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疫情加剧,口罩战仍在持续,共和党州长打的什么算盘?

日期:2021-09-15
来源:综合新闻

文/徐宁晨 编辑/漆菲

洛基·汉纳(Rocky Hanna) 在他32年的教职生涯中积攒了很多经验,例如上课前不要喝太多咖啡,否则会一直上厕所;要友善地对待学校管理员和食堂工作人员,因为他们的小情绪也会影响到学校每个人。

他成长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塔拉哈西,并在那里完成大部分的学业。他和他的父亲、祖母是校友,都毕业于莱昂高中。之后,他进入军事学院并被任命为美国陆军军官。退伍后,他回到莱昂中学担任老师,随后进入管理部门。

如今,汉纳担任莱昂郡(Leon County)学区的教育长,负责管理其辖区的62所公立学校和36580名学生。他乐于服务自己的社区,平日不仅开展辅导计划帮扶“问题学生”,还会参加抗癌活动支持学校教师。

可以说,汉纳在莱昂郡的工作一直很顺利。但如今,学校的情况却让他焦头烂额,他无法从过去任何经验中得到帮助。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这个暑假汉纳会和家人们一起外出旅行,并观看他女儿参加体操比赛,然后在8月欢迎他的学生返校。

德桑蒂斯将标语“不要‘福奇’我的佛罗里达”印在自己的竞选商品上

但现实是,整个夏天,美国因德尔塔变异病毒而感染的人数居高不下。由于12岁以下儿童不在美国疫苗接种人群范围内,开学之后,这部分人恐将成为最易感人群。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7月最后一周,佛罗里达州12岁以下人群感染新冠病例为13596例。

过去两个月,汉纳被学校的工作会议和冗长的校董事会议淹没,会议主要议题基本都是 “开不开学”“是否戴口罩”“如何保障校园安全”。

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 (Ron DeSantis) 一直采取与病毒共存的态度面对新冠。他否认口罩的作用,并主张开放企业和学校。该州有相当部分人同意州长的观点,他们反口罩、反疫苗,认为医学专家和机构说的都是鬼话。

CDC建议从幼儿园到12年级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在学校佩戴口罩,但德桑蒂斯却宣布,强制学生戴口罩是违法的,还称“如果学校执行口罩强制令,将会受到惩罚”。与此同时,当地极右翼人士也开展一系列抵制活动。

学生该不该戴口罩上学?这个问题在佛罗里达州,已经不仅仅是医学问题,更是政治和立场问题。

高中教师:“不愿看到学校和家长起冲突”

联邦政府此前就施行口罩强制令给出过指导,许多地方政府制定了相应政策,佛罗里达则是反抗者中最凶的一个州。

反对口罩的家长抗议布劳沃德郡实行口罩强制令

德桑蒂斯称,口罩强制令违反了本州宪法。他指出,佩戴口罩的决定权掌握在家长手中,而不是学校或卫生官员手中。更重要的是,它违背了人们的自由意愿。

然而,仅在开学一周后,莱昂郡的学校就有245名教职工及学生确诊感染新冠,这是去年该学区新冠病例总数的三分之一。截至8月20日,该地区已有910名学生因接触感染者而被隔离。不仅如此,来自莱昂郡学区的一名学生和一名教师都因感染新冠相继去世。

汉纳因此宣布,自8月25日开始,莱昂郡学区从幼儿园到八年级的所有学生必须戴口罩入校;学生必须提供医生的医嘱才能不戴口罩上学。

不久后,他便收到佛罗里达州教育局局长理查德·科克兰 (Richard Corcoran)的来信。信中写道,如果执行口罩强制令,将会扣留莱昂郡校董事的工资。

莱昂郡的成员并不希望站在政府的对立面。因为损失的不仅是他们部分校董事的工资,如果州政府继续不满,教育局可能会撤销对该学区公立学校的补贴,届时老师和学生的利益或将受到损失。

最终,汉纳依然向学校董事会捍卫了自己的选择:“我知道我可能违反了州规定,但我也对莱昂郡学校系统中3万名学生的健康、安全和福祉负责,这将永远是我的首要任务。”

越来越多学区开始实行口罩强制令。2018年,佛罗里达州李郡(Lee County) 以23%的票数支持德桑蒂斯当选州长,使其成为该州共和党人最多的郡之一。而在8月31日,李郡同样违抗了州长的规定,成为该州第12个实行口罩强制令的学区。

