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女被骗到美国当保姆,被迫学狗爬行

日期:2021-11-28
来源:鉴史风暴

2016年7月13日深夜,美国明尼苏达州伍德伯里市的一条空荡荡街道上游走着一位满脸茫然的华人妇女,好心路人发现她神情呆滞、脚步沉重,仔细一看,这个六旬左右的女子浑身都是伤口、一双眼睛淤肿得如同核桃,与她说话时,她也完全听不懂英语,路人认为她一定是刚被歹徒打劫了,就拨通了报警电话。


韩郭玲被发现时,正游荡于这条街道

警方赶到后,一边把这个瘦弱不堪的女子火速送往医院治疗,一边请华裔警察来为她翻译做笔录,一问之下,才得知她根本不是被人打劫,而是遭受了自己雇主黄丽丽(Lili Huang)长达几个月的虐待和折磨,才成了这副模样。

更可怕的是,这种虐待是有预谋的。

35岁的黄丽丽在2014年取得美国绿卡,后举家搬来伍德伯里的一处豪华住所,来美定居时间还不到两年。她从前住上海时就雇佣了这位58岁的保姆韩郭玲(化名,美国报纸上登载受害者名字拼音缩写为H.G.L),宾主一直相处关系融洽。带孩子来美国定居前,黄丽丽热情邀请老保姆跟自己一起出国,承诺给她高薪,还托人为韩郭玲办了旅游签证,2016年2月随行来美。

很快,韩郭玲的签证到期了,成了滞留美国不回去的非法移民、黑户,而黄丽丽趁机没收了韩郭玲的护照,利用韩郭玲签证过期、不懂英语的短板,把她关在自己家里当成奴隶囚禁,并肆意打骂、虐待。

当年8月,黄丽丽被美国检方以“非法扣押证件、非法拘禁和殴打”等罪名告上法庭,而她请来的华裔律师却回应说:

“我的当事人断然否认一位前家庭朋友的不实说法,并将通过我们的司法制度获得辩护。我们的司法体制的根本原则是无罪推定。”

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审判,黄丽丽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

1、被骗到美国当保姆,被虐打得多处骨折

2015年底,在黄丽丽说服韩郭玲前往美国当保姆时,她描绘的前景非常美好:黄家是个富裕的家庭,不仅在国内有多处房产,还在美国伍德伯里市购买了一栋价值54万美元的豪宅。伍德伯里市是明尼苏达州圣保罗郊区的一个高级社区,这里住着全华盛顿郡最富有的一些家庭,也包括不少华人。黄家门前有大片草坪、院子后面就是高尔夫球场,环境宁静而惬意。黄丽丽还承诺每个月给韩郭玲人民币6千元的工资,按月准时打到郭的国内账户里。不过,直到几个月后韩郭玲离开黄家出走时,她也没拿过一分钱薪水。

韩郭玲在上海曾经照顾过黄丽丽的小女儿,当时她与黄丽丽相处不错,感到黄家人待她礼貌而客气,听到来美后的待遇后,韩郭玲不禁心动了,就接受了黄丽丽的安排,通过旅游签证的形式入境,然后滞留美国不回去、住在黄家当保姆。

很多前往美国打工的华人保姆都采用了这种出国方式,而这种方式本身是违法的,给她们后来在国外遭受不公平待遇留下了隐患。

由于相信黄丽丽的承诺,韩郭玲在没有签订任何合约的情况下,就随着黄家人来到美国,很快她发现自己落入了陷阱。

在明尼苏达州落地之后,黄丽丽一下子换了张面孔,变得傲慢而凶狠。

为了不被移民局发现身份遣返,很多身为黑工的华人保姆不敢跟邻居打交道、整天呆在雇主房子里不外出,正因为如此,从前“阿姨”长、“阿姨”短的黄丽丽变得格外颐指气使,把身份尴尬的韩郭玲当成了自己的女奴,随意侵犯她的人权。

韩郭玲来到黄家后,不但要照顾孩子,还要做饭、打扫房间、伺候主人,远远超出她在上海时的工作量。黄丽丽把所有家务都推给韩郭玲一个人,强迫她每天劳作18个小时,只答应付给她每月890美元,时薪仅为1.8美元,远远低于明尼苏达州规定的最低标准7.75美元。


伍德伯里市

也就是说,如果黄丽丽想在当地雇佣一个同样的保姆,她每月至少要支付3832美元,难怪她会鼓动如簧之舌、劝说韩郭玲来美国当保姆了。

而就是这么点工资,黄丽丽事实上也没有支付过,她对保姆声称已经把钱打入另一个账户,韩郭玲却从来没有见到。


黄丽丽家的豪宅

对于已经免费当奴隶的韩郭玲,黄丽丽还不让她吃饱饭,一不高兴,就抓起韩郭玲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柜角上猛撞,还罚她不准吃饭。饥肠辘辘的韩郭玲只能偷偷在房间里吃一点饼干填肚子,来美国短短4个月,她的体重就从120磅(54公斤)掉到88磅(40公斤)。

