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企业跑路,居民出逃… 流浪汉占领了加州大城市?

日期:2021-06-01
来源:头条号 @英国报姐

一提到加州,人们心里总是发达,自由,年轻活力的样子……

这个被称为“金州”的地方,有着全美最快的人口增长,最低的老龄化人口,甚至有最发达的经济水平。好莱坞、硅谷无数顶级产业在这里落脚,也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人才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不久前的调查报告却令人傻眼,加州衰落了!5月人口普查报告显示,加州去年人口减少了18.2万人,搬走的人口多于迁入的人口。

这是建州171年以来,第一次人口下降。可谓是活久见。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是什么让怀着“California dream”的青壮年集体跑路,却又让越来越多的流浪者把这里变成罪恶之城?

半辈子拼成中产,却过不起加州生活

2016年,加州人口占全美的12%,今年却因为人口大量跑路,人口基数变小,被众议院收回了一个席位。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这逃离加州的18.2万人是什么概念?就相当于圣莫尼卡和圣巴巴拉两个城市的所有常住居民一夜间消失。

这些市民很多跑去了共和党占优势的隔壁州,更是让共和党大本营德州一下增加了两个席位,对未来的大选很可能造成影响。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政治危机,治安危机,人口危机一触即发,加州已经不是以前的灯塔。连圣地亚哥的前市长福尔科纳都承认——数字不会说谎,人们正在逃离加州,因为在这里生活又贵又不快乐。

加州早期的经济发展和年轻化的人口增长,极大得益于包括硅谷在内的产业园区,这里无论是科技还是传媒行业都“大厂”云集。工资优厚,机会也更多,自然吸引着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人移居此地,想要在这里过上好的生活。

但拼搏了几十年后,越来越多人发现,在加州赚到的钱,永远不够在这里过上对等的生活。

高昂的生活成本、犯罪事件频发、高税收、又贵又小的房子、过于追求正确的和自由的政治风气、满是无家可归的吸毒者的肮脏街道,都令人们感到失望。伯克利大学去年发现,超过一半的注册选民曾想过搬走。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斯科特和他的妻子安吉拉出生在加州,他们对这里充满感情。但两个月前,他们卖掉了房子,带着三个孩子驱车1700英里,搬去了德克萨斯。

他们都有着稳定且有保障的工作,一年14万美元的收入本可以活得很好,但他们即使住在距离旧金山90分钟的小镇,也面临着财政压力。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加州房价均值与美国的对比 截止2005年

加州的房价非常高,有的地区甚至是美国平均房价的2倍,汽油也比其他地方更贵,地方税还是全国最高的。今年3月,加州独栋住宅的平均售价已经创了新纪录——758,990美元,比去年涨了23.9%。

买不起房就算了,这里虽然大厂很多,但全州为职工提供退休金和退休福利的公司只有小一半,远远低于美国其他地区。也就是说,老了之后,在加州很可能没有保障,生个病就全家破产。

斯科特说:“加州的税收已经疯了,犯罪者和流浪汉到处都是。甚至思想也发生了变化,抵制文化打算限制一切。这和我们小时候已经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只能勉强生活。”

他们在德州买下了一个大得多的房子,虽然工资减少了,但德州的税较低,所以反而他们手里的钱比在加州的时候多。

对加州土著来说如此,对外来打工人更是如此。加州虽然看上去美好,但压力太大了。大部分家庭对于在这里生存下去持悲观态度。

南加州大学人口研究专家Dowell Myers说:“人们无法靠中产阶级的收入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他们感到沮丧,然后搬家”。拼命赚了小半辈子钱,在看似体面的公司打工,做着加州梦,最后发现过的还不如隔壁州的普通人。

高税收低生活,不光让打工者们跑路,也逼退了大企业。

做不到“政治正确”,大厂纷纷落跑

当年,大科技公司肯在这里扎根,是因为这里规矩少,人才多。现在呢,人才跑了,规矩越来越多,税还水涨船高。于是,大厂们也跑了。

去年年底,全球为惠普搬到德州而震惊。促成硅谷诞生的元老级企业走了,紧接着就是马斯克卖掉加州的房产,搬去德州,并打算把特斯拉总部也搬出硅谷。

然后是甲骨文公司也把总部搬去了德州奥斯汀,后面紧跟着三十多家企业和知名投资人。

很多被加州的经济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的员工也集体建议硅谷从加州搬走。硅谷被嫌弃,一方面是税收太高,另一方面是规矩太多。加州在民主党掌权下,加州可能是最爱讲“政治正确”的地方。

企业主发现在加州经商需要在环保,性别,肤色,性取向等一切因素中权衡是否平等。要不门口就会被示威者占领。

固然,考虑多样性和平等好事,但架不住大厂觉得这样效率低下成本增加,干脆跑到规矩更少的地方发展。而疫情期间,大家只需要居家办公,给公司搬迁和人口外迁带来了绝佳时机。一名程序员和他的60个同事和朋友,在那段时间集体搬出加州。

