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学霸在硅谷混迹8年无绿卡, 最后选择轻生!到底哪儿出问题了?

日期:2022-05-25
来源:头条号

2019年9月19日中午11时左右,位于美国加州门罗帕克的Facebook总部大楼发生了一起惨案。

一个黑影如同折翼的鸟一般从高空中疾速坠落,重重摔到地面,惨烈场面令路过的行人发出尖叫。

目击者报了警,警方和救护车很快赶到,可跳楼者落地的那一刻就已气绝,警方排除了他杀可能性,鉴定系自杀。

这个跳楼自杀的男子叫陈勤,是一名38岁的华人,也是Facebook总部一名员工。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精英放弃了大好人生,绝望地从所有人向往的硅谷高楼一跃而下。

留美发展的华人学霸

陈勤是一名年轻优秀的精英,又是华人,国内许多网友惊痛之余,不禁对他的生前经历感到好奇。

领英作为外企求职的必备平台,能在上面找到很多优秀人才的账号,其中就包括陈勤,上面记录着这位学霸的人生履历。

陈勤系浙江大学1999级本科毕业生,2011年赴美国留学,在南加州大学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资料显示,陈勤于2013年硕士毕业,也就是说这位学霸仅用了两年就拿到了硕士学位。

从相册中可以看出,陈勤是个喜爱户外运动的人,他登山、滑雪、徒步旅行,分享自己日常照片和感悟。

陈勤毕业后留在美国发展,入职的第一家公司是全球领先的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公司思科(Cisco),从事的是无线控制器方面的开发。

两年后陈勤从思科离职,又去了一家叫Ryzlink Corpd的外包公司。

据业内消息,思科在2015年曾有过一次较大范围的裁员,国内北京分公司的一些员工都被裁掉了,也正对应地上陈勤的离职时间,所以这次裁员跟陈勤的离职或许有着主动或被动的关系。

从资料中可以看出,陈勤2015年从思科离职,到2016年入职Ryzlink,中间有一段空白期,应当是失业了一段时间。

Ryzlink Corpd是一家外包公司,也就是典型的劳务派遣,员工跟外包公司签劳动合同,然后被派去其他公司,跟那里的正式员工一起上班。

上班的公司将员工的薪酬付给外包公司,外包赚取的是其中差价。

凭陈勤的履历,在国内肯定会有不少大厂为之抛来橄榄枝,但他却进了美国的这家外包公司。

不过这家外包公司可以帮员工搞定签证问题,因此也有人推测,也许陈勤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签证。

陈勤生前持有H-1B工作签证,这种临时签证主要发放给美企雇佣的一些外籍专业技能员工。

持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三年,三年期满可以再申请六年,如果六年期满,持证者的身份还是没发生转变,就要离开美国了。

这个所谓的身份转变,就是拿到绿卡,成为美国本土居民。

而陈勤在Ryzlink呆了两年后,领英主页最新一条动态是“2018年3月5日在Facebook开始了新工作”。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陈勤于去世前一年跳槽到了Facebook,岗位是软件工程师。

从外包公司到硅谷顶级大企,陈勤应当是在这两年间下了狠功夫,最终得以一跃龙门。

脸书这种级别的企业,是互联网行业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公司,进入脸书后的陈勤是扬眉吐气的,年薪高达22万美元,把家人接到了美国。

财富、前途、亲情,都触手可及,彼时的陈勤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些都会有破碎的一天。

到他去世为止,他在脸书任职已有1年零7个月。

最后一根稻草

9月25日,脸书一名前日裔技术主管Patrick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据他透露,陈勤在脸书的广告组工作,而这是一个压力非常大的部门。

世上没有白得的午餐,脸书高薪、高福利、环境优越的背后,是员工为工作毫无保留的奉献。

进入脸书后,陈勤拼命工作,但在组里干的很抑郁,评级也一路下滑,于是就想换组。

换组需要提前向主管说明,陈勤去找主管一对一谈话,主管同意了他的换组要求。

陈勤找到了想去的组,对面也愿意要他,陈勤把自己要调走的消息告诉了组员,然后把手头上的工作跟组员交接好。

但主管突然告诉他,希望他在本组留到季度末,并允诺到时候会给他一个好的评级,这样陈勤就能换组了。

陈勤就这么一直满怀希望地等待着。

“但主管最后‘背叛’了他。”Patrick说道。

到了换组的最后一天,主管却食言了,给了陈勤一个较差的评级,然后告诉他,你走不了了,因为你的PSC(绩效考核)不合格,你必须留在这里。

听说是这位印裔主管组里的人员流失太严重,人手实在不够,主管就卡着陈勤不让他走人。

顺便提一句,虽然提到印度,很多人印象中都是阿三,但实际上硅谷还有“印度谷”之称,很多公司高管层都是印度人,华人高管不常见,职场上印度高管打压下级的传闻也比比皆是。

