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尿煮蛋用尿蒸肉 还有什么国人不敢吃的

日期:2022-01-11
来源:看鉴

如果你认为中国人的吃货精神是有底线的,那么接下来要聊的故事也许会打破你的认知。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一份“中国奇葩美食排行”让我明白,就没有中国人不敢吃的东西,哪怕是排泄物。

(图片来源于@网易数读)

“童子尿煮蛋”以满分的奇葩指数拔得头筹,这种独特的地方美食以福建永春湖洋和浙江金华东阳为最。

这些“黑暗料理”的出现,与坊间传闻中“童子尿的功效”是分不开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很多地方都有一种对“尿”的迷恋,它最初或许来源于时代的无奈,却在种种因素的推动下,造成了影响10万人的保健骗局,至今仍然笼罩在中国人的头上。

01 童子尿真的能做菜吗?

纪录片《奇食记》介绍过一项永春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湖洋“尿肉尿蛋”。

在湖洋,这道外人眼里的“黑暗料理”,是他们世代相传的食膳,有开胃、去辛苦和去风湿的功效。

(图片来源于@奇食记)

尿肉尿蛋首先把土猪肉切块,下开水焯过之后再爆炒,装入一个倒了老醋的大陶缸中,用牛筋纸封口,再将缸放在一个大铁锅中央。

铁锅中除了猪肉缸,还有刚下了一天的新鲜土鸭蛋,摆在缸周围,之后严格选用10岁以下男童的童子尿,注满大铁锅,开火煮熟。

土鸭蛋是用尿煮熟的,土猪肉是用尿的蒸汽蒸熟的,所以叫尿肉尿蛋。

这道菜是湖洋当地的传统大菜,只有家族聚会或红白喜事的时候,才会由当地有声望的族老烹饪,以示重视。

(图片来源于@艺览狮城)

同样会用尿煮蛋的,还有浙江金华东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童子蛋”。

虽然当地人称之为“童子蛋”,避开尿这个字不谈,但实际烹饪手法与湖洋类似,也是将鸡蛋放入大锅中,再用童子尿煮熟。

正宗的童子蛋,只用尿,不加水,煮上一天一夜直到熬干,把鸡蛋捞出来敲碎,再往里添尿,继续煮入味。

这样煮出来的成品,虽然看着跟茶叶蛋没什么区别,但只要你没有感冒鼻塞,就绝对不会弄错。

东阳的童子尿蛋需求很大,街边煮蛋的钢锅型号不一,大的一锅能有300个左右,当天都能卖完。

童子蛋吃的时候也有讲究,不是捞出来直接吃,而是用炭火烤过再吃,据说经此操作,尿味基本没了,比普通鸡蛋还好吃。

即使两种“尿料理”都入选了非遗名录,“用尿煮蛋/做菜”的争议也一直都有,因为大家都很想知道,童子尿或是人尿到底有没有医学功效?

02 童子尿是科学还是迷信?

东阳童子蛋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习俗,也是春季进补的不二之选,吃了它就能春天不犯困,夏天不中暑,治跌打损伤,还能嫩肤润目。

取的就是中医里小便的结晶沉淀物“人中白”的功效,据说能滋阴降火、止血治淤、明目益声、清热解毒……

在《本草纲目》中,称人尿为轮回酒、还元汤,“童子尿清热、性偏凉,主治寒热头痛、症积满腹等”。

古时一些医学案例中,确有用尿治疗的记载,后来现代医学发展,尿疗就变成了一些地方的土方子,而且疗效越来越离谱。

湖洋和东阳还只是吃蛋,但有的地方真的会“喝汤”。

《走进科学》曾经探访过西安东郊的雾庄,这座村子被称为“喝尿村”,全村子1500多人,喝尿的人有三四百人,年轻人占了其中三分之一,而一些老人的喝尿习惯已经有几十年了。

(图片来源于《走近科学》)

2010年,《新西部》也针对这一现象做了调查,在信奉“尿疗”的雾庄人看来,老人、病人喝尿能治病,年轻人喝尿能增强体质,还能使瞎子复明、治疗皮肤病。

在中国的其他地方,有的乡土传说可以用尿外敷止血,有的坊间传闻饮尿可治肺病,还有和雾庄一样的“尿可以明目”的传闻。

但这些与尿相关的疗法,其疗效从未被现代医学界证实过。

2014年,《人民日报》曾就此问题采访过北京和武汉的多位中西医专家。

在中医专家看来,尿作为一味中药材,是有严格的适应症、配伍要求、服用剂量等规定的,而若是作为一味保健品,其功效也必须有大量、长期的临床试验为依据,但这样的依据目前是没有的,因此即使个人有疗效,也不代表对群体有价值。

其他媒体采访医院专家也得到了相似的观点(图片来源于网络)

西医专家则表示,尿液含有人体代谢的废物以及一些毒素,所以直接喝尿没有什么好处,还可能受到代谢产物的毒害。即使西医中,有利用尿液中的糖蛋白做药的情况,也是通过提炼、纯化制作出来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即使有医生发话,关于尿的疗效依然深入人心,甚至2020年还出现“童子尿可预防新冠病毒”的谣言。

(图片来源于@腾讯医典)

