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三观!59岁大妈出轨6人,频繁发生性关系

日期:2022-02-28
来源:文章绘

《金瓶梅》有句名言:”造物于人莫强求,劝君凡事把心收。你今贪得收人业,还有收人在后头。”贪心不足蛇吞象,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有人渴慕钱财,有人沉溺美色,有人耽于肉体,有人毁于情爱...

烟火人间,承载了多少痴男怨女的爱情故事,红尘俗世,吞吐了多少魑魅魍魉的邪念恶行。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2016年1月,它以短暂的肉体关系开始,以悲惨的血腥谋杀结尾,无一不透露出人性的恶与情爱的苦,而过程之荒谬,更是闻所未闻...

一、48岁猪肉佬服毒暴毙

2016年,雷某家住在四川省宜宾县,年龄48岁,雷某有2个儿子,成年后均在外地打拼,而妻子则因工作调度,常年生活在成都,夫妻俩聚少离多,关系非常淡薄。

雷某的母亲,担心儿子身边没人关照,于是搬到了隔壁房子。母子俩邸临而居,相互有来有往,日子也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

2016年1月17日晚,将近9点钟,正是入睡的时间点,雷母却觉得心里仿佛压了块石头,闷闷地难受。

只见她翻来覆去许久,怎么也闭不上眼睛,最后干脆起身,打算出门溜达几圈,培养下睡意。

前脚刚踏进院子,雷妈发现儿子房间的灯还亮着,于是乐呵呵地敲起了门:“还没睡吗?这几天人跑哪里去了?给妈开个门噻…”

门被敲得咚咚作响,里面却没什么回音,偶尔有几丝电视杂音隐约传出。

雷妈于是又扯起嗓子,大声叫了儿子几句,里面依旧安静如鸡,最后只能放弃回屋睡觉。

她寻思儿子肯定是工作太忙啦,在卧室累得呼呼大睡,根本没听见敲门声…

然而,事情却越发神秘了起来。2016年1月18日下午,雷母再次来到了门口,屋子里还是没人回应。

雷母越想越不对劲,“这也太奇怪了,电视一直播着,灯光一直亮着,儿子怎么不搭理自己呢?”突然有了个不详的预感。她飞快地跑回了家门,抖着手拨通了女婿的电话:“你哥家里不对劲,妈打不开门,你快点过来一趟吧。”

女婿听完,马上扔下手头的活儿,风风火火地开着车过来了。

俩人一碰头就直接往大院走去。女婿比雷母心细,一眼就发现,雷某的摩托车还停在门口土坳上,说明男人确实已经回家了。但是,好好的大活人在家,不仅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竟然连敲门都听不到?

女婿先给雷某拨了个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这可把雷母急坏了,自己又没有钥匙,没法直接开门进屋。

女婿想看看雷某“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于是当机立断,抬脚踹开厨房的窗子,一翻身直接爬了进来。

女婿的脚刚一落地,就听到嘈杂的电视音响彻整间屋子。

客厅的小矮桌上乱糟糟地摊着一盆盆凉菜,油脂全都浮在表面。

他一边心想:“大舅哥这人挺不爱干净啊,”一边走到卧室位置。

卧室门也是紧紧地关住了,女婿将门把手往下一按,推门走了进去。

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直接傻在了原地!

只见雷某一动不动地横卧在床尾,脸上糊满了干涸的鲜血,双目无神地怒睁着。他的四肢奇怪地扭曲在一起,可以看出死前经历了很大一番挣扎,脖子、额头、手臂的青筋全部爆起。女婿缓了好几分钟,抖着手去探雷某的鼻息,果然早就没气了…

想起还在门口焦急等候的雷母,他慢慢平静了下来,从里面打开了大门。

雷母进来后,看女婿吞吞吐吐的样子,她立刻猜到大事不妙,一个箭步就冲进了卧室。

看见死状凄惨的儿子,雷母瞬间腿软地瘫在了地上。

也许是不敢置信,她混乱地拍打着儿子僵硬的脸庞,伸手反复确认他的呼吸,最后,在女婿的劝解声里,她心如死灰接受了事实。

只见雷妈妈紧紧攥住儿子手腕,凄烈地哭喊道:“我的儿啊,就这么几天,你怎么就撒手不管妈了?咱娘俩不是说好相依为命吗?”