主管的临时变卦无疑对陈勤是一个巨大打击,从他提出要走,到今天之前,主管都说不会有问题,可是末了却不放人。

据Patrick所知,陈勤去世前一段时间的评级一直在下滑。

如果员工的评级一直不理想,该员工就会被归入PIP(待努力)项目。

有过来人表示,美国公司的这种PIP制度,其实基本就是已经想把你炒鱿鱼了,但又不能炒的太直白,于是就搞出这个PIP,给你定一个提高计划,让你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工作目标,就能继续留下了。

PIP制度让绩效不好的员工以为自己还有一线生机,觉得自己只要努把力还能留下来,但无论如何,基本都难逃被炒的命运。

类似亚马逊,基本每年都有15%的员工被PIP,除非真是天降奇才,最后能咸鱼翻身的人寥寥无几。

所以很多聪明的员工学会不在一棵树上吊死,被归入PIP之后,就立刻开始骑驴找马,在主管找到你,说你没完成目标要辞退你之前,火速收拾东西入职新公司。

陈勤换不成组,在原组的评级又不好,跟上司也撕破了脸,势必会被归入PIP,接着很可能就会被炒掉。

而算上在脸书的一年多时间,陈勤已经在美国工作八年了,始终没能拿到绿卡。

一家人都是靠着陈勤的临时签证才得以留在美国。

没有绿卡,倘若陈勤真的被脸书辞退,又在60天内找不到新的雇主,他和家人就不得不离开美国。

或许在陈勤看来,在脸书工作就相当于“铁饭碗”。

高薪、名企光环、事业有成、稳定多金,这是他们想象中的陈勤,家人想不到陈勤此时正快被逼至绝境。

陈勤找了好几个人事部门的负责人反映情况,但主管的行为无疑十分狡猾,在流程上找不出纰漏,因此人事也无计可施。

回答无一例外,都是“你得留下”。

他跳楼的那天上午,有其他同事听到从陈勤主管的办公室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主管怒不可遏地让陈勤滚出去,而陈勤一直在大声反驳:“It’s unfair.(这不公平)”。

而且陈勤组里有个系统因技术性问题崩掉了,主管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陈勤,要求他必须在截止日期前搞定。

脸书员工发现,在截止时间的前一个小时,陈勤的尸体已经躺在冰冷的地面。

无论怎样,这一场硅谷游戏,陈勤出局了,以极其惨烈的方式。

陈勤之死引发抗议,清华工程师被开除

陈勤家人聘请了擅长处理歧视案件的盛富德律所代理此案。

负责律师郑巧晶表示,外界没办法断定陈勤是否在职场上遭遇了歧视,因为职场上的歧视问题,很多时候会跟一些技术性因素离不开关系。

陈勤是否遭遇不公,需要由专业人士判定,以往很多性别歧视、种族歧视,都是由律师介入深度调查后,判定该公司确实存在组织层面上的歧视现象。

不过在郑巧晶看来,硅谷一直都存在职场歧视,男性鄙视女性,白人鄙视少数族裔,异性恋鄙视同性恋等等。

歧视的一个典型表现就是会在升职加薪方面下绊子,在美国劳动法规定中,歧视跟霸凌也不是一回事,美国并没有明确的反职场霸凌法规,但一些公司内部会关注到职场霸凌的问题,并设置一些条例。

因此律师建议,如果遇到职场霸凌,可以先找公司管理层反应,无果后可寻求法律帮助。

陈勤死后,脸书发布了声明,称对陈勤的逝去表示哀痛,将进行调查,向陈勤家属提供帮助。

但很多同样快被绩效压力逼垮,对陈勤遭遇感同身受的员工不买账。

Patrick也在视频中批判脸书内部的恶性竞争文化,所有员工都背负着巨大的工作压力,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绩效评级拼命,直至彻底崩溃。

