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老师到杀手,他从台湾移民美国后过的怎样?

日期:2022-05-27
来源:环球人物
周文伟后来甚至对乡邻说,
自己在美国
就是" 做牛做马做奴隶"。
作者:许晔
 
又到了收房租的日子。
 
晚上 8 点,房东周文伟敲开公寓的门,女房客称屋里的马桶漏水,需要他进来查看。
 
等他看完转身想离开时,同屋的壮硕男房客挡住他,一拳打在他脸上,随后又抄起一根铁棒猛打他的头,一旁的女房客则拿起剪刀伺机捅他 ……
 
这一幕发生在 2012 年。
 
捡回一条命的周文伟,从没想过自己在美国会遇上这种事。他本在中国台湾生活,2009 年掏空口袋,去美国拉斯维加斯一口气买下 12 套公寓,移民当起了 " 包租公 "。
 
老家的邻居们当时都觉得:这老哥混出头了!
 
然而,幻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惨烈。周文伟后来甚至对乡邻说,自己在美国就是 " 做牛做马做奴隶,混得十分凄惨 "。
 
远亲近邻把这事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但谁也没真放在心上。
 
直到今年 5 月,枪声响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座华人教堂里,周文伟扣动扳机,疯狂射杀,造成 1 死 5 伤 ……
 
" 周教授 "
 
周文伟喜欢被人称为 " 周教授 "。
 
他 1953 年出生于中国台湾,后来去美国 " 镀金 ",拿到餐饮方面的专业学位。那个年代的台湾,比他有实务经验的人没他学历高,比他学历高的人没他有实务经验,因此多所大学聘请他做教学工作。
 
·据称,周文伟曾先后在台湾四所大学任教,名片上也介绍了相关职务信息。
 
不过,由于年份久远,大学里的相关人士多已退休,校方如今对周文伟也知之甚少。
 
可确认的信息是:
1994 年 8 月,他入职台湾屏东科技大学,担任了一年生活应用科学系讲师。
2004 年至 2006 年,他以专业技术人员身份,被中华科技大学聘为助理教授,教调酒相关课程。
此外,他还曾出版《调酒师的圣经》等多本书籍。
 
他的妻子据称是彰化员林望族,家境富有。
 
外人眼中的周文伟,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心中一直装着 " 美国梦 "。
 
有报道称,周文伟的父母 1948 年后才到台湾,他是所谓的 " 外省人第二代 ",或许小时候曾因此遭遇过 " 本省人 " 的歧视,所以才想移民。
 
加上当时他对大学的制度和待遇甚为不满,最终离了职,之后在台中开办一家 " 美国餐饮管理社区学院 ",可生意也不好干,一琢磨,他干脆变卖自己在台湾的资产,去了美国。
 
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2018 年他回台湾办事时,在自己家门口贴了一张手写信,标题为 " 致乡亲们的友善通知 "。
 
在信的开头,他自称 " 流民 ",说 " 有幸活着回到故乡台中,心中无比感谢上苍之恩典 ";接着,他请大家不要再把车停在门口,也不要在这边卖菜;最后,他坦言自己在美国过得不好,才无法第一时间回台湾整理父母遗留下来的房舍," 请宽谅这美国卑微奴隶的无能与无力 "。
 
乡邻们觉得他 " 变得怪怪的 ",心中更好奇:这人在美国究竟经历了什么?
 
 
" 包租公 "
来到美国后,周文伟为自己买下的公寓楼取了个名:" 良心客栈 "。
 
·周文伟在拉斯维加斯的公寓楼。
 
他曾在这栋楼上插了近 20 面美国国旗。
 
日子并非预想中那般轻松惬意。儿子在佛罗里达州念牙医专业,开销不菲;妻子为照顾儿子,去了当地陪读;他独自留在拉斯维加斯看管公寓,手头紧巴巴。后来,他干脆将所有公寓都出租赚钱,自己只住在一间堆放杂物的贮藏间里。
 
即便如此,他也从不觉得委屈,反而自夸是 " 繁华城市中的修行者 "。
 
转折点出现在 3 年后。
 
2012 年 4 月初,周文伟收租时遇到那对 " 恶房客 "。两人将他暴打至昏迷,然后抢走了他的包,包里装着他刚刚收来的所有房租。这次事件导致他头顶上、眼眉心各缝了几十针,左手肘骨骨折,右耳永久性失聪。
 
