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首富大战华尔街,摩根大通亏了8亿

日期:2022-07-07
来源:金融八卦女
时隔三个多月,全地球人都知道的“妖镍逼空大战”,终于告一段落:
 
温州首富项光达和他的青山集团全身而退,华尔街巨头摩根大通割肉出局,亏了1.2亿美金(约8亿人民币)。
 
6月29日消息,青山控股集团安全退出了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大部分镍空头头寸。持仓规模已经缩减至3万吨左右,远低于事发时的超15万吨的峰值,且这些头寸都不是通过摩根大通持有。
 
这很可能是双方协商的结果,青山集团给华尔街大佬留了体面,否则根据当时的情况,1.2亿美金是远远不够的。
 
关注这个事情的朋友可能还“懵着”,传说中的幕后黑手不是瑞士大宗商品巨鳄“嘉能可”吗,怎么最后亏损的是摩根大通?
这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单梳理一下伦镍事件的整个过程:
 
2022年3月7日伦镍期货从2.9万美元/吨,飙涨到5.5万美元/吨,创15年内新高。
3月8日伦镍期货从6万美元/吨直线拉升到10万美元/吨,整个过程不超过1小时。
3月8日8时15分(英国时间),伦金所暂停所有镍合约的交易,并取消3月8日0点之后的交易,俗称“拔网线”。
3月9日,项光达承认被外国资本逼空,已通过多种渠道获得充足现货。
3月15日,青山集团表示与期货银行债权人组成的银团达成“静默协议”。期间不会对青山的持仓进行平仓,此后青山集团会减少持仓。
3月16日,伦金所镍交易恢复。
6月29日,青山集团退出了伦金所的大部分镍空头头寸,事件结束。
 
读到这里,不了解其中细节的人还会有疑问,为什么是青山集团被华尔街资本盯上了呢?
 
还真不能怪华尔街资本,青山集团把自己养成“唐僧肉”,谁不想吃呢。
 
青山集团在此事上有三大致命漏洞:
1、青山集团生产的镍,与伦金所交易的交割品不一样。伦金所交割品是纯度高达99.8%以上的电解镍,而青山集团生产的镍只有70%左右高冰镍和含量10%左右的镍铁。
2、青山集团的对冲操作有问题。当时它买了20万吨期货空单,但整个伦金所镍库存只有8万吨,也就是说把伦金所的镍都买了,也凑不齐它期货空单的一半。
3、平常青山集团遇到交割期,会跟俄罗斯买镍平仓。俄乌冲突导致市场逻辑逆转,俄罗斯的镍被禁运,青山集团没有及时对这一消息有所反应。
 
综上,青山集团虽然家底丰厚,但在这张牌桌上,它把好牌都出了,手里只有“1对3”,别人出什么牌都要不起。遇到这种情况,天生嗜血的华尔街资本,怎么可能放过这场看似“必赢”的围猎。华尔街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所以,华尔街资本于3月7日、3月8日两日快速拉升镍期货价格,将两三万美金的东西快速拉升到10万美金,顺带破了“任何一种资产价格波动的最高纪录。”
 
当时的情况就是,青山集团拿不出货就得赔钱上千亿,没钱就得卖印尼的镍矿,中国企业辛辛苦苦建立的新能源产业链,恐将遭到狠狠一棒槌。
 
这次华尔街失算了,金融领域华尔街还是天下第一,但他们的对手也不是没有长进。中国企业通过多年的努力,已经获得了丰富的市场经验和丰厚的资本,被别人摁在地上暴打时,还是有能力反击的。
 
虽然当时还不知道谁下手的,但3月9日,青山集团的反杀就开始了。青山控股回应称,将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从小道消息来看,当时业内好几家大型企业都参与到了此次的置换,可谓是众志成城。项光达的原话是:“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那么,最后的结果为什么不是青山集团拿出20万吨镍交割品,交给华尔街接盘侠,让他们拿货无处存放,最后只能低价出售,赔上百亿美金呢?
 
