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在美国最富裕!为什么地位还不如黑人?

日期:2021-08-24
来源:北美报告

美国《独立宣言》中说:“人人生而平等”,但根据美国的历史来看,这句话颇有些“打脸”的意思,因为在美国,总有一些人更加“平等”。

美国由50个州、1个联邦直辖区、5个岛屿自由邦和若干海外领土组成,面积约963万平方公里

美国人自嘲道:“美国有四大特色——枪支暴力、毒品泛滥、金融危机以及种族歧视”。

图自微信图库

关于“种族歧视”,美国可真的做到了全球闻名,有关美国的新闻,总是不缺少种族议题。不管是几十年如一日的黑人运动,还是声势浩荡的拉丁裔游行,“政治正确”已经让美国人“谈黑色变”。但另一方面,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的同时,却依旧恪守着“白人至上”的原则。

美军2021年征兵广告中以美国少数族裔作为主角,而故意排斥白人男性,但事实上,白人男性仍是美军主力

美国人口约3.3亿,是仅次于中印的世界第三,作为“人种大熔炉”,经过百年的混血通婚,大条街上随便拉两个行人都可能来自不同的大洲,时至今日,族裔成分相当复杂。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小时候的照片。奥巴马是黑白混血,他的父亲是肯尼亚人,他的母亲是美国爱尔兰裔白人

先了解一下美国的族裔构成:欧裔白人仍然是主体民族,约占总人口62.5%,德裔最多(约占16.8%);第二大族裔是拉丁裔,约占17.4%,墨西哥裔最多(约占12%);第三大族裔就是经常抗议的非裔,约占14.3%(在美国有一个“一滴血原则”,只要有非裔血统,都算是非裔)。在美国,各个族裔往往很喜欢聚群而居。

伊万卡·特朗普,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长女。特朗普家族是典型的德裔美国家族,金发碧眼,身材高大,伊万卡180cm

随着“黑命贵”运动的开展,现在的美国已经是一个被“政治正确”绑架的国家,几乎所有媒体都不允许出现关于“黑人以及拉丁裔”的负面新闻,连大学都需要为黑人和拉丁裔开出固定名额(固定录取多少人)来招生,总而言之,就是要在各方面优待黑人和拉丁裔。

一是为了选票(黑人和拉丁裔人口多),二是为了舆论(国际关注度高)。

但奇怪的是,美国社会对亚裔的态度依旧很糟糕,甚至近年来针对亚裔的犯罪(特别是东亚裔)还不增反减,有评论称:“在美国,歧视亚裔是另一种‘政治正确’”。

事实上,不止是美国,长期以来西方都将亚裔视作“懦弱的民族”,常常有“小眼睛、书呆子、矮子、保守、孤僻”等刻板印象,反正都不是什么优点。以西方影视艺术作品和电子游戏中的亚裔形象为例,男性一般是呆板木讷的书呆子或者狡诈邪恶的骗子,女性一般是崇拜白人的小女人或尖酸毒辣的泼妇,各位想想是否如此?

音乐剧《西贡小姐》,《蝴蝶夫人》现代版,首演于1989年,讲述越南战争中一个越南女孩和美国大兵的爱情故事

比如著名的两部音乐剧《蝴蝶夫人》和《西贡小姐》,这两部剧本异曲同工,都是讲述温柔似水、柔弱多情的亚裔姑娘(前者为日本女性,后者为越南女性)和始乱终弃的美国军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在塑造崇拜白人男性的亚裔女性这一方面,西方总是乐此不疲。

1993年美国电影《蝴蝶君》,讲述了男扮女装的中国京剧演员和法国大使的爱情故事,由美国华裔演员尊龙主演

1986年美国华裔剧作家黄泽伦为了嘲讽这种“白人男性对亚洲女性的幻想”而创作了《蝴蝶君》,彻底颠覆了性别,剧中美丽的“中国女郎”是男扮女装的,1993年被拍摄为同名电影。

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美国针对亚裔的歧视、骚扰、抢劫的系统性暴力案件明显激增,增长率甚至高达骇人的169%,而同时针对黑人与拉丁裔的犯罪增长率只有20%,“移民之都”纽约更甚,针对亚裔的犯罪增长了足足833%,惹得美国1/3的亚裔开始抗议。

2021年3月,旧金山一位75岁的华裔老太太被一个30岁的白人男性无故袭击,结果行凶者反倒被老太太制服

2020年全美刑事案件中有31%的案件出于“反亚裔”或“亚裔仇恨”,也就说一个美国亚裔公民被袭击或抢劫,仅仅只是因为他或她是个亚裔。

但与此同时,亚裔(Asian American)也是美国犯罪率最低、平均教育水平最高、最为富有的群体。

美国现任副总统哈里斯,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统,她的身份很政治正确,父母分别是印度裔和非裔