不久,韩郭玲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就托黄丽丽的丈夫给她买机票回国。黄的丈夫拿走她的护照后,不但没去买票,还威胁恐吓她,让她以后哪儿也不许去。

2016年7月4日,黄丽丽又为一点小事大发脾气,她用力抓扯着韩郭玲的头发,把保姆的头往桌子上撞,在韩郭玲倒地后,黄丽丽又用脚使用踢踹保姆的前胸和肋骨,导致韩郭玲多处胸骨、肋骨骨折。

看到保姆受伤后,黄丽丽不仅没把她送往医院,还勒令她接着干活,7月10日,韩郭玲已经无法站立行走,黄丽丽却当着孩子们的面,强迫她用双手和双膝在屋内像狗一样爬着干了4小时家务活。

浑身是伤、精神极度紧张的韩郭玲无法再像从前那样把家务做得尽善尽美,7月14日晚上,她不小心把食物碎屑撒在了柜子上,黄丽丽看到后,立刻拿起厨刀冲过来,说要杀掉韩郭玲,被黄丽丽父亲制止了。


黄丽丽家厨房

韩郭玲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活不了几天,入夜后,她趁黄家人不注意跑了出来,在伍德伯里,她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只能漫无目的地沿城市道路走下去。

警方找到她时,韩郭玲说她打算步行前往机场、以便离开美国,她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更不知道机场在什么地方,但她看到头顶有飞机飞过,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2、女雇主因“三级袭击罪”入狱,豪宅充公、刑满后遣返

在向韩郭玲了解情况后,警方连夜赶到黄丽丽家中,对她实施了拘捕。搜查后发现,黄丽丽竟把韩郭玲的护照藏在自己的钱包里,好限制保姆离开。

在韩郭玲的床垫下,警察发现了大量掉落的头发,被团成一团、塞在角落里。韩郭玲解释说,这些都是被黄丽丽扯下来的,如果不藏起来被黄看见,她就会野蛮地强迫保姆把这些头发吃下去。

医院的伤情鉴定报告显示,韩郭玲身上留有疤痕、双眼淤肿,她的胸骨和肋骨多处骨折,并且有明显营养不良的情况,显然,保姆说的话都是真的,在黄家,她不仅遭到过多次殴打、还长期吃不饱饭,成了黄丽丽随意进行发泄、打骂的私奴,更令人气愤的是,黄家老老小小却对这一切熟视无睹,不仅没有人报警、把保姆送往医院治疗,黄的丈夫还帮妻子把保姆护照收走,实施了助恶为虐的行为,如果再被折磨下去,韩郭玲只有死路一条了。


正在接受治疗的保姆H.G.L

由于这些明显的犯罪事实,7月15日,明尼苏达州检方立刻以“意图贩卖劳工、贩卖人口、非法扣押证件、非法拘禁和殴打他人”等罪名起诉了黄丽丽。

就在黄丽丽出庭前,她的律师丹尼尔·李公开声明说:黄丽丽断然否认了保姆的说法,声称自己根本就没有虐待过保姆,律师还扬言要给黄丽丽进行无罪辩护,甚至指责“舆论对黄丽丽和她年轻的家庭进行了不实指控”。

警察们出于义愤,纷纷上庭作证,第一个见到韩郭玲的警察鲍尔在庭审中陈述他当时观察到的情形:韩郭玲不会说英语,只能说出自己来自中国上海,当时“她颤抖着、情绪低落,明显在哭,而她脸上多处受伤显示她曾受到攻击。”

面对大量人证、物证,特别是韩郭玲身上长期遭受殴打受下的伤痕,黄丽丽无法再否认检方的指控,于是,她又当庭耍起了无赖,说自己长期患有精神病和强迫症,目前正在接受治疗,在虐待韩郭玲期间,她的精神疾病还没有彻底治愈,试图以此逃避法律制裁。

而认识黄丽丽的当地中餐厅服务员说,黄有两个孩子,她们一家人常到中餐厅用餐,从平时的言谈举止看不出她有任何异样。


黄丽丽

7月18日,黄丽丽向法院交纳35万美元的保证金后,被释放回家,但被要求一周后再次出庭,在家期间须佩戴脚踝监视器。

这个随手就能拿出几十万美元的女雇主,却一再欺骗、克扣、压榨自己58岁的保姆,足见她根本就没有把保姆当人、而视为她可以任意操纵玩弄的工具,心理极为变态。

美国检察官也在起诉书中感慨:这位保姆的处境有如“奴隶或签下了卖身契”。

由于黄丽丽和她律师的一再狡辩,审讯时间拖了一年,最后,在得知自己可能面临重刑的前提下,2017年5月31日,黄丽丽与检察官达成了认罪协议,她承认了强迫劳动和三级袭击罪(third-degree assault),但否认对韩郭玲实施过非法扣押证件和非法拘禁行为。

