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斯坦福招生舞弊案终结 华裔家长认罪入狱9周

日期:2021-12-29
来源:温房网
大家还记得2019年惊爆教育界的美国顶尖名牌学校录取贿赂丑闻吗?当时媒体曝光了将近33位名流富豪使用违法违规手段帮助子女获得大学本科录取书,其中涉及的学校包括哈佛、斯坦福、耶鲁、南加州大学等。如今耗时二年多后,这场大规模招生舞弊案的最后一名涉事家长终于在近日认罪。
 
 
根据Fox News的报道,现居加利福尼亚州67岁的华裔I-Hsin “Joey” Chen(简称Chen)是一位仓储公司的老板,他承认了一项电汇欺诈罪,称自己通过支付$7.5万元贿赂了考试管理员Igor Dvorskiy,让其允许考试监管人员Mark Riddell秘密修改自己儿子的ACT考试答案,使考试的最终成绩为33分, 满分为35分。
 
Riddell曾在佛罗里达州的一所体育类私立学校IMG学院的网站上被列为高考主任,检察官说,“Riddell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实际上并没有考试的正确答案,但他可以根据“客人的”需求提供近乎完美的分数。”
 
根据认罪协议的条款,被告Chen同意判处九周监禁、一年缓刑、100小时社区服务以及$7.5万元的罚款。
 
除了Chen以外,还有数位华人家庭通过这场惊天丑闻背后的主谋William Rick Singer将子女送入名校。
 
其中贿赂金额最大的为山东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支付了$650万元(约4377万人民币),将女儿赵雨思(Yusi 'Molly' Zhao)送入斯坦福大学。
 
Singer用$50万元买通了斯坦福大学帆船队主教练John Vandemoer,让不会驾驶帆船的赵雨思以帆船运动员的身份入学。事发后,斯坦福已经将赵雨思开除。
 
2017年7月30日,丑闻败露之前的赵雨思被邀请在某平台直播,她声称自己以ACT33分,托福111分的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并分享自己申请大学的经历,表示“只要你有梦想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那就问心无愧!”
 
作为步长制药二代掌门人,赵涛曾表示:“对于子女们,要切记不能给太多钱,不然就是浪费。他们必须要懂得自己去创业,为自己打造一番事业。”
 
另一位金额庞大的案例为中国公安部A级通缉令中的嫌疑犯郭虎林支付了Singer约$120万元。Singer用$40万元贿赂耶鲁女子足球队教练将郭虎林女儿Cherry Guo(郭雪莉)以足球运动员的身份送入耶鲁大学。事发后郭雪莉同样被开除。
 
涉事主谋Singer控制着两家名校申请的中介公司,他承认不道德地为750多个家庭子女提供了大学入学便利,如今他面临最高65年监禁和$125万元的罚款。
 
Singer主要使用两种欺诈手段帮助客户的孩子进入名牌大学:高考作弊和伪造精英体育证书。除了帮助家长贿赂考试监管人员,他还贿赂了多名体育工作人员和教练。在顶级大学中,招生办公室会更看重申请学生的体育特长。
 
这其中最经典的案例为女演员Lori Loughlin以其在美国情景喜剧Full House和戏剧《当呼唤心灵》中的角色而闻名,她和丈夫总共行贿$50万元,以安排两个女儿进入南加州大学成为划船队的成员,尽管两个女孩都没有参加过这项运动。最终Loughlin被判入狱两个月,而她的丈夫被判入狱五个月。
 
丑闻爆发后,各大媒体都将其描述为大学招生系统崩溃的征兆。大部分新闻报道都试图解释为什么有人会被Singer的计划所诱惑。被告人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很多人都很富有,但都不是超级富豪。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某些名牌大学的大学录取变得相当有选择性,以至于一个家庭必须至少捐赠$1000万元才能激励招生委员会重新审视他们的孩子,甚至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投资回报是没有保障的,而Singer则是在售卖能“成功入学”的确定性。
 
反过来,另有一些人也研究了为什么某些大学对学生录取变得如此有选择性。《大西洋杂志》指出,美国的大学席位并不稀缺,除了少数对学生有针对性选择的大学:“稀缺能为增加学校声望带来额外好处。申请的学生越多,入学的学生越少,一所机构的选择性就越大,随后声望也越大。”
 
这种焦虑在加拿大几乎不存在,因为四年制大学在选择性和声望方面并没有表现出如此极端的差异,反过来,大多数加拿大雇主也不会根据毕业地点严格区分求职者。
 
相比之下,有选择性的美国大学已经发展成为某些具有社会声望和财务利润丰厚行业(如法律和金融)的入职门槛。这导致了父母最终愿意做任何事情来玩弄系统以使他们的孩子获得这些优势,而这并不是因为名牌大学的教育更好,而是因为这些学校会带来更好的社会地位。
 
看来,父母“花钱买保险”不仅帮不了子女,还会影响了他们的一生。明知道违法,但还是想急功近利的方式并不可取。俗话说天道酬勤,只有付出了足够的努力,才会获取相应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