同样离开的,还有一大群保守派民众和坚定的共和党人。

“加州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氛围,单一的文化只允许一种观点的表达,不允许有任何不同的看法。”

贝利一家搬去了达拉斯,不光房子大了一倍,生活也自在多了。“我们一直是保守派,但自从川普获胜,如果在加州谈论共和党,就会被朋友和邻居孤立”。离开后他们开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专门帮和他们有一样处境的共和党家庭介绍德州的房产,生意异常火爆。

不是说加州的多元化文化不好,而是很长时间里“多元”成了管理者玩忽职守的借口。毒品不管,犯罪不管,允许遍地的流浪汉却不想办法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

一位居民说:“加州很美,但正在崩溃。它崇尚多样性,但没有措施去保护多样性。部分地区像战场,到处是无家可归者的营地,充满了需要帮助的精神病人,但这些帮助在加州永远不会到来。”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多元在这样的情况下,颇有种让所有人自生自灭的意思。因此,很多认同民主党理念的家庭,也迫于担心人身安全和经济形势,去例如俄勒冈州波特兰之类的城市,享受相同的政治氛围的同时,过更好的生活。

中产阶级在撤退,大厂在撤退,保守派在撤退,加州就这样失去了人气。导致这里的人口构成越来越极端——除了富豪就是乞丐。又因为乞丐太多,富豪也撑不住了...

阳光沙滩变现实版哥谭

在住着无数富人明星的加州,也有着全地球最多的无家可归者,吸毒者和游离街头的精神病患者。

居民说,这里的社会仿佛在分崩离析。在世界著名的阳光海滩上,毒贩在警车旁边卖毒品,嗑high了的人在人行道上撒尿,衣衫不整的流浪汉坐在大街上注射比海洛因强50倍的毒品。

不光在洛杉矶市中心有绵延的流浪者营地。这个月,加州最著名的潮流度假胜地威尼斯,因为混乱震惊了美国。这里本是美国人心中代表自由,休闲,时尚的海滩,但现在城市已经处处是犯罪的痕迹。

一个带着女儿的母亲在自行车道上骑车,被精神有问题的流浪者故意丢出的三合板砸中,倒在人行道上。

海滩上儿童游乐区的沙坑里,扔着瘾君子们注射毒品的针头。当地居民在恐惧中无法正常生活:“我连在街上骑车或遛狗都不敢,这太可怕太暴力了。”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很多居民的宠物狗被流浪者偷走,流浪者之间经常发生争斗,尖叫打斗甚至枪战都在街头发生,地上到处是针头。一位年轻母亲说,自己每天要报警两次。最近一次,她看到一个流浪汉用木棍往死里殴打另一个人。

“海滩上都是针头和人类粪便,很多人家已经不愿意在这里生活了。”

4月28日,一名无家可归的男子被枪击致伤。枪手平静地走开了。受害者不与警方合作。同一周早些时候。一名当地妇女谈到她是如何被一名持剑男子追赶的。

去年威尼斯附近的城市还爆发了疑似流浪营地纵火案,一千三百多英亩土地被烧毁,财产总计损失高达数百万美元。

学校的老师对孩子的安全表示担忧。“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打斗。他们在外面吸毒,在树下大小便,裸奔。偷自行车,纵火,孩子们接触到了这一切。”

2014年,威尼斯的流浪者只有175人,如今已经成倍增加,到了几千人,与洛杉矶不同,这是个小城,但今年流浪者的犯罪率上升了31%,针对流浪者的犯罪也增加了83%。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不仅生命受威胁,房价还大跌。最高下降了30%,所以居民想卖房搬家都很难。这里的富豪也无法用钱得到安宁。

金球奖影帝Paul Hogan,350多万美元的豪宅周围到处是流浪汉,他赶不走,政府也管不了。《南方公园》的主唱之一马特·斯通也因此选择卖房搬家。

而威尼斯最有名的居民,总统的儿子亨特拜登,也深受其扰。特勤局的官员们每天都要和他家周围的流浪汉斗智斗勇,那里臭气熏天。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看上去,流浪汉是一切的原罪,但事实上很多流浪者并没有违法乱纪,甚至是因为低收入养不起高昂的房产税被赶出来的前工薪阶级或失业老兵。但人员混杂必然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但实际上,为加州危机买单的,应该是加州政府,或者说是那些为了通过包容和高福利的人设,获得选票的民主党人们。从大公司和在中产工薪阶层身上设高税薅羊毛,再拿这些钱去养非法移民,流浪者,却没有能力维护治安,或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最后的结局就是——大家都过得不好。

底层民众并没有翻身;工薪阶层随时可能因生一场病流落街头;拼命混上中产阶级却只能住进小公寓,忍受糟糕的治安;精英和富豪们表面上热爱这里的一切,心里却对税收和环境颇有微词。

眼下,共和党正利用加州人失望的情绪,摩拳擦掌准备拿下未来的控制权,或许这能对民主党产生点鞭策的作用。毕竟加州沉浸在辉煌中太久,已经忘了危机的滋味有多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