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偶遇川粉聊仨小时,差点儿把他聊成社会主义接班人!

日期:2021-12-29
来源:头条号 @记者韩鹏

在飞机上偶遇一位川粉儿,聊了仨小时,感觉下飞机时,这大叔都快被我聊成社会主义接班人了。

大叔40多岁,坐我旁边,挺爱聊天。他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我是中国驻美记者。好家伙,没想到碰到他的嗨点了!

他说:“恕我直言,特朗普驱逐你们,做得对。这话你别往心里去,不是针对你,是针对拜登!”

这也“太会聊天”了?那我就好好跟他说说中国声音。

1、为什么川粉认为拜登对中国“不够强硬”?

我说:“支持驱逐记者?你们说好的‘新闻自由’呢?”

他说:“那都是骗人的!我现在跟你说实在话呢,你别拿幼稚的政治口号搪塞我。特朗普账号都被封了,有什么自由可言?不说没用的,我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中国人,我要跟你谈谈现实中的中美关系——拜登现在对中国太软弱了!他根本不敢针对中国,还在跟俄罗斯较劲。”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我说:“拜登不针对中国?他不是天天拿中国说事吗?上台一年,制裁了150多家中国企业和机构,一点没比特朗普消停。”

他说:“那都是忽悠人的。拜登就是在继续特朗普的政策而已。他根本不敢找新的领域对中国开刀!可是,你们崛起得太快了,美国这样软下去,早晚会完蛋。我听说,你们有一个省,GDP都超过俄罗斯全国了;上海比纽约还震撼,而且我知道中国像这样的城市不止一座,这我在网上都看见了,你也别忽悠我说没有。可是,美国现在只会内斗,拜登却不敢遏制中国,反倒去跟中国谈判了。我问问你,是不是你们中国人现在都觉得,用不着自己出手,就看着美国人内斗,就能熬到我们完蛋?”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2、为什么川粉支持特朗普的对华政策?

我说:“你说的中国发展是实情。不仅广东比俄罗斯GDP高,而且广东一座城深圳,就比香港的GDP还高。40年前深圳只是个渔村,20年前香港回归时一座城占中国GDP的1/4,但现在一个深圳就超过香港了。不过中国也有很多没钱的地方、没钱的人,比如我。这些全都是事实,我也没啥好瞒着的。”

他说:“我的天呐!你们发展这么快?那拜登还无动于衷?俄罗斯有什么威胁?它核武器再多,也不敢袭击美国吧。拜登完全找错目标了。”

我说:“俄罗斯的事咱先不提,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说中国崛起那么快、美国内部越来越乱、这样下去美国会完蛋,那你跟我说说,你认为美国正确的对华政策,应该是什么?”

他说:“好,那我就回答你,你听了别生气。”

我说:“不会生气,但我会给你说我的看法。”

他说:“好!首先,美国必须对中国打贸易战!贸易逆差太大了,钱都被你们赚了,这样下去我们早晚被掏空。第二,美国要防止中国偷窃知识产权,应该减少中国人赴美,因为我们无法分辨谁是间谍,留学生可能会偷走我们的核心科技。第三,应该在军事上对中国施压。这三点都做到,就能给美国买时间,否则我们早晚被中国掏空。”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3、为什么川粉支持美国对华打贸易战?我是如何跟他解释美方错误的?

我说:“一条一条说。你说的贸易战已经在打了,中国对等反制,不屈服,美国怎么办?打到现在,特朗普加征的关税,93%都被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承担了,这不是加速美国被掏空吗?”

他说:“那中国也承受了损失,总比不打强。不然你们把钱都赚了。”

我说:“中国才承受了7%的损失,你们伤敌一千自损十万,不划算啊。再者,我告诉你一个也许让你意外的事:中国人赚到你们的美元,并没有很开心,相反,我们很生气。”

他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这些美元,是你们印的白条!但我们卖给你们的,都是流血流汗生产的、货真价实的产品。我们累死累活赚到手里的钱,只要你们一开印钞机,就会贬值。这事,我们还不知找谁说理呢。”

他说:“你从中国角度说的这个问题,对我很有帮助,我从来没想过。嗯,你说得好像有道理,打贸易战伤敌一千自损十万,而且不仅可能加速美国被掏空,还可能加速美元被掏空,这更可怕。”

 

呵呵,看到了吗:称霸久了,美国人这种“只管自己高兴、不管别人死活”的心态,不仅会导致美国到处得罪人、失道寡助,还会导致他们因为以自我为中心,产生误判、出昏招——这就是为什么“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4、为什么川粉支持美国限制中国留学生?我是如何给他解释的?

