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是怎样成为美洲孤儿的:只因立国时太拉风

日期:2021-07-13
来源:国际视角资讯

世界上最孤独的国家是谁?有人说是美国,有人说是中国或俄罗斯,一个最发达,一个人口最多,一个面积最辽阔。还有人说是匈牙利,它有着本地区完全异质的语言。等等。


(图:海地地图)

其实,上述国家在本地区找到同质国家并不难。如美国和五眼联盟,中国和儒家文化圈,俄罗斯和斯拉夫及东正教兄弟,匈牙利和基督教世界等等。依我看,世界上最孤独的国家非海地莫属。

海地有许多极特殊的地方:它是美洲历史上第一个出现黑人的地方;它是黑非洲之外黑人纯度最高的国家,黑人比例超过95%;它是西半球最穷的国家,当然也是美洲最穷的国家;它是美洲唯一依靠巫毒教治国的国家,和周围的基督教世界格格不入;它大概率是全球唯一依靠黑社会治国的国家,至今未建立起现代化的行政体系…

海地还是全球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国家,是美洲第一个废除奴隶制的国家,也是美洲第一个独立的国家。它还出钱出枪,帮助了拉美之父玻利瓦尔在南美发动的解放战争。但让人诧异的是,尽管海地拥有如此多的荣光,玻利瓦尔至死也不承认海地是拉美的一分子。

那么,海地又是如何混到今天的尴尬局面的呢?只因为一个原因,海地把本国的白人几乎都屠杀光了。


(图:海地黑人屠杀白人)

黑人们杀的爽,被奴役的屈辱一扫而空。但杀白人带来的恶果,深刻地影响到海地的国运。白人拥有先进的农业、工业、商业尤其是国际贸易的经验。白人杀光后,留下的海地黑人中,只有2%的黑人略识字,可以说遍地文盲。没有白人帮助运作,海地的工业、农业、商业立即瘫痪。尤其是蔗糖庄园的运作,被悉数戕灭。海地立即从拉美最富、蔗糖业最发达的国家飞速跃落。

海地黑人对白人的残酷虐杀迅速传遍全球,引起全球白人的愤怒和敌视。所以,当时全球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承认海地的独立,除了它的前宗主国法国。但法国承认海地独立还有一个前题,那就是要交给法国一笔巨额"赎身费",这笔费用海地用了一个多世纪(直到1947年)才还清,始终是海地的沉重负担。

白人的敌视使海地国际贸易被切断,由富饶的美洲蔗糖营运中心归于荒芜。海地成了被国际社会彻底遗忘的国度。天主教信仰没有来得及建立,黑人从西非带来的巫毒教却迅速地在海地占据了统治地位,海地黑人还说着一种连法国人都听不大懂的法语(混合着多种外来语)。凡此种种,在本地区都显得极其突兀,自然也会遭到本地区其他国家的排斥。


(图:海地法国庄园主和黑奴)

由于没有白人的帮助,海地也无法建立现代行政体系,甚至连纳税观念也没有。没有体制性的纳税,自然也就无法建立行之有效的公共福利和公共设施。整个国家以黑人从非洲带来的部落社会遗风运作。从原始的部落社会直接过渡到现代社会,难度可想而知。

于是,海地的独裁者杜瓦利艾建立了"国家安全志愿者"这一黑社会组织。设立这个组织的唯一目的就是维护海地统治者的独裁地位。以暴力手段监察民间任何对总统的不忠行为。"国家安全志愿者"组织非常残暴,对异议者的虐杀极其普遍。

奇怪的是,这个组织尽管贯以国家之名,但并不从国家拿工资。由于海地始终无法建立行之有效的税收体系,财政混乱,工资支出上总是难以保证。这个组织的收入竟然全部来自对民间的敲诈。

所以,被这个组织盯上的企业,即使运转良好也难逃魔爪。可见,这个组织的存在是对经济的巨大破坏。

后来,"国家安全志愿者"组织被新的独裁者解散,但由其衍生的黑社会组织在全社会开枝散叶,成为海地民间的主导力量,相当于影子政府的角色。这也是对海地无政府主义的最好注脚。


(图:海地独裁者杜瓦利埃夫妇)

海地的不幸也可以说是自己作的。孤立不总是光荣,光荣的孤立属于卓尔不群者。海地只是一个发育不全的国际孤儿,它的不幸没有任何光荣可言。

一:巫毒教和黑人民族主义,成了海地独裁者屠杀白人的武器

海地的人种主要有三种,即黑人、白人和黑白混血种人。黑白混血种人又称穆拉托人,其实从外表看和黑人无异,但他们以白人血统为荣,信仰天主教,历史上曾享有一定特权,地位介于黑奴和白人农场主之间,大多有自由民身份。

而纯种黑人则几乎百分之百信仰从非洲带来的巫毒教,也部分兼信天主教。所以黑人民族主义和巫毒教是高度重合的。海地黑人正是以巫毒教为武器,凝集了黑人力量,几乎杀光了海地所有的白人,并对穆拉托人进行了长期的压迫和政策歧视。

