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脱离美国、独立长达60分钟的海螺共和国,市长过了一把总统瘾

日期:2022-04-27
来源:百度/历史现实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冷战时也只有苏联跟他并驾齐驱,历史上敢招惹他的国家不多,主动向他宣战的国家更是屈指可数。
 
除了二战时期的轴心国德国、日本、意大利,还真没有谁敢主动向美国发起挑战,其实轴心国也无意与美国开战,他们当年也认为自己是“被迫无奈"的。
 
凡事都有例外,这里不说加拿大民兵纵火白宫的段子,人家打得算是“对美自卫反击战”。鲜为人知的是,20世纪80年代,就有这样一个“国家”,不仅敢于主动向美国发起挑战,而且还向其索要10亿元”战争赔款“。
 
这是怎么回事?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还要从美国的历史说起。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由移民组成的国家,刚成立的时候只有大西洋沿岸的13个州,后来翻过阿巴拉契亚山脉后,陆续有很多州主动或“被迫”加入。
 
北美十三州踢开英国“闹独立”的初衷,就是为了摆脱英国的经济控制,为了争取自由,他们组团成立美利坚合众国的目的是为了保障自由,而不是丧失自由。
 
包括后来加入联邦的州,他们的加入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自由不能被侵犯,为此保留随时退出联邦的权力。
 
因此,美国成立之后,各州闹独立的事时有发生。
 
如今的美国,经过200多年的发展,已经拥有了50个州,1个首都特区,以及5个海外属地。
 
现在的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无论硬实力和软实力无人能与之抗衡,这让很多地方的人对其羡慕不已,希望到美国生活,比如墨西哥的人为了能到美国工作生活,甘愿爬封锁墙,宁肯饿死在穿越沙漠的路途上,也要一路向北。
 
还有一个地方的人,主动提出要加入美国,那就是波多黎各。
 
 
这个坐落在加勒比海的岛国,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至今,曾先后五次进行全民公决,处心积虑要加入美国联邦,成为美国的第五十一个州,但是没有成功。
 
如果说美国就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特别想进去,里面有的人竟然想出来。
 
有几个州隔三岔五想“闹独立”,这在美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位于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位于南部的德克萨斯州,以及西北部的阿拉斯加州。
 
尽管这些州闹“独立”闹得很热闹,但是那些策划者们内心里并没有真的打算独立,而是认为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把叫喊独立当做和政府讨价还价的策略。
 
事实上,除了南北战争中美国南部十几个州真刀真枪闹过独立外,目前还真没有哪个州把独立的话当真。
 
前文铺垫了这么久,这个敢跟美国“对着干”的“小国”这就呼之欲出了,没错,它也是美国北美领土的一部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个小地方梦想着从美国独立出去,而且还曾经宣布独立,成立了共和国。
 
只不过它的地方很小,也就相对于一个乡镇的面积大,而且独立时间很短。确切地说,这个所谓的国家,前后只存在了50多不到60分钟,像昙花一现,被人们忽略了。
 
这个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小国,到底是哪里?今天它的现状如何?
 
这个曾经宣布独立的国家,名字叫“海螺共和国”,坐落在佛罗里达群岛西南端的小珊瑚岛上,地名叫基韦斯特。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闹独立,那么,基韦斯特为什么要独立?
 
在地图上,很难找到基韦斯特的踪迹,因为它面积实在太小,只有19.2平方公里, 这是个什么概念?
 
中国大陆面积最小的县、山东省的长岛县,面积是它的将近3倍;-中国面积最大的县、新疆的若羌县,面积是它的1.6万倍。
基韦斯特市的总人口只有2.5万人,同比中国,咱们人口最多的县、广东省普县,人口是它的将近100倍;咱们一个中等县城的人,也是它的几十倍。
 
归根结底,也就是一个乡镇水平。
 
 
至于刚刚提到的国名“海螺共和国”,在地图上更是难以搜到,因为现在的它并不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也从来没有被联合国承认过。
 
美国成立的时候,基韦斯特市还没有诞生,美国成立46年后,它才像个新生儿那样呱呱坠地。
 
既然如此,基韦斯特市的人们,哪里来的底气要脱离美国?
 