但川粉大叔接着说道:“那也要防止你们的留学生和企业偷窃知识产权,还有军事上也要施压。”

我说:“你以为留学生那么厉害,能偷走你们的核心科技?我认识的大多数留学生,都把美国当‘新东方厨艺学校’了,跑这做饭、旅行、拍照、谈恋爱来了。他们的父母卖了自己在中国好几百万的房子,供他们来这花钱,你知道那是多少消费、是多少美元流回美国吗?就算假设有一两个留学生真是间谍、一两家企业真的违法,美国不也有间谍在中国吗?美国企业在中国就没有违法的?总不能因为有间谍、有违法,就把自己国家放在真空环境里不见人吧?还有,你说对中国军事施压,美军要真有能力,早就跟解放军干起来了,还能等到现在?”

他说:“那你说,美国该怎么办?”

我说:“你自己已经说了呀,中国崛起快、美国内部乱。那就解决美国内部的问题。”

他说:“这才是我最生气的地方!拜登现在根本不解决问题、反而制造问题。”

5、川粉为什么这么讨厌拜登、讨厌“社会主义”?

下面这段认真看,挺有意思:

他说:“拜登印了那么多钱,却直接平均发给每一个人,而且还发给失业的人。我就是开公司的,我手下很多人,都因为这事辞职了,因为拜登给失业人员发的钱,比我给的工资还高!你说这让我怎么做生意?拜登就是赤裸裸的买选票。更可气的是,拜登现在还搞了‘100人以上企业所有员工必须强制接种疫苗’,但有些员工就是不想接种,结果又辞职了一批!我手底下现在连个靠谱的员工的招不到。拜登搞得完全是‘社会主义’,这样下去美国可真要完蛋了。”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6、我如何给川粉讲明白:拜登搞的不是社会主义、中国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我跟他说:“你先等会儿,我就是从社会主义国家来的。拜登搞的这套,根本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国家面对经济困难时也会印钱,但中国印了钱,是决不会直接平均发给每个人的,而是把印了钱后、贷款给企业,让企业扩大再生产、去招人。这样既能让企业在经济下行时别倒闭,还能保证就业,老板和打工人都能活下去。”

他说:“对啊!你们社会主义国家都知道的事,拜登竟然不知道。印了钱直接发给底层,那不是自找通胀吗?这就是买选票,就是腐败!”

我说:“这不一定算腐败,但一定是假民主。印钱这事,还真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发明的,这事你们罗斯福总统的发明啊。以工代赈,带领美国走出经济危机,这都是我们从小课本里就教的。罗斯福和拜登都是民主党,这差距有点大啊。不过,我还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你刚才说的第二点,拜登强制100人以上企业员工打疫苗,这有何不好?美国都死80万了,难道你真觉得自由比生命重要?”

他说:“又来了,咱别谈民主自由了,都是骗人的。为什么我反对拜登强制企业员工打疫苗,因为我的公司就是有人死活不打、宁可辞职也不打,而且辞职了领的失业红包,比我发的工资还高!于是他们就拍屁股走人了,我招工难啊。但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是,拜登一边强制我的员工打疫苗,一边又把美墨边境大敞四开,那里的移民乌央乌央的,有几个打过疫苗了?这不是避重就轻吗?”

7、川粉为什么反对拜登的移民政策?

我说:“你说得有道理,我也学习了。不过,有移民不好吗?你不是说招不到人吗?那就招移民啊?他们说不定比你招美国人要便宜。”

他说:“招啥移民啊,他们都是新来的生瓜蛋子,根本干不了我们公司需要的事。他们跟客户去见面,还不两句话就把人得罪了?劳动力不是说搞进来一批移民,公司就能用的。公司需要受过教育和培训的劳工,却招不到;低质量的劳工,也找不到工作。这不是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吗?再说了,拜登根本就没想过什么劳动力和企业的关系!他就是为了让这些移民将来变成美国人,再把他们全家老小都带进来,然后给拜登投票。还是买选票,腐败。”

我说:“你可以去高校招外国留学生啊?那些人也不能满足你公司的需求?”

他说:“现在是不是最优秀的中国留学生,都不选择留在美国了?留下的都不是最厉害的?”

我说:“他们怎么选,因人而异。但我知道的是中国的‘十四五规划’要大力发展科技创新,防止‘卡脖子’。我认识的一个麻省理工的中国留学生,本来想去谷歌上班,结果清华大学说给他解决北京房子、户口、甚至还给配偶解决工作,人家想都没想,立刻买机票、回国发展了。现在他正在清华天天加班,研究无人驾驶呢。”

他说:“所以,你们把人才买走了,拜登引进来的都是不稳定因素。”

8、社会主义国家印了钱,会“只救财团,不救人民”吗?

他郁闷了一会儿,又开始问我“尖锐”问题了:“你刚才说,你们国家是社会主义的,可是你们印了钱发给企业、不发给百姓,那百姓怎么说?不会说你们的政府在经济困难时‘只救财团、不救人民’吗?拜登不把钱发给企业,就用的这个说辞。”

我说:“社会主义的核心可不是印了钱救谁。你看看我们怎么防疫的,就知道什么是社会主义了。任何一个小区发现一例确诊,马上就有基层党组织——对,就是你们天天抹黑的共产党员——顶上去了!党员、志愿者挨家挨户盯着,不许出门,而且挨家挨户送饭送菜,老人孩子有困难他们挨个解决问题,这就是社会主义。我们的居家隔离,是真的隔离!不是美国那样连遛狗都算‘必要需求’,可以出门的。贫困清零、恐怖主义清零,我们都是这么干的。社会主义的核心,是党的领导,是党员的无私奉献和牺牲。”

他说:“天呐!怪不得你们能清零。这事怎么没人跟我说过?”

