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罕见集体认错! 美军无人机酿成一家十口灭顶之灾

日期:2021-09-19
来源:冰汝看美国

美国五角大楼在17号罕见承认,在8月29号的喀布尔无人机空袭中,美国酿成了“悲剧性的错误”,导致10名平民丧生,其中包括7名儿童!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奇(Kenneth McKenzie)召开记者会表示:“我向遇难者家人和朋友表示深切哀悼,美国正在探索支付赔偿金的可能性,以补偿受害者家属。”

但五角大楼说,现在美军、美国外交官已经完全撤离了,因此如何赔偿也存在难度。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也纷纷改口,发表道歉声明!而就在一周前,他们还认为这次空袭是“正义之举”。结果今天被打脸后,米利在声明中说:“在动态的高危环境中,地面指挥官拥有适当的权利,并有把握认为目标是有效的。这是一场可怕的战争悲剧,令人心碎。美军致力于对这件事保持完全透明。” 其实美军无人机滥杀无辜的新闻在阿富汗并不是大新闻,美国也并没有每次都道歉。但为何这一次五角大楼罕见低头了?

发动这次袭击的原因,要从美军8月底在阿富汗的仓皇撤军说起。这次撤军酿成了一起又一起的悲剧。从美国C-17运输机上坠落的阿富汗人,到8月26号,喀布尔机场外遭到伊斯兰国组织分支ISIS-K的自杀式袭击,造成了13名美国海军陆战队人员死亡。 第二天,美军的报复行动就展开了,48小时内在阿富汗发动了两次空袭,宣称在阿富汗楠哥哈省的袭击已经击中目标。而第二次空袭,则是击中了喀布尔机场西北部的一所房子。美军当时说,这次无人机袭击目标是即将发起另一次汽车炸弹袭击的ISIS-K恐怖分子。 但今天真相终于大白!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奇召开记者会表示,无人机的“地狱火”导弹击中了一家十口平民,被无人机锁定的白色丰田轿车后备箱装的爆炸物可能只是“水瓶”...

监控录像显示,丰田车的司机艾哈迈迪(Zemari Ahmadi)下午两点过从办公室返回家中,他在办公室用水管把水罐装满了,因为他家附近的供水服务最近中断了。 43岁的艾哈迈迪是长期为美国援助组织效力的阿富汗工作人员,跟伊斯兰国组织没有任何关系。而在袭击发生的时候,其实美军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怀疑他的车上可能有炸药。 在回家的路上,艾哈迈迪还送了两名同事。因为惧怕塔利班找麻烦,他在车上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播放任何广播和音乐。当艾哈迈迪到家的时候,家里所有的孩子们都出来迎接他。 但万万没有想到,美军把艾哈迈迪给家人准备的干净的水当成了炸药,酿成了他们一家十口人丧命。包括艾哈迈迪的三个孩子,分别是20岁、16岁和10岁。还有艾哈迈迪的堂兄,以及五个孩子年龄在2-7岁。

 

美军给出的解释是,无人机操作人员当时只看到一名男性成人出来迎接艾哈迈迪,因此判断这次袭击不会误伤妇女和儿童。 在这个喀布尔人口稠密的院子里,还发生了第二次爆炸!刚开始,美军试图以此为空袭进行辩护:看,就是有炸药,所以才发生了二次爆炸。但实际上,发生第二次爆炸的可能是院子里的丙烷罐或油箱... 简而言之,这辆车根本就不存在威胁。

 

但是,之前美国军方认为艾哈迈迪与从ISIS安全屋中出来的人有过短暂的互动,所以最初导致美国军事分析人员在追踪艾哈迈迪八个小时的时间里,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美军深信ISIS-K即将再次对喀布尔机场发动袭击。

其实在一周前,纽约时报等媒体就开始曝光美军可能袭击了错误的目标。记者在喀布尔当地采访了十几名死者的同事和家人,并且对汽车内是否有爆炸物,司机是否与伊斯兰国组织有关提出了疑问。 在记者会上,麦肯齐甚至承认,美军在调查这次空袭事件的时候,也用了《纽约时报》提供的证据。在查看了更多的航拍视频和照片后,美军调查人员发现,他们对司机的初步判断就是错误的,导致接下来对他动作进行分析的每一个结论都是错误的。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声明中承认:“我们现在知道,艾哈迈迪与ISIS-K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他当天的活动完全是无害的,与我们认为迫在眉睫的威胁完全无关。艾哈迈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最初美军只承认空袭导致3名平民丧生。但《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这是一个人口密集的住宅区,空袭造成了10人死亡,包括7名儿童。终于,美军在今天得出了和《纽约时报》一样的结论。当时艾哈迈迪的车驶进院子里的时候,孩子出来迎接他,但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迎接的竟是地狱火导弹。

