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记述:其实,加拿大清洁工是份体面的工作

日期:2021-07-14
来源:世界博览杂志社
在中国,清洁工是文学作品歌颂的对象。记得小时候,老师布置《我最钦佩的人》《我心中最伟大的人》之类的作文题时,同学们特别喜欢写清洁工。譬如:在深秋寒冷昏暗的清晨,一个孤单的身影,默默无闻、一丝不苟地打扫街道。当代最著名的清洁工时传祥,他原是一个在旧社会遭受压迫、被人看不起的“粪花子”,却成为了新中国的劳模,创造了一个时代的传奇。不怕脏不怕臭的掏粪工人曾经为我们这些中小学生笔下“当代最伟大的人”提供了感人的素材。可是,现实却很骨感,清洁工收入不高,工作又脏又累,并非大家追求的理想职业。
 
颠覆传统印象
 
由于受到传统思想影响,我们这些华人对清洁工这份工作或多或少存在着理解上的误区。不少人,尤其是较早来的移民觉得干清洁工没面子,大多数人宁愿去餐馆打工也不做清洁工,即使做了清洁工也觉得不体面。
 
2003年,我租住在渥太华大学旁的一栋多单元公寓里,隔壁邻居是从广东来的一对年轻夫妇,女主人在家照看1岁大的孩子,先生上班养家。虽然也和我们一样租房子,他们的生活水平明显比我们这些靠学生贷款过日子的人高出一大截。
 
我猜想她先生一定有份安稳的工作,而如何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是我们最关心的话题。所以,在和她聊天时我就顺便打听这方面的信息。我问她先生在哪里上班,她只说了个地点而不是我要的工作单位名称;当我问他从事什么工作时她就转移了话题,以至于和她做了大半年邻居,我居然都没搞清她先生到底是做什么的。直到她买了房搬家的那天请我帮她看孩子,才告诉我她先生在一家公立中学当清洁工。我这才明白了她为何不愿提起她先生的工作。
 
加拿大清洁工人普遍受到雇主、社会的尊重和感谢,身上散发着自信与对工作的热爱。
 
 
这有什么好羞于启齿的呢?在加拿大,她先生的工作不仅不丢人,还十分体面呢。加拿大清洁工形象绝对超出您的想象,他们无需起早贪黑,身上也不会被弄得肮脏不堪,工作量不重,社会地位不低。
 
我们学校就有一个由10余人组成的清洁团队。如果他们不是手里拿着清洁工具、开着清洁车,别人也不知道他们不是老师。前阵子我加班走得晚,突然听到有人用熟悉的菲律宾口音英语喊我的名字。原来是2年没见到的清洁工瑞耐尔,以前听同事说他还问起过我的情况。一见面,他就很开心地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留着寸头,戴着眼镜,仍然像过去那样穿着整齐、爱喷香水,按当下的话说就是位“潮人大叔”,一点不像我们印象中的清洁工。
 
我认识学校里的所有清洁工,常和他们聊天,特别是有着共同母语的本大叔。他来自台湾,60多岁,英语说得不错,戴一副金丝边眼镜,典型的台湾老一辈人的瘦小身材,表面看他更像一位退休教师。他为人谦和友好、干活儿勤恳认真,很受人尊重,每天下午来上班时我们都向他问好。
 
尽管中国有句鼓励行业平等的老话叫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然而现实中,中国的清洁工仍然在一定程度上面临“岗位歧视”的情况。有几个人愿意选择清洁工作为一生的职业,又有几个家长会很自豪地跟人说起自己孩子是当清洁工的呢?
 
相比之下,加拿大清洁工幸运得多,他们普遍受到雇主、社会的尊重和感谢,身上散发着自信与对工作的热爱。以前我在税务局工作时,每天都有一位印度裔女清洁工为我们办公室吸一次尘。只要她来到我们身边,不用她喊,我们便自动放下手头的活儿,起身让道,方便她打扫我们脚下和座椅下的那块地方。等她吸完尘,我们都会说“谢谢”或“非常感谢”。现在我在学校工作,学校里的清洁工也很受尊敬,在他们为失去亲人而哭泣的时候,我们会送上安慰与拥抱;在我们办活动食物有余的情况下,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食物留给上晚班的他们,因为他们总是在别人已经下班、看不见他们工作的时候辛勤付出,给我们换来舒适整洁的美好环境;在退休大会上,他们会得到和老师同样的礼物、同等的感谢和祝福。
 
有房有车不是梦
 
在加拿大,不少人选择清洁工作为一生的职业。我自己也认识不少从事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有的是清洁工,有的是推销清洁服务的销售员,还有的是从事这个领域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这个行业为什么会受到大家青睐呢?因为清洁工并不需要高学历,也不需要考牌照,入门起点低,社会需求稳定,是一个上手快又能养家糊口的行业。加拿大人信赖专业人士,认为专业活儿需要专业人士来干,不少人尤其是老年人,即使收入普通甚至手头拮据也不自己打扫卫生,而是1周或2周请人打扫1次。
 
事实上,在加拿大请清洁工还做不到“随请随到”,要提前预约。我去年因为孩子上学搬家搬得急,想请位清洁工帮忙打扫一下,但帮我买房的中介告诉我临时提出要求请不到人。其实,我并非今天约明天就要求上门服务,但就连3天后人家也觉得太突然。
 
当然,人们青睐这份工作和它的收入是分不开的。与普通“累脖工”相比,清洁工的工资待遇丰厚,享受完整的年假和各种社会保险。清洁工时薪为30加元左右,一天工作8小时的话,每天收入有200多加元,大约1000多元人民币。我有个前辈同事是单亲妈妈,因为清洁工工资高而放弃教学转向从事清洁工作,直到她女儿长大成人、经济压力减小后才回到原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