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东莞小镇的情趣产业

日期:2021-06-27
来源:头条号@电商在线

2400平的仓库里,30多排铁架上,挂着700多个无头、赤裸的“躯体”,它们被塑料膜覆盖,旁边放着一颗颗植好假发、妆容精致的“头颅”。

一旁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给素颜的娃娃化妆、粘假睫毛,一张张原本毫无生气的脸,一点点变得好看、逼真。“她们”被寄出的时候,头颅会和身体暂时分开,由买家自己完成组装,像一个小小的仪式,让娃娃和主人之间建立一种连接。

与往常所见的易漏气、造型别扭、制作粗糙的充气娃娃相比,这一类硅胶实体娃娃属于更高端的情趣用品,仔细看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血管,以及近乎真实的毛孔和毛发,它们的售价可以达到几千甚至上万元。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娃娃的制作并不“香艳”。

欲望的多棱镜

在东莞谢岗,荒芜的路边草地连接起一个又一个加工厂。这个并不繁华的小镇拥有各式各样的加工厂,它是东莞的“东大门”,也是东莞强盛制造业的缩影。

你或许很难在这个缺乏美感的小镇里萌生出关于风花雪月的一系列想法,但在此地一个由住宅楼改成的车间里,却制造、存放、打包着与情欲密切相关的东西。

2015年,刘影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里盘下了一个生产车间,给自己的品牌取名俊影,开始研制真人硅胶娃娃。同年,俊影在网上上架了第一款娃娃产品,直接标价9998元。那一年,俊影的销售额就破了百万。

艺美娃娃社区是国内最大的实体娃娃论坛,俊影实体娃娃是论坛里颇具讨论热度的品牌之一,最火的是他们家的“小倩”——以某个韩国女星为模板捏的脸,又纯又欲。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小倩只是一款头型,客户可以根据不同的喜好和需求匹配不同的身材。“我们一般也会建议客人在某个身高范围中做选择,因为这样整体搭配起来才不会违和”,小张是俊影的文员,也是仓库展厅的接待员。她毕业之后就来到俊影,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刚来的时候,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害羞”,但工作总归是工作,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小张在展厅里接待过各色客户,许多客户并不会避讳自己的需求和癖好,“如果他真的不好意思的话,就不会来线下挑选,而是直接在网上选购”。

展厅并不大,C位站着的是衣着似有若无的“小倩”,其他款式的娃娃在展厅里或坐或站,她们的脸庞都一样的精致美丽,胸部丰满、腰肢纤细。来这里选购的都是男性,最多的是单身的年轻男性,“大部分是白领,毕竟要消费得起这样的娃娃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也有生活拮据的购买者。2018年,一位山东客户坐了两天的绿皮火车到东莞,天不亮就等在工厂门口,“他很想买一个娃娃,在网上又不放心,所以要自己过来工厂看看、亲自挑选”。这位客户生活压力很大,离异之后独自抚养女儿、照顾80多岁的老母亲,售价几千的娃娃对他而言并不便宜,“但他又很需要”。为了省钱,他甚至没有去住宾馆,而是直接等在工厂门口,当天挑选完又坐两天的火车回到山东。

前来选购的也有60多岁的老人,“许多老年人的需求其实被我们忽略了,他们对于性的渴望并没有完全消退”,或许因为难以启齿,或许害怕不被理解,“只能选择娃娃”。

这里的娃娃有上百种身材,高挑的、矮小的、纤细的、丰腴的,脸部表情、妆容,甚至是体温、声音都可以按需定制。在这里,娃娃就像一个多棱镜,折射出各种各样的欲望。

情趣与陪伴

最早的娃娃起源于17世纪,名为“Dutch wife”。由于荷兰商人出海很多,而其妻子基本都留在国内,有需求的时候便用竹子和藤条编成筒状的抱枕来解决,这种抱枕就被称为“Dutch wife”。

1956年,日本南极考察队第一次踏足南极。为了能让南极考察队在南极安心,日本文部省命令由科学家和心理学着共同研发“Dutch wife”,代号“南极一号”。团队花了两年时间研究了三个玩偶原型,结果因为效果太差被废弃。此后政府就不管了,预定中的南极二号被交给民间企业开发。结果,订单一放到民间企业,娃娃就遍地开花了。