 

当被问及谁会对这次悲剧性错误负责时,麦肯齐说:正在进行内部调查。美军掌握的ISIS-K情报中,白色丰田卡罗拉是一个关键要素,艾哈迈迪的车就是1996年的白色卡罗拉。袭击发生时,美军也确信当地没有平民,采取了谨慎措施,把伤亡降低到最小。

 

根据统计,自从2001年到2021年美国对阿富汗进行了13074次空袭,造成了至少4138人死亡,其中包括310名平民以及73名儿童。 在2012年全年,有30多起无人机袭击了阿富汗的平民住房,时任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曾要求美国停止无人机空袭,但并未得到美国军方的同意。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曾公开批评无人机袭击的使用:“我们不知道在这些袭击中,有多少无辜百姓丧生...这在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2015年,《华盛顿邮报》报道了一份解密文件,这份文件名为《The Drone Papers》(无人机文件)揭露了美军无人机袭击的很多秘密。 美国的无人机空袭计划起始于布什政府,这是在美国9/11之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增加了各种打击恐怖分子的手段,用无人机空袭便是其中之一。美国最初的无人机袭击目标在巴基斯坦和也门,随后将范围扩展到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利比亚。

 

(墙上的文字:你们为何杀害我的家人?)

但是每一次确认被杀的目标者与非战斗无辜平民的准确数字几乎不可能。这些空袭的伤亡统计由不同的机构完成,例如长期战争杂志会关注美国在巴基斯坦与也门的空袭,而新美国基金会则同时关注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与叙利亚。 对平民伤亡的估计在理论与实践中都存在很大的阻碍,平民的伤亡估计主要是通过新闻报道而采纳,但是这些报道更依赖于当地的媒体,在可信度上会有多不同。 奥巴马在2013年时曾说:“我们的目标只是基地组织以及相关组织,而且无人机袭击是被严格限制的。”但是实际结果并非如此,有数据显示,在阿富汗无人机空袭造成的平民死亡人数比驾驶员完成的空袭高出十倍。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提出在巴基斯坦,也门与索马里这三个战区以外进行无人机空袭,都需要得到奥巴马的批准。除非美国中央情报局有证据“几乎可以肯定”不会导致平民死亡。当时奥巴马还在政策指导文件中提出减少平民伤亡,规定目标人员必须是对美国人构成“持续和迫在眉睫的威胁。”整个过程需要多次跨部门的会议,才能决定是否空袭,然而共和党人批评奥巴马过于谨慎,一再的犹豫会让美国失去很多转瞬即逝的机会。 此外,奥巴马采用了一种非常有争议的统计方法,来计算平民的伤亡:在打击区域内,所有可参军年龄的男性都算作恐怖分子,除非有明确的情报可以在他们死后证明他们的“无辜”。军方反恐官员为这种统计方式辩护,认为靠近已知恐怖分子的人也同样是袭击目标。不过奥巴马内部有声音对这种统计提出批评,称这导致官方对平民死亡人数的统计低到了难以置信。 2017年10月,特朗普废除了奥巴马时代的审批制度,采取了更宽松与分散的方法,这也让军队与中央情报局官员,可以酌情在未经白宫批准的情况下发动无人机袭击。拜登上台之后,在未经过白宫批准的情况下停止了无人机袭击,并对美国无人机的使用政策提出了新的审查标准。 美国军方在空袭前,会先将目标列在一张球星卡大小的卡片上,卡片信息包括袭击目标的个人信息以及危险等级,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他平均授权无人机空袭的时间间隔为58天。 一直以来,美军都坚持,在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中,包括造成这次一家十口人死亡的最后一次无人机空袭,都是有必要的,这是为了防止美国再次受到袭击。虽然五角大楼对无人机袭击事件展开了全面调查和评估,但这并不会避免未来美军无人机空袭酿成更多的悲剧。也许唯一令阿富汗人慰藉的是:20年的战乱后,美国人终于走了!

 

艾哈迈迪的家人出席葬礼

艾哈迈迪家里的一位幸存者告诉记者:“美国利用我们来保护美国自己,现在美国已经摧毁了阿富汗。无论谁在我们家投下这颗炸弹,愿上帝惩罚你!”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冰汝看美国,点击查看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