美国家庭年平均收入水平为5.4万美元,而亚裔平均水平为8.7万,比白人还高;同时,美国贫困率为17%,而亚裔仅为12%;美国高等教育率为45%,平均每20人中有9个人拥有大学学历,尽管被卡名额(美国大学的亚裔名额比例很小),亚裔还是达到了不可思议的64%,平均每5人就有3个人拥有大学学历,远远高于美国其他族裔。

硅谷的印度裔高管比比皆是,常春藤的华裔教授人才济济。

因此,亚裔也被称为“美国模范少数族裔”,可是为什么至今却仍是“最受歧视”的群体,比非裔美国人还要“喘不过气来”呢?让我们从历史中寻找原因。

很多人都认为美国亚裔大多是东方面孔,事实上,美国人把所有来自亚洲的移民都叫“亚裔”,这也就代表着美国亚裔根本不可能像同根同源的白人或拉丁裔那么团结。

目前,美国亚裔的总人口超过2300万,占比约7%,增长速度比白人高,比黑人低,还细分为“东亚裔”、“西亚裔”、“南亚裔”以及“东南亚裔”等群体,其中华裔人口占比最大,约占美国亚裔人口的25%,再加上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今非昔比,不少美国人把所有“黄种人面孔”的族裔,都认为是“华裔”。(事实上,亚裔后来特指“蒙古利亚人种”)

但长期以来的逆来顺受和“皈依者狂热”让不少美国亚裔自甘受辱,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美国华裔企业家杨安泽,这哥们甚至“以亚裔血统为耻”,号召亚裔展示所谓“美国性”。

美国亚裔人口不多,话语权也不大,而且相当分散,相较美国其他族裔,是最自卑、最渴望受到认可的族裔。和非裔被迫移民(奴隶贸易)不同,亚裔绝大部分是主动来到美国的,但又和掌握政权的白人不同,早期亚裔移民,要么是为了生计,要么是为了避难。

最早移民美国的亚裔群体是华人,其次是日本人以及朝鲜人。19世纪中期开始,清政府统治下的中国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列强入侵和清王朝的腐败统治导致大量农民以及小手工业者破产,而与此同时美国却亟需劳动力,双方一拍即合,华工开始移民美国。

早期的华裔劳工没有任何知识或技能,只能干最底层的体力活,修铁路、采矿或淘金,一个月下来的工钱甚至还没有白人劳工一天的多。但华裔劳工大多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只求饱饭,在旧金山渐渐聚集,第一条唐人街自此出现,后来又在纽约、洛杉矶等地遍地开花。

与此同时,日裔、朝鲜裔以及东南亚裔劳工也纷纷来到美国,但美国白人分不清黄种人,索性把所有来自亚洲的移民都认为是“中国人”。亚裔劳工能干勤快,最重要的是非常廉价,久而久之反倒让不少白人丢了工作,于是开始系统性地迫害亚裔劳工。

纽约华人庆祝中国新年游行。老一代的华裔移民还是心系祖国的,他们依旧将中国视作祖国

他们把怒火都撒在了华人身上,19世纪80年代,美国华裔基本站住了脚,但1882年美国政府却出台了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限制华人入境、禁止华人取得美国国籍、对华裔企业增收高额税收等,甚至驱赶华人,不少华人产业被强行剥夺,半辈子辛劳毁于一旦。

1885年更是爆发了举世震惊的怀俄明州石泉城大屠杀,28名华人死亡,75座华人住宅被焚烧,事后美国政府却以“证据不足”为由释放了施暴的白人矿工。

但美国政府后来一看,华裔劳工没了,不少矿场和农场直接抛荒了,这不行,于是放开对日裔劳工的大门。当时的日本为了外汇,非常乐意往海外送人,而且为了让白人开心,甚至还精挑细选,品貌端正、技能娴熟、知识渊博的人才能出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派留学生。

但日子一长,美国人还是不满意了,觉得“日本人在抢美国人的面包”,《排日法案》也随之出炉,这回条件更苛刻了,不允许亚裔有私人财产,也不允许结婚生子,摆明就是让他们干完活就回去。1922年《基保尔法案》还规定:美国女性和亚裔结婚,自动失去美国国籍。