我说:“记者都被驱逐了啊,你不是刚才说支持驱逐我们吗?要不是你遇见我,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呢。”

9、我如何告诉川粉:党和钱的关系,国企和私企的关系

他说:“所以社会主义,就是靠安排一大堆党员,去挨家挨户解决问题?那你们政府哪来的这么多钱,雇这么多人去干活?难道真是党员靠热情,白白付出?”

我说:“当然不是,党员也要赚钱养家啊,也是领工资的。社会主义不仅是花钱派人去给群众解决问题,更主要是赚钱!你不是好奇为什么中国发展那么快吗?因为我们想发展哪,很多时候不是像你们这样,绞尽脑汁靠吸引私企去投资,而是靠你们资本主义国家最不喜欢的国企。因为有些业务,注定不是投资的那家企业赚钱,而是‘投资者栽树、别人赚钱’,这时候就需要国企顶上。”

他说:“那国企就不赚钱了?国家都赔了?”

我说:“当然不是。我举个例子,比如新能源车这事,没有充电桩就没人买新能源车,没人买新能源车就没有企业做充电桩。怎么跳出这个死循环?有一家叫国家电网的国企,直接把全北京都修上充电桩了,现在连高速公路都遍布充电桩,可它靠收充电费那几个钱,什么时候能收回成本?恐怕猴年马月也收不回来,私企是不可能做这个赔本买卖的。可是,国家电网也许没赚到钱,但充电桩多了,大家就愿意买新能源车了,比亚迪之类的电动车私企,就能卖车赚钱,而且国际竞争力也会增强。这些私企赚了钱会缴税,最后国家并没有赔,社会各方都赢了。这就是社会主义——为社会服务,社会是目的,资本只是手段。你们的马斯克不也跑到中国去卖电动车了吗?现在他都卖成全球首富了。你做的什么生意啊?美国实在不行,不如考虑去中国发展吧。”

他听了以后,眼睛都瞪大了:“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社会主义确实很厉害。再这样下去,美国可能真要完蛋了。但我还要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们社会主义这么好,为什么香港会乱?当然我知道你会说我们国会骚乱更乱,但咱有一说一,就说香港。”

10、我如何给川粉讲香港问题与“靓丽的风景线”

我说:“没必要提国会山,那只是跟佩洛西的‘靓丽的风景线’说法打口水仗用的。咱就认真说香港。首先一国两制啊,香港是资本主义的。第二,更主要的原因,香港出事,我认为根本不是什么修例、投票问题,而是民生出问题了。那的房价高得太离谱了,我采访过一个上街的年轻人,他从小就跟哥哥在一个10平米的房子中睡上下铺,一家四口住在一个屋檐下,现在他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了,连跟女朋友睡的地方都没有。年轻人的日子过成这样,上升机会少,当然就会出问题。所以这不是什么民主问题,这是民生问题——民生才是最大的政治,民主不是。好在现在开始逐步修复了,我也很久没去香港了,希望那边能更好吧。”

他说:“你说的让我大开眼界,我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你这么一说,我也在想,美国‘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真的是种族问题吗?似乎也是民生问题啊。而且美国很多白人也很愤怒,也觉得自己被歧视了;亚裔、拉美裔,都觉得自己被歧视了!仿佛各个种族都被歧视了,到底谁是歧视者?”

哈哈,他好像把自己绕进去了。

终于,我们谈到灵魂问题了!

我说:“恐怕,你说的问题,根源恐怕根本就不是种族矛盾,而是阶级矛盾。”

他说:“阶级矛盾是什么?”

我说:“阶级矛盾是我们每个中国人从13岁就学过的理论。我们看问题,从来不从长相、肤色、口音上看,而是分析他的阶级。我们课本里在中学第一课就告诉我们: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比如你看现在的拜登政府不爽,不一定是总统与选民之间的问题,而是你们代表的阶级不同。但国家总是有办法调和你与总统的矛盾,比如再举办一次选举。所以,中国人看美国,跟你们的看自己的国家,有很大不同。但我们也尊重美国自己的看法,这事没必要强求,因为你我的国家太不同了。”

说到这,飞机落地了。如果他是个好奇的川粉,那么也许他下飞机后,会去网上搜搜什么叫“class struggle”。要是他真的记住了我说的话,再看看网上的说法,恐怕他会从此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我们互留了电话,他说了,下次来华盛顿,到我的住处找我,接着谈!我看看他防疫情况,再决定吧。

出处:头条号 @记者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