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失阴茎后,医生竟然在他手臂“种出一根”!

日期:2022-03-19
来源:医学界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丁丁”

最近,45岁的英国男子马尔科姆·麦克唐纳(Malcolm MacDonald)上了热搜。记者前来采访时,都会请他撸起袖子。

“你想见见我的小朋友?嗨,这是吉米(Jimmy)。”马尔科姆说着,露出左臂上多出来的一块肉:一个用仿生学技术培育出来的新丁丁。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马尔科姆·麦克唐纳(Malcolm MacDonald)抬起手臂,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新丁。/The Sun

事情要从2014年说起。当时,马尔科姆反复发作会阴感染。但他没当回事。

直到有一天,他的手指、脚趾、丁丁,开始变黑。

再然后,整个丁丁坏死、脱落。

“它掉到地板上。”有心理准备的马尔科姆,悲伤到麻木。他自称,自己只是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全科医生没招,称只能把剩余皮瓣缠绕、裹好。但这么做,马尔科姆就不能站着嘘嘘了。他拒绝了这个方案。

无丁生活2年后,马尔科姆经转诊,见到了“丁丁大神”:英国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大卫·拉尔夫(David Ralph)教授。

大卫医生是世界知名的男根重建专家。1998年入职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后,截至2018年,他让130余名男性“重新做人”,平均每个月重塑一根丁。

此外,他至少完成1000例生殖器矫正,让那些心理性别男、生理性别女的,能“内外统一”。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大卫·拉尔夫(David Ralph)教授,摄于2018年。/The Sun

大卫医生称,仿生丁移植的手术方案大致分4步:

第一步,造新丁。

取手臂皮肤一块。再取一段腿部静脉。用手臂皮瓣将之包裹住,圈成圆筒状。中间预留一个通道,以作尿道。

据称,前臂、大腿或腹部皮肤都能用来创建新丁。但手臂皮肤的触感、敏感度等最合适。

第二步,种丁丁。

将新丁种在手臂上。然后,耐心地等它存活、长大……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图片来源于The Sun

第三步,新丁“归位”。

将丁丁从根部切除,将之移植到该待的地方。

手术不仅要考虑外观和手感,还会兼顾其“最根本的使命”:啪啪啪。

新丁将植入整套机械雄起装置,包括3部分:硅胶圆柱体、储水囊、启动泵。

神圣时刻来临时,男性只需挤压藏在蛋蛋里的泵,储水囊中的液体就会被挤入硅胶圆柱体。丁丁随之雄壮起来。

泵旁边有个手动阀门。拧开后,圆柱体内的液体会缓慢排出。有时,也可能要手动排空圆柱体。然后,丁丁会恢复松弛或半松弛状态。

“我们会连接血管、神经、尿道。术后,患者能体验到为爱鼓掌的幸福感。我们还会尽可能把原始丁丁(如果还有的话),和新丁连到一起。”大卫医生说,移植过程约需11小时。

第四步,新丁微雕。

移植三四个月后,大卫医生会对丁丁顶端进行微调,修剪、裁缝皮肤。“这是美容手段,让它看起来更逼真。”

大卫医生贴心地邀请马尔科姆参与讨论。

后者谈了很多畅想,并提出一个问题:新丁有多长?能不能再加5厘米?

“这是我们最常被问到的。”大卫医生解释,尽管自己不厌其烦地强调,丁丁重建和丁丁增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手术,流程、目的都不一样。但它们有个共同点:患者在一定程度上,能自主决定要做多长。

大卫医生经常要说服人们正视自己。“仿生丁没有海绵体,只能改变状态而非长短。假设一个人身高1米6,丁丁垂在那儿,有20厘米,那太奇怪了。而且,越长,发生并发症的风险就越高。”

看着丁丁在自己手臂上茁壮成长,马尔科姆感觉很骄傲。他给新丁取了个昵称:吉米。

让他欣慰的是,因为自己丧丁后无法自主排尿,经大卫医生协助,这个“种丁得丁”的手术,被获准可以用医疗保险支付。但在过往,涉及性别和功能矫正的丁丁重建,多是纯自费的。

“我是多么幸运,能遇到大卫医生。” 马尔科姆告诉媒体。

大卫·拉尔夫,英国为数不多的丁丁重建专家。《太阳报》形容他“阅残丁无数”:

精神疾病发作、挥刀自宫后的丁;在前线排雷、轰隆一声炸裂的丁;幼时遭遇交通事故,在地上长距离摩擦的丁;以及,心理生理性别都为男、但就是没丁的,比如安德鲁·沃德(Andrew Wardle)。

安德鲁出生时,即被诊断为膀胱外翻。这是一种少见而复杂的先天性畸形,每2000万新生儿中仅有1例。患者会出现涉及肌肉骨骼系统,及泌尿道、生殖道和肠道等多方面畸形、缺陷。

据《每日邮报》报道,安德鲁从小就是医院的常客。医生多次手术,修复其肠道和肌肉骨骼,在膀胱位置装了一个集尿袋,用管子将尿液排出。

2012年,安德鲁试图自杀。“家庭医生都知道我有抑郁症和自杀意愿。她说,我不能这么活着。”

家庭医生为其预约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泌尿科专家丹·伍德(Dan Wood)。他表示,可以为安德鲁重建膀胱。而大卫医生也参与了矫正手术,为其造一根仿生新丁。

2015年11月,新丁重建系列手术开始了。用皮瓣包好的新丁,被种在安德鲁身上某个不愿公开的部位。2017年12月,大卫医生将初长成的新丁,埋进其腹腔。

2018年6月,安德鲁再上手术台,完成移植和血管成形术。术后第十天,新丁在启动泵的帮助下,抬起头。

6周后,45岁的安德鲁脱处。女友表示,手术成功,安德鲁脱胎换骨。

大卫医生自称,专业成就感非常强。“因为患者来找我时‘身无一物’。而他们离开时,不用再夹紧腿做人。”

仿生丁的新闻频见报端后,大卫医生更忙了。很多男性被转介到他的门诊,自称“非常需要重建”。

“他们想的是,有了仿生丁,即使喝醉都能行事,不论年纪多大,胯下虎虎生风。但事实上,他们原装家伙事,很正常。”大卫医生提醒男性,不是每个女性都认同这类手术。“她们觉得这是假的。即使能啪啪,也并非出于爱。”

此外,仿生丁也好、假体植入也好,都可能出现意外。

最常见的就是感染。假体过大,造成压力性坏死、感染的风险格外高。术后疼痛可能持续6周以上,疼痛剧烈的可能要摘除假体。假体连接管扭曲、漏液,圆柱体或储水囊破裂,都得取出来、置换。

说回马尔科姆。

2018年,他的“吉米”2岁。大卫医生认为可以移植了。但手术前夕,马尔科姆病倒,只能择期再议。此后,每每安排好、该手术了,要么是医院突然人手不足,要么是马尔科姆请不出假去医院。

2020年4月,新冠疫情大流行。移丁手术再一次延期。

马尔科姆感慨,并不指望“吉米”发挥所长,让他再度啪啪啪,毕竟自己已经有两个孩子,年纪也不小。只是,就这样挂着,他没法跑步,不能游泳,也穿不了短袖,生活多处受限。

但有一个好处。他再次成为派对焦点,因为他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把戏”。

“大家都想认识一下吉米。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马尔科姆说。

来源:医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