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州政府取消迪士尼“自治权”,这意味着什么?

日期:2022-04-23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4月23日讯(编辑 史正丞)美国当地时间周五,共和党2024大选热门候选人、佛罗里达州长德桑蒂斯签署法案,将迪士尼在奥兰多主题乐园、酒店和度假村所在地进行自治的特殊税收区废除,新的变化将于2023年6月1日生效。

  需要解释的是,引发佛罗里达州政府对迪士尼下重手依然是美国的意识形态斗争。由于迪士尼在性别教育法案上明确表示反对,引发当地议会占多数的共和党不满,随后便推出了废除特殊待遇地位的法案。

  所以当德桑蒂斯签署废除这一法案时放话称:“你迪士尼是一家总部设立在加州的公司,你们想要调动经济实力攻击佛罗里达州的衣食父母?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挑衅,并将予以回击。”

  作为特朗普执政时期的忠实拥趸,行事更容易预测的德桑蒂斯在共和党内拥有很高人气。正因如此,眼下他与特朗普的关系也有一些微妙。

  为何迪士尼想要“自治权”

  这个问题需要从1955年加州迪士尼开业说起。虽然迪士尼主题乐园非常成功,但也给华特·迪士尼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遗憾,当时他们只买下了足够建造乐园、停车场和主题酒店的土地,意味着其他公司能够在迪士尼乐园门口购买土地并经营。

  华特·迪士尼对此表示,从加州迪士尼乐园学到的教训是一定要掌控“整个周边环境”,否则公司会因为其他人做错的事情被消费者责怪。此外对于迪士尼创始人而言,乐园与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电影在完成制作的那一刻已经定格,而乐园可以承载不断变化的创意,随着时间推移可能会变成与最初完全不同的作品。

  所以在选址建设第二家主题公园时,上述问题就成了重中之重。经过多年的考察和与大量土地产权人秘密谈判后,迪士尼最终完成了大量土地的收储。直到这些事情都搞定后,迪士尼一直等到1965年才正式宣布这一项目。

  (奥兰多迪士尼乐园历史资料,来源:Youtube)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特·迪士尼为奥兰多迪士尼项目拍摄宣传影片五天后因病入院,并在不久后与世长辞。为了实现弟弟的雄心壮志,联合创始人洛伊·迪士尼接过了重任,并将奥兰多迪士尼项目命名为“华特·迪士尼旅游度假区”。在随后的谈判中,迪士尼用巨额的经济贡献轻松说服了佛州议会,将一系列政府权力下放给特别纳税区,这一待遇从1967年延续至今。

  以对奥兰多迪士尼最重要的芦苇溪改良区(Reedy Creek)为例,迪士尼向“改良区”支付税收和费用,用来负担区域内的消防、急救、道路养护、废水处理、发电等一系列基建开支。由此换来的最大好处是,迪士尼能够自由在该地区扩展房地产资产,无需遵循当地的建筑、规划或环境法规。

  这一变化有何影响?

  财经媒体《华尔街日报》专门报道迪士尼十余年的资深记者罗比·惠兰解读称,这一举措对迪士尼和当地政府而言,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惠兰表示,税收特区给予了迪士尼极大的灵活性,同时在规划上的自治权也为公司省下了请许多律师和规划师的费用,更重要的是能够尽快把事情搞定。虽然公司没有披露过到底能省多少钱,但熟悉迪士尼财务的知情人士透露,特区政策每年能为公司节省“数千万美元”的成本。

  当然,对于迪士尼来说,几千万美元不算大事,真正的问题是失去了许多问题的控制权。接下来公司将一改过去五十年的惯例,被纳入当地政府的条条框框中。

  从另一面来看,佛罗里达政府也会因此受到影响。“芦苇溪改良区”本身也是一个政府实体,目前总共发行了价值9.77亿美元的债券,但其实该区域的纳税人只有迪士尼一家。一旦法案生效,这部分债务的偿债责任将会转移到奥兰治县。

  惠兰表示,这件事情显然没有到此结束,大量律师、游说公司都会参与这场斗争,以求得出一个破坏力没那么强的解决方案。目前,迪士尼没有对这一问题发表看法。

  对于财政问题,德桑蒂斯也在周五表示“会想办法解决”,并否认这项法案等同于给迪士尼减税的说法。州长明确表示,迪士尼的税赋会因此变得更重。

  当然,这个案例也标志着美国的政治对抗进一步冲击商业基本面。佛罗里达州民主党参议员Tina Polsky表示,德桑蒂斯此举是出于对公司反对他的报复和惩罚。当一个地方的州长会因为企业有不同意见就对其采取行动,什么样的企业会想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