凑了20万吨镍交割品固然能够解决燃眉之急,但这么多镍交出去,国内企业该怎么办?难道所有企业都停止生产,等上几个月,新镍生产出来再恢复生产?
 
这么做,固然很解气,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项光达作为成熟的企业家,3月9日到3月15日,他在能拿出20万吨交割品的底气下,同对手进行了谈判,最终达成了“静默协议”。
 
从6月29日的消息来看,青山集团缩减了空头头寸让自己转危为安,华尔街机构虽然赔了点小钱,但避免了损失扩大化,算是两边都能接受的结果。
 
3月初事件发生时,有人按过计算器,说当时青山集团可能亏损80亿到12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上千亿。逼空这么大体量资金,涉及的资金必然不会少。
 
当时有人怀疑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是幕后黑手,目的是为了拿到青山在印尼镍矿60%的股权。嘉能可成立于1974年,是瑞士最大的企业,营业收入高达2151.1亿美元,经营范围覆盖矿产品、能源产品和农产品的供应。
 
但嘉能可不可能自己拿出这么多钱,背后一定有团队。从目前的情况看,至少现在已经逼出来摩根大通和埃利奥特这两头“来自华尔街的狼”。
 
4月,摩根大通第一季财报早就出卖了它,财报显示与镍相关的业务出现了1.2亿美元的亏损。
 
能让华尔街老牌投行一季度在单一期货商品上大亏上亿美元,除了参与了3月的“妖镍逼空”事件,很难有别的理由让人信服。事后相关信息也证明,它是青山集团大量空头头寸的最大交易对手方。
 
而三个月前,在青山逾15万吨的镍空头头寸中,约有5万吨是通过摩根大通场外头寸持有,当时青山控股集团一度欠摩根大通约10亿美元保证金。短短三个月间,摩根大通便陷入了1.2亿美元亏损的泥潭。
 
财务上出了这么大窟窿,负责人总得说点什么吧。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不情愿地说:“我们本季度有一点亏损,我们会设法渡过难关的。我们会对自己做错了什么,以及伦金所之后可以采取哪些不同措施进行事后分析。”
 
这句话说的很官方,但细品有两重意思:
一,摩根大通亏了,他们的客户也亏了。至于客户是谁,是不是嘉能可,并没说。
二,他们对伦金所的行为是有分析的,说不定还得“采取措施”。
 
摩根大通会采取什么措施不好说,但有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似乎并不认输,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根据港交所6月6日发布的公告,6月1日美国著名投资公司“埃利奥特管理公司”向他们发难,认为伦金所“取消2022年3月8日英国时间00:00之后交易的行为不合法。”
 
埃利奥特旗下两只对冲基金将港交所和其子公司伦金所(LME)及其清算公司LME Clear Limite告上英国高等法院,准备索赔约4.56亿美元,约30亿人民币。
 
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成立于1977年,2021年底基金管理规模超515亿美元,它是名副其实的华尔街之狼,以强硬、激进、狠辣的投资风格闻名。
 
埃利奥特到底有多凶狠?它能让一个国家不得安生。
 
2000年底,阿根廷动荡不安,半个月连续换了5任总统,高达1500亿美元的外债无力偿还。正当其他金融机构避之不及时,埃利奥特用6.17亿美元抄底阿根廷国债。
 
此后9年时间里,阿根廷为了重振经济提出债务重组方案,埃利奥特为首的债权人2次无情拒绝,还将阿根廷告上美国法庭。想象不到这招有多狠,可以类比现在债权人不同意恒大重组,恒大会怎样。
 
2017年6月16日,美国最高法院最终判决阿根廷败诉。阿根廷含泪拿出了22.8亿美元和解,这一单埃利奥特赚了3.7倍,但每一分钱都是阿根廷人民的血汗钱。
 
至于到底有多少华尔街的资本机构参与此事,目前还不明确。如果埃利奥特能从与港交所的官司中获胜,或许有可能看到。因为“分肉”的时候,华尔街的狼才会愿意倾巢出动。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嘉能可相关人员在回复是否参与此事时表示,“上述这种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total nonsense)。”
 
