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男2女树林发生关系1次30元,年龄最大67岁

日期:2021-06-04
来源:深度小哥哥

不知道大家对卖淫嫖娼这种事情是怎么看的,小哥哥认为首先这种活动不利于家庭婚姻和谐,应该没有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另一半去做这种事。

因为一旦婚姻里有人去触碰,一般都会造成家庭破裂。

其次,这种行为还不利于社会公平发展,因为如果靠着出卖身体去赚取巨额金钱,会造成社会大众的心理不平衡。

如果一旦放开效仿的话,不仅会造成传染性疾病的传播,还不利于社会进步发展。最后,这种卖淫行为往往会滋生很多其他社会问题,比如拐卖妇女、黑恶势力等等。

然而,总有一些人铤而走险,为了金钱和享乐,全然不考虑法律的惩罚。

近年来,中老年人卖淫嫖娼的案件越来越多,并且老人得艾滋病的比例也逐年增加。

近日据记者报道在广西某个小村庄,警方端掉了一个卖淫窝点,抓获了14名交易人员,其中有12名中老年嫖客和2名提供服务的大妈。

在这些嫖客中,年纪最大的今年已经67岁了。而这两名“失足大妈”也都40多岁。

广西警方在扫黄行动中,通过走访调查,掌握了一条关于卖淫嫖娼的线索。有群众反映,在山上的一处小树林里,有人在从事非法交易。

随后,警方迅速展开调查,经过几天的摸索侦查,确定了群众所说的非法交易地点。在蹲守几天后,警方展开了收网行动,将这个建在小树林里的棚子包围。

当时在棚子外有9人在等待,棚内有5人在非法交易。在抓捕过程中,两名失足大妈想要逃跑,被警方追上带走。这次行动警方共抓获交易人员14名。

警方经过审讯得知,12名嫖客都为旁边村庄的村民,其中有3名6旬老人,其余9名年纪都在50多岁,都令警方大为吃惊。

据失足大妈交代,她们先在山下招揽嫖客,够一定数量后,一起上山交易,一次30元左右。目前,这14名涉案人员都被依法行政拘留罚款。

在山上从事卖淫嫖娼活动,并且都是大龄嫖客,让人不能理解。虽然现在很多老年人处于独居状态,生理心理压力得不到释放。

但是这不是做违法犯罪活动的理由。释放压力的方法有很多,如果靠着嫖娼来寻求幸福快乐,那是万万不可取的。

最后小哥哥还是希望子女和社会多关注一下老年人的生活,丰富他们的精神世界,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

那么看完老年人的犯罪,小哥哥再带大家看看年轻人朱某的故事吧。

朱某是一名21岁的在校大学生。某天半夜下火车后,原本想找酒店住下的朱某遇到了一名48岁的卖淫女子牛某。

双方谈好以50元的价格发生关系后,该名卖淫女就将朱某带回了自己的住所。

可让卖淫女没想到的是,这位21岁的小伙子体力太好,20分钟后竟然还没结束,女方就认为这单生意的性价比有点低,自己赔钱了。

正当她烦躁的过程中,又有电话打了进来,通知她接下一单生意。

于是她便催促小伙子快点,并表示其他人一般五分钟就结束了,跟你做的这会功夫都能接5单生意了!

可是小伙子没有理会她,于是她便准备中断这次服务了,在朱某还没有结束之时,牛某就强行要求结束,并要离开宾馆。

可是朱某还未尽兴,女方就要抬屁股走人,朱某肯定不答应了,于是他大发脾气,对卖淫女牛某进行殴打,之后强行与其发生了关系,又过20分钟后朱某才算完事。

而此时的卖淫女牛某觉得自己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完事后就立即报警。

朱某使用暴力的证据确凿无疑,经过鉴定牛某已经被打成轻伤。

尽管女方是48岁的卖淫女,但是女方的自由和性权利依然受到刑法的保护。因此这位朱某不但涉嫌强奸,还涉嫌故意伤害,估计得进牢里改造几年了。

朱某作为一名大学生,本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把有限的时候投入到无限的理想之中,其禁不住诱惑实施嫖娼行为,本来只是一个违法行为。

但是后面实施殴打并强奸的行为彻底葬送了前途,故意伤害罪和强奸罪两罪并罚最低也要判个四五年,大学对于判刑的学生也要开除,这真是一个性冲动引发的惨案。

相关阅读:

80岁老人仍"下海"拍AV:孙女说能体验快感 我很是羡慕

众所周知,随着日益老龄化、少子化,日本早已进入“银发社会”。

2019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人数约有3200万人,占总人口的28%。

2020年日本新生人口数量为872683人,同比减少2.9%,创历史新低。

工厂里、餐馆里,处处可以看到老年打工人的身影。有的是独居老人,没有子嗣,为了生计,他们不得不拖着年迈的身体出卖体力。

即使是有儿有女,也不想麻烦子女,希望自食其力。

甚至有一群老人,开始进军色情行业。

1.

在大众的认知中,色情行业应该是年轻人的专利,然而在日本,老年色情行业规模十分庞大,大到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首先是AV业,众所周知,日本的成人片产业非常发达,各种形式层出不穷。

而近些年来,老龄人口的加入,则为AV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0年,日本知名女演员,57岁的岛田阳子宣布拍摄AV,引发热议。

一个功成名就的女演员,为什么要在可以退休的年纪,下海拍摄AV呢?