关于尿的传言越来越邪门,还根深蒂固,不是因为李时珍有多大的带货能力,而是因为零星个例的故事被当做“正面典型”大书特书,甚至其中还有官方的推波助澜。

03 被“尿疗”阴影覆盖的90年代

上世纪九十年代,社会的发展一路伴随着“气功热”和各种“神秘主义”,“尿疗”也是其中之一。

1994年,多家媒体报道了“喝尿大王”朱锦富的事件。据他所说,“尿疗”是他家的祖传秘方,其中含有“200多种对人体有用的微量元素,其中最宝贵的是青春素(俗称荷尔蒙)”。

(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了这位老哥,当时被频繁引用的例子还有尿疗的忠实践行者前印度总理德赛,以及在日本被炒得火热的,由一位内科医院院长提倡的《尿疗法》。

受到这些人的启发,1998年,辽宁省委原第一书记提出了“推广尿疗,扶贫济困”的口号,宣称尿疗是古代人类一种原始的保健方法,认为尿疗是解决贫困农民看病难的一种补充措施。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随后,辽宁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尿疗协会,辽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甚至开设有尿疗门诊。

1999年,咸阳市紧随其后,在陕西省一位刘姓副省长的推动下,由当时的咸阳市政协主席带头,召开了咸阳市第一届尿疗代表大会,同时成立咸阳市尿疗协会。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当时的人看来,尿疗“不花钱、不求医、效果好、很方便”。

这就给后来被划入“山寨社团”黑名单的“中国尿疗协会”,提供了机会。

(图片来源于@武汉晚报)

2014年,退休高级工程师保亚夫,于4年前创办的“中国尿疗协会”进入了公众的视线。

在当时媒体的报道中,79岁的保亚夫22年以来每天坚持3杯尿,并用尿泡眼睛和擦脸。

他还会定期印发一份叫《尿疗通讯》的宣传单,并组织尿疗者们交流。

(图片来源于@网易新闻)

用现代科学术语赋予尿疗一整套“理论依据”,并大量宣传治愈案例推广以及“不花钱治病”的噱头,这样一番操作下来,尿疗的追随者越来越多。

据保亚夫宣称,中国尿疗者有10万余人。

这个数字虽然没有被证实,但调查发现,当时“仅某聊天工具上活跃的尿疗者就有两千到三千人,从标记上可见,他们来自全国不同省份,身体患有不同种类的疾病。”

面对外界的质疑,“中国尿疗协会”甚至会直接怼回去:没喝过尿就没有发言权!

可就是这样一家巨大体量的民间协会,在2016年,被民政部打入了“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的黑名单。

所谓的“中国尿协”只是一家香港成立的一家合伙公司,以无限公司形式运作,无法人资格,也不存在“协会”宣称的政府认定资格。

据民政部的介绍,这样的山寨社团打出“中国”“中华”等国字头旗号,就是为了在境内敛财。

也就是说,如果真有10万人相信尿疗,那么他们这么多年的尿都白喝了。

但令人惊讶的是,在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报道后,仍然有很多人对尿疗深信不疑,维护“尿协”,要求记者们向他们道歉。

甚至光明日报记者调查的一个“尿疗”QQ群中,成员就有将近900人,并且几乎每天都有新人加入。

可见对尿之疗效的迷信,在中国有多么根深蒂固。

04 不要迷信“土法养生”

童子尿或人尿,或许在个别人身上有一些功效,但其“疗效”也一定具有历史局限性。

每个时代的社会背景不同,每一代人甚至每一个人的身体素质也不同,一些土方子只是在当时落后的条件下,做出的无奈之举。

用尿治病,并非《本草纲目》中唯一的屎尿疗法,其中还曾将蝙蝠屎称为“夜明砂”,有清肝明目,散瘀消积的功效。

但现在的人谁还会为了治白内障而去抓蝙蝠?哪个现代医生又会照着《本草纲目》给人治病?

在官方推广尿疗的90年代,如果每个地方都有良好的医疗条件,家家都有长期看得起病的经济条件,谁又会去喝尿呢?

加入尿疗协会的那些老人,也有很多是看不起病,或治不好病的可怜人,可惜他们认为的生的希望,只是又一个离谱的保健品骗局。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目前的医疗界对尿的功效是不予认证的,但对湖洋和东阳这样的地方习俗,是不主张也不反对的态度。

毕竟这是人家的非遗,传统的成分大于对尿的迷信成分,而且也不是直接喝尿,不会影响身体。

但像尿疗这样的土方子,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比如据说可以治中暑的冬瓜水。

尽管一些土方子可能确有其事,但用过去的土方子治现代病,未必就一定可行。

(图片来源于@四川观察)

家中老人用土方子,给孩子治病却治进医院的例子,在新闻中比比皆是。

养生、保健和治病,都是不能马虎的大事。

土方子虽然“好”,但使用还需谨慎、谨慎再谨慎。

——————

参考资料:

  • 喧哗背后的真相 “尿疗”和“中国尿疗协会”调查

  • “尿疗协会”被端的背后

  • 光明日报刊文:“尿协”被曝光后,为何“尿友”们仍执迷不悟

  • 喧哗背后的真相 “尿疗”和“中国尿疗协会”调查

  • 推广尿疗 扶贫济困——在辽宁省尿疗协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 从省委书记力挺到10万人追捧,“尿疗法”至今无人探疗效

  • 中国尿疗协会被曝山寨社团后仍活跃:建QQ群聚数千人聊喝尿

  • 陕西民间尿疗调查

  • 舌尖上的非遗|用童子尿煮的鸡蛋 你敢挑战吗?

  • 童子尿煮蛋,到底什么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