助理检察官布鲁克指出:“黄丽丽必须接受其犯下罪行所带来的后果,不仅是金钱上必须给予赔偿,她也必须承担失去自由和财产惩罚。”

虽然判刑、赔钱也无法弥补受害人在身体、精神上遭受的摧残,但法律的处分可以彰显人间公义。2017年8月24日,明尼苏达州联邦法官宣布了判决:

判处黄丽丽监禁一年零一天;没收黄丽丽在伍德伯里的豪宅;黄丽丽需赔偿保姆95,944.80美元,并按当地工资标准支付受害者服务费用27,344.73美元。

黄丽丽为她的虐待行为付出了将近70万美元和在县监狱服刑一年的代价。

之所以把黄丽丽的刑期定为一年零一天,是因为美国规定在四种情况下可以遣返绿卡持有者,其中第四条为“暴力犯罪:被判处一年刑期以上的暴力犯罪,在服完刑后需要被遣返”。这让很多持绿卡的罪犯期望能被判处一年以下刑期,好逃避被遣返。

按原定时间,黄丽丽于2018年8月服完刑后会被取消绿卡、强制遣返中国,而2018年4月,美国联邦法院恰好废除了这个第四条规定,新规下,故意破坏、未使用武器袭击等“暴力犯罪”不会被遣返,除非是“谋杀、非过失杀人、强奸、抢劫、严重殴打”这几种重罪罪名成立,才会被强制遣返。

因此,财力雄厚、请得起私人律师的黄家,很可能利用这一条新规来逃避被遣返。

不过,这样人性泯灭的女人,中国也不欢迎。网友们曾就此事发表评论称:“走哪都是祸害……把垃圾倒回中国,这样好吗?”

3、涉外家政之痛:因身份不明、处处受限

涉外家政如今并不少见,很多招聘网站上打有“出国劳务月嫂年薪50万”、“保姆年薪28万出国赴欧美”、“华人雇主急招保姆家政、年薪30万”的广告,代办出国打工业务的家政中介更是随处可见,但与高薪相匹配的,是巨大的风险。

据中介所人员说,如果真想出国当保姆,首先要交6.6万元的签证费用,其中打工者个人承担30%、将近2万元,剩下七成由雇主承担。

有一些犯罪团伙就利用这一点,打着高薪招聘出国保姆的幌子,向应聘者每人收取几千到几万元的“签证费”,承诺说她们一旦拿到签证出国、雇主会支付这笔钱,而事实上,他们收了钱后就没了下文,招聘一事不了了之,完全是诈骗行为。


关于“出国保姆”骗局的新闻报道

就是在介绍成功的案例里,也存在着很多风险。

雇佣中国保姆的家庭大多是旅居海外的华人家庭,出于文化和饮食的考虑,他们想找同文同种的华人当保姆,此外,欧美等国的劳务费用并不便宜,就像上文所说的美国明尼苏达州,雇佣一个居家保姆需要支付每月3万人民币左右的工资,还要为保姆购买医疗险和商业险,算下来是一笔巨额开支,而国内的“涉外保姆”一般只要半价。

目前,国内的劳务输出公司仅开通了前往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的保姆业务,没有对美国的家政中介业务,但作为华人移民最多的发达国家,美国又是中国涉外保姆的最大市场,就连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也雇有华人保姆,这样一来,前往美国的华人保姆绝大部分只能以旅游的名义来办签证,有效期最多半年,除非雇主在国外拥有自己的公司,才能办理商务签证。

有家政公司坦言:在美国从事涉外保姆工作的大多数都是非法滞留的“黑户”,雇主会让她们留在家里不出门,只负责带小孩和做家务,避免被移民局发现后遣返。

作为非法打工的“黑户”,大多涉外保姆表现得小心谨慎,想呆个三年五载攒点钱回国,雇主也不用帮她们买保险,倘若保姆受伤或者生病,也无法去医院就诊,那就只能看她们自己的造化了。

而一旦与雇主发生私人纠纷或者被克扣工资,大多涉外保姆只能忍气吞声,她们在美国寸步难行、一切仰人鼻息,与雇主之间地位毫无平等可言。明尼苏达州“黄丽丽虐保姆事件”,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不过,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加,家政市场越来越热,月薪上万元的高端保姆、月嫂供不应求,家政人员只要服务质量过硬,获得高薪完全不成问题,也就不用再长途跋涉去海外打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