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疾病”蔓延至白宫?CIA和军方倾巢出动,真相浮出水面!

日期:2021-05-22
来源:冰汝看美国

本周CNN爆料说,一种“神秘的疾病”在去年11月蔓延至白宫。在2020年11月总统大选后的一天,一位白宫国安会官员在进入白宫的时候,开始出现了轻微症状,包括头疼,之后还伴随失眠。这些症状在一周后才消失。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过了几个星期,另一位白宫国安会官员在靠近白宫入口的时候,也出现了症状。此人的症状非常严重,当时立即就被送去了医院。

哈瓦那综合症

白宫工作人员那么多,偶尔有人生病,按理来说很正常。但是美国政府把这两起事件与130多位感染类似神秘疾病的病例联系在一起,这种病被称为“哈瓦那综合症”。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6年,美国与古巴刚恢复外交关系。驻古巴的美国外交官和情报人员突然开始陆续出现无法解释病因的症状:听力受损、视力模糊、头晕、剧烈头痛、恶心、记忆力丧失、还时不时会听到刺耳的噪音。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在美国驻古巴大使馆采访的小王

2016年11月,最早出现症状的零号病人透露说,他开始听到奇怪的声音。然后他试图关上所有的门窗,打开电视,但是还是听到“机械一样的声音”。这位零号病人有一天跟他的邻居兼同事提起这件事,结果同事说他也有这些症状!

几个月后,第三位美国驻古巴使馆的工作人员也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并且出现听力受损。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现听力障碍、头疼、记忆力衰退等病症。

当时,美国媒体都非常钟情于这条神秘的古巴新闻,直接形容这种声波攻击是战争行为。要知道,五角大楼自己的军事实验室,长期以来都在开发声波武器,比如MEDUSA(用静音音频来阻止生物过度活动),LRAD(远程声学设备)等等。但是美国空军经过长期试验的结论是,基于最基本的物理原理,使用声波攻击不太可能成功。

而现在有美国的对手居然研制出了声波攻击武器?美国媒体都炸锅了。到了2017年9月,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出现症状的工作人员已经有几十位了,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吓得赶紧召回这些外交官。而且他下定决心,在没有找到原因以前,不会再让外交官回去冒险。

于是,事件直接升级成为重大外交事件,特朗普政府不管三七二十一,在2017年9月撤回了驻古巴大使馆六成以上工作人员,还针对古巴发布了旅行警告,宣称美国外交官遭遇了“有针对的袭击”。

而美国作出这样论断之一的根据在于,时任美国国务院医务主任罗森法布(Charles Rosenfarb)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排除自然患病这一原因。他坚持认为:疾病的成因很可能与非自然来源有关。

这还没完,2017年10月时任总统特朗普宣布驱逐15名古巴驻华盛顿外交官,并开始对事件展开独立调查。古巴政府坚决否认与此事有关,之后每一年,古巴政府都不得不出面澄清一次:真的不是我们!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外欢迎美国外交官的古巴爷爷

古巴外交部美国司司长德科西奥(Carlos de Cossio)在推特上曾写道:“古巴没有采取行动,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在自己领土上对其他任何国家的外交官采取行动。”

古巴耳鼻喉专家库斯切维奇(Manuel Jorge Villar Kuscevic)说,要从房间外对里面的人造成伤害,声波武器必须发出超过130分贝的声音。这相当于是四个飞机发动机的引擎,而且一旦发出轰鸣声,整条街的人都会受到伤害,而不是一个特定目标。

华盛顿的官僚之争

五年以来,美国政府对这种神秘疾病有很多猜测,但是却始终无法对事件下定论。唯一一项美国国务院背书的研究认为,美国外交官是遭到了一种微波能量的袭击。

而美国政府在调查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在于至今没有可靠的线索,只有间接证据。有分析认为,如果是声波攻击,那么目的可能是窃取目标人员的电子设备数据。

事件已经引起美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从情报机构、美国国务院再到五角大楼,都展开了针对这个神秘疾病的调查。在特朗普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五角大楼试图主导调查,军方觉得其他政府部门不够给力,对调查进展感到很挫败。

时任代理美国国防部长米勒(Chris Miller)对媒体说:“我觉得中情局和美国国务院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五角大楼想建立自己的工作组,让其他部门因此感到羞愧。”

说干就干,米勒立即成立了工作组。负责人是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文职官员德克尔(Griffin Decker)。他的工作包括跟踪、核实军方出现的每一起病例,定期向国防部长汇报。

米勒还亲自听取了一位患上哈瓦那综合症的美军军官的介绍。这位战斗经验丰富的军官向他详细描述了自己的病情,让米勒当时非常震惊,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也许是迫于国防部的压力,中情局在2020年12月也成立了工作小组。等拜登政府上台后,拜登的CIA局长伯恩斯开始每天接受关于事件调查的简报。美国国务院也不甘落后,任命了一位高级官员专门负责哈瓦那综合症的调查。

真凶竟然是?