但报道中也同时指出有行内人员认为嘉能可即使没有直接参与,也是这一波行情的间接参与者。市场之所以这样猜测,是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对于金属镍的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
 
镍是制造新能源三元锂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之一,在电池总成本中占比将近30%,如果是高镍、超高镍电池这个比例还将更高。但镍元素在全世界分布不均,开采难度大。
 
“镍焦虑”是新能源汽车大佬的普遍问题,连特斯拉CEO马斯克都说,镍原料的短缺是影响电动车电池生产的最大障碍。
 
数据显示,2021年3月至2022年3月,伦金所的镍库存持续下降,降幅接近70%。主要原因是镍交割品被大量买去用于制造新能源电池。预计2023年-2025年镍的缺口分别为-2.56万吨、-2.79万吨、-6.53万吨。
 
这不就是老天爷端着饭碗给项光达喂饭吗?
 
1958年项光达出生于温州龙湾沙城镇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毕业后在国企干了八年,还当上了车间主任。
 
1988年,项光达准备“三十而立”,他放弃了当时人人羡慕的“铁饭碗”,联合张积敏等亲戚合伙创办了“浙江瓯海汽车门窗制造公司”。
 
由于注重研发,项光达的汽车门窗生意很好。1993年底,他与中国一汽车轮厂联合开发汽车轮辋钢,并投资2400万元,成立“浙江丰业异型钢公司”。并于1995年改组公司,成立“浙江丰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进入不锈钢行业。
 
2005年之后,整个钢铁行业进入去库存周期。项光达意识到,如果不改变,企业迟早淹没在不锈钢企业的洪流中。
 
项光达拿出100亿投入研发新技术,率先引进国际先进的回转窑—矿热炉(RKEF)冶炼工艺,又带队研发出RKEF—AOD炉双联法新技术,把不锈钢冶炼的总能耗砍掉了50%,每吨成本节省800元。
 
“不锈钢60%--70%都是镍,那镍是谁来生产的?是老外生产的,我们自己没有生产。”项光达又将生产“镍”提到了议事日程。
 
2008年金融危机时,项光达趁机收购了全球镍储量最高的印尼镍矿。青山控股与印尼八星投资有限公司合资设立苏拉威西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获得了面积为4.70万公顷的红土镍矿开采权。
 
矿业园区很快建立,2010年2月,第一次由中国公司在国外生产的镍顺利装船回国。青山控股集团又攻克了用红土镍矿提纯高冰镍的技术,一通操作下来,项光达已经打通了镍生产的上下游。
 
有“镍”在手,不锈钢不愁。青山控股集团旗下有十多家不锈钢类子公司,2009年至2019年,青山控股不锈钢产量从百万吨增至千万吨,销售额从几百亿增至2000多亿元,目前已经坐稳全球最大不锈钢生产企业的宝座。
 
项光达也成为当地政府企业座谈会上的常客。
 
2021年青山控股集团总营收高达2928.92亿,位列世界500强第279位。天眼查显示,项光达通过各种路径,占有青山控股集团的股权比例高达48.45%,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这些年,新能源产业逐步兴起,尤其是2020年之后,新能源成为当下最火的赛道,没有之一。A股的宁德时代、比亚迪市值破万亿,特斯拉的市值甚至超过几家老牌汽车公司市值总和。
 
新能源行业缺镍,项光达手里有很多。青山控股2021年镍产量为60万吨,2022年将达到85万吨占到全球总量的30%,2023年更将达到110万吨。
 
手握全球近30%的镍产量,可以说,项光达是妥妥的“镍之王”,也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命门捏得死死的。
 
不满足只是给新能源汽车“打工”,目前青山集团已携手徐工集团,入局新能源汽车产业。
 
只是人红是非多,风口上的猪也是最容易被下手的对象。安然渡过这一“劫”的项光达,还是要小心,他手上的“镍”太多,太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