2016年1月18日晚,女婿思来想去,觉得大舅哥的死实在可疑,这姿势怎么看都不像自杀啊!于是就立刻报了警。

当地派出所接到报案后,火速赶来了现场。初步现场尸检时,法医没有在雷某身上发现任何撕裂伤、撞击伤等致命问题,排除了由于外物伤害导致的死因。

警方根据多年的办案经历,从雷某红到发黑的血迹、狰狞的姿势推测,不排除他杀可能。于是在征得家属同意后,将雷某的尸体送往了宜宾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终于弄明白了他的死因。

根据鉴定结果来看,雷某的胃囊和血液中均检测出毒鼠强化学成分,且剂量很大,足以致死!这个剧毒本身是用来对付鼠害的,起效也特别快,且毒性又凶又猛。

你说这雷某怎么会想不开吞毒鼠强呢?雷母听到结果后,却异常执着:“我儿子活得挺好,顺顺利利的,绝不会自杀,一定是有人害死了他!”

她请求警官一定要揪出真凶,还全家一个真相。宜宾警方这边也非常重视,雷某死因出来后,立刻开始立案调查。

听到雷某的死讯,他的妻子也连夜从成都赶了回来,协助警方排查熟人关系。

2016年1月19号,在尸体被发现的第二天,警方再次来到案发现场勘查,并发现了2个小细节:第一,从雷某妻子处得知,雷某职业是猪肉贩子,一周前与人合伙倒卖冷冻肉,一共赚了4千块钱,这笔钱暂时是由雷某保管的。

但是,等到民警开始搜证,4000块钱却不翼而飞。

第二,警察全面检查了房屋的每个角落,除了女婿破窗而入搞坏的玻璃外,其他地方完好无损,没有任何厮打、破裂的迹象,也毫无任何人为损害痕迹。

这两点结合在一起,警方合理推测,这是一起熟人作案,这个人能自由出入雷某屋子,非常受雷某信任,且在作案后拿走了4000块钱。

那么,凶手是如何打消雷某的戒心进而行凶呢?杀人动机难道仅仅是这4000块钱?

带着种种疑问,警方从熟人关系网下手,详细研究了雷某的社会关系和人情往来。

《洗冤录》里说过,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凶杀案,一切有目的的谋杀案,最终都脱离不了,谋财害命或因爱生恨两个因素。

果然,警察顺藤摸瓜,终于从雷某档口邻居处得知,雷某在本地有个情人,名叫唐絮(化名),俩人勾勾缠缠一年多,关系非常亲密。

警方觉得唐絮是个突破口,于是着手调查这个女人的生平。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她果然跟雷某的死脱不了干系。

于是,警方即刻出动,将嫌疑人唐絮缉拿归案。

直到唐絮落网后,大家才发现此女人生经历之丰富,堪比小说情节,让人瞠目结舌。

二、59岁大妈玩转情场,同时约会6男

2016年,唐絮时年59岁,也是四川宜宾人,比48岁的雷某大了整整9岁。

本应该是含饴弄孙、坐享清福的年纪,而唐絮却剑走偏锋,玩得跟谁都不一样。她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儿孙也都在异地讨生活,无法常伴膝下。

这个孤独的老太太,为了排遣寂寞,开始四处撒网寻找新欢。

说来也搞笑,老太太闯情场,战绩好到让小年轻都汗颜。

从2013年开始,短短几年的时间,她便搭上了6个男人。唐絮不仅与他们频繁发生关系,而且从情人们那里搞到不少“零花钱”,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她不在乎风言风语,也没人管束,来去如风,在别人眼里倒是个性情中人。

