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租客:在豪华Airbnb留宿540天, 却拒付房费

日期:2023-10-06
来源:洛杉矶华人资讯
萨沙约万诺维奇(Sascha Jovanovic),一个在牙周病领域成名的医生,原本应在其位于洛杉矶布伦特伍德(Brentwood)的庄园中过上宁静生活,享受事业成功的喜悦。
 
然而,他却因房客伊丽莎白赫施霍恩(Elizabeth Hirschhorn)备感困扰。
 
2022年4月,赫施霍恩在Airbnb的住宿结束后拒绝离开,且一直免费居住。
 
一份和解协议显示,除非约万诺维奇向她支付10万美元的搬迁费,否则她拒绝让步。
 
 
约万诺维奇表示,他的山坡避风港已成地狱。
 
他说:“当一个可能怀有敌意的人住在家里时,我永远无法走进自己的家,无法知道自己是安全的。我每时每刻都在想这件事。”
 
赫施霍恩拒绝接受洛杉矶时报的采访。但其律师科林沃尔肖克(Colin Walshok)表示,由于该单元未经市政府批准并存在非法建设的淋浴设施,她无需支付任何租金。
 
沃尔肖克说:“房东违反了法律,试图通过出租一个非法的单元来赚钱。被发现后,他非但没有做正确的事,反而诉诸欺凌、骚扰,并提起包含精心编造的虚假故事的无聊诉讼,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掩盖他的行为。”
 
出租Airbnb
 
现年61岁的约万诺维奇是荷兰人,1990年从阿姆斯特丹搬到洛杉矶。5年后,他买下了位于布伦特伍德的房产,并于 2010年开始建造梦想中的房子。
 
该住宅位于布伦特伍德的克雷斯特伍德山(Crestwood Hills),是盖蒂中心(Getty Center)附近的一块豪华飞地。
 
2019年,约万诺维奇开始在Airbnb上出租他在该物业上的小客房,并很快获得了五星好评。约万诺维奇在9月的一个周一站在自家露台上说:“我试着做一个善良的房主。我离被租客占用的ADU只有几步之遥,我不知道她会变成现在这样。”最初的日子是愉快的。当他们有交集时,他们会互相问候,在分隔主屋和ADU的露台上喝茶聊天。
 
根据他们后来相互提起的诉讼,紧张关系始于约5个月前,赫希霍恩表示电子百叶窗出现问题。当约万诺维奇去修理时发现水槽周围有水渍和发霉的迹象,而他说在赫希霍恩入住前并没有这些迹象。为防止霉菌扩散并更换水槽,约万诺维奇提出在承包商进行维修期间,支付她在一家酒店住宿5天的费用。根据Airbnb上的信息和两人之间往来的电子邮件,约万诺维奇还向她提供了1500美元的酒店费用。
 
然而,赫希霍恩拒绝了。她写道:“由于残疾和新冠并发症的高风险,我觉得被迫离开不安全。”她引用了洛杉矶县的疫情租户保护决议和2011年的医生说明,指出她对化学物质极度敏感。电子邮件显示,约万诺维奇提出让她住在自己家里。赫希霍恩也拒绝了,理由是她对猫皮屑极度敏感。她现在反诉约万诺维奇,称约万诺维奇“不适当地邀请”自己搬到他家与他同住。
 
2021年9月,约万诺维奇同意赫施霍恩长期租住,租期为6个月,每晚105美元,总计20,793美元。但到了2022年3月,赫施霍恩的Airbnb租期结束,纠纷仍未解决。长期住宿对Airbnb房东很有吸引力,但现在约万诺维奇表示,他应该担心,因为另一位Airbnb房东在赫施霍恩的个人资料中评论说,“她有很多特殊的需求,我无法满足”。
 
纠纷持续
纠纷持续到2022年3月19日赫施霍恩在Airbnb的住宿结束。约万诺维奇的诉状中引用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在确定她不会离开,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房间后,两人非正式地同意她可以待到4月12日,这样她就可以找到另一个地方。约万诺维奇说:“她(赫施霍恩)要求更多时间,但我告诉她这不可能,因为我还有其他Airbnb预订。但后来我试着对她好一点,多给了她几周的时间。”
 
由于对搬迁计划不满意,赫希霍恩从未离开过这所房子。市政府介入其中,电子邮件显示,赫施霍恩和约万诺维奇均与该市住房部门的调查员佩德罗?冈萨雷斯(Pedro Gonzalez)有过交谈。
 