日本作为情趣用品的发源地,生产的娃娃在业内也是标杆,尤其是形态逼真的硅胶娃娃,售价达到了2-3万。在国内,实体娃娃的消费水平普遍在万元以内,以TPE材质为主的娃娃是更多娃友的选择,“售价更便宜、触感更软”。

随着日本娃娃的发展,逼真的硅胶娃娃的购买需求越来越大。与TPE相比,硅胶“出油”更低,摸起来更清爽,也更接近皮肤质感。同时硅胶也更硬,加上模仿人体骨骼结构的合金骨架,娃娃体重基本在六七十斤,因为娃娃的四肢关节只能由人扭出某个动作,不能像真人一样自主活动、相互配合,所以使用起来也算个力气活儿,在评论区里,也有不少买家表示,“玩几年,可以考虑去举重了”、“臂力不够的,还是先健身吧”。

俊影的负责人小麦回忆,2018年下半年娃娃的需求猛增,“很明显地感觉到单身男性越来越多”,“有位顾客回购了好几次,他的床上、房间各个角落都有娃娃”,甚至有人为了放下更多的娃娃买了一套房。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俊影的娃娃有了不同的肤色、更丰富的头型和体态,这些娃娃被出口到美国、加拿大等国家。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娃娃也并不只是一个工具,如果想要使用寿命更长,更需要好好保养,及时清洗、涂抹爽身粉必不可少。不使用的时候,需要将娃娃的四肢恢复原状以避免开裂,有的人会将娃娃装入箱子里,有的人则会将娃娃梳妆打扮好摆在家里。

对于许多娃友来说,娃娃除了解决生理需要,也是一种情感上的陪伴。

脱敏的人

俊影的工作人员都不是娃娃爱好者,对于玩娃娃的乐趣,他们也不大了解。

三四年前,“小倩”成了俊影家第一个爆款,也是他们家经久不衰的经典款,直到现在每个月都能卖出200多个。谈到“小倩”的走红,他们归因于那张“怎么看都好看的脸”,而不是皮肤触感和身体曲线。

身材比例和数据可以参考动漫、兵人、BJD娃娃,但从2D图片上的“脸”到3D的“头”,靠的就是雕刻师和化妆师的经验与功力,“细节上稍微差一点,给人感觉就不一样”。所以说,“脸,才是一家娃娃公司最核心的资产”。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娃娃的制作过程与“香艳”相去甚远。

用泥塑出形体,是实体娃娃诞生的第一步。然后雕刻师会根据数据和图片雕出泥塑来开模,模具制成后就可以批量生产。以合金材料为“骨”,TPE或硅胶为“肉”,经烧料后灌入模具,冷却之后再进行修边,一个实体娃娃的形就出来了。这时,娃娃的四肢皮肤都是白皙的,像挤出来的牙膏,没有生机和款式。只有化妆上色后,才勉强有了神色。

车间里,绑骨架、灌胶的重活主要由男工完成,流水线上修边、化妆的则多为女工。他们的手普遍布满皱纹和茧子,这双手从头到脚为娃娃处理出逼真的皮肤细节,植入头发、眉毛和睫毛,添上娇艳的红唇和腮红……将手中的娃娃打造成细皮嫩肉、肤白貌美的美人。

裸体的娃娃在这里司空见惯,初来时害羞、尴尬的工人也早已脱敏。娃娃在这里只是一个物件,它们被精心制作然后装进纸箱,发往全国各地。偶尔,一个非常漂亮的脸型和妆容会让他们短暂地惊艳赞叹,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和生产间里的缄默相比,论坛上热闹了许多,不过娃娃们作为性玩偶的使用体验并不是讨论得最多的,更多的是娃友们将自家娃娃精心打扮之后拍出的照片、保养知识以及新手避雷指南。

有人会把自己和娃娃相处的细节写成日记,他们像对待一个真人一样,每天给她洗漱、打扮,陪她聊天,“之前的人类女朋友, 不是看手机,就是提要求,但是娃娃是个专注而安静的聆听者。”如果给前女友打100分的话,他给娃娃打1000分,还给娃娃买了一个卡地亚的手表作为礼物。

娃娃的购买者可以是任何人,他们或许在日常生活中沉默寡言、毫不起眼,但可能在娃友的圈子里讨论热切。俊影的车间里每天制造出的上百个娃娃,承载着某种期待,隐秘地流动在欲望里。

撰文:易琬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