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子15年前在邮轮上离奇失踪… FBI探员为查明真相卧底7年

日期:2021-10-26
来源:头条号 @谜案日记

尔虞我诈不论缘由,心中算计几人看透!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2006年5月25日,一艘西班牙千万意大利地中海的邮轮,停靠在了意大利西西里岛。

来自美国的朗尼和金崎,在墨西拿游玩了整整一天,到了晚上11点回到了‬船上,他们在‬餐厅‬里‬共进晚餐,朗尼还开了一瓶价值不菲的葡萄酒,然后又在船上看了一场表演。

5月26日凌晨4点30分左右,朗尼醒来时‬发现金崎不见了,他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

朗尼很着急,对于这种事情他不知道如何处理,于是马上给在美国华盛顿的警察朋友比尔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朗尼很着急的对比尔讲:我现在在意大利,米奇失踪了。

比尔觉得很困惑,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游轮上凭空消失呢?他让朗尼赶快报警,并且通知船上的工作人员,尽快给船长讲明情况,让船员们帮忙寻找。

朗尼说已经通知了船上的工作人员,船员们也已经开始在船上搜索了。

但是过了12小时,不管是船上的工作人员还是意大利海卫队警员,都没有发现金崎。

为了不影响其他旅客,船长和朗尼商量,让他先下船留在意大利和当地的警局保持联系,邮轮按照原定计划继续起航。

朗尼在当地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他有点紧张还有些害怕,当地警方的意大利语他完全听不懂,对他也不太礼貌,朗尼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的对待。

朗尼打电话给比尔和另一位私家侦探朋友苏珊,朋友们劝他不要害怕,保持冷静,他们想办法帮他定回美国的机票

比尔和苏珊两个人内心其实有些内疚的,当时朗尼在旅行前,其实是订了4张票的,朗尼想请他们两个一起出来玩。但当时因为苏珊的母亲身体出了点问题,需要做个小手术,所以无法一起出去玩,比尔也不想做电灯泡,所以最后只有朗尼和金崎出发了。

5月27日上午,朗尼乘坐飞机返回了加利福尼亚。而就在当下天下午4点,金崎的失踪案也有了新的发现。

意大利海岸警卫队接到了报案,一艘科学研究船在地中海的海面上发现了一个漂浮物,他们小心翼翼的将其打捞上船后发现,正是失踪的金崎。

当地警方通知了朗尼,收到消息后他表现的非常痛苦,脸色非常的差,随后他将噩耗通知了米奇的家人。

朗尼和金崎

1990年朗尼从法学院毕业,进入了洛杉矶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做律师,他能力出众又积极勤奋,处理工作上的事得心应用,在事务所里得到同事们和前辈们的夸赞。

由于工作需要,他结交了不少私家侦探和警察,其中和华盛顿警察比尔和私家侦探苏珊关系特别好。

在一次聚会上,朗尼告诉比尔和苏珊,他在公司的办公大楼的电梯内,遇到了一位女士,她笑容灿烂,头发乌黑,自己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他向同事们打听之后,知道这位女士叫做金崎·美姬 ,也在他工作的律师事务所工作,目前单身,而且为人本分,非常低调。

朋友比尔和苏珊告诉朗尼,遇到真爱可不容易,一定要主动出击,别等着心爱的女人被其他人追走,那将来后悔也来不及了。

朗尼受到了朋友们的鼓励,大着胆子约金崎一起吃饭,没想到金崎竟然就答应了。在一个格调高雅的餐厅里,他们聊得很投机,两个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朗尼风度翩翩,说话得体,举止言谈都给金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这次约会非常愉快,两个人都说以后要多多交往,甚至确定了未来几个月的约会。

看来两个人的缘分已经来了,两个月后,金崎就带朗尼见了家人。

金崎的家人又惊又喜。金崎出生在日本,6岁时和家人一起移民美国,她是家中4个孩子中最小的,也是家里最宠爱的孩子。

如今的金崎已经三十多岁了,正是要谈婚论嫁的年龄,但一家人总是担心金崎交了男朋友之后,会受到委屈。

朗尼向金崎家人许下承诺,说会照顾好金崎,他要努力工作挣钱,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1995年11月,经过了长达5年有的爱情长跑,两个人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两个人在加州的橙县买了套房子,两个人在婚后互敬互爱,生活甜蜜而幸福。

