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人不吃 澳洲这种海鲜泛滥成灾 政府鼓励吃

日期:2021-05-24
来源:ABC

近期,维州菲利普港湾(Port Phillip Bay)的海胆已经泛滥成灾,专家和政府呼吁人们大吃海胆以帮忙控制海胆数量。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海胆看起来不太好下口,事实上,它们看起来有点吓人:呈一团黑色或紫色的球形,上面布满了锋利的刺,如果你的脚不小心站在上面,可以轻易被刺穿。

但真正的威胁来自海胆破坏海藻床的能力,能把沿海的珊瑚礁变成光秃秃的“海洋沙漠”。

(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这正是海胆对菲利普港港造成的破坏。

迪肯大学的Paul Carnell正在该海湾的两个海洋公园领导着一项捕杀海胆的项目,这两个公园都不允许休闲钓鱼。

他说,在过去的20年里,海湾里的海带和其他海藻数量在缓慢减少,这主要是由于千禧年的那场干旱使海湾失去了重要的营养物质,留给海胆的食物越来越少。

在健康情况下,海胆懒散地栖息在海底,吃漂浮在附近的海藻和其他海洋生物。

但当海藻的密度开始下降时,其他海洋生物,比如海胆的捕食者,开始迁移,海胆的数量不仅激增,而且也开始迁移去寻找食物。

Carnell称:“它们在密集的阵线上移动,几乎像一支小型军队,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他说,海胆正在破坏菲利浦港湾沿岸的珊瑚礁,已经消灭了90%的海藻森林,制造出一片片“海洋沙漠”和“光秃秃的岩石”。

“海胆们成群结队地移动,它们每年可以移动25米左右,阵线大约有500米长。”

红色区域遭到了海胆的破坏(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他指出,每平方米只需要有10只海胆就能制造出一片海洋沙漠,而菲利普港湾的一些地区的海胆密度甚至达到了每平方米50只。

“所以除了海胆,你什么都看不到,”他说。

“我们的海藻森林就是海洋里的森林,所以如果你失去了海藻,你也就失去了生物多样性和鱼类物种。”

“你看到的鲍鱼、鱼类,以及生物多样性也越来越少。”

Carnell已经恢复了一些海藻森林,但他表示,需要18个月的时间才能开始恢复,而完成恢复需要长达三年的时间。

他说:“如果你想恢复珊瑚礁,我们需要将海胆的数量减少到几乎接近于零。”

Carnell博士与其他研究人员和维州渔业管理局(Victorian Fisheries Authority)一道,呼吁人们从海湾捕捞并食用海胆,以帮助控制数量。

报道称,虽然海胆不是澳洲人的主食,但在一些亚洲国家,海胆卵(海胆的性腺)被认为是一道美味佳肴,在墨尔本的餐厅里,一茶匙海胆的价格约为40澳元。

渔业管理局经理Taylor Hunt表示,虽然海胆对环境有害,但它们也是一种提供商业渔业的本地物种。

他说:“我们已经研究了捕杀它们的方案,看起来确实有效,但这是劳动密集型的,需要付出大量努力。”

在Port Phillip Bay和Mallacoota等数量过多的地区已经实现了捕杀,但Hunt表示,由于所需的人力和海胆繁殖的速度,很难在所有地方都进行捕杀。

Hunt说,认为休闲捕鱼可以控制海湾海胆的数量是不现实的,“但确实会有所帮助”。

在潮间带以外的水域,即至少两米深的水域,休闲渔民每人每天最多可以捕捞40个海胆。

Carnell表示,任何人只要有一个捕鱼袋和一双结实的手套,就可以游到菲利普港湾几百米外,为自己捕到一顿大餐。

Thomson Teoh是Uni Boom Boom餐厅的主厨兼共同所有人,这家餐厅专门经营海胆卵。

菜单上甚至有三种类型的海胆蛋糕,以及一款海胆鸡尾酒。

“在日本,它是一种主食,是当地使用的三大原料之一,”Teoh表示。

Thomson Teoh(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他说,知道海胆在澳洲海域成为了一种有害生物后,他想出了很多有创意的菜品。

“海胆是一种非常令人舒适的食材,尤其是在寒冷的天气里。我们可以用多种方法来烹饪,蒸的、炸的,甚至是脱水放在爆米花上,有很多的可能性。”

他表示,海胆有一种鲜味,短刺海胆和长刺海胆有细微的区别,长刺海胆有“奶油味”,“几乎像海洋风味的蛋奶冻”,而短刺海胆,就像菲利普湾港的那种,“入口即甜”。

Jessica Teoh是这家餐厅的服务员,她说很多被带到这家餐厅的澳洲本地人“经常拒绝尝试”。

她说:“所以我们尝试了大多数人都喜欢的海胆炒饭。”

Teoh女士说,当食客第一次品尝时,他们通常会惊讶于它尝起来就像鱼卵或龙虾。

“他们尝过之后,通常下次还会点。”

Carnell表示,只要你有手套和捕集袋,收集海胆就很容易,“它们不会逃跑或游走”。

取出海胆卵也不难。

Teoh说,要把海胆里的卵取出来,只需用一把锋利的厨房剪刀把海胆剪开,小心不要刺破里面的卵。

在旁边放一碗加了一点盐的冰水,把黄色的卵舀出来,放在水中几分钟。然后把海胆的内脏去掉,通常是黑色的。

(A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