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影展钱色交易成欧洲“高级陪客”赚钱天堂

日期:2023-05-30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5月27日,第76届戛纳电影节结束了。争奇斗艳的红毯仪式加上星光璀璨的嘉宾阵容,让戛纳电影节成为了电影史上最富盛名的节日。
 
其实除了这些影视巨星,在镜头之外,戛纳电影节也是另一群人的庆典。
 
她们是来自欧洲各国的性工作者,在这几天,她们齐聚戛纳,迎接性工作者们“一年中最大的发薪日”。
 
 
这些性工作者(以女性为主)并不是妓女,为了绕过各国的反卖淫法,她们有了一个更加职业的名字——“高级陪客”。
 
在法国街头,一位普通性工作者每小时收费大约45-60欧元(折合人民币(专题)350-500元左右),而在电影节期间,每位高级陪客的时薪能达到1000欧元(约合人民币7500元),更别提她们丰厚的小费和礼物了。
 
她们通常会坐在豪华酒店的大堂里,接受者潜在客户们的打量。
 
大约晚上10点之后,正式的工作开始了。
 
有头有脸的客户们走到心仪的陪客面前,一言不发,用手悄悄比划着自己的房间号,高级陪客就会安静地跟上去。
 
她们最喜欢的是来自中东地区的客户,尤其喜欢扎堆在阿拉伯人下榻的酒店里。
 
根据她们的说法,阿拉伯人是世界上最慷慨的民族,如果他们喜欢你,就会给你很多钱。
 
在戛纳,他们总是随身带着一沓10000欧元(人民币75000元)的现金,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沓纸而已,看上谁了,就直接塞到谁的手里,数都不数。
 
如果谁“只”收到了一块劳力士的手表作为礼物,可能还要在心理默默地念上一句小气……
 
正因如此,在每年的戛纳电影节期间,不少性工作者都会特意从国外赶过来。
 
25岁的哈萨克斯坦独立性工作者艾丽卡通常在英国工作,但在戛纳电影节开幕之前,她特意在陪护网站上更新了自己的信息。
 
从5月15日开始,她会在戛纳停留一个月,“上门”收费每小时1000欧元,12小时收费5500欧元。
“嗨,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我是可爱、友好、年轻性感的自然女孩儿,思想开放。
很高兴能与您一起吃饭约会,做您出游的伴侣。
希望能与你度过一段美好时光。”
 
31岁的比利时女性玛丽娜是一位“独立VIP高级陪客”,通常在摩洛哥工作,但到了5月份她也会来到戛纳“出差”。
 
她是一位身高167厘米的金发女郎,会说英语、法语、德语和俄语,每小时收取500欧元的异性陪同费用,以及一系列“额外服务”的费用。她甚至在“简历”上附上了她跟两个女孩儿的双性恋经历。
 
她说自己“精致、热情有教养,渴望为各位先生提供愉快的按摩,不管是几个小时的按摩还是激烈而调皮的时刻。”
 
相比这些“外乡人”,本就生活在法国的克拉拉就显得轻车熟路了许多,她早早就坐在戛纳的Le Majestic酒店大堂,等待着生意上门了……
 
Le Majestic是一家豪华酒店,平时的价格是每天395欧元,在电影节期间,房价涨到了2000欧元(大约15000元)每天。
 
在酒店大堂里,克拉拉金发飘飘,穿着一件露出大腿的开叉连衣裙,美艳得不可方物,与那些名模、网红,甚至女演员们没什么区别。
 
她说,每年电影节期间,她都会来到戛纳,不仅是旅游,也是一个赚大钱的机会。
 
“有时候我坐在酒店大堂或者酒吧里,就会有男人过来问我是来这工作还是做生意。他们会告诉我房间号,然后我跟着他们上楼。
 
通常情况下,酒店不太喜欢这种事情发生,但他们也没办法,毕竟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了。
 
电影业充满魅力和刺激,这让人们更想要发生一段关系。
 
我一般每小时收费1000欧元,更长的时间有折扣,包夜是5000欧元。
 
通常情况下,男人们几分钟就完事儿了。如果他们没办法再来一次的话,剩下的时间就只能聊聊天了。
 
我从不担心钱的事儿,他们既然能住在这样的酒店里,钱就不是问题。他们在乎的是名声,所以我会永远保密。”
 
克拉拉说得没错,无论酒店再怎么防备,也没办法阻止类似事情的发生。
 
戛纳的卡尔顿酒店是当地最奢华的酒店之一,
据说今年的客人包括约翰尼德普、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裘德洛、迈克尔·道格拉斯和他的妻子凯瑟琳·泽塔琼斯。
 
酒店的一位服务员说,酒店的安保非常严密,晚上只允许酒店的客人进出,但即使这种情况,这家酒店也至少被两名陪同人员“渗透”了进来……她们直接在酒店订了房间!
“她们每晚得花将近3000欧元住宿,但想找陪同的人很多,她们很快就回本了。”
 
游艇上的生意就更加荒淫了,但这也是“真正赚钱的地方”。
 
根据报道,在电影节期间,戛纳海湾每天都会停放着三四十艘豪华游艇,从早到晚地开着派对,它们属于好莱坞的高管、百万富翁,或者千万粉丝的影视巨星们。
 
每条船会邀请大约10个女孩儿参加派对,她们可以是高级陪客,可以是模特、演员,或者一些网红,每个人都是全裸或者半裸,船上到处都是药物和酒精。
 
船上的所有服务人员在上船前都必须跟雇主们签好保密协议,不能透露船上的“风情”,但事实上,“游艇女孩儿”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这里是戛纳,在船上举办派对的人都希望客人中有名人和美女。
 
很多模特和想成为女演员的人为了成名愿意做任何事,她们本身不是陪客人员,但做着同样的事。
 
她们跟人上床之后,可能会得到一些钱或某种礼物作为感谢,也可能只为了跟有权力的人搭上线,谋求更高的发展。
 
还有一些过了气,淡出了人们视线的“好莱坞演员”。她们会说自己在戛纳有事业,但她们真正的事业都在船上,等着跟有钱人约会……
 
一位负责巴黎、伦敦和迪拜陪客机构的俄罗斯女士透露,
每当激情退却之后,客户们都会送上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礼物”。
“每个女孩儿都在深夜等待着她们的信封,这已经是60年的传统了。”
 
诚然,并不是每个受邀参加派对的模特都会跟别人上床,但这并不代表这件事不存在。船员们受过训练,嘴严得很,但每次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就已经足够让人感到震惊了。
 
不过近些年来,船上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了。
 
部分原因是法国在2016年出台了反卖淫法,最高可处罚3750欧元,虽然对富豪们来说是九牛一毛,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传出去不太好听。
 
另外,自从2017年,哈维·温斯坦被多人指责性虐待以来,MeToo运动的盛行也让有钱人们变得更加谨慎了。
 
“没人愿意被人看到公开买卖性服务。
你会希望你的游艇上有漂亮女人,但你不想被当成一个物化女性的老色魔。”
 
最后,由于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战争,许多远东地区的富豪们也不再来到欧洲水域寻欢作乐,少了“攒局”的老大哥,派对也少了起来……
 
但尽管如此,每年还是有许多人为戛纳趋之若鹜。
 
他们有的人是为了艺术,有人是追求名望,有人发现了机遇,有人沉溺于快乐,这些所有的欲望组成了一台巨大的机器,发出震惊世界的轰鸣声。
 
而在这台机器下面,则是无数个对生活不甘心的女子,为了搭上车,她们把“性”化成燃料,投入到了这台机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