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已准备好离开纽约 迁往佛罗里达

日期:2021-04-19
来源:新浪财经
华尔街大佬Carl Icahn已经离开纽约。D1 Capital Partners的创始人Dan Sundheim也打算出走。贝莱德首席执行官Larry Fink虽然留了下来,但担心它的未来。
 
即使在纽约州长Andrew Cuomo和州议员提高对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的税收之前,纽约在挽留一些全球顶尖富人及其经营的公司上就有些吃力。
 
 
华尔街的知名公司都在采取措施,将业务扩展到其他地方,尤其是佛罗里达州,其中包括高盛集团,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和亿万富豪Steve Cohen的Point72 Asset Management。
 
佛罗里达州这个阳光之州的魅力关键是其所得税:它不征收。相比之下,纽约市最富有的人面临着美国最高的州税和地方税。
Hodgson Russ的法律合夥人Timothy Noonan表示,高净值纳税人绝对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从纽约市迁出,其中一些人把公司业务也迁走。随着税率的上升,他们准备出走。
 
当对冲基金亿万富翁David Tepper于2015年离开新泽西州前往迈阿密时,这个该州最大纳税人的举动引发了外界对新泽西州的预算将迎来的冲击震惊不已(他在2020年返回,估计去年向该州支付了1.2亿美元)。现在,如果金融业的上层梯队加速流向佛罗里达,纽约州将面临更大的税收损失。
 
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有一些富人一去不返,相对于数以百万计游客和上班族远离曼哈顿的威胁,其对财政影响较小。
 
更重要的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逃离的有钱纳税人可能会发现很难离开。随着佛罗里达州变得越来越热和潮湿,至少在收入最高0.1%的族群中,一些人在今年春天已经回来了。
 
随着居民忙于接种疫苗并押注疫情后的繁荣,人们寄希望于纽约可能在危机后再次找到浴火重生的途径。
 
但是,如果纽约作为世界金融之都的地位开始走下坡,那么第一个迹象会出现在投资行业。银行业的交易撮合者和顾问最终可能会重新与客户面对面,但至少在理论上,对冲基金经理可以像在曼哈顿中城的高级住宅一样,轻松地在棕榈滩的大厦进行交易。
 
市值420亿美元的Elliott Management Corp.中,几名薪酬最高的高管离开曼哈顿。该公司美国积极型投资业务负责人Jesse Cohn和该公司联席首席投资官Jon Pollock,都搬到了位于西棕榈滩的新总部附近。Elliott的创始人Paul Singer也离开了纽约,但仍留在美国东北地区。
 
其他对冲基金巨头也将永久迁往佛罗里达。身为价值400亿美元的Tiger Global Management私人股权部门联合创始人Scott Shleifer购入了棕榈滩一处价值1.32亿美元的房屋,计划搬迁至此。经营200亿美元资产的D1 Capital Partners的Sundheim正搬迁到他在迈阿密的新办公室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