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大谱!美国佛罗里达州把数学课本禁了?理由是涉及「政治正确」

日期:2022-04-27
来源:Stoooges三士渡

去年5月,华尔街日报爆出,加州左翼政客试图取消数学课。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教师直接指出学生的错误是一种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的观念在作祟。

 

而他们口中的数学课上「白人至上主义」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学生获得正确答案、展现自己的解题思路、并根据学生对学科知识的掌握程度进行评分。

 

“数学是纯粹客观这一概念是错误的。坚持总有正确和错误答案的想法会让客观性长期存在。显然,这是种族主义。”一份相关文件这样写道。

 

尽管新加坡和韩国等国家在8年级甚至更早阶段就引入了「代数」这一概念,但加州左翼激进分子不提倡学生过早接触代数。此外,他们非常排斥有数学天赋的人,认为这些学生的存在暗示其他学生不够有天赋,这会加剧社会的不公正现象。

 

如果说,去年「加州试图取消数学课」的新闻是一种矫枉过正的极端,今年「佛罗里达州禁数学课本」则是走向了另一种极端。

 

佛州官员:数学只关乎正确答案

今年4月下旬,佛罗里达州教育部表示,在132本拟用于公立学校的数学教科书中,有42本被毙了,原因是它们包含了敏感话题和未经政府要求的策略,包括社会情感学习和批判性种族理论。

 

佛州在周五下午宣布它的决定,但没有分享它所反对的具体内容的信息,有几家出版商告诉《纽约时报》,他们还没有收到州政府的解释。

 

但佛罗里达州有一项新的法律于7月生效,它限制了性取向、性别认同和社会情感技能这些内容的教学方式。州长Ron DeSantis也有望签署被称为「Stop W.O.K.E Act」的立法,Woke在英文中的意思是对种族偏见和歧视的警惕,该立法可能导致令学生不适的教学。

 

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DeSantis先生强调了被毙的小学教科书中存在的「社会和情感学习」的材料。他说:“数学是有关获取正确答案的,我们希望孩子学会思考解题思路,以便得到正确的答案。这不是关于你对问题的感受的。”

 

在被毙掉的出版物中,有一家叫Big Ideas Learning的课本的审查报告显示,课程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五个技能:自我意识、自我管理、负责任的决策、社会意识和关系技能。

 

这五个技能的框架由教育非盈利组织CASEL开发,在全国各地的学校都很流行。在一篇课文中,卡通动物帮助彼此建立信心,为的是通过一座摇晃的桥梁。另一篇课文中,一只卡通狗电影明星说她感到孤独,其他动物主动与她交朋友。

 

对于将社会和情感概念纳入数学课这一看法,CASEL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社会和情感学习可以提高学术成就,因为它可以帮助学生专注于学习,更深入地参与到内容中。”

 

“如果国家真的在乎年轻人的学术成长,那么我们也必须在乎他们对社会情感的学习。”

 

美国各州对教科书的侧重不同

另外12本教科书被佛罗里达州教育部毙掉,因为它们在其他方面与该州的新学术标准不一致。佛州是少数几个试图避免使用与共同核心(Common Core)有关材料的州之一,共同核心是一项全国性的努力,旨在规范数学和识字方面的课程预期。

 

在美国,只有不到一半的州会根据州政府的要求来采用教科书。其中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是最大的市场。通常,出版商会专门为这些州调整教材,并对州政府审查人员的批评意见对文本进行编辑。

 

近年来,加州的教科书深入研究了美国同性恋和变性人的历史,这些材料通常不存在于保守州的教科书中。得州更可能强调自由市场和企业家精神。从历史上看,佛州的教科书和得州的更相似。

 

佛州的新课程法律和法规,限制了种族、性别、性取向和社会情感健康的教学方式,可能会要求出版商重新起草书籍,从他们讲述的历史故事到数学单词问题中的例子进行逐一改动。

 

请政治远离数学课堂

其实早在2005年,教育历史学家Diane Ravitch就在华尔街日报上,对「数学政治化」这一现象给出了犀利的看法:

 

“现在,数学正被那些自称为「批判理论家」的教育家推向一个具体的政治方向。他们主张将数学作为一种工具来推进社会争议。「社会公正」的数学依靠政治和文化的相关性来指导教学。它推崇的方法之一是 「民族数学」,即相信不同的文化已经演化出不同的数学使用方式,只有用与他们祖先的文化有关的方式进行教学,学生才会学得最好。

 

在这些人眼中,传统数学——世界各地的大学所教授的数学——是西方文明的财产,与压迫者和征服者的价值观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适应文化的教师应该了解古代玛雅人、古代非洲人、爱斯基摩人、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和其他非主流文化的计数系统。

 

在这里,请容我指出一点:那些在国际数学测试中击败美国的国家,并没有用政治去干涉数学。相反,他们告诉学生,数学是一种全球通用语言,在东京、巴黎、芝加哥和内罗毕都具有普世意义。学好数学的学生将成为21世纪技术的建设者和塑造者。而那些被政治设计迷惑的美国学生注定会一直差下去。”

▲ Diane Ravitch是教育历史学家和纽约大学的研究型教授,她曾担任美国教育部助理部长,花费10多年推进美国公立学校的改革。如果你对美国公立教育体系感兴趣,推荐你去看看她的书《Reign of Error》。

 

简单总结她的话就是:差生文具多。

 

美国人数学不好,导致他们想尽办法提升数学的趣味性、政治性…这些条条框框反而让美国人的数学变得更差了。数学好的国家才不会在「方法论」上多纠结呢,认真教努力学就完事了。

 

最后,菌菌只想评论一句:请政治远离数学课堂,谢谢。

 

Reference:

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ethnomathematics

https://www.wsj.com/articles/california-leftists-try-to-cancel-math-class-11621355858

https://www.nytimes.com/2022/04/18/us/florida-math-textbooks-critical-race-theor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