这个老大妈的恋爱手段也很高超,把男友们的档期安排得明明白白,6个人互相都不知道其他人的存在。

每当唐絮和他人约会时,就会哄骗另外的情人说,要回家住几天或者说儿女回来探望。

而雷某,则是唐絮6个情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他经营着猪肉档口,生意一直很好,体格也格外强壮。

但是,由于妻子常年在成都工作,雷某的私人生活过得没滋没味。

2015年3月份,外出赶集的唐絮,偶然来到了雷某的猪肉铺前。女人第一眼就看上了雷某健硕的体格,在买肉时,对雷某暗送秋波,小动作不断。

雷某也不是块木头,眼前的女人虽然徐娘半老,但还算风韵犹存。加之唐絮能说会道,甜言蜜语那是说来就来,没几天就把雷某给迷住了。

自此,俩人开始频繁来往,唐絮馋他比自己年轻,手头也比其他情人更宽裕。某天,在雷某多番暗示下,俩人半推半就发生了性关系。当天完事后,雷某给了唐絮50块钱,金额虽小,但是唐絮却很满足。

在刚开始的大半年里,唐絮对雷某百依百顺,二人相处得如鱼得水。情到浓时,唐絮还在雷某家小住过几日。

让唐絮最满意的是,这个男人不仅出手大方,而且勤快会来事,经常把自己哄得格外开心。

但是二人一没感情基础,二不是共患难的夫妻关系。虽然维持着肉体关系,但时间久了,唐絮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为了和雷某来往,她和其他5个情人关系逐渐冷淡,现在新鲜劲过去了,唐絮怀念起跟几个男朋友鬼混的时光,说什么也不再愿意跟雷某继续来往,于是就和雷某提出了分手。

分手?这可完全触碰到了雷某的禁区,自己还没享受过快感和暧昧的氛围,怎么就散了。

尝过了女人陪在身边的快乐,他怎么也不愿意放手。

因此,雷某一改往常热情和善的态度,对着唐絮兜头盖脸就是一长串侮辱和谩骂。

这一通发作下来,把唐絮给震住了,她想到对方也是条件还不错的本地人,真要闹起来,自己一个孤身妇女,肯定占不着便宜。

这么一想,她就安静了下来,不再提分手的事儿。

三、曲终人离散,俗世爱恨断

说好了不分手,那这桩命案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被逮捕后,唐絮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

毒鼠强的毒确实是她下的,本来只是想给雷某个教训,谁知却闹出了人命。

2016年7月17日,雷某再次联系了唐絮:“我们好久没见了,你来我家吧,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即使唐絮百般不愿意,经过雷某糖衣+炮弹,威胁+哄骗的几轮手段下来,唐絮只得乖乖就范。

那时候,唐絮心里还是很别扭。出发前,她在家里四处搜寻,想搞点东西拿在手里,教训一下雷某,免得他以为自己是彻底的软柿子,很好拿捏。

最后,唐絮把目光锁定在了墙角的毒鼠强上。这个耗子药已经过期了半个月,药效应该已经非常弱了。

于是她想都没想,把小半包毒鼠强揣在兜里,走出了家门口。

许久不见,雷某为了讨好唐絮,亲自开着摩托车把女人带回了家中,把车停在门口的土坳处后,他就搂着唐絮进屋了。

男人当时心里暗暗得意,觉得唐絮已经被自己哄好,进了房间想干什么还不得听自己的...