“傅满洲”是英国小说家萨克斯《傅满洲》系列小说中的反派,也是西方人关于“黄祸”最直接的构想

美国人从那时起就害怕中国崛起,甚至还有一部名为《空前的入侵》的幻想小说,描述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一大国,然后西方联合起来对抗的故事。今天看来,诚如此言。

1941年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后,美国向日本开战,而此时全美7.5万日裔居民(此时华裔约10万)就成了愤怒的美国人的众矢之的,1942年总统罗斯福签署法令将所有美国日裔悉数关进了集中营,政府理由是“谨防日裔通敌”。

但事实上,这些美国日裔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很多孩子连日语都不会说了。集中营大多位于美国内地的穷山恶水,而且生活条件非常之差,一个5口之家只能挤在10平米的帐篷,没有干净的饮用水,也没有充足的食物。

更可怕的是,美国政府甚至把不少华人也给扔了进去,理由是“分不清”,逼得当时的美国华裔家家户户门口都写着——“Chinese,NO JAP”(中国人,非日本人)。

而此时,为了自证清白也为了融合美国社会,不少日裔和华裔美国人自愿参军,美国陆军日裔442步兵团,甚至是美国二战时期授勋最多的部队。而华裔美国人的枪口对准的自然是我们,朝鲜战争期间,一个名叫吕超然的华裔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就曾骗过咱们的志愿军。

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汹涌澎湃,黑人走上街头争取权利,但亚裔却依旧耽于“听话”,将自身的成就认为是白人的恩许,被称之为“模仿族裔”,一心认为只要努力工作、认真读书就能实现美国梦,根本没想着斗争。

渐渐地,一开始还怒其不争的其他族裔眼见亚裔不吭声,就以为好欺负,我打不过白人,我还不能欺负你吗?于是亚裔的社会地位和话语权越来越卑微。

比如印度裔,基本都是印度国内最富有的一批人,今天的印度裔是全美收入最高的阶层,平均家庭收入达到了不可思议的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4万),而华裔次之,有8.5万。基本是,最顶尖的印度人才都跑去了美国,硅谷的印度裔高管比例高达30%。

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大批越南裔“政治移民”来到美国,他们聚居的地方被称为“小西贡”,和华裔的“小台北”、日裔的“小东京”一样,让亚裔群体的组成更加复杂,和今天的阿富汗如出一辙,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小喀布尔”也会如期出现。

首先亚裔移民来自五湖四海,语言不统一、文化不统一、宗教不统一甚至连人种都不统一,华裔和华裔玩,印度裔和印度裔玩,日裔和日裔玩,大家都玩不到一块去。事实上,族裔内部还细分,比如华裔甚至会分成为广东派、香港派、福建派、台湾派等,剪不断理还乱。

大体上,美国亚裔最大的四支族裔中,华裔重商业和技术,印度裔重管理和研究,日裔喜欢玩金融和科技,而韩裔则一心一意做生意。

作为全美国最富裕的群体,为什么亚裔的地位还不如黑人?

比如1992年洛杉矶暴乱中,不少黑人暴徒哄抢韩国商店,结果韩裔移民直接掏枪保卫财产,成为一大历史景观。而当时的华裔大多寻求警局保护,日裔则闭门不出,连抗争方式都不一致,何谈“亚裔认同”?事实上,“亚裔”本来就是美国生造出来的政治概念。

近年来,美国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事件增加了近440%,口头上的暴力或肢体上的暴力都敌不过体制上的暴力,美国亚裔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美国社会系统性的排斥和歧视,举个例子,美国国家研究院超过25%的科研人员是亚裔,但在管理层,比例却只有5%。

和华裔、日裔、韩裔受尽屈辱不同,印度裔早早就抱团取暖,美国硅谷还有一句俗语“当你闻到食堂里的咖喱味,千万别说印度人的坏话”。靠着团结一致、灵活应变,今天的印度裔已经混得风生水起,硅谷15%的公司可都是印度裔开的,黄金万两啊。

说是“模仿族裔”,其实是“懦弱”的代名词,但很多时候,美国亚裔的抗争仍然无济于事,美国主流社会依旧将其边缘化,而超过65%的亚裔甚至认为“没有受到歧视”或“偶尔被歧视”,相比之下非裔只有“15%”认为“没有受到歧视”,大部分亚裔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辙。

非裔是被白人拐到美洲的,而拉丁裔的土地被白人抢过,因此美国白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负罪感,但对于“自己跑来”的亚裔却并无这样的感情。再加上美国社会将勤劳的亚裔视作竞争者,不少后来的华裔精英移民美国,也只能在餐馆端端盘子、跑跑腿。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北美报告,点击查看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