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国曾比沙特还土豪 如今却要靠出口美女脱贫?

日期:2022-02-14
来源:酷玩实验室

此次冬奥会上,伴随着我国运动员因为优异成绩刷屏,有个不起眼的小国也在社交网站上被挂了出来。

在国内外的微博上,很多人在发这样一条消息:

当然,也有人替委内瑞拉找补的。

我一时间有点恍惚,特地去冬奥会参赛国名单翻了好几遍,还是没找到委内瑞拉呀?而且微博上也已经看不到相关内容了。

不过,截图里的那个小哥哥,确实来自委内瑞拉,也确实被贴上了“史上最差滑雪运动员”的标签。

只不过,视频里不是今年的冬奥会,而是2017年的世锦赛。

历史上,委内瑞拉拢共也只参加了4次冬奥会,派出过7名选手,和这个国家诞生的环球小姐数量差不多。

这次,并没有。

而委内瑞拉唯一能跟北京冬奥会扯上关系的,是他们的外长站出来力挺北京冬奥会。

这个位于赤道北边,与美国隔海相望的国家,不仅国土面积小,知名度也很小。地理课成绩一般的的同学,甚至可能连这个国家在哪儿都不知道。

作为一个全年温度不低于15度,典型的热带国家,委内瑞拉和冬季运动的缘分可想而知。很多国民别说冰雪了,秋天都没见识过。

除非,这个国家很有钱,拥有在热带建冰场的财力。

事实上,委内瑞拉油比沙特多,甚至还比沙特更早的步入了土豪阶级。

虽然这个国家,国土面积只有91万平方公里,但是,已探明石油储量高达2965亿桶,约占全球探明储量的18%,比石油土豪沙特都多。

曾经,这个国家有多富呢,这么形容吧, 当时的的委内瑞拉人去欧美大型商超扫货,用手一划拉,张口就是: “这些全要,每样来俩

然而短短十几年时间,委内瑞拉就由富转穷。即使是大学生,工资也低得可怜,月薪甚至只有几美元。

这样的国家,别说民众对冬季运动,对所有运动都不感兴趣。因为,一动就容易饿。

“委内瑞拉生活状况调查”显示,75%的委内瑞拉人吃不饱。

奇怪的是,这个国家的人民不上心冬奥,却一门心思热衷搞选美。

在别的国家,选美就是乐呵乐呵而已。在委内瑞拉,选美是比国政会议都重要的头等大事!

委内瑞拉是世界小姐人数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这个只有3000万人口的国家,拥有的选美冠军小姐数量,超过了全球任何国家。

然而想成为环球小姐,首先要把国内同胞比拼下去,然后还要把来自全球80个国家的全国选美皇后都比下去。

竞争之残酷,简直堪称选美版的鱿鱼游戏

是什么原因让委内瑞拉情况逆转,民众只顾选美不搞生产?

而在别的国家闹着玩的选美比赛,在委内瑞拉又有多卷?

01

没有人不喜欢美女,但没有人能像委内瑞拉人一样,这么喜欢美女。就算疫情,也不能中断选美。

每年的9月,整个委内瑞拉就会陷入一种“停摆”的状态。商场歇业、公交停运、万人空巷。

大批的委内瑞拉人扶老携幼,只关注一件事:一年一度的选美比赛。

男人、女人,小孩、老人,都在讨论着赛场上的女孩:“我喜欢她的眼睛”、“这个女孩胸太完美了”、“她的腿稍微短了一点”、“我的索菲亚一定要拿冠军啊”、“女儿,你长大了也要像她一样哦”…

这个时候,任何凡间事情都不能打断选美比赛,总统演讲也不行。否则,民众的怒火将会像火山一样喷发。

委内瑞拉上一任总统查韦斯,野心很大,胆子更大。

查韦斯最擅长取得低收入人群的好感。即便是竞选总统的演讲,他都会大量使用市井语言,而不喜欢拽文。

时不时还会用粗鄙之语加以点缀,一下子就贴近了整个人群,在最终的投票中轻松胜出。

他坚定不移的高举反美大旗,在联合国会议上指着美国前总统布什的鼻子骂“魔鬼!”并公开表示“美国佬,滚回去!”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公布的一份“世界暗杀目标排行榜”显示,美国当时最想弄死的两个人,第一个是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第二名就是查韦斯。

但是,就是在他任职的1998-2013年时期,委内瑞拉实现了从土豪到土鳖的大翻身。

国民收入自由落体,通货膨胀火箭蹿升;人民肚子瘪了,钱包却更鼓了。

2018年初,一碗面卖100玻利瓦尔(委内瑞拉货币),到了年底就直接涨价到8万玻利瓦尔。一只鸡上千万,一包尿不湿800万…

上一次我见到这么大面额的钞票,还是在上一次农历七月十五。

因此,委内瑞拉即便被“彭博痛苦指数”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球最惨经济体。

然而,当2005年,不知道是疏忽,还是太过膨胀,查韦斯中断了选美比赛进行总统演讲。

演讲只进行了15分钟,但愤怒的民众敲窗户砸东西,比较硬核的直接朝天开枪,大有“你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们冲了总统府!”的架势。

你可以不给我们钱花、不给我们饭吃,但绝对不可以不给我们选美!