1996年金崎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没办法就从律师事务所离了职,在家里做了全职太太。金崎的父母资助了她一笔钱,金崎拿着这笔钱开始做理财投资。

平日里,朗尼上班时金崎会打点好家里的一切,而朗尼也会会尽可能的早点回家,回来陪在家中无聊的金崎,生活依然过得是其乐融融。

假离婚让感情降到冰点

1999年快到年末时,朗尼突然收到了一个指控,对方说朗尼利用律师身份,在和客户谈判的时,和客户未成年的女儿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

面对这个指控,朗尼是断然否认,坚称自己无辜。但因为这个事情,朗尼被律师事务所辞退了,并且可能还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金崎很生气,不管这事朗尼是不是做过,这都触碰到了她的底线,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大吵了好几次。

朗尼请金崎相信他,相信他对金崎的感情是忠诚的,并且主动提出了离婚,将名下的资产尽可能多的转移到金崎名下。

金崎问他这是为什么,朗尼说对她的爱毋庸置疑,但是他将会面临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官司,万一被起诉或是判有罪,他名下的资产可能都会被查没,很可能会倾家荡产,他不能连累金崎。

朗尼相信金崎对他的爱,他要保护金崎,并将所有的资产全部都转给老婆。

朗尼还说离婚只是一个形式,这场官司结束之后,金崎就会知道他们的感情是经得起任何考验的,而他们的未来会更加的美好。

金崎被朗尼感动了,同意了他的请求,在离婚协议签了字。

就这样6年的婚姻结束了,他们保留了橙县的房子没有出售,也没有做财产划分。朗尼名下只保留了洛杉矶的一套公寓,其余资产、钱款都留给了金崎。

比尔和苏珊听说了这事后,选择站在了朗尼这边,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为他收集有利证据,包括他上下班的打卡记录,汽车和手机定位记录,包括那位客户还有他女儿的所有的通讯记录,以此来证明朗尼没有违规。

通过这些证据表明,朗尼并没有时间和客户未成年的女儿,在控告中提及的地方发生些什么,最终朗尼的指控被撤销了。

2002年,这场官司风波彻底结束,大家都认为这个时候朗尼与金崎会立即复婚,虽然他们之前签了离婚协议,但还是住在一起,但可惜的是,并没有等到他们复婚的喜讯,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了。

朗尼和金崎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朗尼开始抱怨金崎在家无所事事,并且他也开始酗酒,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金崎却说自己得不到尊重和快乐,每一笔花销都要向朗尼汇报,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败家女一样,天天被朗尼盯着,没有一点隐私和自由。

后来朗尼更是变本加厉,他要求金崎马上把她名下的存款,全部打回到自己的账户里,并且从来没有提及到过复婚。

金崎慢慢的开始绝望,整天以泪洗面,甚至对生活都失去了信心,她觉得活着毫无任何乐趣。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僵,没多久朗尼搬出了家。

时间来到了2005年秋天,朗尼给金崎打了电话,和她商量出售橙县的房子,因为那是他们的共同财产,他已经做好准备,进行财产分割了。

但是金崎可能还对这段感情存着一丝幻想,她怀念过去,对过去美好的生活念念不忘,她没有同意卖房。没过多久,朗尼竟然又搬了回来,并且他还真诚的向朗尼道歉,说他错了,他还深爱着金崎,想要和金崎其重归于好。

FBI介入调查

2006年2月,朗尼和金崎商量进行一场浪漫的邮轮之旅,借此机会两个人缓和一下关系,让金崎给他一个机会,重新追求她。

看着朗尼诚意满满,金崎动了心,于就是同意了和他一起去旅行。

5月21日,朗尼和金崎从加州飞往了西班牙,然后换乘了前往意大利地中海邮轮。

3天后邮轮停靠到了意大利西西里岛,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是我们之前讲的了金崎先是失踪,后是找到了她的遗体。

金崎的家人在收到金崎遇害的消息之后伤心欲绝,侄女朱莉更是非常激动,她追着朗尼询问事发经过,但朗尼似乎也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朗尼说和金崎在25日深夜回到了邮轮之后,他们在酒吧喝了点酒,看了场表演,然后就回屋休息了。因为他的睡眠情况一直不好,在睡前他吃了两片安眠药,所以并不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

等他半夜醒来时金崎就已经不见了,他们住的是带有阳台的房间,但金崎为何要在半夜,独自去到阳台呢?