约万诺维奇在一封发给赫施霍恩的电子邮件中说:“我(向冈萨雷斯)解释……您在3月19日/ 4月12日之后没有在Airbnb预订房间……(以及)您在3月19日/ 4月12日之后没有支付任何住宿费用。”他还指出,赫施霍恩拒绝让自己进入房子,阻止自己修理房子长达7周。在这段时间里,房子的损坏程度有所增加。
 
约万诺维奇在与赫施霍恩的沟通中明确表示,如果她在4月12日后仍不搬离,他将使用法律手段将她驱逐。此外,他还提供了2000美元作为搬迁援助。
 
但此次纠纷中,Airbnb的角色引起了广泛关注。租期延长到3月19日之后,是约万诺维奇的一个重大错误,Airbnb对这场纠纷置之不理。该公司给约万诺维奇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承认赫希霍恩超过了预订的日期,并建议他联系当地执法部门将她驱逐。
《洛杉矶时报》从Airbnb那里证实,该公司已经删除了赫施霍恩的账户。但其表示,因为他的住宿时间已经从平台上延长了,与该公司无关。
 
已有540天
 
自赫希霍恩最后一次支付房租至今已有540天,她仍未从约万诺维奇的房子中搬走。尽管约万诺维奇曾多次向她发出驱逐通知,但均被无视。与此同时,赫希霍恩联系了洛杉矶市建筑与安全局,后者发现ADU有两项违规行为:未经批准的入住和未获许可的淋浴设施。
 
随后,赫希霍恩向住房调查员冈萨雷斯投诉,指控其非法驱逐、骚扰和不支付搬迁费。冈萨雷斯的结论是,约万诺维奇确实违反了规定,因此,他必须撤回驱逐通知,直至证明单位合规。
 
根据申诉,约万诺维奇试图进入出租房屋以获取必要的许可并进行相关维修,但赫施霍恩却不允许他进入。直到现在,这一问题仍未得到解决。更为糟糕的是,上月,由于约万诺维奇的不合规行为,建筑与安全局给予了他660美元的罚款。
尽管赫施霍恩在2022年5月31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对约万诺维奇表示:“你明知我有残疾需求,却继续进行所谓的修理。我认为这是对我的骚扰和恐吓。”但约万诺维奇表示,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超出了简单的房东和租客纠纷。
 
没有硝烟的法律战
 
如今,二人共享一处房产,仅相距几英尺,因此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法律之战。“这场战争虽无实弹,但每次我打开门都担心与她不期而遇。”约万诺维奇感叹,他的女儿的卧室离赫施霍恩家的门仅有几步之遥,导致全家人都失去了安宁的夜晚。
 
他继续描述了他的生活状态,如同处于持续的警戒之中:“摄像机始终在运行,闹钟始终在响。在心理上,这种压力是难以承受的,它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我的生活。”
 
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已逐步升级,并演变成冲突。约万诺维奇表示,赫施霍恩曾要求获得其邮箱的访问权限,但他坚决拒绝,并加强了邮箱的安全措施。而赫施霍恩在其诉讼中反指他妨碍了自己查阅邮件。
 
而在另一起事件中,约万诺维奇回忆称,有一天晚上,当他的孩子们正在享受音乐时,赫施霍恩报了警。但赫施霍恩在她的诉讼中声称,约万诺维奇家中经常放很大声的音乐,这使她不得不忍受“日夜不停”的噪音干扰。
 
经过几个月的反复,两人试图和解。根据《洛杉矶时报》查看的和解方案,约万诺维奇向赫希霍恩支付10万美元搬迁费用,否则赫希霍恩拒绝让步。
 
约万诺维奇的律师鲁奇(Sebastian Rucci)和约万诺维奇目前正在以两个案件起诉赫施霍恩:一项是为了追回约5.8万美元的未付租金的损害赔偿诉讼,另一项是为了驱逐她的非法滞留诉讼。鲁奇说:“她真是个来自地狱的房客。按照她的逻辑,如果房东的房子存在违规情况,那么租客就可以不付租金永久居住。”
 
约万诺维奇已决定不再将ADU出租——无论是给赫施霍恩还是其他人。
 
他坦言,直接付款给赫施霍恩赔偿可能会更简单,但他觉得这次法律诉讼更多的是出于原则。他承认,由于自己对租赁规定的了解不足,并未取得ADU的许可。但他也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他无法赶走那些非法住在他房子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