甚至连他的政敌、前妻玛丽萨贝尔,也是一名选美皇后。

目前全球共有4大选美比赛,分别是总部在英国伦敦的老牌选美比赛“世界小姐”、总部在美国纽约的百万美元奖金选美比赛“环球小姐”,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国际小姐”,以及总部位于菲律宾马尼拉的最年轻选美比赛“地球小姐”。

这四大比赛,委内瑞拉全面霸榜。

3000万人口的委内瑞拉,诞生了7位环球小姐,6位世界小姐、8位国际小姐以及2位地球小姐。

这样的成绩,自然离不开 国内广泛的群众基础,以及极致化的内卷。

在委内瑞拉,每个村有各自的村级小姐,每个州也有各自的州级小姐。更别说运动会、各行业协会、各个俱乐部…甚至,连女子监狱和养老院,都有各自的选美皇后。

“女人必须美”这个观念,刻进了每一个委内瑞拉人的骨子里,不够好看的女孩子会被歧视。 女儿如果不打扮得美美的,妈妈甚至不让她出门逛街。

一些个子不太高的家长,在女儿8、9岁的时候就开始打激素针,希望让孩子长高。

委内瑞拉女孩16岁的生日礼物,很可能是一个隆胸手术。而提臀和隆鼻这种不需要等待性成熟就可以进行的手术,12岁就被安排上了。

易胖体质的姑娘,甚至会切掉部分肠子。

2013年委内瑞拉小姐Wi May Nava为了只吃流食,在舌头上缝了一片网布。

只为了搏一个“选美皇后”的殊荣,父母对女儿、自己对自己下手这么狠,选美比赛到底对这些家庭做了什么?

这就要从1952年,委内瑞拉首位环球小姐说起。

02

1952年,当中国在开展轰轰烈烈的大规模扫盲运动,地球另一边的美洲大陆开始了热热闹闹的选美运动。

由于长期遭受欧洲各国反复殖民,拉美的民族大融合程度非常深。委内瑞拉人混合了欧洲、非洲、原住民等各个种族的基因,外形方面,比较符合不同国家审美,很有市场。

有市场,就会有买卖。

美国曾经最大的航空公司泛美航空,为了忽悠委内瑞拉的女孩子参加美国举办的环球小姐大赛,在1952年创办了“委内瑞拉小姐”大赛。

泛美航空也是一家非常热衷美女的公司,他们开创的空姐形式,已经成为航空界的标配,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有这么大的动力去搞选美比赛。

当年评选出来的首位委内瑞拉小姐、来自玻利瓦尔州的小镇姑娘Sofía Silva,也顺利地拿下了环球小姐的称号,从此名声大震。

不过,当时的比赛跟现在比起来简直业余到简陋。

比赛的服装和化妆选手要自己解决,胜利者也没有奖金。纯粹就是“为国争光”,“给家乡父老长脸”。

那这个时候的选美大赛,顶多就是“文化自信”级别的。说白了, 可以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拍着胸脯说“我们委内瑞拉的姑娘,全世界最美丽!”而已。

真正让选美比赛成为委内瑞拉全民狂欢的,是一位古巴商人科尔。

这位精明的商人在1962年拿到委内瑞拉小姐大赛的版权后,对比赛进行了大刀阔斧是改革,将比赛专业化、规范化。

他先是创建了“委内瑞拉美女委员会”,一改往日无组织无纪律的状态。然后将比赛日程固定下来,每年举办一次,成为年度盛典。最后,完善了评判标准。

一套组合拳下来,选美大赛成了一项利润丰厚的生意。

但科尔最多也只能算是把委内瑞拉人领进了选美的门,真正将委内瑞拉选美推向巅峰的,要数同样来自古巴的索萨。

索萨简直就是为了选美比赛而生的。

年轻时候,只要他给偷偷开过小灶的姑娘,往往都能在比赛中拿到好成绩。

于是,索萨逐步从一个小职员,迅速变成了“美女沙皇”:我即方位,我即标准。

这一干,就是40年。

一个男人梦想获得的权力、地位、财富,以及美女,都围绕在他身边。

他拥有两项别人无法超越的能力:能力一,可以在人群中一眼看出谁最有慧根;能力二,高明的审美标准和调教手段。

为此索萨开了一家“委内瑞拉小姐”培训学校,专注于“制造美女”。

在他的影响下,整形、培训机构等周边产业迅速崛起,铸就了一条以女性为财富密码的“选美”产业链。

这在中国传统观念看来,不就是吃软饭吗?不过在委内瑞拉人看来,美女就是黄金屋,《漂亮的脸蛋长大米》(颜值即财富)。

这里的女孩从小听着“委内瑞拉女人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看着选美比赛长大,一门心思想通过参加选美,摆脱当前穷困的生活。

