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生刚获美国签证 就被签证官勾引上床

日期:2022-01-26
来源:洛杉矶华人圈

众所周知,要获得美签非常难,但是最近发生一件魔幻的事情:一名美国总领馆签证官,看到漂亮的中国美女就给通过签证,然后发私信聊天,上床……

女子面谈美签

却上了签证官的床

这段狗血的剧情就发生在美国驻上海总领馆。

华盛顿DC联邦法庭大陪审团向外界披露了此案的详细经过。据称,2008年6月,一名中国女子如约来到美国驻上海总领馆接受美国签证面谈。

当时负责对该女子面谈的签证官名叫GUARTIN。眼前的这名中国女子 ,美丽的外貌彻底征服了GUARTIN。

6月11日,GUARTIN 给这名中国女子正式签发美国签证。

两天后,也就是6月13日,GUARTIN就忍不住给这名中国女子发了一封私人电子邮件说:“前几天我在上海领馆给你面谈的,觉得你很可爱很有趣!🙂 想知道你是否有兴趣出去吃晚饭或吃点东西。”

这名中国女子收到GUARTIN 的私人电邮后,又高兴又意外。于是就与 GUARTIN建立了私人关系和性关系。

据大陪审团的信息称,这段性关系,至少持续到 2009 年 7 月或前后,一年多的时间。

让两名中国人帮他还贷款

在大陪审团披露的信息中,GUARTIN,不仅隐瞒了与中国女子发生性关系的不耻,还隐瞒了自己要求两名中国人帮助他归还一笔未公开的贷款,这笔贷款总额为22.5万美元。

而GUARTIN要求这两名中国人从他们的银行账户里提取45000美元现金,交给GUARTIN。

隐瞒向同事借钱还赌债

GUERTIN不仅欠有巨额贷款,他还欠了一身赌债。而当他面临美国国务院对他的五年背景调查的时候,急于填上赌债的窟窿,就找到了同事帮忙。

2015 年 7 月 13 日左右,GUERTIN 向一名同事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对方向他紧急提供 10,000 美元的借款,以便在面临美国国务院对他进行安全许可重新调查之前偿还赌债。

GUARTIN 对这名同事发送邮件时表示:“我迫切需要 1万美元来帮助我并通过安全审查以保住我的工作。” GUARTIN进一步解释道:“国务院每 5 年进行一次安全许可重新调查,而我将在 3 个月后被重新调查,他们肯定会看到我的信用评分大幅下降。这会让他们产生怀疑,然后他们会搜索我的银行账户交易并找到所有与赌博相关的 [东西]。. . . 如果一旦不能通过安全调查,他们就会把我从台湾送回美国,如果他们撤销我的安全许可,我将在 6 个月内丢掉工作。”

据报道,GUARTIN 出生于1981年,在担任美国外交官期间,GUARTIN 曾在国外担任多个职位,包括在中国上海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外交使团任职。GUARTIN 还曾在美国国务院情报办公室情报与研究局 (“INR”)的哥伦比亚特区国务院总部任职。GUARTIN后来还被派到台北进行语言培训。

作为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Guertin 必须保守美国国务院的最高机密。根据起诉书,Guertin 在他背景调查问卷和与国务院背景调查员的面谈中故意隐瞒以上信息。

同样的事情,在新加坡也发生了。众所周知,想要留在海外,就一定要持有合法有效的签证。而一华人梁女士因为她的签证本已经到期,但为了继续留在国外,她不仅用钱财贿赂相关工作人员,甚至还对其提供了“性贿赂”...

据悉,梁女士是一位单身母亲,她竟一直靠着提供“性服务”赚钱,然后邮寄回国,补贴家用。

然而,此事最终被曝光,梁女士也是得不偿失,不仅要坐牢25周,而且要接受了$8000的罚款...

近年来,部分华人会持短期签证出国打工,但殊不知,有人可能被中介骗,有人可能只是想“赚快钱”。

为了绿卡,华女性贿赂移民官

梁女士登上了华人圈的头条新闻!

她为了继续留在新加坡,拿到“绿卡”,不仅用钱财贿赂相关移民局工作人员,甚至还献出了自己的身体...

目前此事已被曝光,38 岁的梁女士因贿赂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 (ICA) 工作人员以获得特殊通行证,最终被判入狱 25 周并罚款$8,000新元。

相关涉事工作人员Teo Hwee Peng (48岁)已被指控和停职,ICA人员表示,新加坡对贪污受贿零容忍,违法者将会依法处置受到法律处分。

据悉,梁女士于 2018 年5月28日持社交访问签证抵达新加坡,当她的通行证在2018年7月27日到期时,她成为逾期逗留者,

但她并不想离开新加坡,还靠着提供“性服务”来赚钱。

当她开始寻求延长逗留时间的方法时,她在消息平台微信上的朋友告诉她,Teo在 ICA工作,可以为她获得一张特殊的通行证。

实际上,新加坡特殊通行证仅由人力部和 ICA 签发,使外国人在新加坡的逗留合法化。它是为特殊目的而提供的,例如协助调查的个人、出庭和居住在新加坡的无国籍人士。

于是梁女士联系了 Teo,告诉他自己已经逾期一个月了。在为其办理前,Teo询问了她的护照详细信息和地址,作为回报,他还向梁女士要了一部 iPhone 10。

之后,他们在某个凌晨还发生性关系。

一进门,Teo就抱住梁,问她有没有避孕套。

据报道,梁女士认为这是为了换取特别通行证而提出的性要求。

副检察官(DPP)告诉法庭,Teo没有支付这笔费用,梁女士也没有要钱。

当梁女士问及获得特别通行证时,Teo 描述了这个过程,以及如何回答她会被问到的问题,

Teo 还对她说,这个过程涉及逮捕,并建议梁穿长袖衣服,因为可能很冷。

2018 年 10 月 16 日,梁女士在 ICA 和警方的联合行动中被捕,她提供了 Teo 指导她说的答案,并同意协助调查。

在为她逾期逗留支付了罚款后,她最终获得了一张特别通行证。

为了留下来,竟提供性服务赚钱

留在新加坡后,梁女士便搬到了一套公寓,然后开始在网上发布在网上发布提供性服务的广告,每小时 120 新元。

她还每月支付 500 元,在三个网站上刊登广告,从去年11月30日到今年1月13日,在警察突击检查该时,她已经向约 90名顾客提供了有偿性服务,

她还将收入中的$8,000 新元寄给了她在中国的家人。

然而,ICA在其网站上指出:特别准证持有人不得在新加坡工作。“如果外国人希望在新加坡工作,他或她必须向 MOM 申请工作准证。”

该机构还补充:“被发现在没有有效工作准证的情况下工作的特别准证持有人,将构成犯罪,并将根据相关法律进行处理。”

在被控出庭时,对于面临的12项指控,包括抵触防止贪污法令和妇女宪章,梁某承认其中四项。其被判处 25 周监禁并罚款$8,000 新元。

此外,辩护律师要求减刑,指出梁女士是一个五岁男孩的母亲,被孩子的父亲遗弃。

“梁女士还供养她的母亲,并在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的情况下来到新加坡寻找工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们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