Patrick称自己也曾产生过自杀的念头,那段时间,精神压力巨大的他不断翻阅公司的《员工死亡福利》。

他想知道,自己的死,能为家人换来些什么。

到后来他看清了,光环再大的公司都不配员工为之付出生命,于是他选择辞职。

后来他听说了陈勤的死亡,太多同样处境的人因受公司限制无法发声,Patrick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

脸书限制员工发声,试图掩盖真相的行为,与那份干瘪的回应,实在令人愤怒。

400多名民众聚集在脸书总部园区,高举着“我们需要真相”的牌子,要求脸书对陈勤之死进行公证调查。

“我们需要真相,我们需要公正的调查,我们需要知道他决定自杀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脸书员工尹伊愤怒地对镜头控诉道。

还有人高呼口号:“中国人的命也是命!”

网友分享在meiguo.com上的图片

然而脸书显然说一套做一套,据中国日报报道,10月7日,华人工程师尹伊被开除了。

尹伊表示,他因实名参加抗议活动,并带头喊口号,要求脸书查明真相,被人举报。

入职仅两个月的他,先是收到了脸书的警告信,接着他就被要求居家办公,然后等着他的是一封开除信。

尹伊清华计算机系毕业,在被脸书开除后,他在领英上收到了上千份工作邀约,很多许久未联系的同学朋友也都开始找他。

据《斯坦福日报》称,脸书高层Pamela表示,公司正在与预防自杀的心理健康专家展开合作,将以更人性化、更富同情心的态度前进。

但她指出,人会自杀,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霸凌也许不是陈勤死亡的唯一原因。

但美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表示,倘若霸凌属实,脸书将面临经济性赔偿。

可惜的是,即便霸凌成立,公司相关负责人确实存在监管上的过失,也只能有经济性赔偿。

而这种大公司,最不缺的就是钱,人命没了就是真的没了。

陈勤死后,很多经历相似的人发表自己的感受,一个26岁的女孩在平台上发文,称自己是前谷歌员工。

在美国读了计算机硕士,毕业后去了湾区工作,4个月就被炒掉了,失业在家半年,拼命刷题,最终上岸谷歌,结果2019年6月份被归入PIP,8月份离职。

看到陈勤的遭遇,心酸得几欲落泪。

2022年,陈勤的家人皆以回到国内生活。

对于陈勤的逝去,其家人表示不愿再多谈。

回首看去陈勤的一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斥巨资出国读书,到头来一身疲倦,什么也没得到,每一步都如同走钢丝。

有人猜测,可能陈勤也是被坑了。

换到陈勤的处境想想,其实感触挺深的,起点那么高,高考状元、浙大学霸等标签傍身,花了一大笔钱去美国进修镀金,到了37岁,却依旧还呆在外包。

而脸书的offer对急于寻找出路的陈勤而言无疑是天降救命稻草,于是他紧抓着上了岸。

本以为超级大厂怎么都比区区外包强,却没想到进了这么一个能把人逼死的天坑小组,最后面临着中年失业的危机。

意气风发地送出国去,在美国耗了八年,留学的钱都挣没回本,绿卡也没拿到,连个像样的offer也没有,上有老下有小,很可能身上还背着这贷那贷的,最后和家人惨淡被遣返回国。

简直杀人诛心。

可能其他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总以为还有后路,但实际上做出决定也许真的很难,崩溃就在一瞬间,总觉得已经到这个程度了,再退回去总是不甘心,拖着拖着,终于垮了,实在令人唏嘘。

谁也不清楚陈勤在自杀前,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挣扎,家人不解,为什么好好的儿子一天照常出门平静出门上班,就再也没能回来了呢。

陈勤自己又何尝想得通,明明自己那样拼命,那样努力,夜里加班到两三点,接手差点烂尾的项目,用户看好他,同事欣赏他,却依旧无法抵挡命运车轮的残酷碾压。

中年人的体面崩塌就在一瞬间,他不年轻了,他太累了,他想不通,所以就不想了,于是他默不作声地跳了下去,让一切苦痛结束于落地的一声巨响。

出处:头条号 @刘白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