即使美国政府倾巢出动,哈瓦那综合症的病因依然是个谜。

在两周前,国防部官员向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进行简报,他们提到了一起在叙利亚发生的疑似病例。当时海军陆战队正在美军军营中,在一架俄罗斯直升机飞过后,多名美军出现了流感一样的症状,这立即引发了美军的担忧。但是这件事情很快被调查清楚了:原来是食物吃坏了肚子。

这起事件凸显了美国对于哈瓦那综合症调查的难度:到底是袭击?还是其他原因?每个人出现的症状也存在差异。更要命的是,如果是对手国家进行声波攻击,美国连对方这么做的目的都不知道。

目前最权威的一份报告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在3月发布的报告,研究人员认为“定向脉冲射频能量”是最可能诱发哈瓦那综合症的原因。但至少一名前官员透露,其实时至今日,美国政府都没有排除这些症状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可能性。

可能性一:蟋蟀

2019年美国和英国科学家的联合研究的结论是,引发哈瓦那症状的来源是一种印度短尾蟋蟀。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斯塔布斯(Alexander Stubbs)和英国林肯大学的感应生物学教授萨巴塔(Fernando Montealegre-Zapata)提出了蟋蟀理论。他们对一份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在使馆录制的录音进行了分析,将其与一个昆虫音频数据库的资料作了对比。找到了这种蟋蟀的叫声与美联社获取的古巴哈瓦那噪音音频极为相似。当然。美国政府并未承认这项调查结果。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可能性二 :杀虫剂

由于几位加拿大驻古巴外交官也出现了类似症状,在受到政府委托后,加拿大戴豪斯大学脑修复中心和新斯科舍省卫生局的研究人员组成了专家团队。路透社报道称,有部分外交官在临行前曾接受过身体检查,可作为对比参照,以往的研究并未纳入过类似的数据。

通过比对观察,研究团队发现,受试者的大脑与相应症状有关联的某一区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脑损伤,而神经系统正常运作所需的关键酶胆碱酯酶(cholinesterase)在这一区域被阻断。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这个团队在研究报告指出,一些杀虫剂正是通过抑制害虫体内胆碱酯酶的活性,破坏神经系统的正常传导,从而达到灭虫的目的。而在驻古巴外交人员出现“神秘症状”的2016年至2018年间,加勒比地区正在出现寨卡病毒疫情,因此古巴曾加强熏蚊消毒工作。根据使馆记录,在此期间,加拿大驻古巴的外交设施及外交人员住处均曾喷洒过杀虫剂。

看到这里,吃瓜群众一般都会觉得如果所谓的声波攻击被证明其实是蟋蟀或者消毒剂,但破裂半个世纪好不容易修复的美古关系却因此开倒车,还有那些被驱逐的古巴外交人员,实在是太冤了!美国难道不应该向古巴道歉?

2018年在一次简报后,FBI当时已经告诉国会议员,他们的判断是声波袭击不太可能。参议员弗莱克(Jeff Flake)当即对外表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古巴政府和哈瓦那综合症有关联。古巴因此而感到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FBI也没有拿出任何证据。

此言一出,古巴裔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炸锅了!他告诉弗莱克:闭嘴吧!卡斯特罗政府不可能不知道,二十多位美国外交官遭到袭击。

时任古巴驻美国大使卡巴尼亚斯(Jose Ramon Cabanas)很无语的发了一条推文:显然,攻击古巴不需要任何证据,下面美国要阻止的是外星飞船!

古巴的科学家还提出一个可能性,就是美国大使馆发生了“大规模歇斯底里症”。古巴神经科学中心主任索萨(Mitchell Valdes-Sosa)说,如果你的政府告诉你,你遭到攻击了,必须迅速撤离。那么你周围的人可能都会开始感到恐慌、恶心。这是一种心理传染。这个理论得到了一些美国专家的认同。哥伦比亚大学的神经病学家法恩(Stanley Fahn)就对《科学》杂志说,他认为这肯定是心理疾病。

五年过去了,对事件的调查不仅没有更加接近真相,反而越来越扑朔迷离。而这个真相究竟是什么?也许我们永远不会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答案。

撰文:冰汝看美国(微信订阅号:BingRuSeeAm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