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被玩坏了,采访的索马里海盗都是演员

日期:2022-02-15
来源:beebee星球

在肯尼亚,诈骗西方媒体记者是一门生意。

在洞悉了西方国家的采访需求后,他们通过假扮索马里海盗,骗取了海量经费。 肯尼亚相关从业者表示,干这一行,只要你能做到爱岗敬业,敢打敢拼,那么每天入手两百美金基本不是问题。

东非海岸线被称作世界上最危险的海域之一,自2005年起,索马里海盗在那块地方总共勒索了上亿美元的赎金。但这种战乱之地对媒体来讲,反而是名利双收的资讯天堂。

十多年来,有数之不尽的西方记者奔向东非搞深度报道,这直接导致索马里海盗的数量呈现出了供不应求的状态,也间接催生了山寨海盗这一职业。

假海盗主要是为记者讲述并不存在的海盗故事,然后在讲述完毕后拿着采访费用溜之大吉。

肯尼亚作为索马里的邻国,那里的人对于扮演索马里海盗有先天性的优势——多数西方记者为了自身安全,并不会亲自前往海盗窝点,而是在临近的肯尼亚寻找素材。

实际上,只要你是一个黑人,并且家里有一把AK47,那么你在西方记者眼中,你就是一个海盗。

这种先入为主对于行业的初期发展反而起到了重要作用,肯尼亚人无需对自己进行过多的营销,西方的偏见其实就是最好的广告。

很长时间以来,西方媒体都被这帮假海盗蒙在鼓里。 在市场经济的调控下,能采访到真正海盗的记者都是幸运儿,而绝大多数媒体采访到的都是肯尼亚假海盗,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了《时代》这种媒体巨头。

假的索马里海盗忽悠了西方记者

第一个发现事情不对劲的是英国第四频道的记者,因为他们偶然发现早上刚采访过的海盗,中午竟然又变成了他们下榻宾馆的清洁工。 记者们在调查后宣布,假海盗已经成为了肯尼亚的高新行业之一。

“肯尼亚人格外注重产业升级,他们对海盗这一职业进行了多次赋能,打透了上下游的壁垒,对采访过程做到了去中心化,并且一切以采访结果为导向,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就构建起了一个海盗矩阵。”

肯尼亚一个叫做“ Eastleigh ”的贫民窟,可以算是这个行业的孵化园。截至2017年,那里差不多有十多个工作室通宵运作,每天都有大量的白人记者到那里去收集关于海盗的假新闻。

肯尼亚人将采访场地设置得像模像样,这包括了悬挂在墙上的RPG以及地上随意丢弃的7.62口径弹壳,还有隔壁用喇叭反复播放的人质惨叫声,尽力做到了让记者身临其境。

实际上,美国有一部在18个国家播出的纪录片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2009年,索马里海盗被《时代》评为年度风云人物,他们在2010年还专门搞了一个专题报道。

但直到2017年,他们才发现当时采访的对象,其实是一名叫做阿丹的肯尼亚餐厅服务员。

时代周刊已经删掉了这篇雄文

这位阿丹是肯尼亚演技最为精湛的假海盗之一,他平日里的工作是在餐厅里面洗碗。 后来,通过对自己演技的严格要求,以及对于故事精益求精的编造能力,他更是成为了丹麦著名调查记者克拉思所拍摄的海盗纪录片的主角,在片中,他的化名是“巴希尔”。 在接受英国第四频道的采访时,阿丹透露自己其实从未去过索马里,也从未见过大海。

“以后有钱了,我也想去海边冲浪。”

他就是阿丹。我更愿意叫他丹哥

第四频道的记者表示,肯尼亚人揽客的方式其实很简单。

他们会派遣销售员在机场盯梢,看见扛着大炮的白人就上前搭讪,然后突然拉开自己的外套,让记者看见用绳子栓在腰间的手枪,接着表示自己是休假的海盗,现在去摩加迪沙的路堵车了,不过他可以带记者去自己的秘密窝点,不但价格实惠,而且保证内容劲爆。

“我们就是这样中招的。”记者表示。

肯尼亚的假海盗一般是由服务生,工人,流浪者,乃至于公务员组成。

最初,大多数工作室只会招募在肯尼亚东北部生活的索马里人来扮演海盗,但是他们后来发现西方媒体根本对非洲民族之间的差别没有概念,所以后期包括博兰族在内的当地土著也参与到了这场创业之中。

2015年,他们为了拓展业务,迎合西方的政治正确,甚至还招募了几个南非女白人。

“这种充满冲突感的角色会让故事更有戏剧性,下一步我们打算搞点跨性别者来演绎,为创新投资永远不会错。”

已经成为工作室老板的海贼王阿丹讲道,他们这个职业其实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随着行业的越发正规,工会现在可以为从业者提供八成新的AK47与火箭筒,但是演员们依然需要不断磨炼演技,讲述的故事也必须惊险且不落俗套,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选题非常重要。”阿丹表示。

在某种意义上,这和自媒体类似。

当第四频道的记者问及从业缘由时,阿丹回答说,“真正的海盗有的是钱,他们为什么要接受你们的采访?你们需要新闻,我们需要美金,就是这么简单。”

“西方人总是认为非洲人是傻瓜,但我们比你们聪明得多。你们以为在愚弄我们,其实是我们在愚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