中国家长攒钱给孩子买房,委内瑞拉家长攒钱送孩子去选美。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甚至大部分可能都无法如愿。

整形手术无论在哪儿,都是一大笔支出。而为了“调”出最完美的美女,需要进行多次手术。

女孩子每个月支付给选美培训班、突击班的学费,加上化妆品、衣服、包等支出的,就已经比很多家庭的月收入还高了。

光这些就已经掏空了几个钱包了。可如果钱还是不够呢?

此前,委内瑞拉小姐选美大赛受到指控,称一些参赛者寻找有钱人提供性服务,用来支付昂贵的参赛礼服和手术费用。

不少女孩表示,这个潜规非常普遍而且历史悠久。

1989选美亚军帕特里夏-贝拉斯克斯在自己的回忆录写道,她不得不与一位年长的男子建立关系,这位男子将她安顿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套公寓,并支付了隆胸手术的费用。

“我很快就知道,参加委内瑞拉小姐比赛意味着我必须开始卖淫”,她在回忆录中写道。

胜利者永远只是少数,大量用青春赌前途的女孩子失败后,家庭因此也背上了巨额债务。

在选美学校里,她们学到的是精致的化妆技巧、优雅的微笑,以及毫无压力的穿着12厘米的高跟鞋,连续12个小时。

在社会上,她们也很难在国内找到一份足够糊口的工作。有调查显示,70%的参赛选手,选择出国“发展”。

曾经幻想成为模特后能够一展宏图的肯尼-菲诺尔,后来去了墨西哥成为陪酒女郎。最终,年轻的菲诺尔被一个毒贩折磨后,残忍的杀害。

哥伦比亚警方在其海港城市卡塔赫纳拘留了一名海军军官,他被指控拉皮条并贩卖的250多名女孩和青少年,多数来自委内瑞拉。

这个团伙里,甚至还有国家安全机构的成员,而这个海军军官居然命令未成年人当他的性奴,在身上纹上他的名字。

由于从委内瑞拉流出的“优质”性工作者越来越多,对邻国本地性工作者造成了严重的压力,导致巴拿马、哥伦比亚等国对委内瑞拉的排外情绪日益高涨。

在哥伦比亚城市库库塔,有人指控大约80%的性工作者是委内瑞拉人,里面很多甚至都未成年。有些人的收费低到难以想象,接3单才够买一个麦当劳汉堡!

以至于哥伦比亚认为,这些委内瑞拉来的姑娘,已经威胁到了本国的结婚和生育!

吃了这么多年的苦,花了这么多钱,经历这么艰辛的训练,最终的结局却是卖淫。这些姑娘图什么啊,为什么不去好好学习,毕业后找个正经工作呢?

03

在委内瑞拉,正经工作,工资实在太低。

参加选美,有一定几率实现阶层跃迁;而参加工作,仅能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甚至可能入不敷出。

通过对300万政府雇员和450万养老金领取者的调查发现,委内瑞拉最低工资不到2.5美元,即便是有20年工作经验的博士,月薪最多也就35美元。

私营企业工资能高一些,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是53美元,专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平均约为100美元,公司管理层的平均工资为216美元,不到1400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即便是一个委内瑞拉公司高管的薪资,放在中国也属于低收入。

而一个选美皇后的平均月薪是5000美元,这还不算其他收入。

1981年环球小姐Irene Saez,在1992年当选为首都加拉加斯Chacao区的区长。

虽然,1998年竞选总统,最终被查韦斯击败。Saez最后还是成为新埃斯帕塔州州长,并被《伦敦时报》评为“全球百名最有权势女性”之一。

所以,在委内瑞拉,当你看到一个拥有法律专业学位的女高材生出现在选美大赛中,不用惊讶。她们的知识和技能并不能带来对等的收入。

更何况,由于该国缺乏食物、通往学校的公交校车、电力和安全用水等基本设施,800万名学生中,有300万人常年缺课。

这些人长大后,更难找到好工作。

该国全国教育工作者联合会巴里纳斯分会主席维克多-维内加斯对此痛心疾首:“我们将以一个文盲的国家而告终。”

为了不“殉国”,凡是有点能耐的人,纷纷移民。

这个只有3000多万人口的国家,每天却有5000人移民国外,从2014年起至今,已经约有超过450万人弃国而去。

而这一切,这在2012年以前,是绝对难以想象的。

当时的委内瑞拉,就是拉美的标杆、工资天花板。

2007年,当时的总统查韦斯前一天刚宣布将最低工资升至286美元,在公共部门工作的人员还享受209美元的“菜篮子”补贴。第二天委内瑞拉就提前还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30亿美元债务。

