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百日维新”,救不了美国

日期:2021-04-02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海边的西塞罗:拜登上台之后,面临以下烂摊子:

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的人员和美国在二战中的死亡人数(40万)相当,失业人口超过1千万。

贫富差距达成二战后最差局面,还留下了国会大厦被占领这一历史性污点。

为了收拾烂摊子,拜登就任的第一天,签署了回归“巴黎协定”等近20个总统令。

20个总统令是什么概念呢?

克林顿第一天上任签署1件,小布什第一天上任的时候签署1件,奥巴马第一天上任的时候没有签署,川普第一天签署了2件。

拜登的操作,简直是历史大变革,赶上百日维新了。他的解决方案,通过巨额财政刺激重振实体经济,来修复美国当前不断加剧的社会撕裂,与川普时代显示出鲜明的政策转换。

但美国目前已经积重难返,拜登变法成效堪忧。这场疫情,不仅加剧了美国的撕裂,更加剧了美国中产的消亡。

“我们的税前工资比美国家庭平均收入高出近一倍,但实际上我们经常连500美元现金都拿不出来。”

抱怨的人叫史密斯,他们夫妇二人年收入1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5万,这个收入标准在中国是金领在美国也是白领中的白领,但这对夫妇的现实生活是面对房贷、车贷、助学贷、以及信用卡债多达37万美元。

美国的中产阶级从罗斯福新政开始登上历史舞台,1970年壮大,直到目前的顶峰,也就50年。

在整个美国的社会分层结构里面,中产是主流,是美国经济的支柱也是美国社会的稳定剂。

但随着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产业空心化的出现,原本中产阶级赖于生存的制造业,去工业化特征明显,那些低技能没竞争力的职位被逐渐淘汰,整个社会能提供的就业岗位越来越少,这导致中产家庭收入骤减。

另一方面,医保太贵、税收太重,高等教育费用上涨过快,成为摆在美国中产面前的三座大山。为了应对过多的开支,只能一直背负高杠杆,这在经济上行时还好,一旦遭遇经济下行,高杠杆的代价将带来严重的财富缩水。经过几轮金融危机的洗礼,美国的贫富差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拉开。

1963-2016美国各阶层家庭财富变化动图

1963年10%的顶级富裕阶层,其家庭财富大约是中产家庭财富的6倍,而到2016年,该数据已经翻了一番,达到12倍。

与此同时,有钱人家却在子女教育上,向中产阶层发起了大举进攻。

除了人们所熟知的大学捐赠通道可以将子女轻易地送进名门高校以外。去年年初,斯坦福、哈佛等顶尖大学还爆出电影明星、华尔街银行家贿赂大学体育教练、购买体育特长生资格的丑闻。

在金钱的左右夹攻下,中产家庭如果不能为子女提供良好的教育机会,其后代必定难以找到体面工作,代际间的阶层跌落,将成为定局。

这是富人阶层对中产阶层的“降维打击”。可以预见的未来,美国社会阶级矛盾的激化,必定会将美国拖入深渊。

中国这边的情况又如何呢?

改革开放以来七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使得很多普通人改变了身份,一跃成为了中产甚至富人。

78年高考、80年乡镇企业、价格双轨制倒卖、92年官员下海、煤老板为代表的资源巨潮、楼市疯狂、网络红利......

自2000年以来,中国中产阶级的财富大幅增加330%,到2015年达到了3.2万亿美元,占比全国财富的32%,这个比例还在继续拉升。

任何一个从初级阶段发展到成熟阶段的国家,中产都会成长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中国自然也不会例外。

但作为社会的夹层,中国中产壮大的同时也面临着美国中产相似的困境。

领着高薪、出入高档写字楼、坐拥百万房产,看似风光无限,却养着一家老小、 还着房贷、愁着失业、憋着不敢生病,还要思虑着未来的出路...这或许是对当下中国中产阶级最生动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