中国有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基韦斯特的人闹独立,不是因为宗教冲突,也不是民族矛盾,更不是价值观水火不容,说穿了还是利益之争。
 
被称为“海螺共和国”的基韦斯特市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南端,是连接佛罗里达群岛各岛的越海公路终点。
 
这里靠近海岸,日光充足,经济支柱除了渔业、雪茄烟制造业、鱼品和食品加工工业,就是旅游业了。
 
上世纪30年代开始,这里就成为全美甚至有些欧洲人们向往的地方,是旅游度假的圣地。
 
此地和中国清朝末期时的广东一样,不但走私猖獗,而且偷渡者也趋之若鹜,古巴人就成群结队来到这里,把这里当做天堂。
因为这里靠近海岸,与加勒比海地区各国毗邻,地理位置跟广东有点相似。
 
它离古巴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离古巴比离佛罗里达市还要近。所以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就成为走私者喜欢的地方,也成了偷渡客的中途落脚点。
 
走私者通过这里把物美价廉的货物运到古巴,再把古巴的特产带到美国。偷渡客在这里上岸,然后换乘车进入美国内地,寻找自己的美国梦。
 
走私的商品因为偷漏关税,价格非常便宜,这就让国家蒙受巨大损失。而偷渡者的纷至沓来,则给当地治安带来了负面影响,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之一。
 
那些偷渡者有的是来做生意的,还有人本身就是罪犯,为了逃避法律惩罚才到这里来。
 
如此一来,基韦斯特就成为走私者的乐园,冒险家的圣地和罪犯的天堂。
 
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对偷渡和走私无动于衷,美国联邦当局也是如此。1982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检查团浩浩荡荡来到这里,一共有百十号人。
 
基韦斯特的市民开始的时候也不在意,对他们的到来还表示欢迎,端茶倒水递香烟,毕竟是中央来的下乡干部。
 
可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伙人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包藏着“祸心”。
 
什么祸心?要在一号高速公路上设立检查站。
 
在美国,南北向的高速公路,编号多是奇数,东西向的高速路编号多是偶数,
 
一号公路是美国老牌的高速公路,贯穿美国南北。
 
 
而一号公路的最南端,就是基韦斯特,该公路也是该市通往佛罗里达州的唯一陆地通道。
 
确切地说,最南一段的高速路两边都是蔚蓝的海洋。卡住了一号公路,就等于卡住了基韦斯特市民北去的咽喉。
 
正因如此,美国人就选在一号公路上设卡,设立路障,造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效果。
 
但是这样做是双刃剑,虽然堵死了走私者和偷渡者的路,居民出城往返,买菜购物都非常不便。
 
不光如此,前来该岛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少,因为光是路上堵车就能堵几百米长,这还不是客流高峰期。
 
美国边境巡逻局的官员倒是很高兴,在一号公路设下路障及路检点,之后,可以对基韦斯特海岛回佛罗里达市的车辆从容进行检查,走私者和偷渡者一个都别想漏网,走私货物全部扣留。
 
但是,设立关卡之后,过去的度假胜地——基韦斯特市旅游生意也一落千丈,当地经济也开始不景气,市里的财政收入锐减,百姓生活一天不如一天。
 
更有的市民吃的就是旅游业这碗饭,比如老年人可以在家开旅社,每晚住宿费上百美元;年轻人可以当导游,或者拿着相机给人照旅游照,一天少说收入个几百块;中年人可以开饭店,挂上个农家乐牌子,也赚得盆满钵满。
 
可是边境巡逻局这么一搞,全乱套了,游客来旅游的就少了,岛上的人们就比较失魂落魄,时间一久,当地居民怨天尤人,纷纷炸锅,决定走上街头抗议。
 
还有的市民直接去市政府找市长请愿:你这市长可是我们老百姓选票选出来的,人民市长人民选,选出市长为人民,如今我们都喝西北风了,你应该帮大家想想办法,不能就这样下去。
 
基韦斯特市长丹尼斯·沃德娄一看大家说得在理,就满口答应:大伙放心,我一定把大家的心声给总统反映,给大家一个说法。
丹尼斯很快就给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当地居民的诉求。
 