巫毒教和屠杀白人这两个标签,也正是欧美甚至拉美国家长期鄙视海地的关键原因。

海地是哥伦布在美洲建立殖民地的第一个岛屿。西班牙以海地为大本营和征服美洲的跳板,建立了更富饶和广褒的墨西哥和秘鲁殖民地,所以,海地岛在西班牙人心中的地位也随之下降了。


(图:哥伦布的圣玛利亚号到达海地)

但17世纪,法国人盯上了这块地方,于是用武力强夺了海地岛的西部,约相当于海地岛1/3的土地,即法属圣多明各(海地的前身),并把这块地方建设成当时全球最具经济价值的殖民地。法国大革命前,海地蔗糖业的收入相当于法国海外殖民收入总值的2/3。以至于英国想用法属加拿大和西属佛罗里达(英国在欧洲七年战争中的战利品)来和法国换小小的海地(不过2万多平方公里),但法国却不干。

然而,法国在海地取得的巨大成果,都是靠压搾45万黑奴得来的。这是黑奴不平和愤怒的源头。

1792年,海地黑奴乘法国内乱发动起义。当地白人立即和英国人合作,原因是法国政府刚给了穆拉托人的法国公民身份,挤占了白人资源。白人当然也不希望黑人翻身。所以,白人农场主既反法国,又反黑人和穆拉托人,这样,他们与一直窥伺海地的英国人一拍即合。

这更加深了黑人起义军的仇恨。卷土重来的法国政府立即宣布释放所有黑奴,既打击了白人农场主,又为打垮英国争取到了最重要的同盟军。英国人损失了2万多名军人后逃出海地岛。黑人起义者利用法、西、英各国之间的矛盾借力打力,使海地获得了完全独立。


(图:海地黑人大起义)

海地黑人在获得独立前后,不断和白人发生血腥仇杀,一共有三万白人死于这场仇杀中。这也是白人在美洲的殖民史上最惨重的损失之一。

黑人起义从海地岛北边发起。8月,有2千白人死亡,黑人大约付出了一万人的代价,把所有白人都驱逐到了岛的南方。

接着,南方的白人又被穆拉托人驱逐,大部分逃往海外。北方黑人又进攻南方,对穆拉托人进行了血腥屠杀。

黑奴出身的起义领袖德萨林,对白人极端敌视。他对外宣称,黑人如果要当家作主,建立独立自主的国家,就必须杀光所有白人。说"我们要把白人的皮当纸,把白人的头颅当墨瓶,把白人的血当墨水,把白人的刺刀当钢笔,杀光他们"。

1840年,海地宣布独立。德萨德立即下令杀死最后一批白人共5千人,包括刚出生的幼儿和老人妇女。许多白人在临死前受到残酷的私刑。

这场虐杀对全球白人触动极大。新生的海地政权也受到空前孤立和敌视。

但黑人还没完,又盯上了穆拉托人。


(图:穆拉托人)

穆拉托人尽管和白人也有矛盾,但矛盾的根源一部分是意识形态。当时法属海地的白人大多是保皇党人,对大革命后的法国政府有敌意。但穆拉托人却选择了和法国新政府合作。细究起来,穆拉托人作为精神白人,父系多是来自欧洲,又信奉基督教,和全民信奉巫毒教的黑人矛盾更深。

穆拉托人大多是自由民,受过良好教育,掌握一定的技术。有他们在,海地仍能保持前进的动力。但黑人民族主义者并不想放过他们。

这显然也与巫毒教的地位有关。这种黑人从非洲带来的宗教,成为历代海地独裁者御民的关键武器。而穆拉托人和欧洲天主教联系密切,又在独立后主导了商界、政界和军界。他们讲一口纯正的法语,同讲克里奥尔语的黑人群体之间,逐渐形成鸿沟。

1859年,穆拉托人法布尔发动政变,推翻了纯种黑人、海地独裁者大众坦一世。大众坦一世曾对穆拉托人进行过大屠杀,且把巫毒教提高到至高无上的地位。

法布尔上台后,立即邀请梵蒂冈传教士到海地传教,并开办天主教学校。这加深了纯种黑人同穆拉托人的矛盾。当时,在政府中担任要职的,多是穆拉托人。


(图:海地,巫毒教与天主教的百年碰撞)

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海地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貌似公正的选举。独裁者杜瓦利埃在当选前的表演和低调,瞒过了欧美人。作为一个在美国名校毕业的医科大学的学生,国际社会曾对他寄与厚望,希望他能把海地从泥潭中解救出来。

但杜瓦利埃一上台,立即暴露出他的真实面目。他大兴巫毒教,驱逐罗马教士,屠杀穆拉托人,迫使穆拉托人大批逃亡国外。这批掌握技术和知识的穆拉托人离开后,海地经济陷入瘫痪。这是海地杀光白人后的第二次大失血。

