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贫穷,才能保证西方的安稳!”政客终于装不下去了

日期:2021-09-16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让中国受穷,才能确保西方的安稳吗?

近日,《德国之声》提出了这样一个尖锐的问题。

 

德国《焦点杂志》在文章《美国的恐惧:中国对繁荣的追求创造了一个新世界》中表示,白宫认为西方国家的安全建立在中国经济相对落后的基础之上。

文章做了这样一个比喻:在旧时代,中美关系中谁是厨师,谁是服务员,似乎一目了然。

1980 年的世界是这样的: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只有美国的10%左右,两国的地位之差很明显;

但到了2020年,中国已经达到美国的70%,中国的经济实力不容小觑。

当美国的恐惧和中国的渴望成为现实时,世界就不同了;

二者关系好比硬币的两个面,你方唱罢我登场,不能同时存在。

正如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说的那样:“中国的罪过就是发展成了一个大国,正在经济上超越美国;在美利坚征服者的眼中,这是不可原谅的。”

他说:“中国目前的发展规模之大,形成了对美国民族形象的侮辱,美国人将自己视为一个特殊的国家。”

如今,特朗普卸任了,中美关系却没有破冰;

拜登继续将中国定位在“战略竞争对手”,而非“战略合作伙伴”,实行“美国优先”政策,为志趣相投的美国精英政客所支持,变成了“温文尔雅的特朗普”。

2021年4月2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审议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

这份由民主、共和党共同编写的排华法案,长达283页;

法案声称中国在进行“掠夺式的经济行为”和“全球的军事扩张”,要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取而代之的是灌输美国的普世价值观。

“美国官员要团结起来,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

“美国要给非洲、拉美更多援助,以抗衡中国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力,打破中国的‘疫苗外交’阴谋。”

全是法案中的内容。

美国外交委员会主席恬不知耻地说:“这份法案就是为了保证美国能够动用一切力量,阻止中国的复兴。”

还有官员表示,美国这是在“合理”地控制中国,防止中国走向全球专制。

拜登表示:“中国想成为全球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这不会在我的任期内发生。”

就这样,美国从对中国的技术封锁、人权打压,到阴晴无常的签证游戏,再到叫嚣要从海上封锁中国,用“两环”策略切断中国的海上贸易,让中国人“变穷挨饿”;

美国不断在东海、南海进行军事挑衅,并派出武装舰艇,在太平洋上拦截扣押中国民船。

美国的这份传统,有迹可循。

前总统奥巴马在访问澳大利亚的时候,通过电视镜头向全世界宣布:

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富裕)生活,那将是人类的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球将陷入悲惨境地。

他还强调,美国不是想限制中国的发展,而是要中国承担国际责任。

中国要富裕起来可以,但中国领导人应该想出一个新模式,不要让地球无法承担。

讲话虽短,却寓意深邃。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资源不够用,所以只允许一部分人富裕;

中国一方面源源不断地把资源送往发达国家,一方面自己又必须改变发展方向,终究只能锁在贫困线下,沦为发达国家的附庸、傀儡。

放眼未来,只有当中国的人均GDP也赶上美国时,才意味着新世界的开端,意味着美国霸权的终结,中国时代的开启。

由此引出一个高度政治性、伦理性的问题:中国必须保持相对贫困,是21世纪西方安全架构的基本要求吗?

总之,这就是白宫里的人相信的。

如果答案实际为“是”,西方是否能够一直咬紧牙关,不承认普通中国人在过着越来越好的日子?

自欺欺人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奥地利的媒体《维也纳报》表示:中国的崛起是时势造就的,美国在阿富汗驻兵20多年,力量被恐怖分子牵制,中国才趁机获得发展。

假如911事件没有发生,中国“没有将来”。

德国联邦内政部高级官员于克(Stefan Uecker)也写了一篇题为“9·11——20年反恐战争”的长文。

他表示,二十年来,西方的安全政策一直围绕着911事件,“专注于一种威胁,忽略了其他威胁,是要付出代价的。”

此处的“威胁”指中国和俄罗斯。

“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头羊,美国在新的大国竞争中没有做好准备,内部也出现了分裂。”

美国真的像分析的这样,这二十年都在“迟到”,在“走思”,无暇他顾吗?

