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华坏了江湖规矩

日期:2021-12-05
来源:锅盖斯基

把赌场开到内地,抢了澳门赌场的生意,不把大哥放在眼里。

三条中犯一条,就小命难保了,更何况洗米华犯了三条。

还有2个月又要到春节了,这个黄金周能有多少人到澳门玩,直接影响澳门赌场的生意。

2021年的春节,只有9.1万人到澳门旅游。

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春节,到澳门旅游的人达到了121万人,光是内地游客就将近90万。

内地游客是澳门赌场上的摇钱树。小树一摇,遍地元宝。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澳门成为赌城的历史,比拉斯维加斯还要长。

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拉斯维加斯的名气盖过了澳门,直到21世纪初,澳门才挽回面子。

2006年,在总营业额上,澳门赌场超过拉斯维加斯,成为全球第一赌城。

到2013年底,澳门博彩业年收入已经是拉斯维加斯的7倍。也就是说,其一个月的收入,就超过了对方半年的收入。

澳门的面子是靠什么抢回来的?

贵宾厅。

亚洲责任博彩联盟创设主席苏国京说过:

如果没有贵宾厅,就没有澳门博彩业。

无论是澳门还是拉斯维加斯,赌场都有中场和贵宾厅两种配置。

这两种配置,约等于斯基吃饭时的大厅和包厢。

区别是,一般上包厢吃饭,靠的是人头。服务员看你人多,可能就把你带进包厢了。

但上贵宾厅可没那麽容易,至少得先准备50万澳门币赌资。

别的地方吧,对贵宾厅没那麽上头。拉斯维加斯贵宾厅收入占赌博总收入的四成,但在澳门,七成收入来自贵宾厅。

那贵宾厅里的顶梁柱,又是些什么人呢?

大概10年前就有数据说,澳门的赌客9成是内地人,所以澳门贵宾厅里大多也是内地的豪客。

2014年之后,受内地经济影响,去贵宾厅里的豪客也少了很多。

其实,内地富商不是贵宾厅最肥的客人,“领导”们才是。

澳门有一个叠码仔在2014年时,遗憾地表示:

现在贵宾厅里已经很少见这样的人啦。

这样的人,一般是指企业出面招待的领导。这些人出手狠辣,因为输了也不是自己的,一把下去就是几十万。

当然,也不是所有“领导”都只盯着企业的招待钱包,他们也会自己想办法搞定赌资。

广东东莞市樟木头镇原来有位镇长叫李为民,他为了到澳门赌博,挪用了超过1.1亿的公款。

凭实力挪用的公款,最后凭运气输掉了9000多万。

不过李镇长还是一名有担当的镇长,在法院公开审理时,他当庭表示:

相信自己所有财产能还清这笔欠款。

1.1亿相当于欠发达县当时一年的财政收入,李镇长能还清,只能归功于赌术了得。

那些年,热衷于赌博、研究赌术的也不止李镇长。

沈阳原来有位叫马向东的副市长,据说随身带《赌术精选》、《赌术实战108招》等书籍。

不但是赌场上的贵宾厅喜欢盯着这类官员,连国外情报机构也喜欢。

2010年有份祕密报告流出,报告里说,几个机构称有“证据”表明“美国特工”利诱并设圈套将前来赌博的内地官员拉下水,迫使他们与美国政府合作。

说到贵宾厅,就逃不掉这几天的主角——洗米华。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澳门赌场的贵宾厅就采取了承包制。

这个贵宾厅承包了,你就是“厅主”。

在澳门,厅主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主,如果不小心承包的厅排到了第一,那你就是“厅王”。

近几年的“厅王”就是洗米华。

据说他承包了18个贵宾厅,贵宾厅一半的江山是他的。

如果洗米华安安耽耽当个“厅王”,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但他的野心不只是当“厅王”,而是当“赌王”。

