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非法移民滞留圣地亚哥荒漠缺衣少食,一半华人

日期:2023-11-30
来源:圣地呀GO
圣地亚哥东南部的沙漠地区,当太阳开始落山时,风越来越大。周六晚上,气温降至了 39 华氏度(不到 4 摄氏度)。

“这里太冷了,”吴恒说,他和他55岁的父亲仍然没有帐篷,有人可以给他们一个吗?

28岁的吴恒来自四川,他曾在一家电子公司工作,现在希望去洛杉矶(专题)开始新的生活。他和父亲在越过美墨边境后,被拘留在 8 号公路附近的这个营地。

和其他非法移民(专题)一样,吴恒说他没有得到任何将在这里停留多久的信息。

过去三个月里,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从墨西哥越境而来,圣地亚哥县东南部的这个偏远小镇贾库巴温泉(Jacumba Hot Springs)的人口几乎翻了一番,从 600 人增至 1200 人。

他们来自多个国家,但约有一半来自中国。

早在五月,非法移民就开始聚集在贾库巴温泉。

特朗普时代在圣地亚哥竖立的 30 英尺高的钢铁边境墙并未完全完成,在这个沙漠地带,只有摇晃的栅栏和布满缝隙的巨石。非法移民们从这里踏上美国领土,然后开始在临时的露天营地中生活,等待边境巡逻队来将他们接走,送往收容所或者圣地亚哥街头的车站。

贾库巴温泉不是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官方拘留场所。但日复一日越过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之多,使其成为了一个非官方边境。

边境巡逻队在附近派驻了现场人员来监视营地,并为非法移民们提供了印有抵达日期的腕带。通常,妇女和儿童很快就会被接走。但对于其他许多人来说,他们在营地的时间可能会持续数天。

沙漠夜间气温常常低于 40 华氏度。为了取暖,非法移民们挤在篝火旁,用砍伐灌木丛和树木生火。到了睡觉的时候,许多人只能依靠塑料防水布和薄毯子来遮风挡雨。

营地内的帐篷的数量远远不够。

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一位官员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该营地是一种非正式的拘留场所,非法移民们要在这里等待被转移到设备齐全的正规设施。他表示,他们的资源有限,而且边境巡逻队也没有义务照顾最近圣地亚哥县东南部边境激增的非法移民。

特工们只能提供最低限度的物资,包括水,并在需要时呼叫医疗服务提供者,剩下的只能交给当地的志愿者。

周六早上,一群志愿者开着一辆 U-Haul 货车来到了 177 号营地。非法移民们跟在卡车后面,排队领取花生酱三明治、一个苹果和瓶装水。随后,志愿者们带着第二顿饭回来了,里面有热汤和豆子。

志愿者每天为非法移民提供两次食物,资金来自非营利性法律倡导组织 Al Otro Lado 和其他移民权利组织。

但Al Otro Lado 执行董事埃里卡·皮涅罗 (Erika Pinheiro) 表示,她担心资金枯竭。每天提供两次水和食物,一个月就已经需要花费 15 万美元,何况这还不够。

志愿者称,该地区的三个营地现在每天平均有 500 名非法移民。感恩节那天的晚餐,由于人数超出预料,大约 50 名非法移民没有得到食物。

皮涅罗说,蒂华纳附近的露天营地当时获得了墨西哥政府的帮助,但在圣地亚哥,没有迹象表明任何地方、州或联邦机构会介入。她说:“看到各级政府互相指责,并试图开脱自己对这些试图寻求庇护的人的责任,真是令人抓狂。”

与此同时,当地社区的许多居民认为非法移民已经失控。

如果不是自家后院靠近边境墙的地方发生了小火灾,居民杰里·舒斯特(Jerry Shuster)和妻子玛丽亚也许还不会对非法移民侵犯他们的私人领地感到沮丧。

非法移民为了生火取暖,连根拔起了杰里家的树木和其他灌木丛。

9月30日,杰里在与非法移民的一次争吵时开了枪。他被警方逮捕并没收了枪。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一些非法移民睡在岩石上,而另一些人则拖着连根拔起的树木和树枝来维持火势。边境巡逻人员在附近的汽车上观看。

“我从心底相信,这并不全是他们的错,”他补充道。但是“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生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简直是灾难性的。”

还有些居民指责提供援助的志愿者让事情变得更糟。

但志愿者鲁伊斯辩解说:“人们一直声称这是一个政治问题,但这不是政治。这些是我的合法邻居。我被教导要爱我的邻居。”

鲁伊斯和家人一起送来了捐赠的毯子、夹克和塑料面罩。她一直担心气温下降,其实毯子和夹克都不够保暖,“在这里,风真的会杀死你,”鲁伊斯说。

原文链接