侄女朱莉质问他,为什么去阳台不应该问你吗?朗尼表示冤枉,说自己真的不知情。

金崎被找到的当天,意大利检察官就开始着手调查,他们与船长远程通讯,在他的配合下,简单了解了一下金崎最后住过的卧室。

屋内没有任何的可疑迹象,阳台上有一把椅子,边上的垃圾桶里有个空酒瓶。船长说他已经封锁了这块区域,等待邮轮靠岸后,会联络当地警方进行细致勘查。

因为案件当事人都是美国人,一个遇难,而另一个也通过合法的途径,回到了美国,所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将会接管此案。现在意大利检察官要做的,就是尽快收取所有的信息,转交给FBI。

联邦调查员找到朗尼,对他进行了问询。朗尼重复着与金崎家人说内容,他甚至还脱去了衣服,让调查员仔细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来证明金崎的意外,真的是与自己无关。调查人员眼睛紧看着朗尼,半开玩笑地问道:你和艾米也准备复婚吗?朗尼愣了一愣,然后不再回答。

由于没有直接的证据,朗尼被放回了家,他给朋友比尔打了电话,描述了一下被FBI审问的经过。比尔听后有些不解,艾米是谁?调查员最后一个问题是几个意思?

朗尼这才向比尔说出了他隐藏多年的秘密。

朗尼和越南女子艾米

朗尼说2002年的那场官司风波之后,他和金崎的感情就一落千丈,两个人开始互相猜疑,是三天一大吵,一天一小吵,从来没有消停过。而金崎甚至在每次吵架之后,还会对他大打出手,他又不忍心回击,所以当时过的是相当的憋屈。

为了排解金崎带给他的压力,朗尼在其它地方寻找心灵上的慰籍之地。

他开始频繁的上约会网站,在网站上他认识了一个越南女子,一位温柔的美国在职教师,名字叫做艾米。

两人秘密见面后,感情迅速升温。朗尼甚至为爱米购买了房子和一辆雷克萨斯轿车。当然这一切,没有让金崎和其他人知道。

当时朗尼从家中搬出去,就是和艾米呆在一起,并且在2005年7月,他和艾米在拉斯维加斯结了婚。但是只过了2个月,朗尼就厌倦了,他觉得他深爱的依然是金崎,于是他当即就与艾米离了婚,重新搬回去和金崎一起住,并且他下了决定,一定要将金崎重新追回,和她好好的过日子。

但是在邮轮上发生的事太突然了,金崎的消失让他感到非常恐惧,所以他从意大利回来后,直接去了艾米家。

比尔很惊讶,虽然他可以理解朗尼的心情,但是金崎刚刚离世,他马上又住到了艾米家,这不是授人以把柄吗?