事实上,美国一直操纵多变国际关系,向欧洲发出威胁,扬言“盟友必须与美国站一起对抗中国”。

布林肯甚至放出狠话:“如果我们没有这样一个体系,让各国按照规则行事,尊重他们所达成的协议,就只能发动战争。”

此外,美日印澳组成了“四边机制”,形成“遏华联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大力渲染“中国威胁论”,称中国是美国的最大敌人,宣布澳大利亚将与美国合作,“在各个战线对中国进行反击”;

蓬佩奥大肆炒作对华的冷战,堪比当年的丘吉尔“铁幕”演说。

他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国,劝说他们切断与中国科技公司的合作,推动“印太战略”,在亚洲搞小团体,孤立中国。

日本方面,首相菅义伟称中国在贸易方面存在“不公平竞争”,违反了自由市场规则,决定效仿美国,让日本企业把产业链转移回国或者移到东南亚,在产业链上围堵中国。

印度就更不用说了,又是禁用中国手机App,又是禁止中资参与建设印度公路,又是打砸中资在印企业。

新冠席卷印度后,中国向印度支援2万台制氧机,以解燃眉之急;

印度不但一句“感谢”没说,反而转身就对中国商品收取反倾销税,并继续在边境制造冲突,混淆视听。

而拜登一个电话就获得了莫迪的感谢,英法等国也从印度那里获得了“谢谢”,反差强烈。

印度政府透露, 印度和欧洲还将签署一项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互联互通协议,作为印欧对抗中国的“关键举措”。

从人权、竞争、环保、主权等各个方面编造理由,向中国施压,就能让中国“缩水”到以前那个不得不依赖、听任于西方的穷苦状态吗?

答案是否定的。

当美国急于四处奔波,给中国的发展制造“裂缝”的同时,自己却先悄悄裂开了。

前仆后继的“美国优先”政策,引发了美国人的不满。

一方面,新冠肺炎期间,美国囤积疫苗,3亿人口的国家竟然囤积了26亿,使得贫困国家更无疫苗可打,美国还是捂着不撒手,一定程度上导致国际疫情迟迟不退,美国相当于在全球散播痛苦。

最搞笑的是,忠心耿耿的盟友韩国向美国求疫苗时,被美国拒绝了。

“我求你办事可以,你求我?没听说过。”

此外,为应对疫情,美联储迅速扩大资产负债表,大量印制美元,让粮食、房地产等价格上涨,在全球引发连锁反应,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影响最深。

《华盛顿邮报》发文批评:《美国的全球地位正处于低谷,大流行让情况雪上加霜》;

抨击美国优先实则为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让美国加速衰落。

虽然美国一再将“新冠起源”污蔑到中国身上,并进行独立调查,但世界的其他国家已不能再对美国唯首是瞻,他们不认同美国是应对新冠的老大哥。

而紧跟美国的反华急先锋澳大利亚,也把自己引向了战略死路,高校收入锐减50亿,流失了10多万中国留学生,农产品出口业遭重创。

澳大利亚想不到,它刚一撤,美国就迅速趁虚而入,填补了它的空缺……

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宣称要打垮最具杀伤力的“敌人”,其实是跟在后面,割盟友的韭菜,抢夺一切挣钱的机会——即使需要从别人口里抢食。

中国很聪明,没有选择成为美国的棋子,有国家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可惜的是,美国再狡猾也拯救不了自己内部的分裂。

在日复一日的无意义的“假想敌斗争”中,美国加剧了自己社会的种族矛盾、道德纷争和党派扯皮,陷入了黑洞。

至今,美国的新冠疫情仍是无解,得州却急着颁布了史上最严的反堕胎法;

一边反对戴口罩、打疫苗,一边称“生命可贵”……

压制中国,不能让中国人富起来,是西方稳定局势的必需品吗?

稳定不稳定很难说,反噬倒是正在上演。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北美留学生日报,点击查看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