然而,紧接着,查韦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一边和俄罗斯哥俩好,一边跟美国闹别扭。

骂赖斯文盲、奥巴马小丑,还成立“全国预备役部队”以“抵抗美国帝国主义的威胁”。

查韦斯这么硬气的背后,是他以为,委内瑞拉作为世界最大的头号石油储量国家,在拉美仿佛开挂般的存在,所以美国离不开自己。

更可怕的是,石油出口带来大把大把的钞票,撑大了查韦斯的野心和胃口。

查韦斯共有兄弟6个,他是老二。

老二当上总统后,老大当过委内瑞拉驻古巴全权大使,老三当过巴内塔市长,老四当过巴里纳斯州2007年足球“美洲杯”组委会的主席,老五当过委卫生合作计划负责人和总统国务秘书,老六在家守护家族财富。

这还不算。他们的父亲当过巴里纳斯州州长,母亲当了委内瑞拉儿童基金会的主席。

查韦斯的大女儿现在是委内瑞拉驻联合国大使,小女儿在巴黎索邦大学过着富二代公主的的生活。

简直“一门九高官”。

据委内瑞拉新闻网站Noticias Centro报道,老六守护的17个大的庄园,面积超过404平方公里;整个家族目前已经查明的资产有5.5亿美元。

当然,查韦斯并不是那种只顾自己闷头吃独食、不顾别人死活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成功镇压2002年的政变,稳坐总统位子11年多。

这位靠着底层穷人起家的“穷人总统”,时刻不忘送他上位的穷人们。

查韦斯推行“玻利瓦尔任务”福利政策,为贫困人民设立数以千计的免费诊所提供医疗服务,推广识字计划。

他盖了100万套房子,免费送个穷人。民众的衣食住行,都有补贴。

数据显示,从1999年到2005年期间,全民死亡率和贫困人口数量都有显著降低。

他还号召全国人民捐出多余的冰箱、卡车和锅给穷人,并承诺自己会捐出25万美元作为表率,呼吁其他人跟进。

这么一来,民众当然开心了。 国家有石油这棵摇钱树,这样美妙的日子似乎会一直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危险的种子已经种下。

委内瑞拉财政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比重逐年增加,2012年70%,2016年96%。

不知道是为了挣更多钱,还是为了和美国叫板以获得民众支持。总之,势力做大之后的查韦斯,和美国杠上了。

过去,美国人对查韦斯的前任们威逼利诱,把开采石油的活儿直接一股脑都交给美国公司,委内瑞拉就当个包租公,收一点点“租金” 。

这么一点收入,就能让委内瑞拉跻身土豪行列,那要是全套都收归自己,岂不是更划算?

于是,查韦斯不断将石油公司收归国有,并赶走外国资本。

但他没想到,美国对自己“后花园”的国家,早就留了后手。

委内瑞拉的油确实多,但油质差,开采麻烦,卖的时候也很麻烦,得先进行“勾兑”。

虽然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贡献了全国24%的GDP,86%的外汇收入和83%的税收,但炼油所需的技术、人员、设备都高度依赖美国,相当于出口石油赚的钱,又流回到了美国。

而在美国的干预下,其他有能力的国家,又很难插手来帮委内瑞拉。

可是,查韦斯就是要跟美国对着干。

眼看这个后院这么不听话,美国也不藏着掖着了,2017年公开宣布对委内瑞拉进行制裁。

别的国家都不许买委内瑞拉的石油,但是美国公司仍可以在委内瑞拉继续开采石油。

心急的特朗普甚至问“为什么美国不直接入侵委内瑞拉? ”

其实是没有必要,被美国制裁之后 , 委内瑞拉石油的生产成本与吨油利润,已被中东远远甩在身后,陷入了不采油没收入、采油多又亏本的恶性循环。

过了这么多年高福利生活的委内瑞拉人,如今学校停课,工业停滞,学生失学,工人失业。

经济上,已经溃烂的委内瑞拉,如果再动用美国大兵,最终的结局恐怕只有一个:灭国。

尾声

就像委内瑞拉作家Francisco Suniaga小说《再见,委内瑞拉小姐》里说的:

几十年来,一片黑暗的云层在这个国家各地徘徊,现实已经被污染。

曾经美丽的东西变得可怕,道德已成为不道德。

委内瑞拉小姐也不例外,它无法摆脱这场瘟疫,没有一样东西能逃脱。

在联合国大会上,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谴责美国“通过残酷的经济、金融、石油制裁,对委内瑞拉开展的强烈、持久且系统的打压和攻击,谴责这种对委内瑞拉人民经济自由权利和保障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