二人进屋后,雷某因为出汗过多,提出先要洗个澡。

由于母子俩住得很近,母亲又经常过来窜门,雷某怕被发现,把门窗都关得牢牢地,大门也从里面反锁上了,还打开了电视播起了广告杂音。

他最后还叮嘱唐絮:“一会儿我妈要是过来敲门,你就假装家里没人,躲在卧室就成。”

沐浴后,两人立刻缠绵了起来。

今天的唐絮还格外温柔,让雷某非常满意。

到了晚上,俩人都饥肠辘辘。雷某起灶点火,亲自煮了一锅白乎乎的汤圆。

他端起整盆放在了客厅的小矮桌上,转身回厨房去拿碗筷。

就在这时,唐絮恶从胆边生,掏出兜里的毒鼠强,把小半包全撒进了汤圆里,由于害怕“露馅”,她举起勺子认真搅拌了几圈,确保所有粉末都均匀融化在了汤里。

拿完碗筷回来的雷某,没有注意死神就在眼前。

饿坏了的男人一个接一个地吃着汤圆,却看见唐絮一口未动。

雷某于是关心地问道:“做啥子不吃汤圆,再搞些其他东西吃?”

唐絮赶忙推脱说自己还没什么胃口,等晚点再说。

就这样,雷某丝毫没有怀疑,一个人吃下了大半盆汤圆。

酒足饭饱的雷某,睡意开始涌了上来,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头也开始昏昏沉沉地发痛。

他只能挥挥手让唐絮先回去:“今天有点累了,你先回去,改明我再去接你过来玩。”

唐絮看他的表情似困非困,脸上好像没什么特别大的痛苦表情。

心里就敲起鼓来:这雷某是着了道还是没反应啊?但她也不敢在此多留。

趁雷某犯困之际,她偷偷翻找钱财,最后在床头柜里看到4000块巨款,立刻全揣到了自己兜里。走出了雷某家,可能是由于心虚,她拿出雷某家钥匙,紧紧地反锁住了大门,灰溜溜逃回家去。

她离开不久,昏睡中的雷某,被一阵陈翻山倒海的剧痛弄醒过来。

他感觉肚子里有把尖刀将肠子恶狠狠地搅和在一起,几下反胃后,雷某嘴巴里开始呕出一滩滩鲜血,瞬间染红了床单,随着他的挣扎,鲜血又弄花了脸。

迷迷糊糊痛到失声的雷某,就这么在床单上扭动着,他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脑子开始越来越沉,最后在不甘中停止了呼吸。

唐絮后来也交代说,自己早就想摆脱雷某,奈何男人死缠烂打,怎么劝都不听。

本来17号凶案当天,唐絮只是打算教训下雷某,没想到剂量大到直接致死。

唐絮更反复向警察强调,她从未打算杀人,因为杀人就要受重刑,自己是完全不敢的。

然而,无论出发点是什么,雷某的死已成定局,任凭你舌灿莲花,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在事情水落石出后,宜宾市警方,当即以【故意杀人罪】将唐絮刑事拘留,并移交法院审判量刑。

2017年2月16日,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

雷家人在亲戚好友的帮助下,找到律师对唐絮提起了民事诉讼。但是,3月28日一审判决下来了,法官认为唐絮杀人的证据不足,当堂宣判其无罪。

雷家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联合宜宾市检察院提起抗诉。最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接手了此案。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还死者一个公道,取证过程更加充分,证据更加充足。

功夫不负有心人,2020年6月8日,经过详实取证,四川省高级法院对唐絮杀人案做出了终审判决:唐絮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

同时,赔偿雷某家人因他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22849元。

唐絮罪无可恕,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人们在拍手称快之余,是否想过,老话曾说:“宁得罪君子,莫冒犯小人。”

唐絮的性格中有太多“恶”的色彩:她不在意世俗标准,59岁依然滥交男友,周旋在6个男人之间;她不珍视生命,凭借个人好恶就要下毒杀人,是彻头彻尾的小人。

反之,雷某就是简单的贪念太过,色字头上一把刀,白白葬送了性命。

我们要深刻以此为鉴,克制贪婪,控制欲念,同时,擦亮我们的双眼,远小人亲君子,方能长长久久,岁岁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