一般来说,寄给总统的信件他本人都会看到,比如二战时期有个女兵看到战场上的弹药箱打开不便,就给罗斯福总统写了一封信,建议部队用胶布封口,快捷便利,罗斯福马上回信,还把信件转给了兵工厂。
 
但是,不知道邮递员的过失还是秘书马虎,寄给总统的信犹如泥牛入海,毫无消息,检查站照旧那样工作。
 
当地居民对此更加愤慨,走上街头打出了罢免市长的标语。
 
市长丹尼斯生气了,他不是怨恨市民,而是怨恨自己:当官不给民做主,不如回家卖马铃薯。
 
他随即组织律师团,将美国边境巡逻局和美国联邦政府上告到迈阿密的联邦法庭,说他们违规,必须将路障撤消。法院却驳回了他的要求,认为联邦政府这样做是为了大家,小家应该服从大家,大河没水小河干嘛,亏你还是市长,连全局观念都没有。
丹尼斯·沃德娄一听怒发冲冠,我是市民选的,要为市民说话,什么大河小河,见鬼去吧,再不来游客我们都饿成干了。
 
回去之后,他就召开了会议,对大家发表讲话:既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不为我们着想,那我们就不爱这个国,就另起炉灶,独立建国,不当什么美利坚人!
 
市长的讲话发出了人民的心声,引起了市民的共鸣,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丹尼斯市长热血沸腾,随即在一会大楼上庄严宣布:海螺共和国成立啰,海螺人民,从此当家作主了!
 
自然,丹尼斯摇身一变,从市长变成“海螺共和国首任总统”。
 
 
为什么叫这么一个搞笑的名字呢,这不是拍脑袋起的,而是有典故的。
 
当初英国最早到这里的移民是以海螺为食物,这些人也自称海螺,以此为名字,寓意着该岛“自古以来”就有一个独立国家的传统历史渊源。
 
新成立的国家议会,还很快设计出了国徽。底色是蓝色,上面有很多星星,象征星辰与大海。
 
中间的图案是海螺和海葵,点缀的八颗五角星则代表着八个岛屿。
 
国徽?毫无疑问,必须还得是海螺啊。
 
既然独立了,那一定要把岛上驻扎的美军驱逐出去。
 
在市长,不,总统的带领下,市民们呐喊着冲进了美军在该市的空军基地。
 
不过,前来攻打美国空军基地的当地居民,全都手无寸铁,虽然美国持枪自由、人手一枪,但是这里的人们爱好和平习惯了,少有持枪的传统。
 
因此大家没有携带武器,而是从冰箱里拿出可乐雪碧,以及披萨和面包,愤怒地砸向了驻守在基地里的美军。
 
空军基地内的美军一看,有人用饮料和面包挑衅,还以为是一群精神病,随即不由分说,将带头的丹尼斯抓获。
 
而此时,距离海螺共和国宣布独立的时间还不到60分钟。
 
丹尼斯“总统”在监狱中含泪宣布“海螺共和国”解体,但前提是美国联邦必须要给他们拨款10亿美元,给海螺共和国公民医治心灵创伤,弥补公路上设卡给市民造成的损失。
 
“战败国”向战胜国索要赔款,跟俄罗斯提出在乌克兰开通双向人道主义走廊一样罕见。
 
得知“海螺共和国”的诉求之后,参众两院议员们不干了,岛上一共两万多人,给你们10个亿,平均一人揣五万,全都脱贫致富奔小康,这不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吗?
 
其它地方要是群起效仿怎么办?不能开这个坏头。
 
不过,“海螺共和国”的国民也没有白闹,在美国总统过问下,一号公路上的检查站后来真的悄悄被撤销了,路障也不见了。
至于如何查走私,防偷渡,那是边境巡逻局和海关的事,“海螺共和国”的国民才不管呢,他们不在乎什么美利坚强大不强大,只考虑本地小民的口袋。
 
至于市长丹尼斯,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人员伤亡,也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国际影响,后来不但没有被起诉,还连任了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