“厅王”的启动资金,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是来自“崩牙驹”的3000万。

“崩牙驹”坐过牢,2012年底出的狱。

大家现在去翻翻“崩牙驹”,出狱后整了一个非常“佛系”的人设,云淡风轻、作风低调、非常宽容。

“崩牙驹”当年可是个狠角色,据说是个敢把枪顶到何鸿燊脑袋上的主。

这么一个狠角色,在澳门回归前夕,能在粤港澳扫黑行动中强行保命。

要知道,跟他同样狠的另外两个黑帮头目叶成坚、张子强,都没能躲过内地枪决的子弹。

有人说,当年“崩牙驹”得到了高人的指点,用6个字保住了小命。

搞点事情,进去。

“崩牙驹”搞了什么事,大家都知道,炸了当时澳葡政府警察司司长白德安的座驾。

就这么一个人,最近搞出的新闻,大多是隐退。

但真正想隐退的人,怎么会时不时搞出点新闻?

“崩牙驹”不是,这几年他在一些小道新闻中,转身成了一名“爱国商人”。

今年3月,还有新闻说,“崩牙驹”被海联工委评为了“海外联合洪门爱国人士首席代表”。

这些小道新闻,是真的小道,让斯基找不出一个权威消息的来源。

当曾经的黑帮头目打“爱国牌”时,不是说不行,但也得小心。

“崩牙驹”狠,洗米华也不是好惹的主。

据说“崩牙驹”出狱后找洗米华要股份,洗米华很不给面子地还了他3000万。

就这一出,不被“崩牙驹”在小本本记上一笔,斯基是不信的。

当然洗米华得罪的可不只是“崩牙驹”,他几乎把整个澳门赌场都得罪了。

因为疫情,澳门赌场的日子已经很不好过了。

澳门博彩收入已经差不多降到2007年的水平了。

2020年的收入是604亿元,差不多是2019年2925亿元的零头。

当然,这个零头有点大。

2021年稍微好了点,但到10月份也就700多亿元。

看看赌王家澳博控股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前三季度,公司拥有人亏了27.14亿港元。

就是赌王家族,也经不住这么个亏法。

赌王都在亏的时候,太阳城集团不亏一点,也不合适。

太阳城集团前两年亏了将近有30亿,还整得自己有点资不抵债了。

斯基翻了下太阳城集团的财报,从头到尾没提到过自己的线上业务。

2019年,国内媒体都指名道姓揭露它了,它还能死鸭子嘴硬,说:

太阳城集团没有经营任何网络博彩业务。

玩得好一手文字游戏。

媒体点名的是太阳城集团实控人周焯华,人家回应用的是“太阳城集团”。

没毛病,太阳城集团确实没玩网络博彩,玩网络博彩的是实控人。

这招忽悠下韭菜可以,想忽悠其他人就没那麽容易了。

大家想想,澳门一半的贵宾厅掌握在洗米华手里,他要是把这些最有价值的羊毛转移到线上,澳门半个赌场岂不是要被掏空?

掏空澳门半个赌场,约等于掏空半个澳门。

加上他又在东南亚搞线上线下O2O,一下子就能把盘子做大。

2019年的时候,媒体就揭露说:

太阳城网络赌博在内地每年的赌注额在万亿元以上,相当于中国彩票年收入的近两倍。

太阳城网络赌博每年的盈利更是高达数百亿元,这些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

还有一个数据是去年9月透露的,说中国每年从境内流出的涉赌资金超出一万亿元。

两个数据合起来看就是,从境内流出的万亿涉赌资金,大多到了洗米华的口袋。

而且,是每年!

所以,前两天洗米华被通报的时候,提到涉案金额时只用了“特别巨大”四个字。

特别巨大,真的大到不方便透露。

斯基再来带大家撸一下逻辑线:

洗米华一头掏空了澳门半个赌场,一头把境内资金转移到境外,两头截胡。

这种搞法,真的有点坏了规矩。

看看以前真正的赌王,那觉悟不是洗米华捐个几千万就能赶上的。

赌王一开始就表态说,公司将每年利润的10%用于慈善事业,90%用于发展澳门经济、工商事业。

2003年,赌王用600万港元买下了流失100多年的圆明园猪首铜像,2007年又用6910万港元买下了圆明园马首铜像。

这些铜像,他都全部无偿交给国家博物馆保存。

但以上那些原因,都不足以让洗米华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他最坏了规矩的地方是——通过网络博彩把富人游戏,搞上了穷人的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