阿拉丘亚郡(Alachua County)和布劳沃德郡(Broward County)作为该州首批通过口罩强制令的两个学区,现在也是最先被惩罚的两个学区。教育局宣布扣留该学区董事会成员的工资,直到他们撤销口罩强制令。阿拉丘亚郡学校官员预计将损失约13400美元,这相当于四名校董事成员的月薪。

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威胁学校将会为实行口罩强制令付出代价

莱昂郡学区的一名老师向《凤凰周刊》表示,由于隔壁学校有教师因感染新冠而死亡,现在教师们感到非常害怕。她本人不愿看到学校和反口罩的家长起冲突,因为教师的工作需要得到家长的支持。

“我们非常高兴孩子能重返校园,我们会尽一切努力保障他们的安全,而戴口罩不仅是保护他们,也是保护我们(教职工)。”这位老师说。

当汉纳宣布执行口罩强制令时,她松了一口气。然而,后来教育局以扣押工资的方式威胁其撤销口罩令,让她再度陷入担忧,“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我们太难了”。

“评论中的憎恨是这个城市的症结所在”

如今在佛罗里达州各地的校园,能看到不同观点的人群在对抗。8月以来,大批右翼分子在该州多个学区的校董事会会议前进行聚集。他们抗议口罩强制令,声称这是在“虐待儿童”。

当李郡宣布实行口罩强制令后,右翼分子和支持戴口罩的家长在学校门口打了起来。会议上,他们指责学区负责人实行口罩强制令:

“强制学生戴口罩是在‘打劫’学生的发展!你们作为教育工作者正在破坏他们的发展!”

“戴口罩是对学生性别的侮辱,当孩子们戴上口罩,你们根本分不清楚他们是男是女!”

“科学证明,99.9%的学生可以在新冠危机中活下来。”

在布劳沃德郡学区的一次会议上,右翼分子声称主张戴口罩是“法西斯暴政”,接种新冠疫苗是在搞“大规模人体试验”,违反了“纽伦堡守则”。

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Qunnipiac University) 的一项民意调查,约60%的美国人认为学生和教师在学校应该佩戴口罩。在汉纳所管辖的莱昂郡学区,同意佩戴口罩的家长占到90%。

汉纳表示,专家已经证明戴口罩可以保护大人和孩子,并补充说:“我完全赞成个人享有自由的权利,但我坚信,当孩子们的权利受到侵犯时,你所谓的权利就结束了。”

汉纳宣布莱昂郡学区将实行口罩强制令

JT的三个孩子都在莱昂郡上学,他不认为口罩和疫苗对抵御新冠有任何作用。“(口罩)当然没用!我不明白学校为什么要这样规定?”JT向《凤凰周刊》表示。

不过,当被问到是否要采取任何措施反抗这一规定时,JT予以否认。他表示,戴口罩已经是强制性措施,“我不希望自己的小孩是学校里唯一不戴口罩的那个。”

最令JT不解的是,为什么他失去了选择的权利。他认为那些支持口罩的家长才是将口罩政治化的始作俑者,因为他们侵害了自己不戴口罩、不打疫苗的权利。

当他在莱昂郡学区的脸书账号下发出疑问时,受到了很多家长的“围攻”。有家长形容JT这样的人过于“伪善”:“你们说‘我的身体,我来选择’(My Body,My Choice),但当堕胎问题出现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有个别家长还向学校和老师表示抱歉,因为后者要处理这些“难搞”的家长。亦有家长感到唏嘘:“这些评论中表现出的互相憎恨,正是这个城市的症结所在。”

类似对话出现在许多不同学区的脸书账号下方,不论帖子内容是否和佩戴口罩有关,家长们都能因为在这一问题上持不同意见而在评论区争论起来。

8月27日,佛罗里达州第二司法巡回法院的一名法官作出裁决,州长德桑蒂斯和州教育部均无权禁止学校出台口罩令,并直言州长的命令是“专制”和“反复无常”的。法官还发布一项禁令,阻止该州教育部惩罚当地学校董事会。

家长在李郡学区会议前为口罩强制令大打出手

德桑蒂斯的做法显然不合法,但他并不在意。对他来说,这更像是一场政治秀,他的观众除了佛罗里达州的右翼人群,还有共和党的同僚。

“要么帮忙,要么滚蛋”