当地华人人心惶惶,但美国治安乱象多年如此,毫无寸进。美媒也只提醒一句," 切记不可单独进入房客住处,更不能晚上去收租 "。
 
周文伟的心态变化,外界无从知晓,但肉眼可见的是他日益萎靡。妻子赶回来照顾他,两人搬回公寓里居住。
 
住在隔壁的租客奥雷莱纳觉得,周文伟是个贴心的房东,好几年都没涨过租金,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主动问租客们是否有困难,如果有,他可以暂时不收租金。夫妻俩还常常送水果、蔬菜或饼干给邻居。
 
可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年,变故又来了。
 
妻子患上肺癌,去年回台湾接受治疗,并和周文伟离婚。台媒报道称,周文伟后来控诉前妻,在没有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就将公寓楼卖掉了。
 
他本打算以租户的身份继续住在里面,但新房东将房租涨到了每个月 1050 美元。而他每个月只有 500 多美元社会保障福利金,根本负担不起房租,最终被扫地出门。
 
儿子也在台湾,他在美国孤家寡人无去处,一度只能住在车里,找教堂寻求帮助又遭拒 …… 对当时 68 岁的周文伟来说,人生已经没什么值得在乎的了。
 
新住户很快搬进了周文伟以前的家。
 
他们在里面发现了一张照片——在拉斯维加斯音乐会大型枪击案纪念馆前,周文伟拿着枪,歇斯底里地大笑。这个画面让人毛骨悚然,他们看着害怕,赶忙拿出去扔了。
 
没人意识到,那是周文伟打开了 " 疯狂模式 " 的线索。
 
" 亡命徒 "
 
今年 2 月,周文伟搬进了一套合租房。他会跟室友闲聊,也会和对方分享食物,看起来 " 安静又善良 "。
 
他还找了份工作,在赌场当保安。几年前他就干过这活儿,有经验。也正因为当保安,他有了合法购枪执照。
 
其生活看似逐渐回归正轨,实则是在酝酿巨大风暴。
 
当地时间 5 月 14 日,周文伟从拉斯维加斯驱车前往加州橙县。第二天上午 10 点 10 分,他穿着保安制服走入一座教堂。
 
接待员不认识他,让他填写个人信息表格,但他说自己以前来过,填过表,不用再填。之后的礼拜过程中,他就坐在后排看报纸。
 
12 点半,欢迎张牧师来访的午餐会开始。当时还有约 40 名会众在场,周文伟花了大约一个小时和他们交流。当地检察官称,这是周文伟获取信任的方式,这样大家就不会注意到他在执行一个阴谋。
 
午餐会快结束时,一些人要离开,看见周文伟正准备用铁链锁大门。对方问他在干什么,他没回答,也并未阻拦要离开的人。那些人果然没当回事,只以为他是教堂的保安。
 
此时,三处出口已被周文伟用钉子封死了两处,就剩这一处。他不仅用铁链上锁,还在钥匙孔中灌满了强力胶。教堂里四散着他悄悄放置的弹药以及四个汽油弹。
 
一切准备就绪后,周文伟拔枪连续射击 ……
 
现场一位名叫郑达志的医生冲过去,试图从背后夺枪,结果连中三枪,当场不治身亡。
 
但周文伟也因此需要重新装填子弹。张牧师瞅准时机,丢去一张椅子砸中周文伟的脑袋。众人见其倒地,立即冲上去合力制伏了他,用电线把他绑了起来。
 
案发第二天,美国中文媒体《世界日报》收到了一份快递——周文伟在作案前夕,把以 " 灭独天使日记 " 为名的七册影印文件以及 U 盘寄给了他们。
 
·" 灭独天使日记 " 由周文伟书写,每一叠大概有 150 页。
 
这些东西被委托给律师交由警方处理,媒体没有公开报道其中内容。
 
近年来,美国社会族群撕裂、仇恨犯罪激增。据美国非营利组织 " 枪支暴力档案 " 网站统计,截至 5 月 24 日,美国今年已至少发生了 212 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平均每天发生近 1.5 起。
 
" 枪支暴力症 " 已经成了美国的另一种 " 流行性传染病 "。" 美国梦 " 破碎的周文伟也堕入其中。
 
目前,他面临 10 项指控,包括 1 项一级谋杀罪、5 项谋杀未遂罪和 4 项持有破坏性装置意图杀人或伤害罪,可能面临死刑。但被侦讯至今,他丝毫没表现出悔意,也不在乎将会面临的刑期。
 
当地检察官形容周文伟是个 " 怪物 "。
 
" 这个怪物制定了一个恶魔计划,将受害者锁在教堂的门内,以便屠杀他认为的无辜羔羊。但他没有意识到那天教堂的人不是羔羊——他们是狮子,他们反击了邪恶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