比尔和苏珊的调查

几周之后,意大利警方传来了金崎的检测报告:颈部有勒痕,大腿内侧有瘀伤,法医判断她在落水前就已经发生了不幸。

这时朗尼开始慌乱了,他之前做过律师,很清楚他会成为第一嫌疑人。他开始寻求朋友比尔和苏珊的帮助,他说自己是清白的。两位朋友再次选择相信了朗尼,他们决定帮助朗尼。

比尔和苏珊来到了船上,查看了案发房间,并且找到了船长了解情况。船长回忆说,当时的船上至少有1500人,没有人报告说发现异常,也没有人看到或是听到什么。

苏珊问船长能否提供当时的登船人员名单,他们想看看船上当时是否有惯犯,有可能是惯犯下手做了所有的一切。

但是船长很为难,因为根据一些法律条款,客户信息属于保密信息。但最终苏珊通过一些手段还是拿到了副本,但是他们花了很长时间,进行了各种比对和研究后,空手而归。

并且比尔和苏珊还发现邮轮上没有安装摄像头,这对于案件的侦破来讲是不小的麻烦,当然一旦朗尼被起诉,检方同样也提供不出有效的证据。

橙县警方的起诉

2006年12月,金崎案发半年后,联邦调查局将案件交到联邦大陪审团,由他们决定是否进行起诉。

联邦检察官认为朗尼的动机,那就是钱。金崎遇难后,她名下所有的财产,包括不动产,差不多有200多万美元,根据金崎生前遗嘱,都将归于朗尼所有。

但大陪审团不予支持,检方的证据并不充分,金崎的遗产朗尼在事后一点都没动,所以他们决定不对朗尼进行起诉。

金崎的家人无法释怀,他们寻求到了橙县检察官的帮助,金崎离世让他们伤痛欲绝,他们想给金崎一个交代。

当成箱成箱的材料被送到到检察官办公室时,当时的助理检察官兼副检察长普莱斯马上下令,时刻关注朗尼的财务动态,他认为视钱如命的朗尼,不会就这么放过金崎的财产。

果然在2008年,金崎案2年后朗尼开始行动了,他将100万美元转汇到一家海外银行。

警方马上以为由起诉朗尼参与了金崎案,其目的是为了非法获利。但这个案件也败诉了,因为辩护律师表示,这属于民事资产案件,朗尼有权对这部分资金做变动和投资。

艾米的证证词

在经历了这起起诉之后,比尔劝朗尼去做测谎测试,在他看来加州检察官没有放弃对这案件的追查,他们仍在质疑朗尼。朗尼同意了,但结果却让比尔吃惊,他没有通过测试。并且检测员对比尔说,通过测试中的表现,朗尼明显就是作案人。

比尔不知所措,难道他和苏珊,都被朗尼利用了吗?

2009年1月,朗尼说自己的资产被当局紧盯,无法转大额生活费给前妻艾米,他担心艾米有什么想法,所以想请比尔和苏珊和去看望她一下。

此时苏珊和比尔更疑惑了,为什么朗尼会对艾米不放心呢?但他们还是答应朗尼,愿意帮他这个忙。

比尔他们两个一起到了艾米家后,苏珊让比尔在车内等一下,自己先一个人进屋和艾米聊了一下。

让苏珊没有想到的是,在聊天时艾米的情绪波动非常大,苏珊对艾米说出了她的大胆猜测:朗尼就是做案人,他在欺骗和玩弄所有人。

没有这话刺激到了艾米,艾米小声告诉苏珊,让他小心朗尼和比尔,金崎的案子就是他们两人共同谋划的。比尔负责人,朗尼提供金崎的相关信息,他们合伙把金崎扔进了海里。

苏珊惊呆了,她拿出了录音笔,让艾米重新复述了一遍她所知道的一切。

在录音过程中苏珊问艾米,朗尼什么时候告诉她这事的,是否说过给比尔钱,以及比尔为什么要参与此案。艾米说,再安排邮轮旅行前朗尼说过会发生意外,而后面的苏珊提的问题,朗尼并没有说过。

苏珊结束谈话后,回到车上将谈话的内容告诉了比尔,苏珊还说当年朗尼也为他们买了船票,要不是有事耽搁,今天的他们两个也都说不清楚,也会陷入到这个案子中了。

比尔听后马上就炸了,他马上开车去到了朗尼家。他把录音笔打开放在口袋中,质问朗尼为什么要陷害自己。朗尼说这是个谎言,他想让艾米感觉自己和一个大人物在一起办事,他能够操控他人的命运。比尔苦笑道,他为朗尼忙前忙后,结果却被朗尼当猴耍。

加州警方再次起诉

2013年2月13日,加州橙县警方再次对朗尼起诉,15日朗尼在佛罗里达州被捕,但是他提交了多份辩护证据,并且申请将自己的官司延后审理。

一直到了7年后的2020年2月,金崎案终于再次开庭审理,朗尼站在了法庭上。但他不承认犯过罪,他说一切都是艾米的谎言,因为自己要与金崎复婚,所以她记恨自己;另外检方也无法提供任何证据,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所为。