在美国多地,口罩已经沦为党争工具。

德桑蒂斯的做法无疑加剧了美国的分裂,疫情期间一切可以用于对抗民主党的议题,都被他利用。口罩,疫苗、封锁均与党派文化紧紧绑定在一起,当总统拜登推行“疫苗护照”和“强制口罩令”时,由共和党所领导的南方州则高喊:反口罩、反疫苗、要自由、不要福奇(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

尽管每个州的感染人数都在上升,但是南方州的感染率尤其令人震惊。其中许多州长也不愿意施加新的限制或强制人们戴口罩。

与德桑蒂斯类似,得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 (Greg Abbott) 同样反对“强制口罩令”,甚至在8月末,他还宣布禁止强制接种新冠疫苗以及施行“疫苗护照”。

在南达科他州,作为2024年热门总统候选人的克里斯蒂·诺姆 (Kristi Noem) 将反对封锁、口罩、疫苗政策作为参选的卖点。该州不顾德尔塔变异病毒的传播危险,仍在近期举办了摩托车拉力赛,吸引50万人到场。诺姆骑着车、高举美国国旗帅气现身,被右翼人士称作“自由灯塔的化身”。

莱昂郡一所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佩戴口罩上课

当然,德桑蒂斯依然是这群共和党领导人中最具代表性的。他曾宣称:“我们要么有一个自由的社会,要么有一个‘生物医学’上安全的国家。而在佛罗里达州,人们将自由选择,做出自己的决定。”

但包括佛罗里达州在内的一些共和党领导的州,面临着迄今为止最严重的疫情。

近两个月来,佛罗里达州新冠确诊人数不断攀升,8月该州单日新增新冠死亡病例数多次超过去年疫情高峰时期。截至9月6日,佛罗里达州因新冠感染而住院的日平均人数为14713人,死亡人数平均每天253人,为全美最高。美联社称,这个南部州正经历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最致命一波冲击。

一些共和党州长却不以为然。他们认为,相比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强制口罩令所带来的政治破坏力比带给人们的利益损害更强。

他们的态度引发拜登的愤怒。拜登向共和党领导人喊话:“如果州长不愿意帮忙,至少不要阻止人们做正确的事,要么帮忙,要么滚开。”

这听起来也许不可思议,但德桑蒂斯这一系列疯狂举措的背后,是佛罗里达州这个共和党的票仓。

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虽说前总统特朗普遭遇失败,但仍在该州获得超过 37万张选票,这个数字是2016年的三倍。可以说,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四年间已将佛罗里达州变成了共和党的大本营。

现在德桑蒂斯在做的,正是延续该州的共和党传统。他将自己塑造成另一个特朗普:反科学、无视法律、以强硬姿态吸引外界注意。

力挺他的右翼人群不信任新闻媒体,反对专家和精英机构提出的任何建议。当民主党将福奇的建议当成真理去相信时,他们却认为福奇才而远之的病毒。德桑蒂斯利用这种心理不断进行鼓吹,甚至给自己的竞选商品打上标语——“不要福奇,我的佛罗里达”,这让支持他的人为之振奋。

是应避

支持口罩和反对口罩的家长在李郡校区前争吵

德桑蒂斯打造的形象与特朗普的风格如出一辙。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的行事作风曾被人们视为真实的表现,如今这个套路仍然奏效。资深共和党策略师凯文·麦克劳克林(Kevin McLaughlin)对此解读说:“选民渴望真实,而德桑蒂斯给人的印象非常真实,他正在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形象。”

过去的一年,德桑蒂斯的行为让他在共和党中的人气有所提升。现在他不仅想在佛罗里达成为特朗普的代言人,也想代替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位子,甚至争夺下一届总统。

今年6月,科罗拉多基督教大学百年研究所在丹佛举行的西部保守派峰会上对受访者进行了调查,与会者被要求选择意向中的“2024年总统潜在候选人”。结果显示,德桑蒂斯以74.12%的支持率稍稍领先于特朗普(71.43%)。

“如果特朗普对2024年大选有任何计划,他现在首先需要阻止德桑蒂斯的崛起,”佛罗里达州前共和党众议员大卫·乔利说,“后者正迅速成为该党的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