正是杜瓦利埃,他一上台就成立"国家安全志愿者组织",这是一个类似于克格勃的秘密警察组织。但政府并不给这个组织发工资。那么,这个组织的收入全部来自敲诈,而敲诈的依据就是,是否忠于杜瓦利埃。这使"国家安全志愿者"事实上成为一个黑社会组织。

而"国家安全志愿者"敲诈的对象,就主要是穆拉托人。这是黑人民族主义者对白人血统的最后一次围剿,也是最彻底的一次围剿。大批穆拉托精英的处死和流亡,切断了海地和欧美先进文化的联系,也加深了海地同先进国家的隔阂,促使了海地的进一步沉沦。

从美洲最富裕的地区,到西半球最穷的国家,海地命运的变迁,显然与黑人原教旨主义者屠杀白人和驱逐白人血统的穆拉托人有关。此切断了海地同欧美先进地区的精神纽带,也造成了海地技术上的散失。


(图:海地与多米尼亚,同一岛屿,两种国运)

与同一岛屿上的多米尼加相比,多米尼加由于对白人较友好,且大力吸引欧美投资,发展旅游业。今天的多米尼加,人均收入己是海地的十倍,人均寿命足足比海地多13岁。

二:海地的独裁者是当地"特产",只有漫画里才会有

这些年,海地的存在感很强,因为政府失序,又穷出了边际。前些日子,中国还批评了海地。政府做得差,而又政变不断,几天前,堂堂一国的海地总统竟然被几个枪手偷袭,给活活打死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现代化的、有效的行政体系始终无法建立,行事风格还仿佛古老非洲的部落遗风。从现代人的目光来看,海地统治者一个个活得就象笑话,只有漫画里才有。

其实,海地的厄运,从它大肆屠杀白人后就开始了。也许有人会站在政治正确高度,义正言辞地指出黑人屠杀白人的"正义性"。我也认为,我们理解黑人对白人的仇恨,但在这里,我仅仅从技术上来探讨这个问题。

失去了白人,海地就失去了建立现代化行政体系的机会。南非就是个例子。但海地远比南非做得彻底。

所以海地黑人无法学习政府治理的经验,政府官员一个个从上到下瞎折腾。


(图:杜瓦利埃家族,嗜血狂魔)

比如对贪污的习以为常和理所当然。海地高层富的流油。杜瓦利埃父子执政期间,其贪污所得竟超过全民所得的90%。

杜瓦利埃贪污手段,就在大家眼皮底下,跟裸奔差不多。根本不在乎国内外舆论。

比如每年以合约形式给多米尼加提供2万农民劳力,每人收费59美元,钱都进了杜瓦利埃腰包;

国家发行彩票,强迫国民购买,得奖的永远是总统自己的家人;

海地地震,援助给海地的物资堆积如山,小杜瓦利埃立即据为己有,并转手卖掉;

收集民间尸体转卖给外国解剖用,钱全部进了小杜的腰包…

等等。

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政客,若稍有羞耻心,也不至于这么明日张胆地让自己活成小丑。小百姓既活得麻木,也不敢反抗。那个"国家安全志愿者组织"就是套在百姓头上的紧箍咒。

其他海地政客也差不多,自封皇帝的就有几个,称帝时搞的排场都向法国和英国皇室靠拢。国就是家,家就是国,自然也无法对人民有责任感。军头、官僚、巫毒教巫师、"国家安全志愿者组织"轮番登场。政变一次接一次。比如一个叫阿里斯蒂德的,就三次执政,又三次下台,儿戏一般。


(图:雕零的海地)


(图:海地人穷到吃土)

对白人的商业资本、治国经验的深切敌意,显然就是今天海地乱象的源头。

结语

今天的海地,"穷到吃土",说个笑话,每个土制成的饼可以卖到5~10美分。富的人则富得不可理喻。

有人会推出"黑人智商论",认为海地的贫穷是理所当然的。我坚持反对这种说法。

想当年,美洲白人为什么放弃印地安人不用,坚决花费更大代价引进黑奴?是因为"黑奴的工作效益是印地安人的4倍″(见《美洲通史》)。

在某种制度下,黑人也是兼具效益和勤奋的,这与有几千年原始部落制的非洲本土完全不同。比如,美国解放黑奴后,黑人曾建立无数自己的农场,还建立了自己的工业区和金融区。就在黑人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遭到白人的忌妒。结果,这些黑人的工业区和金融区都被白人三K党焚毁,黑人也被驱逐出农场。

黑人的事业在种族冲突中被戕灭了,黑人的进步被中断。这是美国政府的一段黑历史,美国政府当时是暗中支持白人三k党的。

关于这段历史,我以后会写。

回到原点,其实加勒比地区的国家,黑人的比例大多很高。比如一个叫巴哈马的,人均收入超过了韩国。但鲜为人知的事实是,巴哈马的人口中,黑人占比达到了90%。


(图:巴哈马临近海地)

所以,归根结底,海地的失败还是政府治理的失败,无脑地排斥白人,推行黑人民粹主义,得不到白人资本和智力资源的助力,是海地失败的主因。而多米尼加和巴哈马的相对成功,则主要是因为对西方人的包容造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