警方请出了4位证人。

第一位证人,邮轮船长。

船长介绍案发的邮轮来历,它是由一艘运输汽车的渡船改建成游轮的,船上设施相对陈旧。朗尼和金崎住的房间的阳台是焊接上去的,阳台下面就是大海,一旦有人从这里跳了下去,或者被扔下去,会直接掉入海中。

检方认为朗尼在邮轮的选择上带有目的性,因为大多数的游轮阳台下方都是甲板,而他偏偏选了这艘邮轮。

第二位证人是金崎的侄女朱莉。

朱莉带了一份电话录音,金崎的案子朱莉怀疑是朗尼,所以他寻求到了FBI的帮助,在接受了一定的培训后,带着监听设备与朗尼的对话。

朱莉:你和金崎的案件有关系吗?意大利那边已经找到了金崎,你猜他们的结论会是什么?

朗尼:你觉得呢,我想看看他,其实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朱莉:我知道是你害了他。

朗尼:我不知道。

检方说朗尼的这句话不知道代表着心虚,如果不是他干的,他大可以直接否认。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第三位证人是艾米。

警方并不否认2006年联邦关于是否要对朗尼起诉审判中,艾米为朗尼作过证,当时他说自己和朗尼都不知情,两人还为金崎的事情悲痛了很久,当时她撒谎了,现在她勇于正面事实。警方认为艾米值得鼓励和嘉奖,豁免了她之前的不实言论。随后,艾米说出了真相。

艾米说朗尼需要钱,他和艾米离婚就是想更好的接近金崎,同时他还向艾米撒谎,让她相信比尔协助策划了一切,她开始不愿意公开说明,主要是担忧自身安全,朗尼确实就是真凶。

当检方准备在次日请出第4位证人比尔时,2020年2月疫情爆发了,法院接到通知,暂停了此案的审理。

第四位证人比尔的大爆料

3个月后,2020年5月26日,在金崎案发14年后,法院再次召开了听证会,并且这次通过网络向公众进行了直播。

首选辩方律师就主张此次为无效审判,因为距离上次审判已过去3个月,陪审团可能都不记得所有的事情了,但是法官驳回了无效审判的动议。

2天后,16名陪审团成员按照合理的社交距离分散坐开,除了需要发言时,其余时间他们都戴着了口罩。

检方请出了第4位证人比尔出庭陈述,没想到,比尔竟然带来了一个更为震惊的故事。

2013年朗尼被捕入狱后,通过多种途径让案件延后审理,他非常的聪明,时间越久,留给他思考和行动的机会就越多。2014年,他询问狱友托尼能不能找人帮他处理掉艾米。但是因为托尼是惯犯,他想尽早地出狱,所以就将这个信息告诉了狱警。

狱警让托尼把一个警方的卧底格雷格介绍给了朗尼,朗尼通过书信与格雷格保持联系。

朗尼在写给格雷格的信中表示,让艾米消失后,愿意支付10万美金的酬劳,格雷格假装答应。但貌似很聪明的朗尼不知道,格雷格不是别人,而是他一直在利用的朋友比尔。比尔的确是一名华盛顿警员,但他同时也是一位专业的卧底警察,但是比尔从来没有向朗尼透露过。

比尔的证词,让大家更相信朗尼会利用一切手段,把所有对他不利的因素全部铲除掉。而且朗尼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律师,对法律条款是相当的了解,所以他比普通人更为谨慎。

朗尼应该没有想到,金崎会在海中再次现身;而金崎现身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在她未被扔到海里之前她已经离世了,所以肺部无法充满水,最近浮了上来,而不是沉入海底。

最终法院判朗尼“谋杀罪”和“谋杀未遂罪”,判处朗尼终身监禁,并且永远不得假释。

在金崎遇害14年后,罪犯终于伏法,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这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 反误了卿卿性命”,在此也提醒大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要贪念一时的繁华,而去做伤天害理之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尔虞我诈不论缘由,心中算计几人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