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岳母住女婿家怀孕引发的惨案

日期:2021-11-15
来源:网易

2011年6月8日这天寂静的夜晚,云南省曲靖市小百户镇赫斐村一间房子,突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附近的居民和消防员花了个把小时才扑灭,然而火被扑灭之后,没有人觉得轻松,因为里面清理出了一具女尸,这具女尸又扯出了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家庭故事。

警方经过调查后知道,女尸原叫保某清,是这户人家女主人云某的母亲、男主人桂某秦的岳母,三个人平日里就住在一起,不过奇怪的是,当天晚上云某和桂某秦却无影无踪,第二天一露面担心的却是房子和彩电,丝毫没有过问保某清的意思,难道她的死和女儿女婿有关?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村民们纷纷表示,这位岳母其实已经怀孕2个月,也就是说这次死亡是残忍的一尸两命,并且怀孕之前保某请就和女儿女婿吵得不可开交,怀孕之后更是动辄喊打喊杀,那么促成保某请死亡的,是这2个多月的身孕吗?

可最后却发现案发当天云某和桂某秦,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反而是桂某秦的大哥脸上身上有新鲜的抓痕,衣服上的几滴血与保某清的DNA完全吻合,说明他正是杀害了保某清的凶手,那么是什么让这两个本应该没有太多关系的人,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如果从婚姻上来看,保某清毫无疑问是个苦命女人,她结过三次婚,第一次婚姻以丈夫意外身亡结束,第二任丈夫抛弃了她,最后一次婚姻好不容易在她生下了一个女儿之后步入正轨,却也因为丈夫车祸离世,成为她人生的又一个坎坷。

只是有的人经历了坎坷而变得更坚毅,有的人却因为坎坷而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2008年保某清在外面晃荡了一阵子之后,可能是实在活不下去了,就选择来到赫斐村投靠自己的女儿女婿,女儿女婿也没有什么好说,就让她这么住着了,可谁也没想到她这么“作”。

保某清在自己女儿女婿家是白吃白喝,但啥也不干的,起初女儿女婿也没有要求她干,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结果保某清还反过来找他们要钱,整天就嚷嚷:“给我钱,给我钱我就不来烦你们了!”云某和桂某秦不知道她要钱干嘛,但还是给了她钱。

后来大家都知道她拿钱去干啥了,去钓男人!没多久就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一个男人,然后还要带着那个男人住进云某和桂某秦家,哪里有岳母带着自己的情人住进女儿女婿家白吃白喝的?云某和桂某秦均表示不能接受,拒绝了她。

拒绝之后,保某清就大吵大闹,站在楼顶上要跳楼,拿打火机威胁要烧房子,可这并不是这出闹剧的结尾,没多久保某清就说自己怀孕了!一个39岁的女人,住在自己女儿女婿家,莫名其妙怀孕了,你说传出去,别人怎么看桂某秦?他难堪极了,要保某清说出对方是谁。

保某清死活不肯说,还要把孩子生下来说让女儿女婿养,所有人都劝过了但都没用,三天五天就要发一次脾气,云某和桂某秦实在伺候不来,就借着打工,准备出去避避风头,然而才出去不到一天,就被自家大哥桂某林一通关于保某清的电话叫了回去。

桂某林说,保某清某天晚上可能是看电视,突然之间停电了,就认为是桂某林在为桂某秦这个弟弟出气,所以故意停的电,因此非常生气,拿了把菜刀就去他家闹,闹得桂某林无比烦躁,又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令桂家在当地都成了笑话,烦躁之中又掺杂了憎恶。

但要说想她死,那倒是没有,只是保某清真的“不作不死”,案发前一天,她竟然到处去村中宣扬,说自己怀孕两个月了,要把老公接回来一起住,要分云某和桂某秦的房子等等,说了很多令人笑掉大牙,又替她尴尬到想钻地缝的话。

桂某林心疼自己弟弟的生活,被一个这样的女人弄得不像样子了,自己家也连带着在村里面抬不起头,于是7月8日晚上9点左右,云某、桂某秦和保某清吵完架去了外婆家之后,桂某林就去敲门,跟保某清说要她好好过,不要吵架了等等。

但桂某林没说上啥,保某清就生气了,对着桂某林就拳打脚踢的,拿指甲往他身上刮,一点都不手软,桂某林本来就很烦她,脑子一时发胀,一下子就给了保某清三拳,给她打懵了,然后又掐死了她,冷静下来后放了一把火毁尸灭迹。

这把火并没有把桂某林的罪行完全遮掩,他很快就被抓,在审讯室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毫无疑问桂某林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犯该罪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存在激情杀人、义愤杀人、避险过当、防卫过当的情节,属于从轻情节,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存在图财等卑劣动机而杀人,利用残酷手段杀人,杀害朝夕相处的亲人,造成多人死亡的情况,这属于从重情节,当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不过桂某林不存在从轻情节,也不存在从重情节,加上悔罪态度比较明显,愿意进行经济赔偿,也获得了保某清女儿女婿的谅解,甚至他们反而还跪下来对桂某林说对不起,另外基于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引起的故意杀人适用死刑十分慎重的原则,以及保某清存在一定过错的情况下,桂某林不会被判死刑。

只是这个结局也没有特别值得欢喜的地方,保某清虽然爱无理取闹但罪不至死,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无辜,桂某林原本是去调解,却把事情恶化,两个家庭从此支离破碎,令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