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浙江的魔鬼鱼干 感觉像吞了个外星人

日期:2022-03-21
来源:不相及研究所

很多人不相信存在地外生命,直到他们去过浙江。

很多地外生命认为可以轻松拿捏人类,直到它们在浙江失足。

NASA不敢公布的宇宙真相,52区刻意隐藏的星河蛮荒,无数民间UFO猎人在秘网中留下的蛛丝马迹,可能都会在不久后曝光。

有理由相信地球与宇宙之间存在高维生命的交流,入口大概率就在浙江。

“室友以前弄过一条,放暑假回来挂楼下,宿管大爷每次经过都哆嗦一下,骂骂咧咧的,猫瞅着都不敢来,远远看着舍友一天吃一点,女生也不来了。”

“和美杜莎一样,你无法和它长时间对视,可能会被石化,但有时候拍照时手都端不稳,我又很矛盾。”

你可以形容那是一种鬼面罗刹,亦或是从聊斋穿越而来的牛鬼蛇神,每一只都不太一样,但无疑都透出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控场气质。

浙江沿海的一些菜市场,常年可以看到这些吊诡的生物,它们以一己之力绕开了《山海经》的条条框框,怎么发育,完全随心所欲。

有时候不经意打眼一瞧,仿佛无意间瞥见树林深处的平行男女,买卖双方都很可疑,因为是真的“吊鬼”,洗眼睛都治不好心病。

“小时候我要去水族馆,我爸带我到水产市场逛了一圈,然后指着头顶上的魔鬼鱼干说,‘老去水族馆会看到淹死鬼哦’,回家后我就发烧了,我妈让我爸做了一年的家务。”

“把魔鬼鱼干修剪一下,把它放到火星博馆物我都信。”

据说外星生命来地球前,都要经过严格的上岗培训,第一课就是,如何让人类反胃。

但即便如此乔装,浙江人还是发现了它们的阴谋,确保让它们无法活着跨过长江,第一时间守卫住了华北。

有人总结出浙江的三大诡异特产:魔鬼鱼干、童子尿蛋和臭豆腐,分别流行于温州、金华和杭州,当然,也分别从色、香、味三个维度湮灭了你的三观。

某种程度上,我们应该感谢那些勤劳勇敢的渔民,正是他们大胆地试错,确保了历史的无过,不然现在谁吃谁还说不定。

曾经桀骜的外星傲骨在与人类的搏斗中被干稀碎,降维打击下,它们又被从三维晒成了二维。

魔鬼鱼干,晒干后邪门的长相酷似魔鬼,中英文翻译差别不大,能系统体现出东西方罕见的共识。

它可能属于鳐鱼、蝠鲼[fèn]、魟[hóng]鱼或鳐鲼,“魔鬼鱼”,是对它们的统称。

在浙江温州平阳一带,这似乎是自然的馈赠,每一次斩获,都像碳基生命内战后的成果展示,出发之前,没有一条鱼认为浙江会是自己生命中的滑铁卢。

就像它们无法完全分辨人类的肤色和体貌特征,人类也很难分辨它们分别来自哪些星系。

如果从头部来做大体推断,那么双开叉带尖锥尾的是蝠鲼、扇形带长尾的是魟鱼、扇形短尾的是扇鳐、尖头偏瘦的是锯鳐。

其中有种蝠鲼,最大体盘能过8米,重达3吨,出门觅食相当于两辆五菱宏光并行在街头缓缓而行,在近海中无敌般的存在,鲨鱼见了也得喊爷,你不知道到底能下来多少人,也可叫社会鳐。

它在各地海洋馆中支撑着基础客流,算保护动物,不能吃,看看得了。

海南文昌执法人员和渔民现场救助蝠鲼

绝活就是它的尾,犹如秦叔宝的金装锏或李小龙的双截棍,普通人一下都扛不住,更别说还被插入。

曾有海南三亚的游客不知怎的和一条魟鱼看对了眼,前者被后者攮入下体,三根尾部的有毒倒刺令现场围观群众印象深刻,消防人员也没辙,剪断尾巴后送医院就医。

这种鱼脾气温柔,秉性纯良,但并不代表它软弱可欺,在海边游泳时,如果赶上它们的繁殖季节,你很可能会被魔鬼鱼群好奇围观,甚至上前与人类互动,如果不幸接触,轻则红肿发烧,重则人生重启。

每年的6-7月,蝠鲼会洄游到福建、浙江沿海;8-9月,它们又会游到黄海;10-11月,就会游回浙江沿海;12月到次年2-3月沿原来路线洄游南下,记好这个时间和路线,务必注意,不要尝试伴游双飞,咱不至于吃亏。

自然界的危机总是相伴而来,人类也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人们对动物的分类简单而直接: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其中能吃的这部分鱼群,每年在福建沿海向浙江舟山渔场附近洄游时,随着里程的增加,减员情况有所加剧,抵达浙江沿海时尤甚,沿岸各地也都有零星魔鬼鱼干的制作,只是浙江最多。

有的上岸后所幸直接从良,它们对征服的远古使命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在市场中悬挂的位置,昭示着它们的身价,当地人说,和战役的推进难度有关。

比如被挂在海鲜市场梁子上迎宾,那它身份怎么都得是个大酋长,次一级的战斗人员,被集体扼住命运的喉咙,那是市场早已标注好的价格。

“外星文明探索是一个很特殊的学科,它对研究者的人生观影响很大”。刘慈欣在写《三体》前,应该是去浙江的海产市场找过灵感。

伊藤润二的漫画再邪祟,在看到这些文明冲突的遗迹时,也会坐立不安,更别说,铁血战士来了也得递烟。

扑面而来的外星气质,令谁都会灵魂一震,那诡异不掺假的表情带着失败的不甘,有人还能从中细品出一种傲慢与偏见,“有种来吃我!”

浙江沿海渔村有道狠菜,叫“干爆魔鬼鱼”,似乎是为这种生物量身定做。

不知是不是渔民的刻意为之,反正全网都搜不到关于这道真·黑暗料理的评价。

如果在餐厅中点这道菜,服务员很可能带你到水族箱前询问,“您想干爆哪条?”

浙江,是古典保守主义者们无法翻越的奥林匹斯。

朴素的进化论根本无法解释得通,浙江人早已把生物的开源和食谱的多元进行重新定义,他们比谁都更明白,什么才是“透过问题看本质”。

干瘪畸形的食材,并不能阻挡人们的探索欲,尽管它们来自外星,生于地球,长居蓝海,简单生活,深情度日,最后终归走上餐桌。

图片来自B站 杭舟迪爸

虽然被晒成了鱼片,但你不能真的把魔鬼鱼干当作鱼片。

生吃都是牙口强劲的王者,一般都得水发泡开,和干海参一样,泡发魔鬼鱼干也需付出必要的耐心。

一只高贵的魔鬼鱼干,会参透你在厨间的无奈,而一旦你迈过心头的枷锁,很快就能掌握火候的奥义。

口味接近鸡肉,是在林间放养的山鸡,有的人能咀嚼出宽广的胸怀,有的人咂摸出了猛龙过江的勇气,也有人能尝出江湖道义。

共同点就是,几乎所有人都能品出大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