!

不过这笨拙的姿势,也不难让人猜到结局…

随后,官方想出水下电网拦截——想越狱,电死你!

但他们似乎忘记了,鲤鱼在美国是如何进化出了飞翔的技能…

后来,官方甚至想出用鳄雀鳝,这种凶狠到曾伤人的铁甲巨兽,来生物治理鲤鱼,

但在鲤鱼的数量面前,这些再凶狠的动物都是,摆设…

2014年,美国陆军甚至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拦截鲤鱼计划,试图在密西西比河和密西根湖之间修建巨大水坝,阻止鲤鱼流入五大湖,

这个计划预计耗资180亿美元,耗时25年…

最后,密歇根州州长开始以70万美金的悬赏金在全世界寻求“鲤鱼对手”一计治根本。

但这些天马行空的浩大计划,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被搁浅了…

而同时,各国政府都花费了大量金钱人力物力,捕杀杀不完的鲤鱼,

将鲤鱼尸体弃之垃圾桶…

虽然,物种入侵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但我们还是要说一句——真的不给土澳和美国民众发一下欧鲤鱼的菜谱吗?

剁椒鲤鱼、红烧鲤鱼、糖醋鲤鱼、糖醋鲤鱼块、烧鲤鱼、红烧鲤鱼、清蒸鲤鱼、红烧大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