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状元啃老9年 我们是如何丧失适应力的?

日期:2021-11-01
来源:雾满拦江

(01)

2002年湖南高考状元刘琦,常被拿来做啃老一族的“反面”教材。

刘琦,留守儿童,出生于湖南省某贫困乡村。

性格内向的他,倘若命运没有垂青,他或许走上了早早打工的命运。

他一路坚信读书能够改变命运,当时也做到了。

一路考上最好的初中、高中,最终以654分夺得湖南省高考状元。

寒门难得出贵子,媒体记者纷纷来采访,一时刘琦名满四方。

刘琦的分数原本可以上清华,只是有个条件,毕业后须到西部工作5年。父母不愿他受苦,刘琦便去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就读。

毕业后的他,起点仍比多数人要高,但他却从此走上人生的下坡路。

找工作一直不顺,先后入职陕西、广州、上海等地多家企业,不到一年甚至几月便辞职。理由是薪资、企业前景没达到他的预期。

2011年,刘琦因外婆病逝,回家奔丧,准备休息一段时间。这一休息,就休息了9年。

刘琦

(02)

与上述例子殊途同归的是,日本一位68岁老人在家里宅了几十年,不结婚不打扫,家里垃圾成山。

这位老人,叫前田良久,自嘲“家里蹲鼻祖”,啃父母的遗产过活。

年轻的他,曾是贵门子弟,家住富人区,房产价值过亿。

人生的命运转折点,从他屡次高考落榜开始。他所在的精英学校,每个人都考上了好大学,早稻田、法政、日大等等,唯独他一人黯然离场。

考几次落榜几次,在这个贵族圈里,他处于歧视链的最底端。没有文凭的他,找工作,也只能找一些体力活,又处于社会歧视链的底端。

两层底端的失意,让他一度酗酒,引起肾脏损伤,不能干重活,又被开除。

最后,他躲进了家里,和父母在一起,过起了啃老和沉迷书籍的日子。

在这啃老的岁月里,父母相继去世,他抱着父亲的遗产,准备花光后,再了断自己。

前田良久

(03)

这两个例子,一个出生寒门,一个出生贵门。都曾拿到好牌,都因一些缘故没有打好,从此一蹶不振。

在给予人文关怀的同时,我们不禁反思,人生何以至此?

是他们不够努力吗?是他们一朝踏错,步步错吗?

当我们翻看历史,答案也许没有那么简单。

(04)

话说曾国藩科举中榜之后,进了当时的研究生院——翰林院。苦学三年,迎来一次毕业大考。

共有124名考生,考得最差的学渣,就要被赶出翰林院。

曾国藩顿时两眼泪汪汪:惨了!这三年只顾着玩,根本没学习……

惨归惨,考试还得接着考。

曾国藩顶着头皮屑进场,拿起试卷一瞧:嗨!这字我认得,嗨!连起来我也能念,简单!我答我答我答答答。临近考试结束,曾国藩发出一声惨叫:天呐,完了,我跑题了。

再改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交卷。

写文章就怕跑题,老师给你出了一道《宽宥》的高考题,你给人家写了篇《宽油能否重复利用的科学研究》,分数怕是要垫底。

曾国藩回家就开始收拾行囊,北上广深再见,我们无缘了。

次日放榜,曾国藩无脸再看。可同学们来劲了,一个劲儿地就往曾国藩家里窜。曾国藩被子都打包好了,正满地找被子盖脸。

哪知同学们说到:恭喜老曾,贺喜老曾,第六名!第六名!

什么?有没有搞错?

曾国藩一度怀疑阅卷老师的智商,反复确认后,才得知没错。阅卷老师的智商没问题,我的暂时也没问题,全靠同行衬托。

原来这124名考生, 绝大多数根本没进场,他们在考场门前就搜出小抄,被当场拿下,移交官府打屁股去了。

这下,曾国藩得知,这场考试不只自己没准备,其他人也没准备。其他考生看似聪明,但聪明反被聪明误,准备好的小抄断掉了自己的前程。

曾国潘

(05)

从曾国藩的例子里,我们能看到人生还有一种胜利的姿势,叫躺赢。

对手与你处于同等焦虑时,因犯错而出局。你只是占了个坑,做了最基础的操作,锁定了胜局。

回到我们前面的两个例子,刘琦和前田良久。

他们都具备良好的身体适应力,却缺乏良好的精神适应力。

他们的肉体能够适应极端的生活条件,粗茶淡饭,垃圾食物都能忍受。但无法适应极端的精神落差,从高考状元到普通打工仔的落差,从贵门少爷到社会底层的落差。

他们可以将肉体蜷缩在一个卑微的角落里,为的是不让人看见,直到曝光,让所有人看见。

然而,一个具备精神适应力的人,至少拥有三种能力:

1.容忍不确定性

高精神适应力的人,能够容忍不确定性。而低精神适应力的人,会想方设法降低不确定性,从而陷入更大的麻烦,诸如那些带小抄的翰林。

2.容忍地位的落差

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谁不比谁更金贵。高精神适应力的人笃信这个道理,在面对他人的精神打击时,更能从长远的角度看问题。

3.容忍关系的落差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但关系是会变的。高精神适应力的人,既能享受最优待遇,也能接受最差待遇。

诸如刘琦、前田良久,难以容忍上述三者,无法接受次好的选择,早早离场,从而失去之后转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