原因是缺钱。

岛田欠下2亿日元(约1200万元人民币)的巨债,还拖欠了高额税金。

而拍摄一次AV,她的片酬大概在3000万日元(约170万元人民币),收入十分可观。

调查显示,约有2/3的日本AV女优退休后继续从事色情业。

因为她们发现,在当过AV女优后,就无法再做其他正常工作了。

AV女优的收入丰厚,在从事了多年的高薪行业后,再去做收入相对微薄的普通工作,自然很难。

即使不拍AV,她们会成为酒吧应召女郎,或在浴室里当色情服务人员。

如果说是为了钱,尚且好理解,不过,有不少老年人,从事这行并不是因为钱。

2015年,61岁的富多弥悦决定出演AV。

她和女儿一起,在日本一家非常有名的AV公司注册,正式成为AV女优。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她说只是希望自己“还能跟得上潮流”。

比起母女“齐上阵”,更荒诞的,是一对祖孙组合,这在日本AV界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美月佳乃的孙女美月彩奈是一名AV女优。

活了一辈子,美月佳乃从没看过AV,但看到孙女每次工作完后总能露出开心自信的笑容,让她很是羡慕。

孙女告诉她,拍摄AV既可以享受肉体上的欢愉,又可以体验拍戏的快感,于是她决定尝试一下。

76岁时,在孙女的陪同下,美月佳乃去拍了一次AV。

第一次拍完后,她对这样的经验相当满意,甚至表示今后还有继续拍的打算。

帝冢真织曾是一位歌剧演员,71岁时成为AV女优,拍了10年,直到80岁才退休。

她“下海”的原因之一,是“缺乏与她相配的血气方刚的男子”。

如此原因,令人咋舌。

但面对质疑,她直言不讳:我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她非常敬业,只要镁光灯一开,她就会尽善尽美地完成拍摄。但是如果男演员不是她喜欢的类型,拍起来会有些困难。

2

也许你会问,老年色情从业者年老色衰,他们的表演,还有人看吗?

你还别说,日本的老年色情行业还非常有市场。

据报道,老年色情电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男优德田重男。

德田重男在AV界绝对算是一个异类,他1934年出生,60多岁开始拍色情片,一直拍了14年。

14年的时间,他拍了300多部AV,他的作品被制作成系列电影。

由于他以老绅士的形象传授技巧,因而深受大众的喜爱,甚至他的名字被注册成商标。

2007年,73岁的德田重男心脏病发,正式退出AV界。

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

他几乎开创了老年色情业的先河,业内人士发现,德田重男拍摄的这种色情片大有市场,收入不菲。

除了年轻人爱看,老年人也好这一口。

近年来,越来越多日本中老年人开始正视自己的性生活需求,成人电影的销量也随之飙升。

据业内人士透露,日本色情业一年可以狂赚200亿美元,专门拍给老年人看的色情电影约占整个市场的1/4。

因为老年人观看老年人拍的AV,会从中感到一种联系,有一种同年龄的亲近感。

3.

除了AV界,风月场所也有老年人的一席之地。

日本有种地方叫“熟女宅”、“晚间水月”、“秋叶”,从业者在50~75岁之间,这类俱乐部只招老太太,不要小姑娘。

也许是生活所迫,也许是因为真心喜欢,许多年过6旬的女性从业者,一边领着国家的养老金,一边从事着色情服务。

几年前,东京曾破获一起老太太集团卖淫案,该俱乐部的女性从业者平均年龄达到63岁。

其中年龄最大的“小姐”已经73岁,警方赶到时,她正在服务一名82岁的男性客人。

有市场,也是因为有需求。“熟女”(40~50岁)、“超熟女”(60~70岁)在日本男人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尤其是“超熟女”,往往能成为色情行业的“人气王”。

其中有个现象引人注目,除了老年男性顾客,其中还不乏一些年轻的特殊癖好者。

日本新闻曾报道过,一个29岁的日本职员,每周都要到“熟女宅”寻找50岁以上的“小姐”。虽然他已经结婚,但是对年轻的妻子并不“感冒”,原因是他有恋母情结。

日本一名心理医生分析称,很多童年受过母亲严格管教的男孩,长大后在性方面容易对“熟女”产生依赖,更有甚者则“非熟女不行”。

年轻男性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肉体的满足,还渴望得到精神的慰藉。

因而“熟女”和“超熟女”在日本的色情业占据了半壁江山。

这种看似“畸形、变态”的存在,恰恰反映了人内心的孤独。

在老龄化日趋严重,老人越来越孤独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也在不断探索他们内心的渴望,以此来证明,性与爱,并不仅仅是年轻人的专利。

曾获得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的日本电影《0.5毫米》,曾就老年人的性有过探讨,直指老龄人口的性、孤独和生存问题,令人唏嘘,也令人深思。

不管是拍摄AV,还是色情服务,日本老人的“创新精神”,都为我们敞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或许,如今的日本社会也是我们的一面镜子,关注老年群体,正视老年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